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路 第二卷叱咤军旅 第三十章兄弟齐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99.html


“你来了,知道我找你什么事吗?”

和团长接触这么长时间,头一次面对团长的冷眼,白涛看团长的脸色不对,心更虚了,听到团长的问话,有些提心吊胆的回道:

“团长,您找我什么事?”

李向前“噌”突然从椅子上站起,大手猛的“啪”一声拍在桌子上,目光冷冷的盯着白涛说道:

“不知道,你昨晚干什么了,你可干点好事啊,嗯,胆子不小啊,身为一个连长竟然敢违返纪律,还敢公然欧打纠察。是不是觉得你当特侦连连长时间太长了,太优越了。”

被李向前的目光盯得浑身不自在,本来有些心虚,不过听李向前的一顿埋汰后,白涛的倔脾气上来了,上前一步和团长对视着说道:

“团长,我打人是不对,可那也是情况特殊,而且我也不是为了个人,家属院着火情势紧张,我为了节省时间才带着全连翻墙的,开始我的战士也是好说好量的,可那个小子太不通人情,连我都被扯上了,这事放谁身上谁不急,不管怎么说我也是一个连长,我带着全连执行任务,如果因为他一个人耽搁大事,那责任我承担不起。”

老兵纠察来告状可没说这些,只说白涛带领特侦连战士翻墙他上去制止,确被白涛和他带的几个老兵打了,当干部这么多年,李向前还是第一次听说这样的事,一个连长带兵打纠察,简直是目无法纪,所以李向前很生气,也没再细问,立刻打电话把白涛叫来,而且是越想越气,一种忧虑升上心头,觉得团风日下,考虑是不是要进行全团作风纪律大整顿了。

白涛进来李向前也没给白涛好脸色,语气很严历,用词也比较激进,但是听完白涛的话,李向前觉得自己好像只是听了一面之词,事情的全过程他还没有了解,想到这些,李向前紧绷的脸色松了下来,慢慢的坐到椅子上,看着情绪激动的白涛,指着后面的沙发说道:

“哈哈,你还激动上了,坐吧,给我讲讲事情是怎么回事。”

说完,李向前身体往后靠了靠,找了个比较舒服的姿势看着白涛,白涛没动,站在原地未动,看团长由刚才紧绷着脸变得放松下来,也冷静了下来,感觉自己刚才确实过于激动了,低下头说道:

“对不起,团长,刚才我确实太激动了。”

说完,白涛抬起头把昨晚的事原原本本的重复了一遍,李向前坐在办公椅上开始盯着白涛看,听到后来低下头陷入到沉思中,这件事情应怎么处理,打人,白涛肯定不对,可是那个老兵纠察就对吗,特殊情况要特殊对待,如果一味的坚持,像昨晚的情况那就不是工作认真了,而是一种阻挠连队正常执行任务。

“团长,事情经过就是这样,打人我知道肯定是不对的,我愿意接受处份。”

听完白涛的话,李向前抬起头看着白涛,站起来,双手背负来回走动了几步,然后站定说道:

“你先回去吧,这事我再想想怎么处理,你也是连长了,以后遇事想想后果和影响,别总是冲动。”

“是,团长,我先回去了。”

白涛敬完礼转身向外走,刚走到门口,李向前又叫住他:

“回去好好工作,你和我年轻时脾气一样,团长不会让你吃亏的,我一直看好你。”

白涛停住身形,转身面向团长,听团长说出这一席话后,感觉心里升起一股热流,李向前的掏心窝的这句话,比什么奖励来得都实在,刚才白涛还觉得心里不好受,此时全化为无有,郑重的向团长又敬了一个礼,白涛大声道:

“谢谢团长,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说完,打开房门大步走出团长办公室。

白涛刚走出机关楼,正好和王权、郭秋成还有几个老兵碰上面。

一大早就看见连长往机关楼跑,王权顺嘴问了句通信员,连长去机关楼干什么,通信员告诉王权,刚才团长打电话来,让连长跑步去他办公室,看连长放下电话后的脸色很不好,不知道什么事。

听完通信员的话,王权心里嘀咕着,坏了,肯定是昨晚的事,那小子跑团长那告状去了,这么一大早团长就把连长找去,肯定没好事,想着,王权就跑到二班和郭秋成说了,恰好昨天跟王权一起打纠察的那几个老兵都在,几个人商量来商量去,也没什么好办法,最后,王权心一横,走,大伙都去团长那,事情是大伙惹的,不能连长一个人扛,要处分就全处分,几个人打定主意,就全跑到机关办公楼了,刚到楼门前就看到连长走出来,王权急上前问道:

“连长,你出来,团长说你什么了?”

其他人也围上来问道:

“连长,团长怎么说?”

“连长,要处分一起处分,我们一起找团长说去。”

刚被团长打中一个糖衣炮弹,白涛心情大好,紧接着又感受到本连队这些贴心兄弟们的关怀,白涛觉得生活真的美好,看看这个,看看那个,看谁都亲,白涛感动的道:

“谢谢,兄弟们,连长没事,团长只是批评了我几句,这事过去了,大伙都放心吧。”

看连长的脸色和说话语气不像说谎,而且王权前面也经历过如此之事,心想可能真是这样,但还是追问了一句:

“连长,真没事,你可不能骗我们?”

“是啊,连长,团长真没说给你处分?”

郭秋成也追问道,其他人也七嘴八舌的追问,白涛笑笑,说道:

“哈哈,谢谢兄弟们,真的没事,走,咱们别在这站着了,影响不好。走,回连队。”

说着,白涛挨个拍了拍众人的肩膀,当先向连队方向走去。后面王权等人也紧随而动。刚走出几步,真是冤路窄,迎面又碰上了那个老兵纠察。

“小逼,你还活着,妈的,还敢告状,老子灭了你。”

郭秋成向来不太爱惹事,但这次不知为什么,看见老兵纠察,第一个冲了上去,嘴里骂着,就要动手消他。

“郭秋成,住手。”

白涛从中拦住,一把拉住郭秋成,昨晚的事团长刚说平了,现在再惹事,那可就说不过去了,拉住郭秋成,白涛冲老兵纠察道:

“你还不快点走,等着挨揍呢。”

昨晚让白涛、王权等人打了一顿,老兵纠察有点害怕了,今早刚告完状,心里更是没底,特侦连在全团都是没人敢惹的,以前他抓的那些人都是战士,无所谓,但这次惹了连长,而且又被特侦连的几个老兵好个打,成了特侦连的众怒,事后,老兵纠察挺后悔,半夜没睡好觉,但是睡了一觉起来后,经不住纠察班人的圈哄,加上军务股主管纠察班的吴参谋加底,老兵纠察才跑到团长那告状,这刚告完状,就碰上了几位煞星,老兵纠察想躲都没地方躲,只好硬着头皮迎上来,看到郭秋成上来就是一通骂,接着就要上来打,老兵纠察吓够呛,双手抱头紧贴墙根,就差没蹲下了,听到白涛让他快点走,连忙撒开长腿吓得屁股尿流一溜烟没影了。

在后面王权等人冲着老兵纠察狠声道:

“快点跑吧,以后碰到我们远点走,否则见一次打一次。”

白涛看着眼前这几个连队的战士,突然感觉他们不像当兵的,倒像是黑社会。心里想到嘴里就说了出来:

“得了吧你们,整的跟黑社会是的,快走,要出操了。”

“是,连长同志。”

几人齐声答是,自成一列,时间掐得刚好,到达连队正好是出操时间,郭秋成站在门口吹哨连队集合。新的一天从早操开始了。

团机关楼里,李向前背负双手,站立在四楼办公室窗前。眼睛盯着训练场上出早操的各个连队,从昨天到现在,一连两件事让他深有感触,家属院失火,白涛带兵打纠察,让李向前想了很多,从上任以来,虽然工作兢兢业业、认真负责,但还是出了不少漏洞,感觉有些累,不由得想起了杨军,杨军在团里时有什么事李向前都喜欢和他聊聊,可是现在李向前突然觉得很寂寞,不知道还有谁可以让他倾心相谈,想想,从杨军走后一直没再联系,这也有些日子了,转过身,李向前走向办公桌,拨通了杨军的电话。

电话响了好一会才接通,话筒里传出杨军熟悉而平淡的声音:

“你好,老团长。”

听到杨军的声音,李向前竟有些激动,笑道:

“哈哈哈,老杨,回去可好,你也不打个电话回来。”

杨军还是那么平淡:

“打了,你们抗洪去了,打你手机又联系不上,怎么样,这段时间挺辛苦吧。”

“还行,当兵吗,就是这么回事,不苦不累还叫什么当兵的。你怎么样?”

“我挺好,具体的涉及军事密秘我就不和你说了。”

“啊,哈哈,没事,我懂,咱们之前就别这么客气了。有时间常回来坐坐,老哥挺想你的。”

“好,步兵二团也是我的家,有时间我一定回去,你那边有什么事一定要通知我,对了,王权怎么样?”

“王权,他可好着了,哈,这次抗洪表现也非常不错,团里正合计着要给他请功呢,告诉你,你走后,一班长就给了王权,小伙子干得有声有色,有板有眼,是块好料子,咱们都没看走眼。”

“是吗,那就好,那我就放心了。”

“放心吧,他可是你徒弟,哈哈,我可是拿他当宝呢,前段时间大比武这家伙可是满堂红啊。”

“这事我知道,你再加把劲好好陪养他,将来他一定前途无限,一定可以成为你们步兵二团的骄傲。”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