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唐宋征文]被老百姓饿死的投机奸相蔡京


历史上任何一个王朝的灭亡,肯定都得有一位昏庸无道、祸国殃民的皇帝,同时还要有一位奸佞无耻、误国害民奸臣,北宋王朝的皇帝宋徽宗赵佶和他的奸相蔡京。蔡京在北宋末年的官场上混迹了几十年,为相专权误国也近20年的时间,在这期间,蔡京拉帮结党,祸乱朝纲、误国害民,天下百姓共认他是欺君害民的罪魁祸首。宋徽宗赵佶做皇帝,可以说他这个皇帝在政治上朝纲不振、一塌胡涂,在经济上国贫民穷、一塌胡涂,在军事上,抵抗外侮上,尤其一塌胡涂,在私生活的荒淫无耻上,最为一塌胡涂。而所有这些一塌胡涂,无不与蔡京这个位列中枢的决策人物有关。这位混账帝王,对蔡京四起四落,信,疑,复信,复疑,到最后深信不疑,终于,金兵渡河,国破家亡,身陷北国。


蔡京,北宋人,字元长,据说是福建仙游人,在宋神宗在位的时候,进士及弟,走进了官场,先为地方官,后任中书舍人,改龙图阁待制、知开封府。可以说蔡京从当上官的哪一天起,就已经是深研了做官的奥妙,就这样蔡京就成了一名典型的投机主义分子,这在他的仕途上是最为明显的。在宋朝变法的问题上充分暴露他反复变诈、无耻投机、没有信念、不以国家利益为重的嘴脸。


在宋神宗时,王安石变法,为了自己能得到赏识,他是新法忠实的拥护者。当王安石去逝之后,司马光做为宰相上台,第一点就是下令废除王安石所推行的新法。废除了当时扒行的免役法,又恢复了以前的差役法。并且,当时的司马光还要求全国各地一定要在五天之内完成这个任务。但是当时的很多的州县的地方官都上奏说时间太紧迫,任务太急,执行起来有困难,可能完不成,但是唯独这个蔡京却很积极地完成了这个任务。所以从表面上看来,这个时候他就是司马光一派的人是反对新法的维护旧法的。这样,他就得到了司马光的赏识,并被司马光召进朝中为官,得到了司马光的重用。所以在士林中的名望就很高。蔡京得意扬扬认为会被进一步重用的时候,御史台和谏院的言官们,看穿了蔡京的卑劣品质和投机行为,群起弹劾他,蔡京被贬。深精屈伸之术的蔡京,不断地向保守派表示着自己的忠诚,终于得以提升为龙图阁直学士,知成都。而在宋哲宗在位的时候,章惇是宰相,他是一个拥护新法的人,并且重新恢复新法,因为章惇要废除差役法,恢复王安石的免役法,担心在朝中受到众位大臣们的阻力,准备设置讲议的部门,正在犹豫之际,蔡京不失时机地献策:“象熙宁年间那样施行就可以,何必再设讲议部门呢?”蔡京之言,使章惇下定了决心,废差役而行雇役,无疑蔡京又得到了章惇的赏识。所以这个时候,蔡京主又由原来的反对新法,改为支持新法,并且这次转向说起来倒也算得上是彻底,他在当权后不仅完全恢复了王安石变法的所有新法,而且将这些做法都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王安石大概也想不到,他自己的政治遗嘱执行人,居然会是蔡京。对于蔡京这样的实用主义者来说,政见是无所谓的,重要的是自己能够进身,使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但是在蔡京得势不久之后,宋哲宗去世,宋徽宗登基做了皇帝,而这个时候的蔡京因为在朝中善于投机专营的名声实在是太臭了,所以蔡京被朝臣弹劾,宋徵宗将他贬到杭州闲居。这个时候的蔡京也是没有闲着,他在找机会东山在起,因为新皇登基之后,朝中对新法的态度又有变化了,所以蔡京也就随俗了,对新法也开始反对了。终于机会来了,宋徽宗赵佶有一个爱好就是收集书画,而且宋徽宗赵佶也是一个非常有名的书画大家,这在历史上也是不得不说的,宋徽宗作为一个皇帝,政治不怎么样,但诗词绘画却是一流的,而且他的书法也是自成一派,被称为“瘦金体”。可见其书画艺术的高超了,所以宋徽宗在当时还是一个有着很高艺术成就的皇帝的。但是这个宋徽宗作为皇帝,却是不入流的,在当时金朝不断进犯的情况下,所以北宋百姓并不需要一个只会写诗作画会弹琴的皇帝,而是能够治国安邦,能够给老百姓带来安定生活的统治者,所以,一直以来,历史上对这位亡国之君,口碑从来就是不佳的。


宋徽宗的这个爱好,也给蔡京带来了机会,当时宋徽宗派遣宦官童贯到杭州来收集奇珍书画和艺术品,蔡京就搭上了童贯这条线,听说童贯游的到来,蔡京喜出望外,不分昼夜地陪童贯游玩,并以珍奇宝相赠。童贯把蔡京所画的画屏、肩带之类,不断送到宫中,徽宗见后,连连称妙,童贯又常在徽宗面前为蔡京美言,于是宋徽宗对蔡京产生了好感。通过不断的进献书画珍品来满足宋徽宗的需求,这样蔡京在宋徽宗的眼中的地位就提高了,并被重新召回到朝中为相。


可以说在宋朝的官场制度之下,做宰相是很不容易而且还是比较危险的,宰相随时随地都有因为被其他朝臣弹劾而被罢官的可能。但是,罢去一个宰相的权力最后还是在皇帝的手中,如果皇帝不同意,那么这种事情就不会发生了。所以蔡京最主要的任务就是怎么能让自己的这个相位做得牢固一些,而要是想让徽宗不拍板罢自已的相位,最直接最简单的办法当然是用别的事情吸引他的注意力,让皇帝不理朝政,这样就可以什么事情都蔡京自己说了算了。所以,蔡京就开始撺掇徽宗享受太平,向宋徽宗进“丰、亨、豫、大”之言,竭全国之财,供其挥霍。大造宫殿、园林,到处兴建道观。设应奉局和造作局,大兴花石纲之役;建延福宫、艮岳,耗费巨万;设“西城括田所”,大肆搜括民田;为弥补财政亏空,尽改盐法和茶法,铸当十大钱;民怨沸腾,币制混乱不堪,连年“花石纲”的征运,使富庶的江南遭到了浩劫一般,百姓生活困苦,有的家破人亡,卖儿鬻女。给北宋人民带来极大的灾难。这时的宋徽宗认为天下太平,边境那边也没有大的战乱发生,所以就认为确实也已经有资格享受了,所以宋徽宗就享受起来了。同时蔡京是聪明人,知道靠自己这样无所作为,庸庸碌碌地下去,不搞点成绩出来,徽宗对他是不会完全信任的。要搞出来成绩,而且还能够笼络一帮人,最简单直接的办法当然是首先恢复新法,以绍述神宗先志来号召人心。徽宗果然龙颜大悦,马上就开始着手恢复新法,并且按照蔡京说的,比王安石当权时期做得更彻底。


蔡京在引诱宋徽宗享乐的同时,也借此机会中饱私囊,大肆搜刮,他每年过生日,都要全国上下州县,大小官僚向他送礼,而且有的地方官为了巴结蔡京,所以送的礼非常多,要用船来运,称“生辰纲”,都是民脂、民膏,他搜刮来的金银珠宝堆积如山,占有土地五十万亩。他的日常生活十分腐朽,


但是要想长期把这个官做下去,不光要应付皇帝,在当时很注重名节的宋朝,还得需要一个好名声才行,还得对国家和朝廷多少有些功劳和贡献才可以。但是象王旦、王安石、寇准、范仲淹这样的忠直有能力的大臣,他是做不了的,而且也没有那个实力去做,但是,条条大路通罗马,每人都有自己的高招,而且捞名声的办法不止这一条,还有一个很简单的办法,就是拓边。当年王安石变法的时候,为了证明自己变法的有效性,就是大肆在西北开边。现在蔡京当然也可以这么干,于是就派兵在西北开边拓地。所以蔡京就向宋徽宗进言,建议在西北拓边,宋徽宗采取了蔡京的建议,派当时的宦官童贯带兵出征,而这时的西夏经过北宋的长期封锁政策,早已虚弱不堪,所以童贯出兵后阻力并不大,很快就取得了很大的胜利。蔡京也享受了一次胜利的果实。


不仅如此,蔡京也加紧了在朝抢班夺权的斗争,为了能更好的控制皇帝和朝中的大臣,蔡京与童贯、朱勉、李彦、王黼、梁师成等六人,组成了一个小集团,这六人被后来的太学生东东称为“六贼”,而称蔡京为“六贼之首”。这些人对上欺瞒,对下欺压,很快的就在朝中形成了自己的势力,对于反对自己与自己政见不和的官员进行不断的打击,对于忠正之臣不为已所用,也是一贯的外放,甚至于罢官。蔡京为相主政之后,首先是强化自己手中的权力,他借用王安石设置的“三司条例司”之事,设置“讲议司”,由自己担任首脑,主掌大权,以自己的朋党和依附自己的官员作下属,可以说“讲议司”是一个凌驾于朝中各职能部门之上的最高权利机构。讲议司的设立,蔡京已全面地把持了朝政。而且为了进一步专权,蔡京在诏令上大动手脚,他让宋徵宗自己写诏书,不经过中书省和门下省讨论,说成是御笔手诏,违规者以违制坐之,事无巨细,更无大小,都让蔡京去办。”这样,皇帝变成了蔡京的传声简,被他箝制。为了维护自己在朝中的主政地位,蔡京采用铲除异己,大肆笼络奸党,培植亲信,重用亲族的办法。因此,他的党羽、心腹,布列朝廷上下,皇宫内外,盘根错节。徽宗刚开始时,用人没有党派之分,不偏听一人之言,大小事物都听取各方面意见,然后才做决定,就是想继承父兄之志,变法图强,但是在在蔡京这个奸相的引诱之下,不久变成了纵欲无度,崇尚游玩的轻佻天子。


这样蔡京就完全的控制了朝中的大权,蔡京对宋徽宗可味是用尽了心思来满足他,想皇帝之所想,好皇帝之的好,并且不断的变着法的来迷惑皇帝,让宋徽宗每次都能感到心满意足。整天的沉浸在天下太平的享乐之中。所以在蔡京的操控之下,宋徽宗像吃了他的迷魂药一样,言出必从,计无不售。从此,无论蔡京如何打击异已,排斥忠良,窃弄权柄,恣为奸利,宋徽宗总是宠信有加,不以为疑。所以在蔡京为官的二十多年里,因为朝臣的弹劾,宋徽宗四次罢免了蔡京,又四次起用了他。最后,蔡京年已八十,耳背目昏,步履蹒跚,宋徽宗还倚重蔡京,直到自己退位。所以蔡京是北宋最腐败昏庸的宰相之一。


蔡京能得到宋徽宗的欢心,不仅在于他会奉迎,而且不得不说的是蔡京确实是有着极高的艺术天赋,在北宋也素有才子之称,在书法、诗词、散文等各个艺术领域均有辉煌表现。他的书法,跻身于北宋苏、黄、米、蔡四大家之中。当时的人们谈到他的书法时,使用的词汇经常是“冠绝一时”、“无人出其右者”, 像《铁围山丛谈》中评价蔡京的书法是“字势豪健,痛快视着。”就连狂傲如米芾都曾经表示,自己的书法不如蔡京。


宋徽宗和蔡京的肆意挥霍、淫乐,朝中和地方众多的官员也争相效尤。奢糜淫秽成为当时的一种风尚,刮尽了生民之财。民众生活疾苦,把一个好端端的北宋江山,弄得是危机四伏,人民无法忍受沉重差役,纷纷起义,方借、宋江起义动摇了北宋王朝的统治。因此北宋的江山是断送在“享乐天子”徽宗和“国家蠹虫”蔡京手里。


在徽宗安然享乐之时,北方金国兴起,并大有取代当时北宋的主要对手辽国之势,不久之后,金国派遣使者与北宋相约双方夹击辽国,贪功的蔡京再次答应金国出兵配合。这就是意图收复燕云十六州的联金灭辽事件。正是由于蔡京的这次失误的决策,使得北宋王朝走向了尽头。但是宋军在北方战线上的作战并不是很成功,受到了辽国的多次的打击,但是金国的攻击势头却很猛,并且很快边消灭了辽国。这样金国就取代了辽国,成为北方一只强大的力量。按照之前两国的约定,幽州以南的地区都归宋所有。但是因为金国认为宋军作战不利,没有达到之前的约定,所以金国认为宋已经没有能力与自己对抗,所以便背约,将整个河北地区的居民全部迁到辽东一带,将空城留给了宋。等到宋军占领幽州时,已是一片我人区,但是既然驻兵,就必须供养。朝廷在幽州的驻军达到了二十万之多,整个北方都因此疲敝。


在国内的不断的起义和对辽的大规模的战争之后,整个国家所有地方也就都已经到了财政崩溃的边缘。国内的局势也就更加的严峻了,但这时的蔡京对此却是不做任何的挽救。等北方的金国的统治安定下来之后,就大举进兵北宋,早已被蔡京蛙空的北宋不堪一击,屡战屡败。北宋终于到了崩溃的边缘,这个时候宋徽宗慌了神,诈病忙将帝位传给儿子宋钦宗,宋钦宗一上台就在进朝臣们的建议下,把蔡京给治了罪,并把他发配到当时的岭南,据说因为蔡京实在是太不得人心了,所以在路上被百姓一路痛骂,人们不卖给他食物,连他自己也说:“我丧失人心,竟到了这种地步。”


蔡京的下场是很惨的,当然这是他自找的,据说当时蔡京被流放时,带了一大堆的财产,还有三个宠姬,一个叫慕容,一个为邢氏,另一个为武氏。就在宋钦宗下诏流放蔡京之时,开封城披金兵团团围住,他们指名索要蔡京的三个宠姬,钦宗便下诏派人到毫州领人。临别之际,老态龙钟的蔡京老泪纵横,还作了一首诗,


为爱桃花三树红,年年岁岁惹春风。

如今去逐他人手,谁复尊前念老翁。


而更让蔡京想不到的是几千里的路上,他很难买到一口饭、一盘菜、一杯茶。更是无处安歇,到当时的潭州时只能住到城南的一座破庙里,病困交加,饥寒交迫,饿死了,结束了他罪恶的一生。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