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征文]应届毕业生成名相—宋璟

应届毕业生成名相—宋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少年成名暮年享

应届毕业生,对于现在的人早已不在陌生,现在应届毕业生依照学历分为了许多种类,唐朝中期的宋璟也是如此,在他17岁那年,就中了进士,然后国家就给他分配了工作,当上了上党尉,相当于现在的县长。就单从这一点,要是说开了去,完全可以独立成文,我只简要说一些。唐朝初期科举制度还属于摸索阶段,但是秉承了一个原则,科举是为了更广泛的获取人才,而到了清朝后期,科举显然已经成为官员们的“第三产业”。社会越是发展,科举考试就越是会增加新内容发展,由单纯的文科,增加了武科,而针对面越是扩大,也就意味着人才越来越多,而以满足就业岗位基数线为划分标准,若无法满足,人才就呈现出匮乏趋势,而要是人才充足,呈现出来的并不一定是鼎盛,在这种情况下,事物发展会走两个极端路线,一是外盛内衰,二是外极内实。而在刚开始科举的一段时间内,科举还无法满足国家对人才的需求量,也就是说,就业人口小于就业岗位,所以作为应届毕业生的宋璟,就能得到就业岗位。可是随着科举制度的完善,人才也就多了起来,科举提供给国家的人才,更多是以人力贮备形式出现的。在宋璟所处的时期,科举制度还属于发展期,不完全是提供官吏的,同时间接提供文学家。典型代表就是狄仁杰与骆宾王,名次上的区分,更多是来自于其政治才能,而不是文学素养。后来逐渐的脱离开来,高考与公务员考试便是分支。科举制度本身并没有错,只是在明清时僵硬化、死板化,同时更能看出,国家对人才的取向。在宋璟所处的时期,国家对人才只是以科举作为门槛,过了门槛就可以进入仕途,然而升迁是看个人能力的展现,而不是根据不同级别的划分把仕途的长廊当中建了许多的门槛,过一个门要拿更高文凭做通行证。美国为什么比中国要强盛呢?有一个重要因素,就是美国的拿来主义。现在的美国,很大程度上就是翻版唐朝罢了,美国外交模式萝卜+大棒的套餐是中国“诱利交之,武力佐之”的翻版,而美国是个法制较为宽松的国度,这一点也很相似于唐朝,对于人才,也是如此。但是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宋璟的年龄,17岁按现在也就是高中生,能有什么作为?不是古代的人早熟,而是人均寿命短,所以自然周期要比现在的人提前许多,况且他又出生与官宦家庭,史书上记载为“少耿介有大节,博学,工于文翰”,一句话对他少年时的描述,就贯穿了他的一生。

基层成长清流涌

从基层成长起来,是宋璟在那个时代比较突出的表现,但是这个突出表现,也只是他的文学素养,而并不是执政能力。在基层担任过一把手的宋璟,后来被任命为凤阁舍人,这也开始了他的发迹。这个官职只是武则天时期存在,原官职名为中书舍人,是属于当时的重要权利机构中书省的。相当与现在的副厅级,一个是级别得到了升迁,而来是进入了直接权利范围,这对他来说是很重要的。一个在有能力的人,做的在出色,若是无法进入直接权利范围的话,那么其一生,纵使政绩为民所颂,内心也不难逃不得志。所以有许多人,即使是平级调动,也愿意在直接权利机构内,更何况于升级呢?可是宋璟能够担任这个官职,却是其文学素养的表现,也就相当于中央秘书处秘书吧!专门负责起草文件,而在担任这个职务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武则天宠信的张易之诬陷当时的御史大夫魏元忠。当时和宋璟同样担任副厅级秘书的张说吓的“惶恐迫惧”,而宋璟却说了一番大义凛然的话,更是说,你要是被判死刑的话,那么我宋璟“将于子同死”。宋璟和张说后来都担任了宰相,从这件事情上看出宋张两人的心理素质,可是在开元时期担任宰相的时间长,张说的任期却比宋璟要长,不能不说明,李隆基对宰相的需求,在不同时期,要求也不一致。最后结果很诧异,魏元忠免除了死刑。有许多人认为是宋璟义正言辞说服了武则天,而事实却并不如此,宋璟是属于“挺武派”的,因为武则天要靠这些庶族文人来于士族官僚做斗争的,宋璟的背后是广大成分颜色相对淡一些的科班文人,而张易之只是宠臣,任何朝代都有宠臣,而在一个良好的政治氛围当中,只会“厚之以禄,赋之以名”,但绝大部分都不会“重之以任”,即使在有能力,也都要避免,更何况武则天是清楚了长孙无忌才获得的地位,所以更会避免宠臣重任。宋璟就是以强硬派的态度表达了他们这一集团的态度,这个集团的董事长是狄仁杰,武则天在怎么,也不会瓦解自己的政治势力。这件事终究是属于内部问题,所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而这件事宣布着武则天集团内部斗争的开始,这件事情远远没有结束,还有相关链接。

宋璟后来担任了御史台中丞,能够升迁,也无法避免“能宠之争”的影子,这个官职说白了就是国家监察总局的实权人物,当然这个监察对象是官吏,有点类似于纪检委的实权人物。武则天看“张魏事件”很透彻,看出了其真实的意思,能宠之争,所以给事件的重要参与人宋璟一个比较有实权的职务,表达了对待能臣还是会重用的,调解了事件。在那个时期,并置大夫与中丞,目的是相互牵制,也就是说宋璟补了魏元忠的缺,虽然名称不一样,但是履行职责是相同的。政治信息传达的很明确,但是这个时候,后续事件随之而来,张昌宗,武则天的男朋友之一,找人给自己相面,宋璟知道后,就对武则天说,干掉张昌宗,说他谋反,并且要交由自己部门处理。张昌宗可是武则天的绝对宠信之人,既宠则信,而宋璟如此,不能说他幼稚,只能说,对于一个刚直的大臣,这是必然的,即使无法干掉对方,也要尽力削弱对方,正如他在营救魏元忠的时候所说“努力,万代瞻仰”,能够看出宋璟的人生态度,自己努力,问心无愧。武则天走了一个司法程序,让二张去宋璟的部门,然后又赦免他们,虽然有点朝令夕改,但是却给足了宋璟面子,能够做到如此,也算努力所造。而上件是能宠之争的开始,而随后在宋璟身上发生的事情使矛盾争斗逐渐的明朗化。

宋璟虽然官不大,却是实权派人物,所以经常参加国宴。二张作为红人,更是不参加的次数比宋璟参加的次数多。有一次,张易之就给宋璟让座,这个坐是虚位,可是宋璟拒绝了。反问张易之,你要才能没才能,要品行没品行,能坐上位,是为什么?并且在称呼当中做足了文章,称其为卿不为郎。“以官言之,正当为卿;若以亲故,当为张五。足下非易之家奴,何郎之有?”可以看的出宋璟这个人的公私分明。同样是得罪权贵,在武则天时期,就没有受到经过武则天这道程序的打压,能够看的出,对于武则天来说,能臣也罢,宠臣也好,都是属于一个集团的,是要避免内部问题扩大化,所以一直采取息事宁人。宋璟是典型的“挺武派”,虽然在武则天时期并不受重用,可是却一直在自己的本职工作上努力。而到了中宗时期,虽然官职升迁了,可是在对付权贵武三思的时候,却被排挤外放。同样都是武姓,宋璟的态度却不一样,对武则天是挺,对武三思是反,挺武与反武不对于宋璟来说不是时期不同而产生的问题,只是公私有所区别,所以态度也不同。于公则挺,于私则反,在不同时期,宋璟所得罪的权贵,可以说是无一幸免,先是二张,又是武三思,后是太平公主。对比因公而得罪权贵可以看出,一个正直的人,在不同的时期,不同的领导人手下,都是不会因为外在原因而改变的。

官不在高得名望

宋璟是担任过宰相的,可是一个朝代的宰相多了去了,尤其是在唐玄宗前期,宰相的任期很短,宋璟便是如此。中国有个传统,总是爱把人生的最高峰当作其的坐标而评价,可是却忽略了一点,中国也有个传统,为官能上能下,做人能伸能屈。宋璟早期的官职虽然不高,但是反映其本质却很明显,反倒是后期不明显。一个人的能力有大小,但是先天性比较强,而一个人的品德有良萎,却是后天性比较重。如果说宋璟的能力,我觉得其最重要的是努力,而这却是来源于他的品德,有许多人能力很强,在获得高位之后,能力却下降了,追溯其原因,无非是道德品质败坏所导致。而宋璟的品质是其成名的原因之一,综观唐朝宰相,其人数三位数开外可是被称呼为名相的却不多,被历史上并称为三百年李唐四名相当中,他就占一位,很大程度就是他的执政为民。而他的执政为民却 不是在宰相任期内所能展现的,都是其在担任地方行政长官时获得的。书是给文人看的,文人称赞大多都是以己类比,而百姓口传的美名,则是更广泛,更普遍的,一个官员最重要的不是才能,而是品德,我反复强调这句话,是因为,德大于才,一个有才能却没有品德的人,即使能力再大,但是不为国为民,他的能力有什么用?即使一个人的才能稍微逊色,但是品德却出众,可百姓却不会有所怨言,不会抱怨能力,因为品德在拿。宋璟的政治生涯当中,有过许多大手笔,有给官员队伍减肥(除买官者千余名),有裁军(淘汰“铁骑军”),有收缴假币(对假币泛滥地区清理),但是他的这些大手笔,给百姓带来了什么实惠?即使有,也不明显,但是却获得了很高的声望,就是其的品德,执政为民。

宋璟是一位与魏征相似的人才,都是以谏闻名,都是公私分明,而造就两人的时代背景,却是李隆基要效仿李世民,可是却在后期犯了比太宗更严重的错误。但是宋璟与李隆基的关系要比魏征与李世民更好,一个死后犹追,一个敬之若师。历史,也许是一个轮盘,虽然周期不固定,但是轮盘的推动者却是百姓。宋璟对于现在的意义,我觉得就是其作为一位纪检监察人员所具备的品德,公私分明,性刚直谏,以及最重要的品行高低在于民。一个好的官员,不在乎于官职大小,不在乎于才能多少,而在乎于品行高低。

位高为民自留名

言扬衍兴国渐幸

退役新兵

2008.04.16

〖唐宋征文〗相关文章链接:

让美国汗颜的三位三晋美女

唐朝重要的三晋裴姓才俊TOP5(合集)

非典型性“挺武派”—狄仁杰

从奴隶到元帅—狄青

名不符实的投机家—长孙无忌

后发制于人的投机家—李孝恭

有腐败前科的名相—杜如晦

人力枢纽造名相—房玄龄

魏征被历史忽略的间谍身份



本文内容于 2008-4-16 19:06:04 被退役新兵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