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黄而遇浓烈而终 倒数第九天 倒数第九天,12:00之前。

玄烨号航母 收藏 2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size][/URL] 倒数第九天,12:00之前。 电脑屏幕,画面上。 那个女人的双手似乎是深深的向下伸去,没有惨叫声,之间那个躺着的男人,双腿略微一动,就再也没有动静了。画面模糊了,隐约中看到了那个女人在贪婪的摆弄着什么。舒梁想了一想,不会是那个苛刻可可消失的眼球吧。 视频中的影像突然中断,但是出现了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


倒数第九天,12:00之前。


电脑屏幕,画面上。

那个女人的双手似乎是深深的向下伸去,没有惨叫声,之间那个躺着的男人,双腿略微一动,就再也没有动静了。画面模糊了,隐约中看到了那个女人在贪婪的摆弄着什么。舒梁想了一想,不会是那个苛刻可可消失的眼球吧。

视频中的影像突然中断,但是出现了一个声音。

“这是第一个。”男人的声音。

舒梁大吃一惊,是因为,他无法判断这个声音是从电脑音箱中发出来的,还是从这间屋子里的某个角落发出来的,一股冷汗瞬间从舒梁后背冒出来,清洗了整个后背,让舒梁一下子觉得清醒了不少,从无聊的视频中顿悟出来。

此时,忽然从卫生间里传来了金属落地的声音,极其清脆的回响在舒梁的耳边。

舒梁起身快步跑到卫生间,目光直奔镜子,一只手从镜子里伸了出来,但直挺挺的僵硬在原处,地面上掉落了一把剪刀,舒梁不记得这把剪刀在昨天是否忘记在卫生间的洗手台上了,可是眼前的手臂却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眼前。

那只手僵硬在那里,或许是因为它不小心被舒梁看到了,也或许就是有意识的弄出声音,让舒梁过来看的。总之,手开始动了,它在慢慢往镜子里收回着,镜子面上又出现了水波纹一样的拂动。

舒梁站在卫生间的门口,不敢走进去,直勾勾的盯着镜子,相信也不相信眼前发生的这一切。镜子面的水波纹渐渐散去了,再一次的回复了平静,如实的照映出卫生间里的摆设和环境,舒梁斜视着镜子,是照不到自己的。正在舒梁犹豫着的时候,突然在镜子里,舒梁发现一个影子用极其快速的速度,从他身后一掠而过。舒梁立即转过身看,屋子里什么也没有,当再回到房间里的时候,这里面异乎寻常的正常,床、桌子、电脑、立柜、台灯、椅子,一切都是和原来一样,只是刚才被舒梁全部拉开的窗帘再一次的被全部关上了,屋子里再一次陷入了如同傍晚一样的昏暗。

这屋子里一定还有其他人,或者其他什么东西,舒梁在屋子里像动物园笼子里关的狮子一样,走来走去,异常的焦虑。

“你是谁~~~~~!!”舒梁怒吼着。

“你出来啊~~~~~!”舒梁继续的怒吼着。

“我不怕你~~~~~~!”舒梁没完没了的怒吼着。

回应舒梁的则是空荡荡的安静,连自己的回声都没有。

“哗哗哗哗~~~~~!”卫生间里突然传出了水龙头里的出水声。

舒梁想都没想的拿起外衣,跑到门口,拉开门,跑出了家门,用最快速也是最笨拙的手锁好了门,头也不回的向楼下跑去,不在乎那水龙头里的水流到哪里去了,这间屋子,对于舒梁来说已经无法再呆下去了,一分钟也不能停留了。

。。。。。。


舒梁家里的流水声,在舒梁跑出屋子之后的几秒钟,就自己停止了。但是屋子里并不是安静的,那个让舒梁怀疑与他同在的东西,出来了。还是从卫生间的镜子里出来的,无形的。镜子面上再次出现水波纹,几秒钟之后,水波纹消失了,镜子前什么也没有,但是镜子里却出现了另一番景象。

里面有不少人,都深沉的低着头,只有一个人是扬起了头,他和舒梁有着同样的身材、发型、五官、神态,和舒梁一模一样,镜子里的他似乎在照着外面的镜子,在抚弄自己的头发,在摸索着自己的面颊,过了一会儿又摇了摇头,将自己的脸使劲的甩着,似乎是对这张脸很不满意。甩过之后,镜子里出现了那个嘴角下没有痦子的湿,童明。

镜子里的童明逐渐在镜子里消失了,里面就剩下一群一直低着头的人,死气沉沉的低着头,黑暗的背景更是像黑云一样死死的压着他们似乎永远也不可能抬起的头,也逐渐消失了,镜子再一次恢复了正常,照映出卫生间里的一事一物。

舒梁家的门自己打开了,防盗门也自己在转动着锁芯,然后又都紧紧的关闭了,楼道里传出了并不沉重,但是足以能够听到的脚步声,却看不到有人走过。

脚步声逐渐消失在楼道里。

。。。。。。


舒梁跑出了楼之后,真的想充分的感受一下这深秋里不算温暖的阳光,即使不温暖,也算得上是光天化日。舒梁回头仰望自己的房间的窗户,窗帘是紧紧关闭着的,他难以想象里面有什么东西在活动,黑压压的高高在上,但是舒梁心里却感觉是死死的压在自己的心头。

舒梁现在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里,应该做什么,于是他傻呆呆的坐在直对着自己楼门口的石头台上,直勾勾的看着黑洞洞的楼门。忽然,有一股风,迎面着向舒梁吹来,舒梁几乎睁不开眼睛了。一旁的地面上,落叶被小旋风卷了起来,在原地打转儿,舒梁揉了揉眼睛,看着那螺旋形的一堆落叶,不禁为自己的迷茫而伤感起来。

落叶的生命终点已经到了,现在只是在等待被重新腐烂到大地中去,而自己呢,今后的所谓九天将是什么样的,一无所知,甚至就连自己是否忘记了什么也是一片空白。这个时候,舒梁是怎么想也不会想到什么人生的,因为他已经开始怀疑自己的人生了,现在之前的这二十多年都在做什么,也许他只忘记了几个月的记忆,但是已经开始怀疑起整个人生了。

自己家的窗口就在上面,可是舒梁现在却一点也不敢抬头向上看,再一次拿出口袋里的那张纸条,看着这个来自于殷月的娟秀字迹。

“舒梁,一切都还可以挽回,今晚10点,玄灵村,我等你,曾经爱过你,也正在爱着你的殷月。”

他甚至是有些期盼快点到今晚8点,似乎并不完全是因为他觉得这个殷月很好奇,而是对字迹不记得的这段故事的好奇,当然还有纸条上所说的“一切都还可以挽回”。什么才是这里提到的一切呢?

舒梁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起来了,是短信。他其实有些害怕手机的铃音了,因为总是在冥冥之中突然的响起,打破自己给自己营造好的一切寂静气氛。

还是那一连串的零的号码。

“已经有第二个了,谁将会是第三个呢?”

一句没头没尾的一句话,舒梁开始猜想,第一个莫不是视频中的苛刻可可,第二个会不会是童明,这里说的第一个第二个,是不是指的是死了的人?的确自己知道的已经死了两个人了,谁会是第三个呢?

想到了童明,也就是湿,舒梁忽然记起来了,昨晚接到了海淀分局打来的电话,说童明死在家里了,自己也答应去海淀分局一趟,结果昨晚自己并没有去,现在应该去那一躺看看,何况昨晚他见过那个嘴角下没有痦子的湿,这一切太蹊跷了。

想到这里,舒梁站起身来,看了看表,快中午12点了,他决定现在就去海淀分局,看看那里有没有对自己解开疑团有帮助的线索。

舒梁的脚步变得坚定起来了,毕竟去公安局是一件很重要的事,也是自己觉得有线索的事,心里有了这么一个短期的目标,脚步自然坚定了不少。

在拐出小区的最后一刻,舒梁想回头再看看自己家的窗口,毕竟刚才那样跑出来,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再有勇气踏进自己的家门了。

舒梁回过头,远远的看着自己家的窗户。

这一幕使得舒梁再次双腿瘫软了。

只见到,黑乎乎的窗口,窗帘被有节奏的拉开,再有节奏的被关闭,一次又一次的重复着这个动作,但是却看不到有人在拉动窗帘。

屋里一定有什么东西。

舒梁。。。。。。




待续。。。。。。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