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忽然想到义和团

苍之涛肆龙子 收藏 9 115
导读:[人文]忽然想到义和团 分页链接:[1] [2] [3] [4] [5] [下一页] [末页] [回复此帖] 作者:关不羽 提交日期:2008-4-12 18:59:00   中国历史上最吊诡的事件莫过于义和团了吧。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对义和团的研究与评价也越来越吊诡。就在前一段间也因为对义和团的性质评价发生了大规模的争论,很是热闹了一阵子。骂之者抓住义和团的愚昧、暴行,斥之为“反人类”;爱之者则把义和团奉为爱国主义的典范、民族主义信仰的榜样。纷纷扰扰之余,却愈发看不分明了—

[人文]忽然想到义和团



分页链接:[1] [2] [3] [4] [5] [下一页] [末页] [回复此帖]

作者:关不羽 提交日期:2008-4-12 18:59:00


中国历史上最吊诡的事件莫过于义和团了吧。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对义和团的研究与评价也越来越吊诡。就在前一段间也因为对义和团的性质评价发生了大规模的争论,很是热闹了一阵子。骂之者抓住义和团的愚昧、暴行,斥之为“反人类”;爱之者则把义和团奉为爱国主义的典范、民族主义信仰的榜样。纷纷扰扰之余,却愈发看不分明了——各持一端的争论往往就是这样,真相或许并不复杂,复杂的是争论的双方只愿意展现事件的某一面,使得“立体”的事件扁平化,变成了“平面”的脸谱。因此,不得不做些还原与澄清的功夫。

其一,被“隐去”的大旱


义和团于1899年兴起不是偶然的。华北平原的持续大旱造成了赤地千里、饥民遍地、人心浮动,无疑是义和团兴起的重要原因。当时亲历者的记述无不提到这场可怕的旱灾造成的阴影。义和团的揭帖多有宣传洋教传播、洋人横行造成上天震怒降下大旱。义和团团员的追忆也不乏回忆当时饥肠辘辘饿到濒死,因此投靠“大师兄”的场景——既解决了眼前的温饱问题,又找到了感动上苍的未来希望。有意思的是,立场对立的外国传教士也在向上帝祈求降雨,倒也不是出于“爱自己的仇敌”,而是直白地向上帝倾诉——缓解旱情是自己的“救命稻草”,只有一场大雨才能让“两眼发红,满怀愤怒的人们回去耕种自家的土地”。这在历史上并不鲜见,在欧洲迫害女巫的活动往往在瘟疫流行、水旱灾害达到高潮。天花造成的大规模婴儿死亡会被解释成异教徒的阴谋,造成火刑柱的生意兴隆。这也不难理解——饥饿、绝望、求生的挣扎会把人变成野兽,会把一点点恨意放大到“杀红眼”的地步。出路迷茫的时候,任何一点说得过去的理由都会成为整合人心的强大力量。情绪的放大与宣泄、求生的挣扎与努力,都要努力找到正当性的理由,并且诉诸于群体,这是人的本能。因此,这场大旱把乡民驱离了土地成了绝望的无所事事的游民,又把游民整合在一起成了“团民”。





有意思的是,在国内关于义和团评价的争论中,争论双方对这场在历史记述中浓墨重彩的大旱灾都有意无意地“隐去”了。即使是一些研究专著,往往也只是轻描淡写地提上一笔。想必是这场旱灾对争论双方的立论多少都有些麻烦。赞扬义和团“爱国主义精神”者是要营造纯洁无私的精神面貌,“为五斗米革命”大概是不符合扬帆们“国家信仰”的“伟光正”。而怒斥义和团为反人类、极端愚昧者归根结底是要把义和团当作“民族主义”的“邪恶后果”的,绝望的灾民大概和什么“主义”都离题万里。因此,这场旱灾只好悄然隐没了。问题的焦点被转移到了“教案”这类的华夷之争。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