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02/

在老辣的周平一再坚持下,莫名其妙的远东马戏团车队几乎是片刻不停的疾驰了一天一夜。好在团里十几个人个个都会开车,轮番上阵倒也顶了下来。

“前面就出云南地界了,老板。”文伟手扶着方向盘,眼睛却不断瞟着后视镜。后座上的娜娜睡姿不雅,大半截雪白的乳沟露在宽松的蝙蝠衫外面。男孩早就被关到了卡车上的铁笼里。

周平摸出两根烟点燃,塞了一支进文伟的嘴里。狭小的吉普驾驶室让他很是不适:“出了云南就找个地方歇下来,老子浑身骨头都快断了!”

娜娜嘴里含糊不清地嘟囔了句呓语,翻了个侧身,一对豪乳随着车身的颠簸波涛汹涌颤动不已。文伟只觉得下身的某个物件硬得如手中的排挡杆般,不由连吞了好几口口水。

“小文,这次咱们云南可没算白来!想不到捡了这么个宝贝。”周平睡了几个小时刚醒显得心情大好,脸上的每一块肥肉都在彤彤地冒着油光。

文伟直到现在还没弄懂周平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搔了搔头皮顿时驾驶室里头屑横飞:“老板,咱逮头豹子倒也算了,弄个小孩回来算是个啥事啊?”

周平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亏你还跟我混了这么长时间,怎么就一点东西都没学到!还记得上次看到报上那篇狼孩的报道吗?我敢打赌,这就是第二个狼孩!”

“你看他那奔跑的姿势那速度,咬死獐子时那凶狠劲,活脱脱就是头狼崽子!小文你想想,咱们团里要是有了这么一头‘动物’,那该能拉来多少观众啊!”周平兴奋地直喘粗气。

文伟被老板这疯狂的想法吓得心惊胆战,手中一滑吉普车立马在路面上划了个大大的“S”形。“扑通”一声,娜娜从后座上滚了下来,一头撞到了前排座位上。

“我操你妈的文伟,开的什么破车啊?存心拿老娘消遣是不是?”娜娜跳起来泼口大骂污言秽语滔滔不绝,文伟惨白着脸不敢回嘴。

周平哈哈大笑:“好了好了,小文又不是故意的!你这丫头就是嘴不饶人。”转过头对文伟道:“你说说,觉得我的想法怎么样?”

文伟擦擦头上的汗:“老板,想法是不错,可就是太冒险。这孩子是个定时炸弹,这次万一有人报个案咱们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苗族人会报案?他们死都不会信这套东西!”周平胸有成竹。

“那以后表演上也是个大问题,这可是个活人!观众能不去举报咱们虐待儿童?”文伟犹自害怕。

周平慢条细理道:“咱们从来都不去大城市表演,只是在边远地区转悠。那些土包子们能有那么高觉悟性?他们只求看得高兴只求哈哈一乐,谁会去管一个小孩的死活?再说了,大半个中国跑下来了,你遇见过有人检查咱团的吗?”

文伟疑惑道:“那要这小子表演什么?”

周平冷笑:“猎羊 、斗狗 、钻火圈,什么刺激就玩什么!观众就爱看这调调!”他眼中凶光一现:“回头你把这小子衣服扒了,随便用块皮子做条裤衩给他套上。从现在开始要向对畜生一样调教他,要打得他服服帖帖!对了,再顺便教这小子几句汉语。真有人来查了,就说他是咱团的驯兽师,为了噱头才这样表演的!到时咱再塞点钱准保没事!”

娜娜在后座上听得一阵浪笑:“老周啊老周,就数你鬼主意最多!”文伟看着她蛇般缠向周平裤裆的小腿,禁不住又是一阵心猿意马。

事情的发展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男孩根本就不吃不喝,头在铁笼上撞得鲜血淋漓,几天下来已经是奄奄一息。

周平急得团团转,他没想道这野小子竟倔强如此。扔进笼子的新鲜带血的牛肉男孩连看都不看一眼,几只活兔被放进去男孩还是懒洋洋地趴在地上纹丝不动,他已完全不想再活下去。

夜晚,文伟独自坐在男孩笼前发愣,一只半大的小羊正在笼里四处欢快地蹦达,不时发出“咩咩”的叫声,男孩死了一般伏在角落。

“再这样下去就只能把他麻翻了吊葡萄糖了。”文伟叹了口气起身准备离开。

“吼!”文伟愕然回头,只见团里的两只东北虎——成年的雄虎“威风”和一岁大的雌虎“丽丽”正焦躁地在远处的笼里转着圈,对着这边咆哮。

文伟心中一动,两头老虎自男孩被关进这辆卡车以来就一反常态的兴奋,自己倒是一直没放在心上,难不成......

他被自己的想法激动得浑身发抖。匆匆跑下车,文伟叫上了几个人将男孩的笼子抬到了虎笼旁。男孩的笼上栅栏密而窄,文伟根本就不担心他会被那两只猛兽弄死。特意关掉了车厢里的灯,一众人扬长而去。

黑暗中,威风和丽丽凑到笼边低低吼叫。男孩睁开眼睛犹豫了一会,三对同样闪着碧绿厉芒的眸子缓缓靠近。两头老虎隔着铁栅栏温驯地顶了顶男孩的额头部位。丽丽更是从喉中发出欣喜的咕噜声。

不知死活的小羊可能是把男孩当成了自己的同伴,居然用小小的犄角顶向他身上开起玩笑来。威风顿时须发皆竖暴然一声大吼,卡车的帆布顶篷被震得灰尘“簌簌”地往下掉。男孩笑了笑伸手过去拍了拍它的头,回身将小羊一口咬死。

天刚蒙蒙亮,周平拖着两米多长的电叉骂骂咧咧地上了卡车。他一晚上没睡好,早上便想来揍男孩一顿出气——不吃东西?打到你吃为止!找到猛虎笼边的男孩时这圆滑世故的胖子大吃了一惊:鲜血早已干涸的小羊残骸被胡乱丢弃在笼角,男孩肚子滚圆地在酣睡,一条粗大的虎尾从栅栏缝隙中伸过轻轻拍打在他身上,驱赶着“嗡嗡”乱飞的蚊蝇。

仍在睡梦中的文伟被一脚踹到了床下,惊醒过来的他摸索了半天才找到眼镜戴上,刚想骂娘时却惊恐地看见胖老板红光满面两眼发直地站在床前,嘴里翻来覆去地叨念着一句话:“要发财了,要发财了!”

一条完全由铁栏杆拼成的立体通道直接搭到了虎笼口,娜娜身着一套大红色紧身表演服浓妆艳抹地站在笼边。“当当”她用手中的电叉敲了敲笼上的栅栏,男孩带着两头老虎默默踏入通道,今天是他第一次正式表演。

为了让男孩更好的“认亲”,周平将他移到了虎笼里。在训练中反抗了无数次后,男孩发现每次往往会害得威风和丽丽一起挨打,便开始渐渐忍受屈辱。

通道的尽头是位于表演帐篷中心位置的一个三米多高的巨型铁笼,人与虎的组合刚一登场就引起了巨大的欢呼声。只着一条兽皮短裤的男孩全身尽是狰狞伤疤,顾盼间野性毕露,在猛虎的环伺下竟给人一种人兽难辨的感觉。那些关于“虎人”的宣传画早就已经调足了人们的胃口,真见到了活生生的实物,甚至有人认为刚才还嫌贵的十元票价此刻简直是物超所值了。

在潮水一般的叫嚣声前,男孩疑惑不解,这一张张因为兴奋而扭曲的脸真的和自己在金花侗里见到的人们是同类吗?前排的一个和凤凰儿差不多大的女孩儿大呼小叫间将手中的一个苹果核扔进了铁笼,不偏不倚地砸在了男孩额角上。男孩因为羞辱而愤怒地全身微微颤抖,野兽般的眼神死死盯在了女孩脸上。那顽皮的女孩儿被他可怕的神态吓得大哭。凤凰儿的影子在脑海里一闪而过,男孩微低下头,目光变得悲哀无比。

“啪”一声脆响,娜娜手执长鞭在空中虚击一记朝前方做了个手势,男孩和两头猛虎同时高高跃起穿过三只叠在一起的火圈,动作整齐划一。

男孩眼睛蒙上黑布,娜娜指挥威风和丽丽躲在远处障碍物后然后高数“一二三”,男孩总能在数秒内电般找到老虎们。

一只牛犊被赶入场内,根本不等任何命令发出男孩和老虎们刹那间就将它撕成了碎片,血腥的场面刺激得所有观众发疯般鼓掌叫好。

......

事实证明,周平是对的。

男孩和老虎的演出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他们之间有着一种不可思议的默契,这让娜娜的种种口令手势变得事半功倍。由于猎奇心理的作祟,马戏团每过一处往往是万人空巷,甚至连周边地区的人们也纷纷赶来一睹“虎人”风采。场场爆满日日加演的同时,周平规定马戏团不得在任何一个县级范围里停留三天以上,只怕在男孩身上横生枝节。

秋去冬来,天气逐渐转寒。威风和丽丽身上的毛逐渐长厚,男孩晚上和它们依偎在一起睡得很是香甜。马戏团里的每个人都把他当成畜生对待,除了文伟偶尔来教他说那句“我是驯野兽的,不是虎人”外,并没有一个人和他说话。更加没有人会希望他用双脚走路,喂食时牛肉是直接扔在地上的。现在,男孩似乎已完全被老虎同化。

周平至今仍在为自己当初的英明决策赞叹不已,每每酒酣耳热之际便会拿出来吹嘘一番,众人无不马屁如潮,结局自是皆大欢喜。

远东马戏团这日车辆例保,周平等得不耐,便带上娜娜和文伟去附近镇上饭店吃饭。酒过三巡不免又旧事重提。文伟心中郁闷,这胖老板平时精明世故,可一沾酒就象变了个人似的废话连篇,偏偏自己还得装出一副听得津津有味的样子,个中滋味实在是苦不堪言。

暗自叹了口气,文伟正襟危坐摆了个自认为最淳淳受教的表情洗耳恭听,不时出言附和几句。那娜娜更是脸泛红云,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周平,只差没在脸上写下“你是我的偶像”几个大字了。

周胖子果然大受鼓励,愈加的口沫横飞起来:“当时我当机立断......”

文伟心中叹息:“甩起就是一枪!”

周平熊掌似的大手用力一挥:“甩起就是一枪!只听‘扑’的一声,那小子就被我放倒了!”

文伟心又道:“老子当年干侦察兵的时候......”

周平仰脖干了一杯,唏嘘道:“老子当年干侦察兵的时候,哪怕是300米开外的目标一个单手速射照样撂倒!唉,现在嘛,近点还凑合。岁月不饶人啊!”满脸英雄迟暮的表情。

娜娜站起身帮周平斟满酒,顺势一屁股坐到了他的怀中撅起嘴大发娇嗔:“你可永远是我的心肝宝贝,你才不老呢!”文伟则是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老板,谁他妈敢说你老我就敢跟谁急!团里还有谁比你马骑的好?还有谁能有你酒量大?你才是咱远东团的真爷们!”

周平哈哈大笑,用力拍着文伟的肩膀:“小文啊,我一直很看好你嘛!年纪轻学问也高,最难得的就是虚心好学,等哪天我带着娜娜告老还乡这马戏团团长的位置可是非你莫属啊!”

文伟心中大喜,连忙站起双手举杯:“全靠老板栽培!”

于是现任团长和未来团长杯来盏往开怀畅饮,再加上两人心目中的可人儿娜娜在旁不断的续杯斟酒,这顿饭酣畅淋漓直吃到入夜。

就在醉醺醺的周平提议为了团里那只下崽的母马干一杯时同样醉得分不清东南西北的文伟忽觉得腿上有物蠕蠕而动。

“去去!”文伟大着舌头喝骂,店里那条黄狗甚是讨厌,桌下钻进钻出地忙个不休。叱了几声后见那物毫无反应文伟怒极,也顾不得对面团长大人端起的酒杯右手捏了杯烫茶弯下腰去便掀桌布:“我日......”刚一看见那物的庐山真面目文伟只觉得脑子“嗡”的一声响,酒立刻醒了大半,手上的那杯茶便怎么也倒不下去,连忙坐直了身子不动声色地陪周平干了一杯心中却是惊喜不已——在桌下挨擦自己的竟然是娜娜的腿!

文伟趁周平挟菜时偷偷瞟向娜娜,后者却看也不看他一眼只是一个劲的劝周平:“老周你少喝点!你看你看,菜都掉桌上了!每次喝完酒晚上连叫都叫不醒,真讨厌!”同时脚下暗暗使劲。

文伟感觉到娜娜桌下的动作突然间福至心灵,赶忙端起了酒:“老板,咱听娜娜的。这样吧,你喝一半我喝完!服务员!服务员过来给咱老板泡杯浓茶解解酒!”

周平勃然大怒:“他......他妈的!娘们懂个屁!来干......干了!想当年老子年轻的时候喝酒那可都是拿碗的!”

心怀鬼胎的文伟频频举杯,他每一杯酒下去必定要喝口茶,奇怪的是那杯茶一直不见少反而有越来越多的趋势。周平则是醉眼朦胧地酒到杯干。又一瓶白酒见底后,周胖子一头歪在了桌面上,发出了响亮的呼噜声。

娜娜跺了跺脚:“小文!你把我们家老周灌多了!快来帮把手,咱俩把他扶回去。”说到“咱俩”两个字时朝文伟抛了个大大的媚眼。

文伟口干舌燥,顿时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搀起周平就往回走。

好不容易回到了马戏团,安顿好周平后文伟讪讪地告辞,娜娜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道:“也好,你早点回去休息吧!不象我这么命苦,一会还得去喂威风他们......”

“当当!”敲了敲铁栅栏,娜娜随手将一块血淋淋的牛肉扔在虎笼里,丽丽上去三口两口就吞下了肚。娜娜很是奇怪它们进食时的井然有序,每次都是等正在长个的丽丽先吃饱,威风和男孩才开始陆续进食。完全没有别的笼子里动物们的一片你争我夺大打出手的混乱景象。即使是被囚禁中,它们俨然保持着王者风范。

每次接触到男孩的眼神娜娜总会有些不寒而栗,那对漆黑的眸子里有着比猛虎眼中更为冰冷的杀戮之意,她在表演时从来不敢背对着男孩,她毫无理由地相信只要一个疏忽男孩就会悄然无息地从后面咬断自己的脖子。害怕之余娜娜打男孩打得最狠,她决心要将他彻底驯服成一头俯首帖耳的野兽,团里几乎所有的大型猛兽都是娜娜一手驯出来的,所以她非常的有信心。

“嗤嗤”,电叉头上的两端跳动着几厘米长的蓝色火花,娜娜另外一只手拎着块牛肉笑嘻嘻地命令男孩:“你,打滚。”

威风和丽丽听到电叉发出的可怕声音畏惧不已,远远躲到笼角。男孩一动不动地伏在原地,象是根本听不懂命令。

“打滚!”娜娜的脸在扭曲,男孩还是不动,犹如一座沉默的石雕。

娜娜恶狠狠地将电叉捅向男孩身上发出“啪”的一声大响,男孩顿时跳起随即重重摔落地面,四肢抽搐不已。空气里弥漫着一股皮肉的焦味。

“我叫你犟!我叫你犟!”娜娜歇斯底里地捅着男孩,直到气喘吁吁这才恨恨地把电叉往地上一扔:“老娘就不信治不了你!”

“是谁惹我们娜娜生气了?”一个声音插道。

娜娜转头一看,文伟不知道什么时候上了车,一双被酒精烧得通红的眼睛正在自己身上大肆梭巡。娜娜吸了口气,使得胸部更加突出:“呦,你不是回去睡觉了吗?跑来这帮我喂动物啊?

文伟欲火中烧,借着酒劲道:“我不帮你喂动物,我要喂你!”

娜娜咯咯浪笑:“哎呦,你这个勾引嫂子的坏东西!平时也没见你这么机灵!”她靠在虎笼边,双手按在自己饱满的胸部上,一双媚眼直欲滴出水来:“周胖子喂不饱我,文哥哥你快上来疼疼娜娜啊!”

文伟哪里还受得了?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去手忙脚乱地解娜娜衣服,一对狗男女居然当着男孩的面苟合起来。

喘息呻吟声中,娜娜上衣口袋里的一把硕大的黄铜钥匙悄然无息地坠落在虎笼厚厚的稻草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