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虎传说 第二章 苗域金花 第四章 别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02/


位于滇西南哀牢、无量两山中段的地方有一个大县名为“镇沅”。总面积四千多平方公里,百姓以汉人居多,彝族次之。全县辖九乡两镇,县城恩乐海拔1080米,全年温热多雨,是个典型的亚热带气候小镇。


十月的一天,一辆吉普三部帆布大卡车组成的车队缓缓开进镇中,转了一圈后径自在镇中最大的一块空地上扎下营来。


第二天早起的居民们纷纷惊讶地发现只不过短短一夜时间这些奇怪的来客就用绿色帆布在空地上搭起了一个直径五六十米的巨大圆顶帐篷。篷顶上拉下的一圈白色缆绳均被一米多长的钢钎牢牢钉在地上,蛛网般将这庞然大物罩在中心。无数小旗飘扬在绷紧如弓弦的缆绳上,旗面上无一例外地写着“远东马戏团”五个字。


中午时,一溜马队从帐篷里鱼贯而出沿着镇上的道路行进。这是一支奇怪的队伍,中间的几匹马上居然骑着两只敲锣打鼓的猴子和一头穿着燕尾服不停抛送飞吻的黑熊。地处偏远的小镇上平时来个外乡人都是件稀罕事,淳朴的居民们哪见过这个?再加上那顶小山包似的帐篷周围贴满了诸如人头蛇身的美女、狮虎斗之类的巨幅宣传画,这更是大大勾起了人们的好奇心。


于是到了下午四点整开演的时候,帐篷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五块钱的票价虽然说有点贵,但拿来开开眼界大多数人都是认为值得的。


周平坐在后台的折叠椅上透过幕布的缝隙瞅着外面坐得满满当当的观众席,笑得一脸横肉乱颤。他是这个马戏团的老板,这些年来带着团在全国东奔西走四处演出委实赚了不少钱。周平的体形和名字恰巧成反比,非但不“平”,反而凸得厉害。1米70的个头却有着两百多斤的体重,下坠鼓胀的硕大肚子让人禁不住怀疑一刀切开后就会有大桶的油流出来。


这个大字不识一个的胖子却有着旁人难及的精明头脑。接手不过短短两年时间就把一个濒临倒闭的小团治理得风生水起,规模扩大了数倍,还顺利将风骚的女驯兽师娜娜揽入了自己怀中。


点燃了一支烟,周平看着外面带着孩子看得兴高采烈的各族人们,嘴角露出一丝讥笑:这些个土包子,上来两只狗熊打场拳击就能把他们唬得一愣一愣的,再过一会就没几个人能记得外面画上的内容了。美女蛇?狮虎斗?老子自己还没见过呢!


捻动着粗壮的手指,周平得意洋洋地点着大把的钞票。他在马戏团的工作除了管理外就是收钱找钱,人民币这玩意儿周平是从来不让别人沾手的,就连比他小了将近二十岁的娜娜也不行。


脚步声响,团里的兽医文伟神色沮丧地走了进来。他身材单薄戴着付眼镜,白净的脸上为了彰显雄性气质特意留着乱蓬蓬的胡子,在团里是仅次于周平的二号人物。


周平远远打招呼:“小文过来坐会,累了吧?”左手不动声色地将钱揣进裤兜。


文伟一屁股坐在道具箱上,接过周平扔来的烟狠狠地吸了一口:“老板,大花死了。”


周平颓然叹了口气:“妈的,还以为能捱得过今年......”


大花是只老金钱豹,早在上半年的一次表演中被尖锐的铁刺扎穿了腹部,缝合好伤口后一直低热不退。文伟提出要打进口的一种特效抗生素,周平嫌贵没让,便改打国产的。打了十几针没见起色干脆连国产针剂也停掉,遇着表演仍让大花上场。


大花自组团开始就在马戏团表演至今,原本一身油光水滑的漂亮皮毛早就因为跳了无数火圈而被烟熏火燎地焦黄发暗,当真是团中元老级的“演员”。前几天的一次表演中它病怏怏地一个失足压在了火圈上烧伤了好几处皮肉,下场后直被周平用电叉打得遍体鳞伤。老豹自此滴水不能进,捱到断气时可怜身体已比一只狗大不了多少。


“把它剥了,皮和骨头还能卖几个钱。”周平舔了舔肥厚的嘴唇。


“早弄好了,我办事你放心!”文伟自以为潇洒地甩了甩头发拉开后门出去撒尿。


看着连绵起伏近在咫尺的群山,周平脑中突然灵光一现:“小文,你说这片破地方会不会有什么好东西?”


文伟畅快地释放着膀胱内的压力,头也没回:“马邓茶呗!出了名的,听本地人说前几年泰国的一个什么公主来中国访问,回去时都指明要这玩意。”


“我是说山里,不是说土特产!”周平声音高了八度。


文伟激灵灵打了个寒战:“老板,你不会是又想去‘打猎’吧?”


周平哈哈大笑,肚皮上的脂肪如波浪起伏:“死了一只老子就再去搞一只!早听说云南豹这些年来数量回升,多花点钱找个本地人做向导应该不难!”他霍然站起,肉缝中的小眼贪婪毕露:“堤内损失堤外补,就这么干!”


文伟苦苦劝道:“老板,私自捕猎国家保护动物可是违法的啊!上次抓了几只猴子只不过是我们运气,你可不能还真当回事了!”


周平眼睛一瞪:“怕什么?天踏下来老子顶着!我不说你不说谁知道我们自己抓动物?大花的证还在,要是真能搞头豹子回来,这他妈的就叫变废为宝!”


两天后,马戏团结束了在恩乐镇的表演。他们一反常例地没有直接去下一个目的地,只是收拾好所有的道具冷清地驻扎在原地,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而此时,周平和文伟正开着吉普车进入哀牢山脉。车的后座上,除了一个花两百元找来的哈尼族老猎户外,静静地躺着两杆连发麻醉枪。


“野小子,别乱动!”凤凰儿大叫。男孩懒洋洋地趴在那块大青石上,凤凰儿正在帮他换玉坠上的红绳。他以前的那根早已经分辨不出原来的颜色,累累的尽是血渍泥痕。这块雕刻成龙形的血色玉坠甚是奇怪,穿绳处在龙后颈的一块鳍上,洞眼极小,凤凰儿穿了半天都没成功。男孩看得不耐,不停在旁边调皮捣蛋。


长嘘了一口气,凤凰儿撸起男孩的头发将终于穿好的玉坠挂在他胸口,满意地叹了口气。


如果说以前这山谷是舒缓凤凰儿忧伤的地方,那么现在这里则完全成了她和男孩欢乐的天堂。男孩的伤势早就痊愈,几个月来,他回山上的时间越来越短。除了奔跑绝大多数时间都在直立行走,并且已经能够简单的苗语对话。他几乎已完全融入了金花侗的生活。


扎布和果果早已经被凤凰儿找回家里。虽然看到男孩还是很怕,但它们偶尔也会跟在他屁股后面出去转一圈——寨子里的狗见到男孩没有一只不远远逃开的,这大大满足了扎布和果果狐假虎威的虚荣心。


自从男孩住进家后,来蹭饭的长老彻底绝迹,可怜的老家伙们就连有事向祭祀大人汇报也只敢站在离金萨家几十米远的地方大声叫喊。蓝山侗的昆南土司初次来大祭祀家晋见时要不是凤凰儿正好在场差点就血溅五步,恶意的金花长老们想起这个以前金萨最大的竞争对手惨白着脸落荒而逃的样子就乐不可支。不过事后蓝山土司在全族的会议上倒是给了祭祀大人家的安全护卫程度很高的评价,说是只能用汉人古语中的四个字来形容,就是“万夫莫开”。


金萨对这野性难驯的小子也是越来越喜欢。他内心深处一直就渴望着有个儿子,这个和凤凰儿差不多大男孩的出现,恰恰填补了这个空白。一段时间下来,金萨惊讶地发现男孩的记忆领悟能力竟和女儿不相上下!一句复杂枯涩的苗语他听一遍就能半字不漏的复述,稍加动作解释就立即明白意思;凤凰儿配第二次相同的药他就能把所有辅药找齐,份量丝毫不差。金萨心怀大慰之下决定年节就为男孩取名并正式收他入侗,而对于野小子“万夫莫开”这档子事大祭祀表面痛斥怒骂,私底下却和几个长老说:苗家的孩子,没点野性象什么话!慢慢调教也就是了。


“凤凰儿,回家。”男孩生涩地道。


每次听见他叫自己的名字,凤凰儿都有种骄傲的满足。记起自己刚教他说话的情景,又总是忍不住想笑。


“你,野小子。我,凤凰儿。”凤凰儿先指指男孩再指指自己。


“你,野小子。我,凤凰儿。”男孩煞有其事地指指自己再指指凤凰儿。


“啪!”(一个爆栗)......


“走,我们回家。”凤凰儿拉住男孩的伸出的手。两个孩子并肩走在路上,男孩似乎还是不很习惯直立行走,走得很慢。凤凰儿半点也不急,笑盈盈地陪着他。


还没走出山谷,男孩忽然停步。凤凰儿不解地望向他,却发现后者眯起了眼目光直投向左侧山脊上——那里站着三个人,手里都拿着类似于火铳状的物件。


远远看见山下的两个苗家孩子,向导老猎户将鸟枪挂上肩大力向下挥手。凤凰儿笑了笑,也朝他挥挥小手。老猎户身后的周平不耐烦道:“走!两个小崽子有什么好看的,都转了两天了,连根豹子毛也没看见!”他怀疑地看看老猎户:“哎,我说你是不是打了二十几年猎?真找不到我可要你退钱啊!”


就在两行人各走各的时候,一只獐子大刺刺地从男孩身后窜过,直奔向山上。男孩不假思索地伏下身子衔尾急追!


凤凰儿又是好气又是好笑:“野小子回来!果果也没你这样啊?快回来,你......你小心点啊!”


男孩充耳不闻,多年来养成的捕猎天性让他在一刹那就热血沸腾起来。此刻,他已经完全变成那只嗜血的猛兽!


那只獐子发觉了背后扑来的杀机,急急加速。慌不择路间竟直往山脊上那三个人的方向冲去!


老猎户听见山下凤凰儿的叫声,转头一看不由目瞪口呆。那苗族男孩已经不在原地,只见坡上茂密的茅草丛纷纷破开,一前一后两个物体急向脊上冲来!


山脊上草势稀疏,稀稀地长着些野栗树。三个人只觉得眼前一花,那獐子从草丛中急窜而出,还未落地便被随后赶上的一物扑倒,口中哀哀悲鸣。文伟拿下自己的眼镜,哈了口气用力擦了擦再戴上,眼前的情景让他实在是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刚才山下的那个小鬼一口就咬断了獐子的喉管,正满面鲜血地伏在地上瞪着己方。


老猎户的眼珠子都快掉了出来,他在山里面跑了这么多年,还从未见过这样的苗族孩子。面对男孩的瞪视,老猎户只觉得遍体生寒,那种凶煞的眼神他只曾在十几年前猎过的那头大豹身上看到过!


男孩见三人没有任何动作,便叼住獐子喉咙往山下拖,他来到金花侗很久后明白了一个道理,人们应该对他都是没有恶意的。


“噗”的一声,男孩只觉的腿上微微一麻,疑惑地丢下獐子看去,一根闪闪发亮的钢针正插在那里。他本能地回过身正面对着山脊上的三个人,刚一动作只觉得天旋地转,软倒在地上。


“发什么愣?快来搭把手!”周平将麻醉枪挂回肩上拎起男孩的上半身,朝文伟大吼。


文伟惊慌失措道:“老板,你......你发疯了?你抓这个孩子干嘛?”


周平大怒:“叫你妈的过来你哪来那么多废话?快,这可是棵摇钱树!”文伟不敢再问,战战兢兢地上去帮手。


老猎户如梦初醒般大叫:“你们干什么?!”他汉语本就甚为流利,两天沟通下来更加是再无障碍。


周平冷笑道:“老头我告诉你,这多半是狼孩豹孩之类被野兽抚养大的孩子,我们这是要救他出苦海!”


老猎户气结:“这明明就是个苗家的孩子。周老板,苗族在这里势大,家家都有火器,你可别害了我!”


周平从口袋里掏出十几张大团结:“苗族孩子都这么咬死动物的吗?你看他的一举一动明明就是只野兽!我一定得把他交给政府才放心,这几天辛苦你了,这些是加你的一点小意思。”话锋一转,周平以退为进:“你要不让我救这孩子也行,出山我就去报案!老头,我去你家时可看到墙上挂了不少好东西啊?”


老猎户脸色忽青忽白,心中天人交战。犹豫半天终究还是私欲占了上风:“那......那我就不客气了。周老板,山下还有个女孩,你看是不是......”言下之意却是要斩草除根了。


三人齐齐向下望时却是吃了一惊,那苗家女孩早已经不见踪影。


凤凰儿流着泪拼命地向家奔跑着,这段路她不知道走过多少次,从没有一次觉得是这般漫长的。


吉普车狂飙般开进恩乐镇,周平直接开到营地也不下车大吼道:“走,现在就走!都他妈快点!”


简单收拾了一番,车队卷起一道尘烟开出了恩乐。烫着大波浪的娜娜坐在吉普车的驾驶室撅起血红的嘴唇发嗲道:“这么急着去哪啊?是不是这几天在外面找了个小的怕人家找上门来?”看到后座上昏昏沉睡的男孩,她发出一阵浪笑:“老周啊,这该不是你几年前在这留下的野种吧?”


周平面无表情,任由女驯兽师将丰满的乳房在他右手臂上挨挨擦擦,只有在偶尔在反光镜里看见男孩的时候脸上才会露出一丝狞笑。


金花侗除了妇孺老弱倾巢而出,光是猎狗就带了百多条。金萨阴沉着脸走在搜索队伍的最前面,追到山下的简易公路上时,猎狗失去了气味来源。金萨挥了挥手,身后走出两个寨子里最好的猎人,他们趴在地上看了一会指着两道车痕道:“只能是坐车走的,就是这两条小车印。其他的都是几天前的痕迹。”


一路追到恩乐镇的时候天已经全黑,金花侗人燃起了火把,浩浩荡荡宛如长龙。恩乐镇长是个中年彝族人,接到报告大吃一惊,匆匆来到镇政府门口只看到几百只火把直把周围照得犹如白昼。


镇长见这群凶神恶煞般的苗人并没有带火器的,心先放下了一半。当下满面堆欢上前结结巴巴地用苗语道:“各......各位苗族兄弟......”


金萨面如寒霜跨前一步用流利的彝语道:“我是这个侗的土司,我的女儿有一些话想要说。”凤凰儿从他背后走出,眼睛已经哭得红肿不堪但声音却清晰地传到在场每个人的耳朵里:“是个五十岁左右的猎户,哈尼族的服饰打扮。”金萨冷冷将女儿的话翻译了一遍,傲然道:“我要这个人,马上交出来!”


镇长小心翼翼道:“不知道这人做了什么事让土司大人如此盛怒?”


“他绑走了我的儿子。”金萨淡淡地道。


一个个小时后,十几个符合条件的哈尼族猎户被镇派出所的民警被带到金花人面前,凤凰儿一眼就认出了那个倒霉的家伙。


老猎户孤家寡人一个,正在家美滋滋地数钱准备明天就去外地快活一番,他没想到苗人的报复来得这么快这么准!在几百个愤怒的苗人面前全身如筛糠般抖个不停。


仔细审问了一番后,金萨心如刀割,他清清楚楚地知道那些人抓了男孩是用来干什么。迅疾地发了十几道命令,金花侗人潮水般退去,他们要去通知各侗各寨,几十万黑角苗要抢在那些汉人们之前封锁掉整个镇沅!


客气地和镇长耳语道别后,金萨拉着女儿的小手渐渐远去,临走时左手小指微微动了一下。镇长望着他们的背影呆呆发怔,黄豆大的冷汗不住地从额头流下。派出所的民警骂骂咧咧地让瘫软在地上的老猎户起来,其中一个忍不住便上去踹了一脚。这脚刚好踹在老猎户的左膀上,让在场诸人毛骨悚然的事情发生了:他的整个左边胳膊如同熟透了的柿子般悄然无息地与身体脱节,坠到地上红黑一片。在众人恐怖的眼神里,老猎户的全身如浸水的泥人般坍塌,片刻之间变成一堆支离破碎的血肉零件。


派出所长忍住呕吐感颤抖着问镇长:“这,这可怎么办啊?”


镇长双眼望天:“这老家伙天天在山里打猎,谁知道得了什么怪病,等会找几个人把他埋了!至于赃款嘛,就充作派出所的经费了!”


民警们面面相觑,等所长一瞪眼这才手忙脚乱地分头行事。镇长打了几句官腔后独自回家,路上只觉得腿脚酸软,一颗心直欲跳出腔外般“砰砰”不已:金花侗?!早知道是这帮瘟神杀了自己也不出来,愿意的话他们能杀光这镇上所有的人!


听着家里来往繁杂的急促脚步声,凤凰儿躲在自己的小床上无声的哭泣。不停有族人来向父亲汇报情况,但一直没有好消息传来。夜每深一分凤凰儿的心就跟着往下坠一分。


野小子在哪里?他可知道我在哭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