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中国空军歼击机群在实现空中加油突破作战半径后,第一次飞向遥远的南中国海深处!


谢凤良,翱翔蓝天20余载,飞行2600小时,空军飞行金质奖章获得者,率先完成了空中加油课目。


在空中,记者曾与他有一面之缘。2005年夏,胶东半岛,中俄首次联合演习。倾盆大雨中,谢凤良率机群强行穿越黑云,实施空中加油。


“拖曳软管!”随着后舱加油员的口令,加油机软管像一只水母,伸出长长的花瓣般的触手,在空中摆动。


气流湍急,飞机剧烈颠簸。乘坐加油机的记者从舷窗望去,谢凤良第一个驾驶战机靠近加油机,脸部清晰可见。


机身间仅相距几米,加油机翼尾涡骤然加大,一股强大的气流冲来,谢凤良眼疾手快,迅速修正航向,保持飞机稳定。


接近!成功!就在机翼近得似乎要直接插入加油机机身时,谢凤良完成了一次精彩的对接。几分钟后,数吨航油加注完毕。


“登陆区云底低,下大雨!”无线电传来指挥员的声音。谢凤良一个亮翅,驾机超低空通过演习区域,他驾驶的飞机成为当时空中惟一从云下飞过的战鹰。


俄罗斯参演将士不禁大声赞叹:“中国飞行员真勇敢!”


当年,某型受油新机首次装备该师。机场跑道上,按照空中的实际加油位置摆上了加油机和受油机,几乎所有的人都惊呼:“太危险了!”


受油机在加油机的“腋下”,两机的高度差仅有1米多,操作稍有不慎,就可能相撞。时年34岁的谢凤良掷地有声地说:“目前世界上只有少数国家掌握空中加油技术。我们必须突破这一瓶颈,才能守得住辽阔的空疆和海疆!”


“你究竟是怎么完成第一次空中加油的?”那天,记者翻来覆去问谢凤良。谢师长灿烂一笑,说了一句让记者没法再问的话:“你上次不是在天上亲眼看到了吗?情况差不多!”


或许,在谢凤良看来,“第一”确实不值一提。世界航空界普遍认为,空中加油这一高难课目并不是所有飞行员都能完成的。然而,谢凤良带领的部队创造了空中加油100%成功的奇迹!


他的眼光,不是盯着“第一”的光环,而是盯着明天的战场。


那天,他来到某团,发现该团有一个大纲规定的偏难课目没飞,立即喝令:“重新组训!”


“我先飞,团长跟着上!”某团换装,谢凤良第一个驾机升空单飞。他要求团长、大队长也这样做。


云里来,雾里去。谢凤良在万里云天搏击风雨,家人难免牵肠挂肚。这是他与母亲的对话——


“儿子,当飞行员危险,咱不能不飞了吗?”


“娘啊,您有4个儿子,战友里还有不少独子,人家都在飞!”


这是他与儿子的对话——


“爸爸,打仗你要是‘那个’了怎么办?”


“打下敌机,爸爸没‘那个’,肯定是英雄;要是‘那个’了,更是英雄。无论如何,你都是英雄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