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斯田是我的法国朋友,做为老板的他对时事一向关心。因此一见面,便谈起了西藏和奥运圣火巴黎传递。从而就有了下面令人匪夷所思、而又非常震撼的谈话。

宋:中国人包括海外华人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这一次法国从上到下对中国的敌视表现的如此积极、亢奋,甚至有些歇斯底里?新闻媒体居然使用《火炬在巴黎惨败》、《给中国一记耳光》》的标题。

在此之前,中法一直保持非常良好的关系,双方没有任何矛盾和冲突,特别是中国没有任何冒犯法国的地方,几个月前还刚刚和法国签订了二百多亿欧元的订单。而且这样做对法国没有任何益处,反而要冒失去中国这个市场的危险。这究竟是为什么?

巴:(沉思片刻)是为了人权。

宋:如果是为了人权,可是许多非洲国家,其人权状况比中国相差甚远,为什么法国给予大力支持?有些甚至还直接派军队保护?

巴:你说的有道理,不过,不过……

宋:西藏做为中国的一部分,与其他省相对,第一不用交税,第二不用执行计划生育政策,第三西藏人均GDP超过一万多人民币,在全中国都是位居前列。也就是说,在中国的领土内,西藏享受的人权是最好的。如果法国对人权如此感兴趣的话,为什么法国不关注中国其他省份的人权,反而关心中国境内人权最好的西藏?

巴:然而,然而,有达赖喇嘛,还是不一样。

宋:你提到达赖喇嘛,你了解西藏吗?

巴:不了解。

宋:哪你了解达赖和喇嘛教吗?

巴:抱歉,不了解。

宋:这就更奇怪了,法国既然对西藏和达赖都不了解,却为什么采用一边倒指责中国的立场?达赖是政教合一的政治集团,政教合一在法国和西欧是禁止的,是非法的。

巴:这个我不清楚,可是没有人对我们讲。

宋:而且达赖和日本的奥姆真理教关系非常密切。

巴:不可能,这不可能。

宋:这是事实。达赖不仅和奥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建立了师生关系,还接受了奥姆真理教十万美元,随后发给奥姆真理教一份证书,奥姆真理教拿着这份证书才在日本政府申请到正式宗教的承认。本来奥姆真理教是一个相信“慈悲为怀”的宗教团体,但与达赖接触后,接受了藏传佛教的“翻转法则”,就转变为现代社会中对无辜人群采取恐怖屠杀手段的宗教组织。而达赖集团内部运行法则和斗争仍然保留着残酷的宗教教法,包括人祭。

巴:(怀疑地)这些是真的吗?

宋:你现在就可以到网上查,你会马上查到达赖与麻原的合影。

巴:(上网查询)无语。

宋:你知道一九五九年西藏暴动前是实行的什么政治制度吗?

巴:当然是民主制度。

宋:(极其骇然)什么?!民主制度?!是农奴制!!怎么法国会认为是民主制度,简直太令人难以置信。

巴:啊,啊。

宋:你知道这次中国人特别愤怒的另一个原因吗?就是包括法国新闻媒体在内的西方媒体捏造新闻,歪曲报道。

BASTEN:(激动地)绝无可能,绝无可能。不会地,不会地。

宋:全球华人都知道,都在抗议。法国广播电视台甚至捏造中国大使馆向法国媒体道歉的新闻。

巴:是道歉了啊。

宋:这是假新闻,为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已在每周一次的例行记者会上发表了根本没有道歉一说的说明。

巴:天,我们都不知道。

宋:一九五九年西藏暴动的时候,达赖的两个哥哥就为美国情报局工作,美国还专门武装培训西藏武装。并空投到西藏参加暴乱。

巴:你确信?

宋:当然,这是历史。

巴:可是达赖已经表示不寻求独立,而是自治。

宋:可是你知道他自治的内容吗?首先要更改当前西藏的制度,要用政教合作的方式来重建。其次,要中央政府撤出军队,这是自治还是独立?第三要建立除西藏外还包括中国许多有藏民居住的其他省区的大藏区,而这些地地区从历史上看和西藏根本就没有隶属关系。特别是他还要求汉族人离开西藏。象这样的宗教性的政治人物和理念,难道你认为在他主导下的西藏会比中国政府治理的更有人权?

巴:可是为什么中国没有对这些进行说明?

宋:怎么没有,包括中国政府,中国大使馆以及海外学者、协会都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但是都被你们的媒体过滤了,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宋:最后,我想再重复一遍的是,法国这次的表现,不仅损人,更不利已,堪称“毫不利已,毫不利人”,实在令人不可理解。当年法国反对美国入侵伊拉克,世人都知道是为了石油,可是这次对中国是为了什么?甚至十几年前导致中法关系大倒退的法国向台售武一事,我们虽然愤怒,虽然抗议,但都明白是为了军火的利润,可这次实在想不明白是为什么。当2003年法国对抗美国而与中国结盟,现在不需要中国了,就没来由的翻脸无情,哪将来当法国再需要中国的时候,法国又该何处?这种无理性、不可预测的朋友谁还敢再交往?

巴:(长时间不语),可是真的没有人对我们讲过这些。

从这场对话不难看出,巴斯田先生做为法国人是非常典型的。他所知道的有关达赖和西藏的信息都是西方媒体过滤和特意选择的。他知道达赖要求的是自治,也知道中国大使馆向法国媒体道歉(却不知道这是假新闻),居然认为西藏一九五九年前是民主制度等。而对达赖的政教合一的本质、与奥姆真理教的关系、西方媒体的捏造、歪曲均一概不知。这就是此次为什么法国从上到下对中国如此充满敌意的原因。这不由得不使我想起“超限战”一词,这本是中国军事专家乔良在《超限战》一书提出的,是指敌对双方不对称的情况下,另一方采用超常规、不受规则制约的方法最后赢取胜利的策略。而西方媒体此番对中国的运用可谓纯熟至极,并取得了相当的功效。这对中国对外的文宣是不是也上了深深的一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