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洛西竟然狂言:中国不能免费享受西方的优待

dannyyxz 收藏 5 452
导读: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8_4_16_80558_7180558.jpg[/img] 达赖领着佩洛西参观藏人寺庙,一直手牵着手,完全超出一般男女的界限 总有一些国际政客“不辞辛苦”地为达赖呐喊助威。一直以来,他们企图借助达赖制约中国,而达赖也需要他们拉抬声势,双方互相利用,沆瀣一气。正是这些政客或明或暗的支持,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藏独”分子的嚣张气焰。3月21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专程赴印度达兰萨拉与达赖会谈,以示“声援”。4月1日,夏威夷州国会民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达赖领着佩洛西参观藏人寺庙,一直手牵着手,完全超出一般男女的界限


总有一些国际政客“不辞辛苦”地为达赖呐喊助威。一直以来,他们企图借助达赖制约中国,而达赖也需要他们拉抬声势,双方互相利用,沆瀣一气。正是这些政客或明或暗的支持,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藏独”分子的嚣张气焰。3月21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专程赴印度达兰萨拉与达赖会谈,以示“声援”。4月1日,夏威夷州国会民主党众议员阿伯克龙比等人发起国会“西藏问题议员团”,专门关注中国西藏的“人权问题”。4月9日,在佩洛西的推动下,众议院通过决议案,呼吁结束“在西藏的镇压行动,释放那些在非暴力示威活动中被逮捕的藏人”。同时,佩洛西等议员频繁发表声援“藏独”讲话,呼吁抵制北京奥运。之前,众议院还有人提出了关于禁止美国官员出席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议案,公然敦促政府插手属于中国内政的西藏事务。


佩洛西是个强硬的反华派。她在拉萨“3·14”暴力事件后,还公然会晤达赖。3月21日,佩洛西一行先出席所谓的“西藏流亡政府”为她举行的欢迎会,然后与达赖喇嘛共进午餐。达赖领着佩洛西参观藏人寺庙,一直手牵着手,刻意表现出两人关系非同一般。两人的身后则是一片挥舞着的美国国旗和“藏独”雪山狮子旗。佩洛西当天公开宣称,如果国际社会不就西藏问题向中国施压,将失去在人权问题上发言的“道德权威”。她对那些参与打砸抢烧的西藏暴徒不发一语,却对暴力事件的主要受害者横加指责。


佩洛西1987年当选为美国国会众议员,来自加利福尼亚州。美国国际政策太平洋委员会委员汤姆·普拉特对佩洛西的评价很准确:“她极少对北京有愉悦之情,通常是难以宽恕和彻底地怀疑。佩洛西女士难以轻松看待中国的和平崛起。几年前,在我同她的一次谈话中,她很坚决地认为由于中国自身的诸多问题、庞大的人口以及苦难的历史,该国不能免费享受西方的优待,我对此十分震惊。”


佩洛西当选众议员后,在重大涉华立法上,一直投票反对中国。她曾以“缺乏民主和人权”为借口,表示反对或主张附加条件给予中国最惠国贸易待遇,连续 10年投反对票;她曾就所谓中国人权、贸易、武器销售、人民币汇率、西藏等问题,多次批评美国政府;她曾和另外两名美国议员在天安门广场打出标语,上演 “有预谋的反华闹剧”,受到中国警方的阻止。这些行为,被泰国《亚洲时报》评论为:“与20世纪50年代的冷战气氛更为相符,而与21世纪的复杂世界格格不入。”


除了佩洛西领头外,其实美国国会用西藏问题制约中国的做法由来已久。如今达赖能在西方拥有“影响力”,离不开美国国会的扶持。其中最能兴风作浪的,是所谓“人权问题议员团”。


美国华盛顿大学教授戈尔茨坦在其所著《美国、西藏和冷战》一书中写道,美国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开始插手西藏事务。参加1959年西藏武装叛乱的“藏独”分子,曾长期受中情局的训练和资助。从1972年尼克松访华到1986年,美国对西藏关注减少,中情局也在1971年暂停对“藏独”武装的资助。但随着美国国内“中国威胁论”的抬头,西藏问题再次被反华政客拾起,与台湾、贸易及人权等问题一道,成为约制中国的所谓四大议题之一。该议员团是1983年由今年2 月病故的美国众议员、前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兰托斯等人发起的。1987年,该团邀请达赖赴美。此后,西藏问题成为该议员团主要议程之一。他们在国会不断推出诸多涉藏反华议案,并且频繁促成美方邀请达赖访美,频率越来越高。议员团还吸收了参众两院外交委员会一些资深成员,逐步在国会中形成亲达赖势力,其中包括佩洛西。


兰托斯是议员团的“灵魂人物”。用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成员史密斯的话来说,他是达赖“在国会内最好、最能依靠的朋友”。在兰托斯等人的大力推动下,国会通过所谓“2002年度西藏政策法案”,企图使美国以西藏问题干涉中国内政制度化。2007年9月,美国国会授予达赖国会最高民政类奖项——国会金质奖章,兰托斯从中出了很大力,达赖集团对此“感激不尽”。


兰托斯与佩洛西关系密切,政治立场相近,都是民主党“人权活动分子”,并都来自加州。佩洛西在西藏问题上的表现,受其影响很深。早在1989年她尚为普通议员时,就联合其他议员提出了所谓要求“中国改善西藏人权”的“7项条件”。


在美国国会外,还有替达赖集团对议员进行公关的专门游说机构——成立于1988年的“国际西藏运动”。


达赖的特别代表洛地嘉日就是该组织董事会执行主席,他因此也是美国国会的常客。美国国会对所谓西藏问题的“热心”,以及近来在此问题上的各种动作,与这个组织大有关系。据美国披露政界内幕的报纸《政客》报道,“国际西藏运动”的成员玛丽·贝斯·马基与佩洛西关系颇深。佩洛西3月21日在印度会见达赖,就是她在其中牵线搭桥。


有美国议员助手称,“国际西藏运动”搞公关“很有一套”,“是华盛顿最会钻营的游说机构之一”。1991年,正是“国际西藏运动”促成了时任美国总统老布什与达赖的会面,这也是美国总统首次接见达赖,创下了很坏的先例。“国际西藏运动”目前在世界160个多个国家和地区有分部。马基宣称,达赖在美国议员当中的“知名度”,是“藏独”在美国最大的优势。


美国国会的这些动作,与美国政府的公开立场似有差距。纽约帝国州学院历史学者格伦斯菲尔德说,政府和国会在西藏问题上的论调似乎经常自相矛盾,表现为“双重人格”。但有分析人士指出,又岂知这不是美国对华的两手策略?


近年来,欧洲议会对达赖集团的支持“变本加厉”,其中推波助澜的“最大功臣”非欧洲议会“西藏问题协调小组”(以下简称“西藏小组”)莫属。


该小组成立于1987年,旨在为欧盟内部“讨论西藏局势”创造更多机会,为欧洲议会和欧洲民众提供“有关涉藏信息”,并鼓励各方通过各种政治行动支持达赖集团。来自德国的议员托马斯·曼恩自1999年以来一直担任小组主席,他是欧洲议会最大党团——欧洲人民党与民主党党团的成员。其手下还有5位副主席,其中包括最近比较活跃的欧洲议会绿党和欧洲自由联盟党团成员、奥地利的埃娃·利希滕伯格。目前,“西藏小组”的成员囊括了欧洲议会全部七大党团。


该小组每月都要举行例会,与“西藏流亡政府”和达赖喇嘛“驻欧洲特使”格桑坚赞等人保持着直接的密切联系。在该小组的建议和运作下,达赖喇嘛曾分别于2001年10月24日和2006年5月访问欧洲议会,并发表讲话。今年3月,欧洲议会已经向达赖发出了今年12月来访的邀请。由于欧洲议会的议员来自欧盟27个成员国,其影响力不言而喻,达赖集团自然不会错过任何利用这一平台的机会,扩大自己的国际影响力。而欧洲议会也企图借助西藏问题向中国施加压力。


目前,在西藏问题上,欧洲议会内部有许多人公然支持达赖集团,公然支持“藏独”,他们相信达赖集团的谎言,不认可中国政府在西藏问题上的立场、不相信来自中国的客观报道。他们不去谴责“藏独”分子在拉萨的严重暴力罪行,反而将中国依法处理违法犯罪事件诬蔑为对西藏的“残酷镇压”。更让中国人感到愤慨的是,他们屡次将西藏问题与欧盟领导人出席奥运会开幕式挂钩,将奥运政治化。


把两手伸到头上,还问众人自己像不像魔鬼,作秀味道十足的这一幕,出现在4月10日达赖喇嘛在东京举行的记者会上。当天,达赖前往美国途中过境日本,他当然不会放过这个表演的机会。另据日本媒体披露,期间达赖还会面了“一位重要的日本友人”。


近年来,不管达赖是过境还是滞留,日本政府官员一概不露面,至少公开是这样。日本政府的公开表态是“‘西藏问题’是中国的国内问题”。这次,首相福田康夫本人的表态只是“希望当事者之间冷静地解决”;外相高村正彦8日也在参院外交防卫委员会上表示:“我个人认为(日本)不会马上参与中介、调解。(因为日本)不具备能够这样做的立场。”


但是,另一方面,据日本媒体透露,这次前首相安倍晋三夫人安倍昭惠却到旅馆见了达赖喇嘛,转达了安倍的问候。据说还是通过某外国政府穿针引线的。媒体向安倍晋三事务所询问,回答是“关于这件事(安倍事务所)没有参与”。


日本的右翼势力一直以支持达赖、支持“藏独”为己任。除了石原慎太郎这样的极右分子,还有一个所谓“思考西藏问题议员联盟”,其成员不但包括自民党内的右翼政客,还有一些民主党的年轻议员也出没其中。有人竟然叫嚷,要把“西藏问题”与中国领导人访日联系起来。再加上如《产经新闻》这样右翼媒体的大肆炒作,使一部分日本国民不明真相。就连中国中央电视台播放的暴徒在拉萨打砸抢烧画面,也有日本媒体硬要解释为是“藏民生活水平低下,不得已而为。”


最后大家猜猜达赖死后下场会如何?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