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痛反思:法国丑恶嘴脸与我们处理中西关系问题

对于法国我看也不用介绍了吧,相信很多人跟我一样也曾对其抱有好朋友般的好感.的确在曾经高强度的媒体舆论引导下,我们大部分都认为法国是我们在欧洲的老朋友,当然了也曾包括德国,不过德国幻灭的比较早感触也就相对不深了。但这次奥运传递的确真正的像他们的媒体所言是结结实实的“打了中国一个耳光".当然了在沉痛被打击之后,我们在震怒之余,也不得不反思它的翻脸不认人倒底是什么原因.


首先关于朋友的问题,这个问题之所以先提,是因为大多数网友之所以会这么愤怒法国,而不是一样卑劣的英国,很大原因还不是我们把法国当成朋友?对被出卖感到难以接受.那么我们跟法国到底是不是朋友?现在事情其实已经比较清楚了,尽管我们跟法国相互搞过中国年法国年的,但法国的主流对中国的敌视态度是很明显的,而法国的普通人及不了解中国也并不怎么友善,说白了我们对朋友的理解纯粹是热脸贴冷屁股,一厢情愿的.那么既然我们跟法国政府之间曾互动得这么多为什么结局却像个酒肉朋友?问题的关键就在与对朋友的理解上,我们的传统是把真正的朋友当成是死友,说白了就是可以为其两肋插刀的,关键时候是可以信赖的,最无耻的朋友也不把应该落井下石.在这点上我们在处理国际关系上也曾经一贯如此,想当初我们自己勒尽裤腰带却要援助别国也正是如此,但这样做我们是不是很傻呢?回过头其实也不尽然,不然我们现在在非洲的大布局是如何展开的,我们在八十年代末年外交环境最恶劣之时,巴基斯坦怎么会站出来支持我国.而作为朋友真正出卖过我国的如果说从文化上划个范围我们不难可看到大部分都归在西方(特别是原社会主义阵营中的那几个国家)。说白了不同地方由于文化不同对朋友的理解是不一样的。对于西方对朋友的理解. 我想一句西方被奉为经典的话最能代表一切:"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说白了在西方社会的眼中朋友不过是一种共同谋取利益的伙伴,在彼此之间有利可图时就是朋友,如果利益有冲突时直接就变成敌人. 这也就是说我们相互对朋友的初衷就是有问题的,我们希望一开始做出些牺牲能最终赢得个稳固可信的朋友,而法国不过只是想借用朋友得到更大的利益,朋友更多得是种外交辞令而已,从这点看我们的付出真是肉包子打狗。从这点讲西方很难我们传统上意义上真正的朋友.而如果一个别的国家的主流对自己的国家抱有敌视的态度,也很难去想象他的民众还会对我们抱什么好态度.有些人老是拿民众来做挡箭牌,那你就想想抗日战争其间的日本民众吧,难道屠杀我们同胞的不正是这些人.不要认为他们受鼓动去行凶受到惩罚就很无辜.再高尚的和平爱好者首先就应该是个爱国者,不然抗战其间的汉奸,早几十年就知道中日友好,其不都成了很有远见的和平爱好者了.


其次关于西方社会肉食性群居动物本性的认识.其实从欧洲的历史可看出来,欧洲长期都是几个不大不小的国家,并没多少绝对的强弱之分,势力的均衡利益的瓜分是很重要的,他们今天是同盟明天可能就是敌人,他们内部如此,在对外也是如此,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清朝时他们可以组个八国联军一块儿来蹂躏我国,同时也在世界各地为争抢殖民地而打得不可开脚。当然有些人可能会认为我是抓着西方社会的原罪不放,因为尽管他们曾给我们这个世界包括我国带来过沉痛的灾难,但现在的西方国家相对代表着高的生产力和生活水准,也是无数人向外的文明之地.但现在的西方的繁荣之下是不是也真得文明起来了?我们就从动物世界的肉食性动物来得到些启示吧,看过动物世界的人都知道肉食性也并不是所有时间都一直捕食的,在吃饱喝足之时甚至会看着草食性动物在身边溜达。但这一片祥和的气氛之中并不代表其就仁慈了,而且这一切是有前提的首先是它已经满足了,其次它是高高在上没什么动物去挑战它的地位,不然随时就会开始一场杀戮。那么我们现在来看看现在的世界现状,西方的国家在曾经的一掠夺财富系列殖民战争之后,曾享受着高度的繁荣,物质生活决定精神生活,在加上打着民主的,的确让全世界都对他们向往,大有普渡众生的意味,但在这一切都推翻不了一个事实,那就是最后发达起来的的国家也依然主要是西方的老殖帝国那几个国家.而随着别国的崛起导致的权威和利益的挑战,现在也早让他们露出其本性,明的来讲,南斯拉夫,阿富汗,伊拉克,那场入侵不是赤裸裸的追逐利益维护权威的肉食性表现。对我国社会发展或明或暗的堵截和国家的分裂都是放在我们面前赤裸裸的阴谋。对于西方社会的本性我们必须有我们清醒的认识。


说这么多现在上回到处理中西关系问题主题.现在我们提倡和谐世界的口号,固然我们可以与全世界任何国家交朋友,但必须有区别的对待才能真正起到务实外交的作用。有些朋友是值得用真心去呵护的,而有些是纯粹意义上的酒肉朋友。我们并不是生活在卡通的世界,爱心泛滥或一厢情愿都会搞得自己很受伤。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