泄 密 第八章 替罪 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59/


三把枪摆放于桌上,一把五四手枪,一把五六半自动,一把七九微冲,枪身锃亮,和尚还在一遍遍的擦拭,这三把枪他用起来最顺手,不管是瞄准具、扳机还是手感,都深得和尚喜爱,这是他从连队200多支枪里挑出来的枪王。

他已经闭眼将枪分解结合好几遍,他拒绝枪油,厌恶海绵,痛恨空扣扳机,闭眼的时候,他会想起在军校时,他、方阵、林光比赛各种枪型的分解结合,当然,往往总是他第一,想到这里的时候,他笑了,摸一下光头,在心里说一声:日。

但一想到多年的荣誉被方阵所毁,心里又涌起一阵烦躁,日。

和尚在考虑是谁举报杜冲锋,如果将举报的人揪出来,事情应该就会明朗,杜冲锋说有人举报他时,赵前进好象并不高兴,这当中有什么隐情,他急于知道答案。

值班室的门开着,有人在门口怯怯的喊:“报告!”

和尚放下枪:“进来!”

一个人站在和尚面前,小心的打量他。

和尚不认识来人,翻眼问:“什么事?”

“我、我来找你报告一个情况!”

“什么情况,你是哪里的?”

“我、我是三所工作人员,叫徐军,举报杜冲锋的事,是、是我干的。”

“是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徐军近30岁,满脸苍白,情绪不稳定:“因为杜冲锋他不重视我,还逼我离开了他们科研组,所以我要报复他,我得让他知道没有我他不会好过。”

和尚一拉枪栓:“是吗?”

徐军吓得后退了两步:“是的,我说的都是事实!”

“你说杜冲锋泄密也是事实?”

“那、那个是我信口胡编的。”

“日,你还挺会编故事,那你说现在怎么办?”

“我是来请求何连长宽大处理的,你再继续查下去我的前途就完了。”

和尚斜一眼:“当然要查,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退一步说兄弟,弄你个诬告诽谤你前途就能保住?”

徐军着急了:“我说的句句是真,我愿意接受何连长的处理。”

有人找上门来承担责任,还口口声声请求处理,这更让和尚谨慎,他虽粗旷,内心却细密,这好象并不合乎常理,和尚手一指:“你坐那儿!”徐军小心的坐了,紧紧盯着和尚。

和尚往后倒,躺在椅子上,摸一下光头:“你举报杜冲锋以后,为什么又来承担责任,闷在那儿谁也不知道不挺好吗?”

和尚这样问,把来人问糊涂了,徐军看着他的脸,不知和尚是何用意。“我知道何连长在查此事,害怕连长查出来,不敢有侥幸,就来找连长了。”

“是这样,抓人得慎重啊,兄弟,怎么就能证明就是你举报的?”

徐军吃惊得张大了嘴巴:“我主动承认了,还需要证明?”

“那当然需要,要不然都抢着来承担,不坏了,你说呢?”

徐军一阵膛目结舌,心里扑嗵乱跳,不知和尚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心想,这他妈是什么好事啊,还有人主动抢着来?“我、我跟杜冲锋有仇,有作案动机,我了解UV19雷达,懂技术,我还、还……”

和尚看着他:“你接着往下说啊!”

徐军有些没底气:“就、就这么多了!”

“就这么多了?”

“嗯!”

和尚一双虎眼撒向枪支:“你举报杜冲锋时说了哪些内容,提供了哪些材料?”

“我说杜冲锋涉嫌泄密,还说秘密早已泄露,提供了一份UV19雷达技术材料。”

“你是怎么得到那份材料的,兄弟,说说看,我们交流交流!”

徐军不敢看他的眼睛,哪还敢交流,只说:“那是我偷的!”

“你怎么偷的?去机要室偷?仅凭你一个人就能将秘密偷出?”

“是我偷的!”徐军重复那句话。

和尚腾身而起,一巴掌拍向枪支,火了:“你他妈再说是偷的,老子一枪毙了你!”心想,凭老子的本事也偷不出来呢,你一个瘦猴还能偷出来,不是蒙老子吗?

徐军快崩溃了,战战兢兢的说:“何连长,你还处理我不?”

和尚将枪重重放下,心想,压根不是他干的,怎么处理他,充当替罪羔羊?替罪羔羊,这个词猛的闯进了和尚脑袋,他旋即改变主意:“当然要处理你,说,是谁让你承担这个责任的?”

徐军露出更恐惧的神情:“没、没有人,我自己来的!”

“这事就不是你干的,你自己要来承担,要不要跟我去趟医院?”

徐军脸上露出痛苦神色,看样子在做思想斗争,终于一口咬定:“就是我干的!”

和尚又摸枪:“真是你干的?”

这次不灵了,徐军坚持:“是我干的!”

和尚不自然的将摸枪的手缩回,摸了摸光头:“这件事真他妈有趣,我没病吧,那就是你病了!”

徐军还说:“是我干的。”

和尚又火了,气得跳起来:“你再说一句,我真送你去医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