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越自卫反击战中誓死不降血战到底的十勇士

铁血论坛一农民 收藏 6 226
导读: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这是一首中国军人悲壮的歌。 1979年3月1日晚上,在越南战场上,我广西边防部队某部九连五班的十名战士,在前往禄平附近的一个潜伏点时,误入了越军一个加强连的伏击圈,在敌众我寡的危急情况下,班长郝修常带领着全班英勇战斗,打退了优势兵力的敌人一次又一次的攻击。战斗十分激烈,敌人从三面包围了他们。新战士李发根负伤了。敌人的机枪子弹,继续在他身边迸发出一遍火光。郝修常要冒着弹雨去枪救,战士孙金明拦住了他:“班长,你要指挥全班战斗,我去背他下来!”眼看孙金明背着李发根快要脱离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这是一首中国军人悲壮的歌。


1979年3月1日晚上,在越南战场上,我广西边防部队某部九连五班的十名战士,在前往禄平附近的一个潜伏点时,误入了越军一个加强连的伏击圈,在敌众我寡的危急情况下,班长郝修常带领着全班英勇战斗,打退了优势兵力的敌人一次又一次的攻击。战斗十分激烈,敌人从三面包围了他们。新战士李发根负伤了。敌人的机枪子弹,继续在他身边迸发出一遍火光。郝修常要冒着弹雨去枪救,战士孙金明拦住了他:“班长,你要指挥全班战斗,我去背他下来!”眼看孙金明背着李发根快要脱离险区了,敌人一阵子弹打来,孙金明也负了伤接近黎明时分,除了郝修常和副班长戢祥恩,战士熊木龙外,其他同志都在战斗中负了伤。郝修常接到了撤退的命令。夜色和浓雾正好掩护他们撤退。郝修常告诉戢祥恩:“我是共产党员,应当留下来掩护,你带领伤员后撤!“戢祥恩回答他:“我机枪打得准,应当我来掩护!“战士熊木龙也不肯先撤。他们都要把生的希望让给别人,把死的威胁留给自已。受轻伤的同志也要求留下来。郝修常命令大家:“回去一个就是我们的胜利!“他指示了后撤的路线,决定四名伤员互相帮助着先撤,另外三名伤员由他和戢祥恩,熊木龙掩护着边打边撤。 在这以后,郝修常等三人为了掩护伤员是怎样英勇战斗到最后一息的,只有从战后的现场上来了解。人们看到:


郝修常全身都是泥浆,向前伏在田埂上,前面两米处有十一具越军的尸体。他右手握着冲锋枪,紧挨着还有一挺打坏了的轻机枪和一支步枪。除了身背的冲锋枪子弹带和手榴弹带外,他脖子上还挂着一条冲锋枪子弹带,两条步枪子弹带,一个机枪盒,子弹全部打光了。戢祥恩伏在班长右后方三米处的田硬上,保持和班长一样的姿势,也是全身都是泥浆,手上拿的是机枪,冲锋枪放在一边,子弹也全部打光。在他们后面约七米处有一条水沟,并排卧着四名重伤员。从这里到他们原来潜伏的阵地约有200米,一路上有六处留下激战的痕迹:散着的许多子弹壳和血迹。而在这一条血路的两旁尽是敌人的尸体,共有五十六具,最近的离他们二米,最远的不超过五十米。


无言的现场诉说着黎明前这一段战斗的激烈。他们背着重伤员爬着,打着,硬是从包围他们的敌群中杀出一条血路,直到最后实在爬不动了,才把伤员和烈士安置在一个安全的地方,死死守住,同敌人是行殊死的决战,直到他们为掩护战友献出了自已的生命。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