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枪的故事征文)《夺枪》

看到小编S的贴子,“铁血网大型军旅有奖征文—枪的故事”http://bbs.tiexue.net/post_2680252_1.html,一直想一篇,但由于最近身体状况一般,只好将拙作《誓逐强梁》中的内容节选了一段关于枪的故事,权做征文参与作品,也算做是对铁血网的支持,对小编S的支持!

正文:夺枪

指导员郑三江和三个排长开会回来后,几个人又坐下来商量了一会,才召开了全连人员大会,指导员在传达了首长的指示精神后,下达了晚上九时一刻突围的命令,三连负责掩护营部和首长安全,现在的任务是休息,然而最让宋一牙吃惊的是他的最后一句话,“现在俺宣布宋一牙同志为一班班长,如果俺牺牲了,由一班长接替俺继续指挥战斗!”

宋一牙当时的表情应该象极了一口吞了三个鸭蛋一样的表情,嘴张了半天也没有合上,直到后来他那只门牙感觉到山风的凉意,才想起合上嘴。战士们对于这项任命也都很吃惊,顿时,一片窃窃私语声自队伍中传了出来。

指导员一虎脸,道,“知道军区一号首长是怎么评价宋一牙同志的吗?”

战士们都不解地望着指导员,指导员扫了一眼队伍,才道,“军区一号首长说,你们连那个只长一只牙的同志,对,叫宋一牙,很有点军事头脑!同志们,你们想想啊,这可是一号首长说的呀!当时俺就向司令员报告说,请任命宋一牙同志为咱们连的连长,可司令员又说了,小同志,还要锻炼锻炼吗,等突围成功了,让他到我这里当参谋吧!”指导员顿了一下,又问道,“同志们,还有什么意见吗?”

“没有意见!”战士们虽然这么喊着,但宋一牙知道他们当中有一大部分人正用怀疑的目光看着他,而其他的人可能与炊事班接触不多,首长怎么说就怎么着了。

指导员宣布队伍解散后,又单独把宋一牙和李得胜叫到一边,从怀里小心翼翼地取出一个油布包,郑重地打开,郝然是一把驳壳枪,看着宋一牙,道,“牙子,这是连长的枪,今天俺交给你了,记住,人在枪在,知道吗?牙子,会用吗?”

宋一牙看着指导员手中的驳壳枪,一把抓过来,放在手中掂了掂,感觉和爹的那把一模一样,便道,“会用,俺早就磨着顾卫平教给俺了!”说着得意地看了一眼身边的李得胜。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只见李得胜的眼珠子仿佛都从眼眶里掉了出来,正直勾勾地盯着那把驳壳枪,仿佛要把它吃了似的,宋一牙想起他拍着胸脯子要他打仗时躲在他身后的话,心中一冲动,便双手捧着枪,递到他面前,“班长,这枪……你先拿着吧,回头俺抢小鬼子的!”

这一举动却吓得李得胜连退了好几步,连连摆手道,“别,别……这可是连长的枪,这可是连长的枪……使不得,使不得的!”

晚饭是李得胜给大家做的野菜粥,分粥的时候,宋一牙看着二班长冲他笑,知道二班长是笑他偷着跑到前沿阵地去打枪,结果没打中小鬼子的事,心中一动,拉了拉李得胜的袖子道,“俺去二班弄几支枪回来!”说完,便跟着二班长的屁股走了。

宋一牙跟着二班长去了二班,软磨硬泡之下,终于从二班长他们班借了四支枪,得意洋洋地抱了回来,这时,李得胜的粥也分完了,一看宋一牙抱了枪回来,李得胜跳了起来,问道,“哪来的枪,牙子?”娃子和李先敬的眼睛也都亮了,宋一牙连忙笑笑道,“这可不是咱们的,这是俺冲二班长借的!”

“借的啊?”李得胜一听这话,又一屁股坐在地上,娃子和李先敬的眼睛也都暗了下去。

宋一牙连忙道,“对,咱们现在是没有枪,但俺保证,等咱们冲出小鬼子的包围圈时,咱们每个人都会有一支枪,要是碰上了汉奸白狗子,俺还让大家都有一支象俺这样的枪!”说着,他拔出了指导员交给他的那把连长的驳壳枪冲他们晃了晃。

大家一听这话,眼睛又亮了起来,李得胜眼睛也亮了起来,忽又暗下去,叹了口气,道,“唉,就是有了枪,又有什么用,咱也得会打啊!”

宋一牙等的就是李得胜的这话,接口道,“班长说得对啊,咱们现在是没有枪,但大家想啊,咱们不能不会打枪啊,要不然,抢到了枪还不跟拣到了一根打狗棍似的?其实呢,打枪很简单……”

宋一牙跟着他爹从小便生活在东北军北大营院内,经常看到东北军官兵们打枪,所以,宋一牙会打枪,而且枪打得准并不特别,何况他还是王以哲将军组建的学生队的优秀学员。看到大家有了兴趣,宋一牙开始教大家如何使用这种步枪,宋一牙脑子活络,编了一个顺口溜,“一拉一放一瞄一抠”,主要是怕李得胜他们记不住。

一拉就是拉开枪栓,一放就是把子弹放进枪里,一瞄当然就是瞄准了,一抠就是抠板机,其他关于枪的构造什么的宋一牙也没教给他们,因为这不是他们的枪,现在他们学了也没用。宋一牙一边讲一边做示范,因为子弹珍贵,也就没有给他们实际范射,只是要他们自己练习瞄准,而他们却一遍一遍地重复一拉一放一瞄一抠的动作,宋一牙这时才明白,其实李得胜他们从没有接触过枪,他便让他们把那几个动作练熟,这样才不会在打枪的时候忘了装子弹,因为子弹金贵,宋一牙又嘱咐他们在情况允许的时候要多拣些子弹。

突围开始了,队伍在深夜的山林中穿行,虽然只有脚踏落叶的声音,指导员还是不满地一再示意大家要轻点,再轻点。

前面是一小片开阔地,宋一牙示意指导员和大家停下脚步,压低声音对指导员说,“指导员,俺觉得前面一定有小鬼子的哨兵,这样吧,俺和二班长先过去解决掉卡子,你们再前进。”

指导员点了点头,宋一牙和二班长两个人伏下身子向开阔地冲过去,突然,宋一牙听到一声踩断树枝的声音,忙停住脚步,半蹲在原地,并拉住了只顾着低头走路的二班长,与此同时,对面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八噶,什么的干活?出来,我的看到你们八路的干活,再不出来,开枪的干活,死了死了的有!”

宋一牙的手用力地压在二班长的后背上,但还是感觉二班长直往上拱,只好再用力压他,宋一牙知道这是小鬼子的诈敌之计。

“八嘎,你的死了死了的,他妈的,睡去!”另一个日本鬼子叫开了。

又过了一会儿,听到对面传来轻微的鼾声,宋一牙偷偷一笑,趴在二班长的耳边用极细小的声音道,“二班长,对面一共两个人,咱们一人一个!学俺的样爬过去。”当下便用从东北军学生队学来的标准战术动作匍匐着爬了上去。

爬到近前,宋一牙悄悄地起身,站在了一个哨兵的身后,二班长也爬起身,站在了另一个哨兵的身后,宋一牙向他点了点头,一把菜刀,一把大刀从小鬼子哨兵身后绕过去,两道亮光闪过,两个小鬼子喷出一腔鲜血,软软地歪了下去。

说实话,这是宋一牙第一次杀人,而且是第一次这么用菜刀,又是这么杀人,菜刀从那小鬼子脖子划过的瞬间,宋一牙明显手一软,再也用不上劲了,后来想起来,也多亏李得胜把菜刀磨得够快,而人的脖颈又是那么不堪一击,只是用菜刀那么轻轻一划,鲜血便喷溅而出。

宋一牙腿一软,再也提不起一点力气,瘫坐在地上,头上冒了一头的冷汗,也说不出话来。

二班长兴奋得很,已经把两支三八大盖拿到了手中,正用一把干草擦着枪身上染着的鬼子的黑血,低声道,“牙子,枪,新的呢!来,一人一支!”

宋一牙苦笑了一下,轻声说,“俺一会就好,你给指导员发信号吧。”

收到二班长的信号,指导员他们轻手轻脚地上来了,看到地上的两个小鬼子的尸体,指导员向宋一牙翘了翘大拇指,宋一牙这时也总算回了点神儿,装英雄做好汉,让指导员他们在原地继续等候信号,便又和二班长向前方爬去。

又估摸着爬了将近一百米,宋一牙才发现前面有一大堆人正在酣睡,宋一牙想了想刚才那鬼子哨兵喊的话,便站起身,向着他们宿营的地方撒了一泡尿,借这个机会,宋一牙查看小鬼子的人数,原来是一个加强班,一共是十九人,宋一牙一核计,自己这面比小鬼子多一个人,应该可以一次解决。这时尿也撒完了,回头一看,二班长也在撒尿,宋一牙向他招了招手,结果二班长尿还没撒完,看宋一牙向他招手,急忙提了裤子问道,“牙子,怎么回事?”而就在这时,一个小鬼子问道,“什么地干活?”

“八嘎,你的死了死了的,老子尿尿,你的,睡去!”宋一牙忙学了刚才鬼子哨兵的话,说了一遍,还真好用,那边的鬼子不吱声了。

而这时的二班长一手提着裤子,一手已经把大刀握在了手中,宋一牙向他摆摆手,便走进小鬼子当中躺了下去,二班长这时也已明白宋一牙的用意,便也提了裤子,挨近宋一牙,躺了下去。

夜空一片蔚蓝,躺在敌人中间,躺了一会,二班长有些沉不住气了,悄悄地捅了捅宋一牙,宋一牙知道他的意思,便翻了个身,嘴中骂到,“八嘎!”不再理他。

小鬼子们没有任何反映,估计着又过了一两分钟的样子,宋一牙才悄悄地捅了捅二班长,爬起身,向指导员他们的方向摸了回去。二班长却一边走,一边低声问道,“一班长,你刚才骂的那声八嘎,是什么意思,是什么信号?对了?你怎么会日本话?”

宋一牙几乎哭笑不得,但又不好说其他的什么,便敷衍道,“俺故意那么说,只是想看看小鬼子们睡得实不实。日本话多好学,你听那哨兵不是也那么喊的!”

指导员一脸焦急,看到宋一牙们回来,脸上立即出现了一种说不出来的高兴,宋一牙示意大家聚了过来,小声地说道,“那边一共有十九个小鬼子,咱们一人一个,看俺手势,一齐动手,用刀抹脖子,完事后就地卧倒,等俺手势,明白了吗?”

大家点了点头,于是一行人便摸向小鬼子的宿营地。

一到小鬼子的宿营地,二班长有了头回的经验,带着头摸向一个小鬼子,蹲在他的身边,大刀就横在那小鬼子的脖子上,其他的战士们也学他的样,都找到了自己的目标,指导员也蹲在一个小鬼子的旁边,宋一牙看大家都看着宋一牙这边,便手猛地向下一挥,只听得一片“扑哧”声,可以想象得到,那十九个小鬼子都在睡梦中见了阎王。

看到月光下刀光闪烁,宋一牙已然没有了刚才杀第一个小鬼子时的恐惧和心慌,看着一地的日本鬼子的尸体,心中恨恨地道,“俺让你烧俺们的房子,俺让你抢俺们的粮食,俺让你打掉俺的牙!”这么念叨着,宋一牙虽然在满是血腥的战场上,倒是挺过来了,反而他的心中不禁涌起一阵大仇得报的快感。

也就是一瞬间的功夫,阵地上已没有站着的人,宋一牙知道大家都遵照刚才的计划,杀掉小鬼子后就地卧倒,而就在这时,前方突然传来犬吠声,接着便听到纷纷沓沓的脚步声。

宋一牙心中暗叫不好,便立刻向指导员爬去,到了指导员近前,道,“看来是小鬼子的巡逻队过来了!”

“怎么办?”指导员也听到巡逻队的狗叫声,一看宋一牙来了,便问道。

“没办法,也只好赶鸭子上架,豁出去了。”宋一牙恨恨地道,“指导员,你给俺六个人,换上刚缴来的冲锋枪!”宋一牙早就看到了这个加强班的小鬼子配备的一色是德国造的轻式冲锋枪。

其实战士们虽然卧倒在地,却早已拿到了刚刚在杀死的小鬼子身边拣到的德国造轻式冲锋枪,正兴奋地抚摸着,听到宋一牙叫人,身边的几个人都围过来,表示要跟着宋一牙去。

“好,就你们几个人跟着牙子去!听着,牙子就是俺,要听牙子的!”指导员数了数身边的几个人,嘱咐道。

这时,宋一牙才看到这几个人居然有李得胜,这个朴实的汉子正憨笑着,“让俺听别人的,俺也不听,是牙子让俺有了枪,俺就听牙子的。”

指导员没有理会李得胜这个家伙的个人崇拜倾向,其实他也没心思去管了,因为小鬼子的脚步声已经越来越近了,“牙子,赶紧点分配任务!”

宋一牙略微想了一下,便道,“你们都会用这种枪吧,其实比咱们的枪和三八大盖都简单,拉个枪栓扣火就行了,俺和三个人在这边,李班长,你领着两个人在那边,敌人过来,管他三七二十一,先突突他再说!”

李得胜郑重地点了点头,作为炊事班长,虽然已经当了两年的兵,但他却没有参加过正规的战斗,谁知刚参加战斗,就成功地抢到了自己的枪,而且还独立带领战士完成任务,虽然这任务是牙子这个小班长交待的,但还是足以让他认真对待。

“一个小鬼子也不能让他逃!”宋一牙最后补充到。

宋一牙他们刚到预定位置,小鬼子们便在夜幕下透出身影,还好,人不算多,七个人,两条狗,又等敌人近了一些,宋一牙便打响了手中的驳壳枪。紧接着,枪声一片,那七个小鬼子就象麦子一样,齐刷刷地倒了下去,而那两条狗,反应倒是很快,只可惜刚向起一跃,便也中枪倒地。

顿时,荒山上又静寂下来,宋一牙看到李得胜在那边探了探头,便招呼自己这边的人也过去打扫一下战场。这次小伏击战收获不小,除了缴获了六支德国造轻式冲锋枪外,还有一把“小撸子”,看来这伙巡逻队带队的是一个少尉以上的军衔的军官,宋一牙拿着小撸子,挨个翻看小鬼子的尸体,果然,有一个少尉,便伸手撕下了那个日本少尉的军衔装进兜里。

指导员看着宋一牙他们回来很是高兴,此时,他们已经将这个加强班的小鬼子搜了个遍,令人惊讶的是,这个加强班里也有一个少尉,同样也缴获了一把小撸子,指导员和宋一牙商量了一下,便让宋一牙和二班长带着胜利品去与营长汇合,当然了,轻式冲锋枪宋一牙他们每人一支,手电筒宋一牙交给指导员一只,剩下的一只手电筒和五支轻式冲锋枪、两把小撸子都送给营长。

张大林看到宋一牙和二班长归来,上前拉住宋一牙的手,急问道,“刚才是怎么回事?”

“碰上了小鬼子的巡逻队,打了个小伏击战,看,这是胜利品!”宋一牙说着,便把胜利品从身后拿了出来,还从衣服兜里掏出那两付鬼子少尉的肩牌和那份在鬼子少尉身上搜出的文件,摆在地上。

张大林别的什么都没看,眼睛里只盯着那崭新的五支德国造轻式冲锋枪和两把小巧的小撸子,高兴得嘴都歪了,伸手抓过一支冲锋枪,哈哈笑道,“好小子,有你的!他奶奶的,这回老子也有硬家伙了!”

张大林摆弄了一会儿枪,又象想起什么似的问道,“刚才没有惊动敌人吧?”

“没有,你听……”这时,山的另一边又响起一阵枪声,不一会儿,又没动静了。“现在在夜里,大家都瞎摸虎眼的,偶尔响两下子,小鬼子是不能当回事的。不过……”

营长忙问道,“什么不过?”

宋一牙道,“常言道,兵贵神速,现在咱们已经到了敌人的鼻子底下,请营长带机枪排和手枪排,再加上俺们的冲锋枪排,打他个措手不及,拿下对面高地,为营部,为首长突围打开通道。”

“好,就照你说的干,牙子,说老实话,你们是不是都配上这种枪了?”营长一半心思在听宋一牙说话,一半心思还在那枪上。

宋一牙点了点头,看出营长高兴,又唱开了大鼓书,道,“那当然了,俺们那边是一人一支,这些是剩下来的,才拿来孝敬营长的!”

张大林哈哈大笑,道,“俺就核计着你小子哪有那么好心,缴了枪给俺送来,还不是用不了的,才送来的,不过没关系,你就那么几个人,还能背几条枪,得了枪,还不都乖乖给老子送回来,呵呵,牙子,俺发现你他妈的真不愧为黑鹰的儿子,但比你爹贪,有点意思,好,俺就让你当这个冲锋枪排的排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