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


朴雷的酒早已化为冷汗。一路上盘算着说辞。他并未接到总局要来视察的通知,这是龙行键刻意而为。他本来就是想看看各地分局的情况。这和他带兵一样,只有突然的抽查,才能看到真实的情景。原武分局是接到铁路的通知,专列每过一站,都要向下站通报,原武分局在原武车站有联络员,所以提前知道了总局领导来。原武分局的张扬让龙行键不快,但局长业务的娴熟打消了总局长的那点不快,所以原武分局算是平安过关了。但慈州分局就没那么幸运了。

“我不听解释!慈州的居民,你的门卫,你留守在分局的警员,还有你的行为,已经告诉了我想要的答案!陈连生!你来处理这儿的组织问题。处理好了再来追我们。”龙行键拔腿便走,被肖月清拦住,“局座,这里不是他们的家,是你的家。天快黑了,到哪里去?身子受制,苏洁该骂我了。”转脸对副局长胡宏说,“给总局长准备一间屋子,暖和一些。另外,搞点饭,不要复杂!不要再犯混!”

肖月清低声对龙行键说,“你休息,我审审那两个家伙。我觉得有点来头。”龙行键点头,在众人的簇拥下回屋去了。

龙行健吃过晚饭后和衣睡了一觉。从库房新取的被褥太冷,硬帮帮的,实在不想脱衣服。迷迷糊糊中被肖月清叫醒,龙行健揉揉眼睛,“几点了?”

“早着呢,我建议我们明天就回去。”肖月清低声说。

“为什么?”龙行健睡意全消。

“那两个根本不是军情局的。我跟军情局核实过了。连夜又跟总局联系,查明这两人是胡敢的手下,专门做”湿活”的。”

“胡敢,湿活?”龙行健半天才反应过来,“你用刑了吧?”

“局座明鉴。事关局座安危,我不敢大意。”肖月清低声说,“我们几个都怀疑他们是冲着我们来的。因为我们穿着便衣,他俩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刚有所动作,被郝兵察觉了。胡敢一直潜逃,我觉得祭春节将至------”

龙行健沉思着,“嗯,有道理。怎么回家决定了?”

“还是火车安全。这需要你的同意。内战方息,鱼龙白服,会被宵小所乘啊。”肖月清打动了龙行健。

“嗯,我同意了。你安排吧。”龙行健又躺下了,屋里点的煤炉子有点呛,他让已经起床站在一边的吕晓斌打开窗户。

“将窗户开开吧,我睡不着了。”龙行健对吕晓斌说。

第二天,龙行健留下陈连生整顿散乱的慈州分局,自己带着大部分人员乘坐火车返回帝都。慈州历史上,至少近二十年还没来过如此大的官,铁路部门紧急在凌晨开往帝都的客车上加挂了二节专车,市长和当地驻军长官都来车站送行。

肖月清一句话打动了龙行健,“祭春节将至------”这是新帝国第一个传统的大节,肩负保安重任的龙行健确实应当把精力放在帝都的安全上。

龙行健返回帝都,没有回家便直接到太阳堡见张念祖。这位太阳堡总管兼军情局长主要的精力放在了太阳堡的整顿上,几日未见,龙行健觉得张念祖苍老了几岁似的。

二人没有寒暄,龙行健直奔主题,将赴慈州“巧遇”二位前总局行动分局的“湿活”高手讲了一遍。人已带回。至于慈州分局的家丑,龙行健却不愿自暴。

张念祖肯定了龙行健及时返回是对的。太阳堡是皇族居住区,新旧交替,一些事情颇难处理。比如跟着政府撤退到东海的皇族成员已经返回帝都。这些人很多是轩辕寂的至亲,包括轩辕寂的三个儿子。一些事要揣摩新皇轩辕台的心理,张念祖正在焦头烂额,根本没时间顾及帝都安全。而且,这也不是他的职责。“天成的警察队伍也是新建,目前根本离不开总局这头老虎。行健,宁可做过,不可错过。我去见见那两个人,叫上天成。嗯,1个钟头后我们在你那里会齐。”

帝国新的三位安全巨头再次分别提审了二个俘虏。在行动局投诚人员的指认下,两人的真实身份已经确认。属于胡敢手下特别行动队的成员。这个特别行动队是胡敢手里的一张王牌,手上染满了鲜血,总局新建,没有一个原行动队成员投诚,全部在帝都城破前失踪了。

受了重刑的二人招供,他们是胡敢叫回帝都的,到帝都后会有人联系他们。所以具体执行什么任务不清楚。

“原来行动队有多少人?”龙行健在审讯结束后问7局一位投诚者,此人叫慕贺,目前担任科长。

“报告局座,大约有20~30人。他们一般不来局里上班。所以我不太清楚。”慕贺原任7局财务处处长。

“应该有档案。”张念祖提醒。

龙行健叫来8局局长彭有晋。命令他立即找出原7局特别行动队的成员名单。

张念祖和高天成深有忧色,龙行健也在沉思着。直到彭有晋在一个钟头后返回,带来一份薄薄的档案。“确实有这个行动队。它是1008年4月成立的。批准人为蒙吉的前任,此人已经病亡。但呈报的员额只有5人,而且没有名单。”

龙行健问慕贺,“你怎么说是20~30人呢。”

慕贺赶紧汇报,“是这样的。行动局每月都列支一笔活动费,因数额大,我让他们分项。胡局长,哦,胡敢说其中有行动队的薪金。并且说了句,20几号人呢。”

“不报名单?”

“不报。我那里有胡敢每月的签字。”

慕贺离开后。三位“巨头”开始研究案情。

“可能是这样的。胡敢鉴于曾严酷刑讯过你,怕无法得到你的原谅。所以亡命在外。他认为要想获得安全,必须解决掉你这位新任局长。这样,对着你的可能至少50%”张念祖说。

“可是,行健无论在哪个职位,都可以轻易置他于死地啊。并不需要非在总局。针对行健的可能是有的。但也有别的可能。”高天成说。

“距祭春节还有20多天。如果确实存在一个针对我们高层的阴谋。那么,祭春节是一个时间上的参照物。”张念祖说,“也可能是骚扰。当年我制造了几个案子,目的是搞乱帝都警卫力量,转移出磐公子。但未能如愿。他们也可能来这手,轩辕寂的三个儿子都在我们手上。如果这三个孩子跑出去,就可能被人奉其为主,重启内争。”

“没那么严重吧?有哪股势力可以挑战我们呢?”高天成说。

“也不是没有。比如兰斯。”龙行健总念念不忘兰斯联邦。

“最可能的目标是暗杀。这也是相对容易的。”张念祖说。

“叫齐平来,”龙行健摁铃叫进吕晓斌。

齐平很快来了,“查明帝都祭春节前后的大型活动。哪些领导人要在公众面前露面。”龙行健下令。齐平的4局负责这方面的工作。

“此事需要报告陛下吗?”高天成问二人。

“不,我认为不必要!”龙行健坚定地说,“这是另一种形式的战争。我们不去问统帅战术上的问题。我的意见,继续提审二名疑犯。他们是最接近真相的人。其次,高总监,你那里一定有最好的侦探,对吧?我们联合办案。就是将帝都翻个个,也要将这几十个杀手找出来。”

“我同意行健的意见。我建议抓捕以行健为主,保卫陛下和太阳堡的安全以我为主。帝都的搜查以天成为主。调动三家的力量,抓住胡敢和他这个行动队。只要一个突破口就行。我有预感,胡敢就在帝都。”张念祖说。

会议迅速确定了联络方式,以保安总局为首,军情局和帝都警察厅都加入了。这天是1012年的元月17号。案件代号为“117”。龙行健又在体会当年蒙吉的心情了。

龙行健在总局内部建立了自己为组长、梁光之为副组长的领导组。7局、5局、4局为主要参加单位的特别小组。7局组建了三支精锐的行动队负责抓捕。5局主要负责侦破。具体工作由梁广之牵头。梁广之首先集中力量软硬兼施突审二名疑犯。18号,其中一名疑犯供认出他知道的六个行动队员的名字及体貌特征。六个人被迅速核实并找到了他们的照片和籍贯住址。另一名比较死硬,坚不吐口,龙行健不为已甚,下令停刑。有这六人加上胡敢,足以开展工作了。

龙行健用军事指挥的思维策划了帝都历史上空前的抓捕。他首先向轩辕台皇帝汇报了案件及处理的方式,获得了皇帝的支持。然后秘密集结了足够的兵力,和高天成联合开始了行动。

行动是在19日晚6时开始的。帝都各区警察局都接到保安总局及帝都警察厅联合颁发的带有照片的通缉令。在这之前,行动局已经开始了抓捕,但除胡敢外六人中在帝都有居所的三人都不在家,足够的证据证明其已经小半年没有露面了。7局朱月局长亲自负责抓捕工作,在扑空后随即启动了帝都的全面搜查。上万名警察和临时抽调的近万名近卫军把守了各个路口,然后按照分片“歼灭”的办法开始“梳篦子”。龙行健下了死命令,不准放过任何一个死角!包括帝都地下纵横交错的地下管网都在市政部门的带领下组织了专门的分队进行了分片的同时开始的清扫工作。

龙行健开始在另一个领域展现他的铁腕。对这次抓捕,龙行健定的调子是活的不行,死的也行。对疑犯则全部逮捕,事后再一一甄别。

从19日晚上开始的搜捕一直到次日下午17时方告结束。共发生13起枪战,导致19人死亡和20人受伤。死亡者确定有二人是通缉令上的人员。共抓捕2200多人,将警察厅和总局的准备好的监狱塞的满满当当。

随后的甄别一共逮捕125名前保安总局及军情局等强力部门应予自首而未自首的成员,其中有二名是通缉令上的,12人是原胡敢手下神秘的行动队的成员。没有理想信念的犯人很难坚持到最后。他们承认,胡敢确实和他们有过联系,他们之间有着特殊但可靠的联系方式。但胡敢要他们来帝都集中所为何事却都众口一词,不知道。经此一役,胡敢的行动队已经大白于天下,张念祖认为隐患基本消除了。

张念祖、高天成及龙行健满意地发现“117”行动取得了最大的成功,胡敢虽未抓获,但他的行动队已经基本被摧毁。余下的队员经多方证实,活着的只有三人。他们很可能不在帝都,因为许多同事证明这三个人在帝都城破时随着东逃的人逃出城外了。只有三人,在帝都已经警惕起来的强大警卫力量戒备下很难有所作为了。胡敢没有抓获,龙行健在胜利之余感到了一丝失望。

这次抓捕还有一些附带了收获。在西区起获了一部电台。电台是兰斯制造的,功率很大。电台是在下水管道里起获的,没有指纹,外面用防水布包的严严实实。3局的专家认定这部电台并不是长久遗弃的。存放地点并不能提供使用者的信息。这个附带的收获被总局备案存档了。

轩辕台很满意龙行健在这次行动中露出的强势,认为这是保安总局局长最起码的素质。“这只是个开始。行健,你将遇到更大的挑战。你找不到的人就藏在帝都。就和你当年一样!我坚信这点。”轩辕台对龙行健说,“打扫完屋子,我也该办喜事了。磐儿准备年后娶亲,你这个妹夫给了他一个安全的环境啊。”龙行健还是第一次听说轩辕磐娶亲之事,之前,从来没有听婉儿说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