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青的反日与性欲

经常光顾一些著名的反日BBS。去得多了,自然就渐生一些概括性的印象,其中之一就是:仇日愤青爱用下半身思考。更有意思的是,仇日言论越是激烈的,其下半身词汇出现的频率和烈度就越高,仿佛惟其如此才够“爽”似的!而一个所谓的“辱华”事件涉及下半身的程度越深,仇日愤青分泌的口水也就越多。要是其中还关系到中国女性的性权利,那么仇日愤青是肯定要拿全日本花姑娘来泄愤的。


这种有趣的现象倒使笔者对仇日愤青的性心理和性观念产生了些许探究的兴趣,于是就有了本文。


一、仇日愤青视性为污秽之物,因而在咒骂日本时常把日本的性观念和习俗都抖了出来,以便证明日本人之本性邪恶。这是仇日愤青攻击日本的基本套路之一。此种基本套路之所以会被广泛使用,可能缘由有二:一是拜我们传统所赐。我们的传统是谈性色变、讳莫如深的。此种传统既有数千年文化为积淀又有近几十年意识形态之强化,因此虽经改革开放20多年的风气冲刷,却仍然保持着巨大的惯性影响。仇日愤青也许在个人生活中不再反感性,但潜意识里仍视性为不洁,所以就把这种观念投射到了敌人日本身上。二是为文化封闭心态所致。今天的中国,经济的开放发展并没有带来文化心态上的开放发展,反而出现了文化保守主义的逆流。仇日愤青一边享受着经济开放带来的成果,一边却固守着文化封闭的心态。他们看不惯一切与自己文化传统不一样的东西,特别是当这个东西牵扯到性时。在他们眼里,诸如日本女体盛之类的都成了极端邪恶的东西。对于这些东西,他们必欲除之而后快,缺乏多元时代起码的文化宽容和容忍。


二、仇日愤青视中国女性身体为占有物。因此当中国女性遭到性侵犯或与日本人发生性交易时,身为男性群体的仇日愤青往往会展露出比中国女性多得多得多的愤怒。这突出表现在2003年的珠海日本人集体买春事件上。对此,王彬彬在《今日中国的“群众性民族主义”》中评论道:“从法理上说,嫖娼就是嫖娼,在中国的土地上,嫖娼该当何罪,无关乎嫖客的种族国籍,但‘群众性民族主义’连人类最基本的理性都丧失了,哪里会理会‘法理’。他们不妨刚刚从‘洗浴中心’或‘洗头房’里提起裤子,便以‘是可忍,孰不可忍’的神情,对外国人在中国的‘买春’表现出满腔怒火。在‘群众性民族主义者’对外国人在中国的‘买春’表现出的无比痛恨中,的确可感到他们把女性的身体也视作了‘领土’之一种。外国人在中国嫖妓,在他们看来,是一种对中国领土的侵占,它与外国人武装占领中国的城市乡村具有同样的侵略性质,甚至是一种更可恨的侵略行为。这里表现出的,其实是一种非常陈腐肮脏的女性观。”


之所以说是陈腐肮脏,是因为这种愤怒表面上看是在维护中国女性的尊严,而实际上是仍然将女性贬低为“占有物”、“他者”(西蒙.波伏娃语)。这点从仇日愤青对待日本女性的态度就可见一斑了。对于日本女性,仇日愤青向来是将她们当作自己当然的可以任意处置的战利品的,只不过现在还没有到收割的时候罢了。但既使时辰未到,他们还是随意把她们拉出来“意淫”一番,而且其想象力之丰富、之残忍,令人不由得想到两个字:BT。


在反日愤青眼里,日本女性不但具有使用价值而且具有交换价值。在中日决战爆发之前,日本女性可以用来弥补反日愤青的性损失。比如,珠海买春事件发生后,就有仇日愤青以“来而不往非礼也”的精神提议中国男子也组团去东京买春。从这种提议中,我们看到一个女性所有权的交换过程。在这些仇日愤青看来,中国女性并非他们的同胞姐妹,而只不过是一个归自己所有的物品。当这个物品被日本男性染指而令自己蒙受损失后,只要再同等地染指一下日本女性,损失就可以得到弥补了。


三、仇日愤青反感日本男性身体。由于仇日愤青视中国女性身体为占有物、日本女性身体为战利品,因此作为必然的补充,他们极度反感日本男性身体,把日本男性身体看作是对自己中国男性性权威的莫大挑战和潜在威胁。2004年9月21日,应上海旅游节的邀请,日本表演团在南京路举行一个名为“追逐山笠”的民俗表演。该民俗是为了纪念传说中日本博多一位降甘霖趋瘟疫,普渡众生的得道高僧而设。每年夏天7月15日凌晨、也就是山笠的最后一天,数百名壮汉会从栉田神社出发抬着近一吨重的山笠飞奔,沿途群众泼水助阵,场面十分热闹。(以上根据 zerg-chn22网友的介绍整理)在这个表演中,表演者需要袒胸露腹,下身则象象扑选手样只沿着股沟兜着一块围布、露出大半个臀部。这本是个再普通不过的民间文化交流活动,我们即使不了解,也应全当开开眼界一观了之。但到了仇日愤青眼里,却立即上升到民族尊严的高度,认为日本人当街露屁股是对中国人的羞辱。对此,我时常在想,假如那天在南京路上露屁股的不是一大堆体态臃肿的日本男人,而是深田恭子、藤原纪香、广末凉子等一大群体态婀娜、令人流鼻血的日本美女,那么仇日愤青还会认为这是对中国人的侮辱么?他们必定是不会的,不但不会,而且还会直呼过瘾、满嘴跑哈喇子。由此可见,反日爱国在这个事件中只不过是一个口号而已,而它真正掩盖的是仇日愤青对自己男性性权威的维护和对日本男性性挑战的回击。


总之,由于网络世界的匿名性,仇日愤青的“超我”约束机制很容易自行消解,从而充分展现出现实生活中受到压抑的“本我”面目。在仇日愤青的这个“本我”世界里,作为两种基本的心理动力,攻击本能和性本能都遵循快乐的原则交织在一起,自由地表达着。但在一个具有起码人性的正常人看来,这种彻底抛弃“自我”的“本我”表达无疑是丑陋而邪恶的!


*注:本文所谓“仇日愤青”是指极端反日分子,不包括那些理性反日人士,请勿对号入座!另外,从言论风格来看,仇日愤青绝大多数为男性青年,因此本文亦只从男性性心理角度加以分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