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壮观!!(图)千名妓女集体上访

深圳沙嘴:从千名妓女上访到妓女示众案 2006年1月18日,沙嘴近百家娱乐场所被查封,福田城中村内231家娱乐场所被查封,19日晨,数千按摩女走向深圳市民中心,事件几小时后被警方平息,但轰动全国。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中国姓氏传统是以男性为中心,沙嘴原住民清一色姓欧。



城市化之前,沙嘴村的老书记欧木容手中一直保存着几页手抄的欧姓宗族史料,其中有这样的叙述:沙嘴起源于宋初,由顺德陈村分枝岐澳头的鸡头角和沙嘴。约于1280年由一世文溪祖,原配苏氏,在沙嘴大围家定居,靠晒盐、打渔为生……




有历史学家指出,公元1280年与“宋初”是对不上号的,1279年宋亡,至第二年宋朝政权已不复存在。于是有人推测,致误有两种可能,一是传抄时1080年被误写为1280年,倘这个假设成立,上推200年,对应“宋代八世”,每代按25年算,应该比较合理。另一种可能是“宋初”应为南宋初。




无论是哪一种可能,沙嘴都有长达9个世纪的历史。




12月2日凌晨2时,沙嘴街头仍然流连着过惯了夜生活的人群。知情人告诉记者,最近一年多的时间,沙嘴原有的一些涉黄场所大都关闭或者迁移,剩余几家较大的场所基本都在正规经营,而在小巷中,偶尔还会有“流莺”招徕生意,“瑕不掩瑜,沙尘终究会被暴雨冲刷干净……沙嘴的历史正在翻开新的一页。”




还有半个月的时间,深圳市福田区以沙嘴为主要改造试点、就城中村中存在的黄赌毒进行大规模整治就已经整整两年。从2005年的最后一天开始,整个过程一波三折,各方利益博弈其中。一年以前,整治进入高潮阶段时更发生有按摩女上访、口罩事件等轰动国内外的“大事件”。而我们在此记录的,正是福田倾全区之力、前后耗时一年零六个月、至今仍在严抓严管的对沙嘴集中整治的历程。




我们记录这一段历史,其本质是想通过沙嘴试验关注深圳的城中村。从1992年至今15年转瞬即逝,深圳以前所未有的精力与投入开始关照这个曾经被“遗忘”的城市一角,而对于原住民来说,正在从形态的转变向彻头彻尾的城市居民靠拢,虽然这可能是一个相对漫长的过程,但可以明晰地看到,深圳——正在步入“后城中村时代”。




“沙嘴的民风很淳厚、百姓善良。”欧木容是改革开放后沙嘴的第一任党支部书记,村长就是欧礼锦。至欧木容退休,欧礼锦成了沙嘴的一把手,现任沙嘴股份公司董事长。在欧礼锦看来,尽管进入21世纪以后沙嘴的“名声很不好”,但沙嘴人天性中的淳朴仍然和几十年前一样,“这是融进血液中的”。




上世纪80年代末 对外开放的一个点




沙嘴人能干,敢为人先,这也是出了名的。上世纪80年代末,新华社的一条电讯向全国、全世界播报:我国农村出现第一个股份制村庄——沙嘴。从1985年10月算起,至1989年6月,沙嘴村向村民集资6次,共集资约640万元,加上村财政陆续投资390万元,近5万余平米的厂房建起来了。村民有了多方收入来源,集体分配外,还有股息收入、承包收入、劳务收入等等,到1989年,沙嘴村的财政收入比1985年翻了一番。




实际上,欧木容、欧礼锦带头创建股份制,在当时他们自己也不知道是对是错,为避免外来干预,严格保密,村民们也守口如瓶。一段时间后,深圳一些公司开始试行股份制,沙嘴的经验不胫而走,前来“取经”者络绎不绝。




“那时候的沙嘴,是对外开放的一个点,接待过日本、澳大利亚等国外的客人参观。”欧礼锦说。




沙嘴现在的位置,是在上世纪80年代完成的脱胎换骨。




沙嘴村民原来分散在三个自然村,西头、围内和东头,各相距数百米。改革开放后沙嘴的经济活跃起来,村民有了钱当务之急就是重建住房,这是之前的几十年大家连想都没敢想的。




9个村干部开了一天的会,讨论出沙嘴村民的“建房宪法”。内容有八条:建房要经大队规划,不得擅自有地就建;要先备好材料,不得霸着地方迟迟不建;围墙内地一般归个人使用;屋地要统一安排;建房妨碍交通、美观的,干部要处理,不得因私人感情而不处理;因建房打人骂人,协调后仍不悔改,据情节轻重处理;猪舍由大队规划;大队要用猪舍地,适当补偿。9个村干部亲笔签名,户户照此执行。




这其实是干部们的“讨论记录”,讨论到哪里就记到哪里。实际上,这部规章,是沙嘴的第一份土地规划。全村由东至西设5条主干道,每条长700米,宽7米,由南至北7条主干道,每条长150米,宽5米,另有若干条小巷以及屋与屋之间最低限度的距离,都有明确规定。“当时是没有握手楼的。”沙嘴股份公司董事长助理陈葵说。




到1985年,沙嘴用于村民盖房居住的土地6.3万平方米,其后,陆续建起260多栋楼房,最低2层,最高4层,每户平均1.5栋。




福田区熟悉城中村情况的专家称,上述楼房属第二代村民私宅。




上世纪90年代 大啖河鲜的好去处




老深圳人都记得,上世纪80年代末,在深圳要问到哪里吃海鲜,都会回答你:沙嘴。




深圳特区当年市政建设飞速发展,市区成倍扩大,破坏了沙嘴的农田淡水供应系统,沙嘴人干脆将稻田挖开变鱼塘,最高峰时,沙嘴有鱼塘400多亩。除传统的四大家鱼外,还引进港商投资养殖经济价值高的水产品,包括对虾、台湾草虾(竹节虾)、螃蟹等。




上世纪80年代末,沙嘴有156户,566人,就这么个小村落,却拥有两家备有冷气的酒楼,一名沙嘴酒家,一名沙嘴渔村,共计超过1000个座位。




当时的沙嘴,共有村办来料加工企业19间,员工3000名,90%是本村以外的人。沙嘴工业区也已竣工30余栋厂房,开了30多家工厂,员工过万。从实际居住人口和建筑规模来说,当时的沙嘴更像是一座墟镇。沙嘴经营两家酒楼,可以看出沙嘴干部的头脑和观念都在向现在商品经济靠拢。




沙嘴酒家的场所是村委会办公室分出来的,数百亩水塘自养的海产品,公道的价格,让沙嘴海鲜的名声不胫而走,1989年初,面积达3000平米的沙嘴渔村开门纳客,其后,“到沙嘴吃海鲜”便成为深圳人宴客的主要选择。




福田区安监局局长陈慧明当年是一名警员,他回忆,当时的广东省妇联领导来深圳调研,点名要到沙嘴吃海鲜。“当时去沙嘴要七拐八拐的,都是泥路,深圳大道才只是条小路。”




沙嘴的海鲜一直让欧礼锦很自豪,“虽然当时从市委开车到沙嘴要两个小时,但是连北京的领导来深圳开会都要到沙嘴来吃海鲜。”




除了办酒楼,沙嘴当时还有两件与实业有关的事。当时的沙嘴村和沙嘴工业村人口已经近万,这就要有一条商业、服务业较为集中的街道解决日常生活所需,但当时沙嘴建设中的新村和工业新村都没有这个规划,而土地却用得差不多了。欧木容和欧礼锦在村中一条排水渠上打主意,用钢筋水泥把明渠变暗渠,上面建一列平房隔成宽4米、深5米的单间,租出去办商店、理发店、美容院、录像厅等。




另一个是水运码头,这里虽然是出口加工区,但货物没有必要从这里水运出口,几公里之外就是皇岗口岸,但沙嘴还是建了一座占地3500平米、可停泊多艘200吨以下船只的码头。原因是附近的建设方兴未艾,而从东莞、中山等地运来的建筑材料在沙嘴卸货最节省运输费用。码头1989年建成投入使用,一年之内,卸货万吨,盈利30万元。




“直到2000年,这个码头才停止使用,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沙嘴股份公司董事长助理陈葵说。




“沙嘴是先富裕起来的地区之一,也是达到了共同富裕的地区之一。”当时即有评论这样评价沙嘴。到上世纪90年代初,沙嘴住房面积最小的家庭,也超过了人均30平方米,村内集资人均1万元以上,90%的家庭都有外币存款。这是此后数年间沙嘴娱乐业兴起的物质基础。




“当年的海鲜酒家在深圳无人不知,很多香港人也慕名过来吃海鲜,沙嘴有名声基础。”福田区劳动局局长陈伟明说。




上世纪90年代以后 娱乐业兴起名声变“黄”




上世纪90年代以后,大量人才进入深圳租住城中村,城中村人满为患。以沙嘴为代表的城中村娱乐业在这个时候开始兴起,而这一时间,基本就是沙嘴等特区内的城中村实行城市化,从名义上将农村转为城市、农民转为城市居民,同时,原行政村改制为集体股份公司和居民委员会。




“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先是餐饮业中配套带起卡拉OK,之后一些小型发廊逐渐转变成洗脚屋,后来又过渡发展到休闲中心,卡拉OK歌舞厅也开始兴起。”沙嘴社区居委会主任欧建胜是个做了十年居委会工作的沙嘴人,在他的记忆中,这些娱乐场所无一例外都越做越大,开始是一个铺面,慢慢发展到租下地铺整层,到最后很多卡拉OK和休闲中心都整栋地把楼租下来,“像沙湾啊一些地方他们都开了分店”。到几年前,仅沙嘴一地,娱乐业规模相当庞大,“大型的娱乐场所有84家,大大小小的加起来有100多家。”欧建胜说。




“沙嘴成了有名的红灯区,‘黄’名在外。”沙嘴物业公司总经理欧锐刚说,“在外面,我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沙嘴人,这个局面要彻底改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