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什感伤政绩黯然流泪:中美“争食”早到生死关头!

可能大家已经注意到,近期在媒体上亮相的二总以及小布什都失去了昔日神采,甚至小布什还出现了当众落泪的情景。在关心和其他心态主使下,大家不禁想知道到底是哪些"烦心事"让他们显露出疲态。相信下面的内容能让我们找到一些答案。

先说小布什。在年前的某个电视镜头中,大家发现小布什"累"了。那神情和动作与过去的"神气牛仔"完全两样;在近日的会议上,小布什因"感怀伊战中死去的四千多名士兵"而黯然泪下。有人说他在"作秀",也有人说他想"搏取同情";但我们认为他在"感伤自身"更切合实际一些。

想当初,小布什在国内民意的支持下大力推行"布什主义政策"时是多么"风光":对世界进行武断的"敌友"化分是多么的狂妄;在切尼和拉氏的强力配合下打击敌对者是多么的"果断";军事上取得迅猛的胜利是多么的"自豪"(不等局势明朗就可以宣布"战争结束");对中俄等大国是多么的"轻蔑"(想做什么不用考虑它们的反应,甚至还要求它们必须"配合")。

可是看看现在,失去民意支持的他是多么"孤单"。拉氏走了,切尼被"整"臭了,自己代表的党派选举输了;更让他难堪的是自己的八年任期竟然找不到象样的政绩:朝核前途难料;中东乱得一塌糊涂;欧洲反导系统还无定案......,难道自己要带着"失败"和导致美国经济陷入"衰退"的罪名离开政坛?

这该是多么令人难过的结局,有谁能救救自己呢?中俄欧都是"混蛋",它们"各怀鬼胎"明暗两手对付美国,相信最希望美国垮台的就是它们,因为美国失去影响力的地方就是它们追逐的利益区;其他需要自己支持和保护的小国也不可靠,它们是一帮"有奶便是娘"的畜生,谁给的利益多它们就偏向谁,而且它们还学会了两头讨好,多方"收费"。

为求自救,小布什把最后也是最常用的一招也用上了---挑拨离间。不管是中欧之间的"人权摩擦",还是中俄之间的"利益冲突"和"战略猜疑",背后都有美国人的"黑手"在操纵;当然中国国内的"三独合流"以及由此引发的奥运圣火传递被干扰都是美国这始作俑者造成的,我们在气愤欧洲的弱智与无聊的嫉妒心之外,不能"忘记"罪魁祸首就是美国。

可惜小布什的自救之举并不能挽救自己的"失败"形象。上面提到的各种"施政目标"不会在他任期内得到解决:朝核会继续"被拖延"(因为它本来就是一张"牌");中东局势不会好转(因为各大国的立场和利益难以协调);欧亚的反导系统不会成为美国的安全保障(因为它已经引起了核大国们的高度重视,在"矛"与"盾"的较量中损失的是人类的财富和资源,当然更多的是人类的生存安全)。

呜呼哀哉!面对这样的局面,小布什想不"累"都难;相信他想死的心都有了,为了美国失去的重塑世界的机会以及帝国分崩离析的开始,流点泪又算什么呢?

其实拯救美国和小布什的"药方"大家早就开过了,那就是外交交往中常用到的"妥协"。用一部分难以保全的利益换取自身其他利益的安全应该是明智之举,难道非要等到耗尽最后的国家资源后再来寻求大家的帮助就能获得更多的利益吗?这不可能实现(最近美国又想搞"亚洲北约"对付中俄了,相信它也是无用之举)。

当然美国的垂死挣扎也有不少好处,那就是给大家一个完善自身的机会。让最会斗争、最会在压力下发展自己并最快完成自己文化创新的新领袖得到最后的世界主导权,这个新领袖是谁,现在谁也说不准。希望中国能不负众望。

说完别人的事,再来看看我们自己的问题,中国的"事"已经到了该更深入地思考的时候了。

领导们很累,普通中国人更累。大家"累"的具体内容有区别,但引发的原因还是一致的,那就是"体制问题"。

"体制问题"的表现形式就是众多的"不公现象"和"高成本、低效率的社会管理水平"。前一个"表现"让普通中国人感到"累"甚至是愤怒;后一个"表现"让有责任感和爱国心的领导们感到"很累"和"力不从心"。

通过各种渠道,我们了解了领导们的政策和决心。但现实中的情况却并非如此,往往一些好的政策执行到最后就成了应付和口号;更让大家难过的是:与领导们的"操劳过度"相比,很多具体执行政策的人还是抱着"轻松应对"的态度在"玩"政治。

其实不是他们有多大的胆量敢"阳奉阴违",而是缺少监督和制约的"大环境"造成了今天"集体怠惰"的生存土壤和做事氛围。那些曾经怀着一腔热血想干一番事业的人也被这样的"土壤和氛围"磨去了棱角和锐气,甚至倒在了别人的冷嘲热讽和集体抵制之中。

我们的社会风气和办事"潜规则"已经到了严重影响社会生产力发展的地步,甚至可以说已经危及整个民族生存的地步。我们不想危言耸听,大家可以自己去了解和判断。

我们的社会何以走到今天如此不堪的地步?其实大家熟悉的理论已经给出了答案。


我们所熟悉的理论就是指老马(马克思)的理论,那是曾经的"圣典"。在指导完中国人民"改朝换代"后,它已经变得"不合时宜"。之所以"不合时宜"并不是它是错误理论,而是我们经过一段时间的实践后发现,中国乃至现在的世界还没有发展到需要它的阶段。

老马提出的人类社会的阶段性判断应该没有错(以后有机会再进行探讨)。但我们要清楚地认识到人类社会的发展规律也与自然界的生物生长规律有相似之处,那就是不能"揠苗助长"。

曾经,我们为了证明自己制度的"正确性"而提出了"共产主义可以在相对落后的社会基础上先建立起来",结果是希望很大而失望更大。我们认为可以跨越"资本主义"阶段而直接从封建-半封建阶段直接进入社会主义阶段,结果却不得不退回到长期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阶段"(其实就是"社会主义"名义下的中国特色资本主义)。

这样说有"理论研究者"可能要表示反对了,其实请大家仔细研究一下中国现在的经济结构,看看是不是公有制占主导地位?不要给大家说"社会生产总值的百分比",而要说从业人员和实际的物质产出百分比。就算拿"占主导地位的国家关键产业"来说,这些产业的实际收益是谁在支配?恐怕与它们的"国营"头衔不符吧,如果不想我们说得太"尖锐",大家还是就此打住。

因为缺少了"资本主义"这一课,中国的社会生产力并没有得到应有的"极大发展"。而按照老马的理论:经济基础是决定上层建筑的关键因素,当我们还依靠"小农经济"支撑国家发展的时候,怎么可能满足"各取所需"的巨大需求呢?就算是"按劳分配",低水平的劳动效率能提供高质量的物质文化需求吗?与中国自己的纵向比,也许可以;但打开国门后与世界的横向比,我们知道自己落后了。这样的现实也是资本主义国家认为自己比社会主义国家"优越"的原因,当然也是我们发现自己必须"补课"的原因。

可现在中国发展资本主义时又面临新的问题,它有两方面的内容。

一方面是国内的问题。按照老马的理论,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可中国发展资本主义选择的是保持特定上层建筑单纯改变经济发展模式,这在发展初期确实起到了加速的作用,因为统一的管理比混乱无序的竞争更能节约社会成本,也更能集中资源(包括人力资源)。但它的弊端是忽略了资本主义"魔力"的强大"负效应",这"负效应"就是"人性本恶"。

资本主义社会的名言---"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正是对它的最好表达,在没有相应制度约束的情况下,放出资本主义这一"魔鬼"那就等于制造人为的"资源掠夺"。大家看看现实情况是不是这样,我们的社会资源是不是很快集中到了少数人手里。

明显的例子就是"土地资源"(房子),对于依靠城市提供的众多工作机会而生存的人来说,拥有自己"市区内的房子"应该是必须的生存需求。可城市地域的有限性让城市房屋成了"稀缺资源",这也造就了房屋的"天价"(相对与普通人的收入)。多数的后来者(主要是新城市化人口)也许用一生的辛勤工作也难以换取这样的"资源",这些资源很快落入了"先行者"的手中。如果不发生"变故",这些"后来者"的后代也将因此而成为新的"后来者",永远失去平等生存竞争的权利。

当然,我们并不赞成那种"绝对的平等",因为人类社会也是遵循"能量守恒定律"的。如果社会绝对平等了,那将象一潭难以流动的死水,谁还会发挥自己的潜力来推动社会进步呢,大家得过且过地"吃大锅饭"维持基本生存就行了,这样的结果就是人类集体等死。

但社会资源的过快集中却让后来者失去了进步的希望和机会,如果再加上制度上的"垄断",那就是人为制造新的"死水"。其结果就是"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这样的社会变动成本就太高了吧,中国历史上周而复始的"改朝换代"浪费了多少社会资源和发展机会应该引起我们现代人的深思。

另一个方面是国际秩序的问题。现代西方国家之所以保持了资本主义的"活力"并不是因为资本主义制度好于社会主义制度,而是成功完善了资本主义制度的西方国家依靠自身实力战胜了缺少生产力大发展的"提前实行社会主义"的国家。这句话有点拗口,我们可以把它理解成"一群成年的野猪战胜了发育不良的幼狮"。

看看老马的理论,大家就知道社会主义是资本主义后的社会阶段。但从俄国革命开始到东欧、亚洲、拉美等国家的社会主义革命有哪个是建立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基础上的?应该没有,这些建立社会主义制度的国家要么是"资本-农奴制",要么是"封建-半封建制",它们的社会生产力还没有得到资本主义阶段的"洗礼"就被各种原因"揠苗助长"般地带进了社会主义。而在社会主义阶段的实践对这些国家来说都还是陌生的课题,结果就是那失败的"苏联模式"带领大家走到了尽头。

与此相反的是资本主义西方找到转移国内矛盾的办法。最初,资本主义欧洲是靠对外夺取殖民地来解决自身资源不足的问题以及缓解国内矛盾,但残酷的掠夺必然会引起激烈的反抗,因此就有了二战以后的世界民族独立浪潮,欧洲主导的殖民时代也很快被终结。

但资本主义要想继续生存就必须解决"剥削谁"的问题,只剥削国内的无产阶级那就会回到俄国革命前资本主义国家普遍面临的危机情形,各种罢工和社会斗争会"革了西方的命"

这时的美国表现出了资本主义西方最先进生产力的"代表"作用。挟二战"创造"的"解放者"形象,美国创建了新的世界秩序,它也发明了剥削世界的"新武器"---民主价值观和经济全球化。

美国推行民主价值观的历史由来已久,以前的名称叫"自由世界",这是针对社会主义阵营的,其实质就是与社会主义阵营争夺势力范围。

美国带领西方成员用比对手更强大的生产力创造出"富裕景象"来吸引广大中间国家,于是就诞生了"美国共识",加上苏联模式不成熟以及社会主义阵营分裂等等因素,世界上的大多数中间国家选择了"美国式资本主义"。虽然各自的"美国化"不尽相同,但既然接受了美国化的模式,那就成了美国为首的西方的学生,它们的资源就成了西方的"共同资源",它们的人民也就成了西方的剥削对象,这才是西方能战胜社会主义阵营的根本原因---资源总水平的巨大差异。

经济全球化更是西方转移剥削的高明伎俩。前面已经提到了西方国家内部的剥削有个"限度问题",如果本国的人们难以享受到资本主义的好处,革命就在所难免。为了维持国内的稳定,资本主义西方就必须通过剥削更多的国外人民来提高国内的生活水平。这就有点象我们现在常常看到的国内的情况一样,某些国营企业依靠垄断地位获取高额利润,它们的员工得到了远远高于社会平均水平的收入,于是这些员工也就不在乎自己的企业领导怎样大把捞钱,怎样挥霍公款了,因为他们有"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心理。

那中国能走西方的这条路吗?那样我们也可以利用自己的勤劳和智慧取得产业的升级,从而站在世界产业链的高端过上富裕的生活。

答案是可以,但必须改变现有秩序。

以前的文章中,我们就提到过中国的发展已经到了与西方"争食"的阶段。张文木曾经提出"资本的无限性"与"世界资源的有限性"已经是现在的主要矛盾,这也解释了为何中国不能象日本、韩国、新加坡等国家一样融入现有秩序并享受"高等动物"的待遇,因为"世界资源瓶颈"已经让"世界丛林"容纳不下中国这样的"高等动物"了(想想中国13亿人口如果都过上美国人那样的生活,世界将是什么样子)。

既然利用现有秩序,中国难以解决资源问题,那改变现有秩序就成了中国的可能选择。但中国还没有改变现有秩序的能力,而且我们已经面临了现有秩序主导者的全方位打压,那中国又该怎么办呢?

相信这就是困扰领导们的问题。我们常常听到的"中国能自己解决能源问题"已经是一种让步动作,但我们知道自己解决不了;我们提到的"和谐社会"应该是进一步"安抚"大家的动作,而且也是为了降低自己国内的生活标准预期,但怎样具体实施相信还没有人看到妥善方案。

其实"和谐"的提法是正确的思路,它不仅指我们的生活方式(与自然的和谐),还有我们的社会运行模式(社会的和谐、人的和谐);而且这一提法也具有推广意义,因为现在人类已经共同面临生存环境恶化的严重危机,再不改变大家对自然的无度索取,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人类不用发动战争就会集体走向毁灭。如果是这样,大家今天的拼死争夺将变得毫无意义,不过是选择怎样灭亡罢了。

大的趋势就是如此,但我们还是不能放任今天的内部危机继续发展,不要"未来危机"还未到来,我们自己制造的内部危机就先把中国彻底击垮。既然已经想到了"和谐",那就让社会的和谐、人的和谐先解决中国的严重问题。

我们提出几点建议与大家探讨,不管正确与否,只要能引起大家思考就算达到了文章的目的:

首先是明确自己的发展模式,用不着"遮遮掩掩";利用自己和别人的经验研究中国的全面发展理论。只有这样,中国的发展才能走出自己的"特色",才能成为有示范意义的"中国共识"。它对世界的影响将是深远而有意义的,对中国树立全球影响力将起重大作用,而且它也是建立中华新文明的基础;

其次是尽快完善自己的社会管理体制,那与经济基础不相适应的旧体制必须稳妥而坚决地进行改革。不能让阻碍社会进步的力量无限期地拖延中国发展的步伐,更不能让由此而引发的社会革命再次中断中国强盛的进程。如果做到这一点,中国将得到高效而低成本的社会管理能力,它是建立中华新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

再其次是努力倡导中国新文化的建立,这新文化的根基当然是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因为历史已经证明我们的优秀传统文化是富有生命力的,它在传承的过程中已经吸收了很多的外来文化,因此也得到了一次次的完善。现在,我们的文化中又融进了更多的外来文化,其中的精华和糟粕需要我们再一次进行"扬弃",相信我们传统文化的包容力将为中国带来更先进的文化思想,这可是中国创建新文明的最宝贵财富;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上面提到的中华新文明建设过程需要有强有力的军事力量进行保护,因为在她建立的过程中会受到各种外来势力的干扰和破坏。我们为了实现自己与世界的和平竞争必须拥有摧毁一切妄图改变我们发展进程的敌对势力的力量,这力量当然是足以毁灭整个反华集团的终极武器。只有在相对安全的国际环境下,我们才能放心大胆地进行内部改革,也才能够保证这一改革是符合中国自己利益的。

用建立中华新文明的号声来引导中国和世界走向光明的未来,应该是时代付与中国领导人以及中国人民的最大责任。让我们共同为之努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