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南海扬帆 第七卷:亚丁湾 第六十九章:珍珠战链(二)

红色猎隼 收藏 12 3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1/[/size][/URL] [内容简介] 漫长的海上航行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或许代表着那海天一色的蔚蓝浪漫,代表着那气势恢弘的日升日落。但对于一名水兵来说,作为自身的工作与职责。常年累月的远洋航行更多的时候代表着艰辛和寂寞。而最为痛苦的是这种煎熬的感觉常常是不能与人言明的。只有在看见地平线的刹那,水兵们才会用齐声的欢呼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1/

漫长的海上航行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或许代表着那海天一色的蔚蓝浪漫,代表着那气势恢弘的日升日落。但对于一名水兵来说,作为自身的工作与职责。常年累月的远洋航行更多的时候代表着艰辛和寂寞。而最为痛苦的是这种煎熬的感觉常常是不能与人言明的。只有在看见地平线的刹那,水兵们才会用齐声的欢呼来宣泄着那压抑于心胸的块垒。但是今天所有人选择了沉默,在洗刷一新的甲板上挺立着身着整洁白色军装的共和国水兵,往往望去好象圣洁的海上长城。

站在中国海军特区级轻型航母“香港”号的甲板上,中国人民国防军印度洋舰队第2混成海空攻击集群司令刘易大校此刻同样无言的注视着自己的舰队即将抵达了陌生港口—位于斯里兰卡东部的亭可马里。此刻这座位于科迪亚尔湾北岸的深海良港。此刻正逐渐从群山环抱之中清晰起来,那些险峻的礁石丛里甚至还不时显露出一两个二战时期的英军所修筑的碉堡。

从地图上看,亭可马里港处于通往印度洋的门户地带,又坐落在苏伊士运河至马六甲海峡的黄金航线上。是全世界第五大天然良港。建立在半岛上的亭可马里镇将港口分为内港和外港。内港无需挖掘,即可停泊万吨巨轮;港内长年风平浪静,任何气候条件下轮船都可以靠港。由于地理条件得天独厚,亭可马里自然而然的以来就吸引了东、西方航海家们的注意。不过与那些满载着丝绸、茶叶和瓷器驶往印度和中东的东方商人不同,西方殖民者很快便将这里变成了他们向东扩张的重要据点。1622年,葡萄牙人最先占领了亭可马里,此后这个美丽的港口在荷兰、法国、英国等殖民者之间几易其手,直到1795年起,才最终落入了大英帝国的手中,并在此后100多年的时间里为了将印度洋真正的化为“大不列颠湖”,英国不断对亭可马里港进行修缮和改造,最终使其成为了英国海军在印度洋地区首屈一指的海、空军基地,被称为“南亚的战略珍珠”。

但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中,面对在偷袭珍珠港之后一路横扫整个东南亚的日本联合舰队,拥有3艘航空母舰、5艘战列舰7 艘巡洋舰与 16 艘驱逐舰的英国皇家海军东方舰队却无力一战,英军司令詹姆士.索穆维爵士显然并不对表面上的数字存有幻想,他的舰队之中大部份舰艇都是临时调集而来,之前并没有共同作业的经验,同时英国海军的航母之上也没有足够的战斗机可以同时保护他的舰队与护航缓慢的双翼攻击机。因此当由南云中一率领的日本海军机动部队主力杀到之前,英国海军便放弃了亭可马里,全军撤往了科伦坡西南970 公里—马尔代夫群岛的阿杜环礁。

在记述那场力量对比悬殊的海战中,大多数人总是先入为主的认定英国皇家海军是不战而逃。但事实上如果不是英国人缺乏性能优良的舰载机和训练有素的飞行员,那么日本海军可能提前便会品尝到中途岛的恶梦。索穆维的经验告诉他,如果英国皇家海军试图在日本联合舰队大举攻击斯里兰卡之际正面进行阻击的话,那么等待东方舰队将只有完全毁灭这一个结局。不过英国海军有其自身的优势,那就是英国的情报部门已经破解了日本海军的联络密码,同时从美国方面得到了更为可靠有效的对讲式无线电,以及英国人在二战中传统强项—雷达。

在确认了日本联合舰队可能发起攻击的时间表之后,索穆维爵士决定兵行险着,将自己的舰队分成A、B两个战斗群,白天将舰队留置在日军可能操作的海域外,然候利用夜色掩护靠近日舰并利用满月出击。这个计划虽然十分冒险,但如果英国人能够成功完全的把握住攻击时刻表与拥有足够的运气的话。斯里兰卡海战的结局可能便将被改写。

此刻那一场在这片海域附近展开的海空搏杀早已远去,望着远处码头上那熙熙攘攘的欢迎人群。所有来自中国的水兵们都感受到一个新时代的到来。虽然经历了日本联合舰队的空袭,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亭可马里依旧是大英帝国在亚洲最重要的海军基地,东南亚盟军总司令蒙巴顿元帅的司令部也一度被设置在了这里。但是随着一个昔日日不落帝国的余辉渐远,1948年2月4日,接受了殖民统治长达442年的斯里兰卡终于获得了英联邦自治领的身份,早已无力维系全球舰队的英国海军逐步也撤出了在印度洋上最为重要的军港—亭可马里。1957年,斯里兰卡政府终于宣布成立共和国,并将亭可马里收归国有,将其转变为渔、商、军合用港,在此设立海军学校和空军训练基地。

但是依旧垂涎亭可马里优良港区的国家却依旧大有人在,自英国势力退出亭可马里后,美国政府便多次表达出希望进驻亭可马里的意愿。自20世纪60年代,美国曾几次向斯里兰卡政府表示出租借亭可马里港口的意愿,令当时与苏联结盟的印度深感不安。从海军部署的角度来看美国的确需要斯里兰卡东岸的亭可马里,它的将是美国在印度洋迪哥加西亚海军基地的重要补充。但是“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出于国家利益及安全的考虑,一心想将印度洋变成印度湖的新德里政府对于斯里兰卡这个历史上最为息息相关的邻国自然空前关心,印度一边极度排斥他国势力在亭可马里的介入。一边谋求着将亭可马里开辟为自身海外基地的可能。甚至连美国政府要求亭可马里建一个“美国之音”广播电站的愿望,都被印度视为“军事入驻先驱”,遭百般阻拦而不了了之。

但是印度的苦心经营却并没有得到了最终的实惠,原因倒并非是印度政府缺乏在亭可马里地区一展拳脚的信心。而是进入80年代以来,斯里兰卡东部和北部地区已经成为了斯里兰卡政府与泰米尔猛虎组织的主要战场。自斯里兰卡内战于1983年爆发以来,亭可马里便与北部的贾夫纳、东部的拜蒂克洛一样,成了政府军和反政府武装—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反复拉锯的修罗场了。面对着难以剿灭的泰米尔猛虎组织和连绵的战火,无论是印度还是美国都无心为了亭可马里这颗暂时还不决定大局的棋子去趟这可能会没顶的混水。因此印度政府除了在1987年的《印斯和平协定》中发出了“亭可马里,特别是距离印度海岸线不到20公里的油库区,绝不能被任何印度敌对国控制。”的叫嚣之外,便再无具体的动作了。

对于已经将海外军事基地建设的重心移向了安达曼—尼科巴群岛的印度政府来说,亭可马里的军事价值显得已不再重要。但是作为印度能源进口和储备的基地而言,位于斯里兰卡东部的亭可马里却是不二的选择。印度石油公司向斯里兰卡政府许诺,每年将出资2亿卢比(约416万美元)帮助斯里兰卡翻修亭可马里港油库。而印度政府此举的原因在于亭可马保留着英国在二战以来遗留下来的典型油轮作业场。那里保留着99个巨型储油罐,而其中至少有35个可以经过简单修理之后便在短期内派上用场。新德里正是看到了可以省下一笔建设费用,于是在亭可马里大兴土木起来。

此刻站在港口南部小山上眺望,昔日英国人所建立的海军基地里,以“香港

”号航母为首的中国海军印度洋第2分舰队的数十艘战舰正陆续停靠到码头之上,而远处中国海军的一个大型的舰队卫星通讯地面站正在高速的建设之中,众多迷彩色的大型帐篷占据了亭可半岛近一半的小山脉,而远处殖民时代留下的英式建筑,红瓦白墙依旧倒映着粼粼波光。而在基地西侧,曾经支撑着英国皇家东方舰队驰骋于印度洋上数个巨型储油罐已经被重新刷上了油漆,印度石油公司的黄蓝相间的LOGO在热带的阳光下显得依旧鲜艳。而远处那些还有更多被岁月磨成了赭红色的油罐,依旧矗立在半岛的青绿山水间。光阴荏苒,这些可以比人类士兵可以更为长久的坚守自己岗位的军用建筑们如果有灵,是否也会一起感慨换了人间呢?

事实上,亭可马里的经济凋敝远远超出了远道而来的中国海军将士们的想象:低矮的店铺、杂乱无章的街道,在整个亭可马里镇上,除了市政厅和法院外,再没有像样的建筑。一心想要上街走走,放松一下的中国水兵们最终只能在港区内展开了自娱自乐的联欢活动。望着山峦之下一堆堆点起的篝火,耳中听到那些从年轻的喉咙之中发出的歌声和笑声。站在山石之上的刘易大校,此刻脸上也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刘司令,啤酒!”随着一声亲切的招呼,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刘易大校的身旁。“驻港部队司令陈万剑大校?”望着这位万里他乡所遭遇的故知,刘易大校多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与陈万剑大校相识还是在“香港”号的成军仪式之上,当时的陈万剑还是广州军区的副参谋长。两个同样年富力强的军官在“香港”号的甲板上相见,并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虽然对几个月前印度海军对香港特别行政区发动的导弹突袭和特种进攻也略有耳闻。凭心而论,刘易并不认为陈万剑在那次事件中的应对有任何的错误,但是他同样清楚在中国军队的高层特别是广州军区的高层,象他这样看待问题的人并不多。不过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这一事件最终竟会让一个在中国军队高层颇受器重的青年军官最终被打入另册,从前程似锦的驻港部队司令的位置上被调换到了斯里兰卡这遥远的异域来。

“不奇怪啊!亭可马里目前有海军在印度洋地区最大的舰队卫星通讯地面站,这样重要的工作能够交给我,证明上级对我信任啊。”面对刘易诧异的目光,陈万剑微笑的将自己手中的一罐青岛啤酒塞到了对方的手上。舰队通讯卫星是一个以海军为主、海空军联合使用的特高频军用通讯卫星系统。它能在海军战机、舰队、潜艇与地面站之间建立除两极地区以外的全球特高频卫星通讯。该系统不仅可以满足整个舰队的全球战术指挥、控制和通讯的需要,而且还可以使中国各战区指挥部可以通过地面指挥中心直接同舰队中任何一艘舰只进行通讯。“没有我们的努力,你那有机会跟远在国内的嫂子互诉衷肠啊。“面对故友陈万剑却没有丝毫的抱怨和牢骚,有的只是一如既往的荣辱不惊。

由于长期以来亭可马里的主要居民都是泰米尔人,且在地理位置上扼守着斯东海岸的咽喉,因此在猛虎组织曾经独立建国的“蓝图”里,亭可马里将是未来“泰米尔族独立国家”的首都。虽然斯里兰卡政府军一度勉强攻下北部的贾夫纳,但对猛虎组织牢牢控制的"瓦尼"走廊地区,则始终未能完全打通。而由于斯里兰卡北部与印度隔海相望的保克海峡,水深不足以承载重吨位轮船通行,因此虽然科伦坡港在印度洋西海岸,斯政府对贾夫纳半岛的兵力及军用物资供应都只能通过东海岸航线北上,而亭可马里的对斯政府的战略意义非比寻常——一旦亭可马里的失守,整个斯里兰卡东北部沿海地区将全部沦陷。在总人口也不过30万的亭可马里,斯里兰卡军队便驻扎了3万以上。

以亭可马里市中心开始,斯里兰卡政府军布置了范围为80公里的军事禁区,一进入这一范围军事气息就扑面而来:自哈布拉纳镇开始,每500米一个工事,像行道树一样沿A6公路两侧,一直延伸到亭可。大大小小的检查站约有8个,只有一个小检查站的警察一挥手让我们通过;其余都必须停下来,办理人、车登记手续,或接受盘查。亭可街头,每隔三、五米,必有头戴钢盔、身穿防弹衣、荷枪实弹的武装士兵,或进行巡逻,或担任警戒——即使在科伦坡,这样“武装到牙齿”的军人也不多见。他们跟警察、民兵等准军事人员一起,构成亭可最常见的街景。人们行色匆匆,到了晚上都尽量避免外出,形成了实际上的宵禁。

但是随着泰米尔猛虎组织向西发展,大举进入印度南部的处于权力真空状态的泰米尔纳德邦。斯里兰卡政府军的压力已经明显的减弱了很多,毕竟对于长期以来一直为了数十平方公司的土地反复拉锯,流血无数的泰米尔猛虎组织来说,总面积为13万平方公里,拥有7000万人口的泰米尔纳德邦实在是一个太过辽阔的新大陆。这个美丽的新天地足以吸引他们抽调所有的自身组织内人力、物力放弃坚守了数十年的根据地,开始一次新的征途。

虽然斯里兰卡政府并没有与泰米尔猛虎组织进行任何形式的公开谈判。但是种种迹象都表明,在泰米尔猛虎组织有组织撤出斯里兰卡北部和东部根据地的行动得到了斯里兰卡政府军全力的配合。双方宛如友军接防一般,井然有序的进行着地区统治权的交换。越来越多的猛虎组织根据地被政府军“解放”。当然这些根据地内大多数的泰米尔人都已向着他们祖辈的发源地迁徙而去。

“我刚来的时候这里可是鲜见大型船只进出港口,与亭可马里显赫的国际名声相比,显得冷清寂寥。只有偶尔进到打渔的船只三五结队归来, 每次都还有斯里兰卡海军的快艇前后跟随。这片土地实在已经被战争困扰了太久了啊。”望着夕阳下战舰上逐次点亮的灯火,两位失意的中国军人站在高高的山石之上眺望着远方那美丽的晚霞。

很难想象,1983年之前,这里曾是西方人的度假天堂。根据当地最大的面粉厂—由新加坡华人投资经营的百龄麦面粉厂的那些老员工的回忆,在1979年他们刚刚抵达这里时亭可马里曾是个不夜城:镇上的小酒馆里,每家都有度假的外国人;美丽尼勒韦利海滩,有不少游客在裸泳,其中更不乏养眼的美女。不时有渔船过来,可以免费将你带到离岸不远处的一个小岛上吃烧烤……。终于苦难深重的斯里兰卡人等来和平的曙光。但是泰米尔猛虎组织并未真正的消亡,谁又能肯定这只猛虎,在保克海峡的另一边磨利了爪牙之后不会再反扑回来呢?

除了亭可马里之外,中国政府正在将参与斯里兰卡南海岸地区汉班托特的港口修建项目。由中方将出资85%以上的“汉班托特开发区”项目之中,将包括了集装箱港口、船只燃料补给系统、炼油厂、机场等设施。这个港区的建成最终有望将首都科伦坡以南240公里处的汉班托特打造成一个国际性的中转枢纽,为途径该水域前往世界各地的数以千计船只提供服务。在印度洋的浩瀚波涛之中,一条足以维系中华民族未来安全的战线正逐渐成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