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大消息左,“成龙”杀人了!!!!!!!!!!!

2008年3月25日清晨,大批刑警驾警车陆续来到安徽宿州市符离镇的电石厂,并在院门前拉起警戒线。随后,房东左成龙(男,现年54岁,原籍山东省微山县)被警察带走。




紧接着,左成龙杀人的消息,在小镇不胫而走。“房东不可能杀人。”几名租房的学生说起左成龙时,用“慈祥”二字形容。



昨(15)日, 记者从宿州警方获悉,随着证据的固定和进一步审讯,包括掩埋尸体在内的两起杀人案告破,谈起罪恶元凶的杀人动机,警方表示不可思议,一名遇害人曾是凶手的童年“发小”、把兄弟,使其丧命的,仅是9000元借款。



大批警察清晨进驻小镇



2008年3月25日7时许,“突然传来警笛声,听上去有很多辆警车,”一位店老板说,警车停在老电石厂的大院前,随后在院门前拉起警戒线,里面的人都离开后,不许人再进入。



据当地居民介绍,这里本是电石厂,厂子倒闭后,被卖给了左成龙,其在此开办了一家服装培训班,之后,这里的房子又成为附近学生以及其他人员的出租房,左成龙和老伴也住在这个大院内,向房客收取房租。



傍晚17时许,学校放学后,租住在老电石厂的几位学生回到出租房,院子的花坛被挖出一个深坑,一旁,有一堆发臭的烂衣服。



“我住了快一年,没感觉有异常。”一位女生说,左成龙是位慈祥的老人,有的学生付不起房租,房东会说:不要紧,下个月再补上。在邻居眼中,左成龙是位待人和善的人,他的家被警察封锁,令人惊讶。



两次与警方过招“胜出”



早在2002年,左成龙就进入了警方的视野。



2002年3月9日,在符离镇电石厂大门口发现一具男尸。经警方初步勘查:死者系被人用钝器击打头部致死,衣物完好,死亡时间在当日凌晨1时左右。死者名叫王海涛,当地群众都叫他“王东北”,他两年前从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来到符离镇打工,给个体老板开货车,租住在左成龙的家中。



面对警方的传唤,左成龙称,当晚在家看电视,夜里虽去锁大门,但未发现王海涛,对“王东北”被杀一事一无所知。因案发时间在凌晨一时左右,很难找到目击证人。现场又在室外街上,过往行人较多,破坏较大。现场勘验也未找到有价值证据、线索。案件一时没有任何进展,成了无法破解的积案。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2005年9月13日上午,家住山东微山的彭继仁家人到桥公安分局报警称,彭继仁于2005年8月30日,离家到符离镇找其拜把兄弟左成龙讨要9000元债款未归。同时,桥警方收到山东微山警方的协查函,请求查找彭继仁下落。



这一回,警方再次找到左成龙。



2005年9月13日中午,法医、技术人员带着警犬突然来到左成龙家里,经出示证件,对其居住的场所进行勘查取证。但出乎意料,技术人员一进屋便闻到一股浓烈的白酒味。室内外整整齐齐,打扫得干干净净。左成龙解释说中午不小心把酒瓶子打烂了,酒洒了,刚打扫好。



左成龙居住的后院,有八九十平米,大部分地方栽种着辣椒、葱、大蒜等蔬菜。连警犬也无功而返。



在随后的传唤中,左成龙成竹在胸。据其说,彭继仁于8月31日中午前来他家,午饭时喝了酒。下午、晚上在家里休息,也没出门。第二天早上其给他10000元。彭继仁不愿意要,就给了9600元。早上,左成龙骑自行车把彭送到火车站,还帮他买了火车票,亲眼看着他上火车走的,没别人知道此事。



接下来,尽管警方怀疑左成龙,但传讯几次都是如此。就这样,彭继仁失踪案,因未找到确凿证据,成了两地警方解不开的谜。



虚伪哭诉掩盖杀人动机



面对警方的几次讯问,左成龙哭诉道,彭继仁是自己幼时“发小”,关系非同一般。



彭继仁与左成龙是同乡,两人一起长大,一起拜师学做木工活,因两人长期相处,友情甚笃,便结拜成“把兄弟”。十八九岁时,左成龙便外出做木工活挣钱,来到 桥区符离镇安家落户。但两人并未断了联系,每年都互相走动,或用书信、电话等方式联系,两人的关系用左成龙的话说:比亲兄弟还亲。



1997年,左成龙因车祸撞到头部,致使前额骨少一块,只有一层皮包着,打个喷嚏,头皮都会鼓起来。为此,彭继仁专门从山东老家来看望他、安慰他。



2002年,左成龙因在符离要盖房子,钱不够,彭继仁连夜坐火车送来9000元。



左成龙发誓,自己不会丧尽天良,杀害自己的把兄弟、恩人。



2008年3月17日,经长期的摸排和侦查,案件取得重大突破。已和嫌疑人打过多次“交道”的侦查员,深知左成龙的狡猾,若没有直接证据,还是无法让他开口,反而使警方陷入被动。因此,破获两起命案的关键,就是获取嫌疑人杀人的“铁证”——尸体。

后院菜园惊现残存尸骨



2008年3月25日6时许,30余名侦查、技术人员冲进左成龙家中,在抓获嫌疑人的同时,迅速在其家中以及后院内开展勘查。



勘查人员用小铲子一寸一寸挖开泥土,用牙签挑出可疑物勘查。在案发现场的墙壁、墙角、地面、沙发等地方,用放大镜一点一点地勘查提取。



从早上7时至傍晚17时,警方终于在左成龙家中的沙发上提取几点血迹,在后院的菜园土中挖到了人体的一对锁骨,八个牙齿和四个脚趾骨。获此证据后,指挥组迅速安排法医将检材送到省厅、北京进行检验,固定证据。



专案组搜集到犯罪嫌疑人左成龙杀人证据后,根据左成龙有残疾的生理特征、有一定反侦查能力和心理素质的特点,制定了多种审讯方案。左成龙累了困了就休息,渴了饿了就马上送来吃喝,确保其身体不出任何差错。



然而,左成龙仍百般抵赖,拒不承认。要么装聋作哑,要么喊头痛难受快死了,对案件拒不交代。但专案组民警用事实讲话,用证据讯问,3月25日下午,终于突破了左成龙的心理防线,他交代了2005年8月31日,杀害彭继仁的犯罪事实。接着,左成龙又交代了于2002年3月9日,杀死王海涛的犯罪经过。



洒白酒种大蒜难掩罪恶



据左成龙交代,他原先脾气很好,但自从1997年遭遇车祸之后,左眼视力下降,右眼几乎失明,这给他以及家庭生活带来了巨大影响。此后他变得脾气暴躁,经常生闷气。



2002年3月8日晚,租客王海涛因喝醉了酒,到左成龙家中打电话,闲聊时间太长。左心痛电话费,十分气恼。凌晨时,左成龙去锁电石厂大门,忽然听到有人呕吐的声音。他用电筒一照,发现王海涛正蹲在墙角处吐酒。左成龙脑门一热,从墙脚处捡起一块石头朝王海涛的头上连砸四五下,心里还想:砸死你也没人看见。



直到第二天早上,听说王海涛暴尸街头,他才知道真把人打死了。



左成龙杀死彭继仁纯粹是忘恩负义、图财害命。2005年8月31日中午12时许,彭继仁应约来左成龙家拿钱。中午酒后,左成龙拿出1万元,称1000元算利息,但彭继仁坚决只要9000元。



收下9000元后,彭继仁因喝多了酒,在过门槛时,不小心跌得鲜血直流。此时,左成龙没有上前救助,却不可思议地拿起一根木棍,向彭继仁头部猛击三四下,确信已将其打死后,便拿铁锹到后院挖坑,将彭继仁埋了进去。



半年后,左成龙估算尸体已腐化,便又将尸体挖出来,用锨将尸骨砸碎,连土一起装进三轮车,拉到符离街南的垃圾处理场扔掉。他以为,彭继仁从此销声匿迹了。



但是,当侦查人员第二次有针对性地去现场勘查提取证物时,看到菜园被挖,左成龙的心理防线开始崩溃了。至此,“2002·3·09”王海涛被杀积案和“2005·8·31”彭继仁被杀隐案,两起恶性杀人案件成功告破。目前,犯罪嫌疑人左成龙已被桥区检察院批准逮捕。(涉案人员均为化名)



本文内容于 2008-4-16 17:01:29 被王者之刃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