人生是一条河 杂谈偶感 看“日自民党促安倍参拜靖国神社”有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44/

据日本《产经新闻》12月29日报道,自民党2007年的行动方针28日公布了全部内容,除“制定新宪法、强化外交能力以及教育改革”外,关于参拜靖国神社问题,方针中说:“要继承参拜(靖国神社的传统),对为国家打下基础的先人们致以最诚挚的哀悼。”当被问及在新年假期中是否会象多数日本人一样参拜靖国神社时,安培一直拒绝明确回答他是否参拜靖国神社。

这里有两个问题,第一,何以一些因为侵略邻国被判为战犯的人也被当着为国家打下基础的英雄而崇拜;第二,安倍为何一直不肯明确表态拜还是不拜。

在我们普通人的眼里一直把战争分为正义战争和非正义战争(或叫侵略战争),但在西方,自打达尔文的进化论问世以来,就有斯宾塞和赫胥黎提出了“社会达尔文主义”,他们把生物学中的遗传、变异、自然选择等概念牵强的引进社会学,把生存竞争作为社会发展的规律。进而根据自然界“食物链”现象提出“弱肉强食,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观点,并以此解释社会现象:公开主张国家之间、民族之间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弱肉强食,优胜劣汰”,公然将以强凌弱的强权主义宣称为“社会伦理”。

日本历史上曾学中国儒家文化一千多年,而没有走上帝国主义。后来搞明治维新,学西方文化并经历了“脱儒入法”和“脱亚入欧”两次文化转变,彻底摒弃了儒家传统文化,改信西方的“弱肉强食”的社会达尔文主义。经过短短的几十年,就打败俄国、中国,成为典型的帝国主义国家。战争的胜利带来大量的赔偿、新的土地、巨大的经济利益或广阔的新市场,给日本经济发展注入了巨大的活力。(见本人的另一文章《日本的血腥发家史》)

另一方面通过战争的资本掠夺带来经济的飞速发展也彻底改变了日本人的是非观与道德观。以至相当长一段时间,日本舆论界和学术界都普遍认为日本人征服中国人是进步淘汰落后的战争,是文明对野蛮之战,是进步对落后的胜利,是社会进步的必然选择。日本右派也一直觉得把日本叫做侵略者很冤枉,而认为日本是拯救者。在他们眼里,战争就象一场竞赛,只有胜利和失败之分,而没有正义与非正义之分。

军国主义给日本的发展掠夺来了巨额的原始资本,抛弃了基本是非道德观的社会达尔文主义给日本提供了理论支持,那么不管不管这人曾经干过什么(不管他是战犯,杀人狂还是啥的)只要你为日本的发展作出过贡献的(――对外战争及掠夺)便都成为了日本的英雄。这正是日本高官一直参拜靖国神社、日本右派一直拒不“谢罪”的主要原因。

而安培一直拒绝明确回答他是否参拜靖国神社的问题,不过是一种小聪明式的观望与等待,等待一个拜与不拜的时机――而心里他一定是希望能去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