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前线 东京包围网 第二十七章 平常生活(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29/

“……炮弹解析已经完成。”柳哲向幸田报告,“确实是恶魔的孩子所使用的炮弹,但是弹仓部分是空的,他们担心我们弄到这份病毒的样本,所以把弹仓排空了。”

“你确定那不是造假的吗?”幸田的声音有些颤抖,“我们检测了炮弹的同位素,确认了炮弹的编号,结果是这炮弹确实是当年731部队的恶魔的孩子炮弹。”

“一群废物。”幸田恼火的说,“你们这些饭桶,快一个月了,损失了几百人,让我们的底牌全泄露出来了,却连一个敌人都抓不到,养你们这群废物有什么用,现在人家都能把这个炮弹藏到你们防卫省对面来了,假如他们愿意,你们整个防卫省恐怕都已经被病毒泄漏所消灭了……”

幸田的火气越来越大,骂声也越来越激烈,柳哲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是他也无法反驳,对方入侵日本如若无人之境,甚至大肆歼灭日本自卫队和防卫省特工人员,而他们毫无办法,现在对方如果已经抓到了松本凌子,那么很可能已经得到那些相关的文件了。

“……柳哲,现在这件事情还远没有结束,我们不知道那松本凌子到底在不在他们手中,如果是,到目前为止,中国政府并没有在东北开始大规模的挖掘跟搜索工作,说明他们还没有得到隐藏的化学武器的示意图,否则早该开始大规模的勘察了,或许我们的对手还没有得到那些文件,你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在对手得到这些文件前找出他们,找出松本凌子。”

“是,总裁,松本凌子的通缉令我们已经发出了,其他搜索也在进行中。”

“等着你的消息。”幸田挂上了电话,柳哲叹了口气,浑身无力的坐在椅子上。

藤田走了进来,“又被骂了?”

“习惯了。”

“对了,我是来通知你,东京我们已经夺回来了,所有敌人隐藏的监视系统都清除了,电脑也已经重新做了调整,敌人对东京的占领已经宣告结束了。”

“接下来要在所有的大城市都搞一次这样的行动吗?”

“不错,敌人是相当专业的,肯定会在自己隐藏的地放安置防护监视设备,找到这些,我们就能判断敌人的所在了。”

“找到又怎么样?然后再让他们跑掉?”柳哲垂头丧气的说,“目前为止我们全部失败了,谁能保证之后一定能成功?”

“这个谁也保证不了,但是难道你能什么都不做,看着他们为所欲为,现在美国人的态度明确了,他们并不想干涉我们跟中国特种部队的较量,只想我们两败俱伤,现在干扰没了,正是我们放开手脚行动的好机会。”

柳哲回过头来看了看藤田,“很意外啊,你不是很讨厌我们这些人吗,现在居然这么积极。”

“讨厌你们是一回事情,但是我不会允许日本受到侵犯,也不会允许日本人受伤害,这就是我为什么要听从幸田那个疯子的唯一理由。”

柳哲点了点头,“不管政见如何,大家都必须一心一意的对付中国人,这是目前首要的任务。”

“各地的警察已经开始行动起来了,自卫队也已经就位了随时可以出动,这次我们不会再给对方任何的机会。”藤田斩钉截铁的说。

松本凌子张开了眼睛,此时她正躺在一张舒适的床上,环顾屋子四周,一股莫名的温暖涌上心头来。

“你醒了。”一个温暖的声音也从旁边传了过来,她转过头,看见一个年轻人正温柔的看着自己。

“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松本凌子急忙站起身来鞠躬。

“不用客气。”年轻人笑了笑。

“我叫松本凌子,初次,不不是,非常感谢您帮助了我。”

“我叫陈广,是中国人,欢迎你来我家。”

“打搅了,我马上离开,给您添麻烦了。”松本凌子一鞠躬就想走。

“凌子小姐,这里并不是东京,这里是长崎。”

“长崎?”松本凌子大吃一惊,“可是……可是,我记得……”

“你只是在东京的街道上遇到了我和我的一个朋友,然后请求我们帮助你,接着我们把你带回了酒店,然后你就什么都不记得了。”陈广郎声说道。

“对……对。”松本凌子有些害怕的说。

“别担心,我不是坏人,只是追你的人实在太厉害,我才不得不带着你躲到这里来。”

“他们……他们是……”

“政府特工,训练有素的政府特工,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要抓你,因为我也实在看不出来你会是能够威胁到日本政府的人,所以我才把你带到这里来,让那些日本政府的猪头在东京忙活去吧,不好意思,我跟日本政府的人有些过节。”

“对不起,连累你了。”松本凌子急忙鞠躬,“非常感谢你救了我,但是我继续留在你这里,会给你带来麻烦的,而且,我本身就是个麻烦……”松本凌子的眼睛变得有些空洞。

“有人也这么说我,不过我不怕麻烦。”陈广笑着说,“反正你没有地方可去,就留在这里吧,这里比较偏僻,一般也不会有人来,平时是我一个人躲清净的地方,我不会问你是谁,或者你为什么会被日本政府追杀,你也不要问我是谁,我只是个简单的中国的有钱商人,如果你愿意,把这里当家好了,这里的所有东西,都请随便使用,当然我也不会强求,如果你想离开,随时都可以。”

陈广站了起来,把一把钥匙放在桌子上,“这是这里的钥匙,先交给你保管,对不起,我还有一个会议要参加,暂时会离开一到两天,这里的冰箱里有一些储备,地下室里也存放了一些食物,保险柜里也有一些生活费,密码是6个5,你可以在这里生活,当然是走是留,你也不用这么着急就答复我,不过等我回来的时候,我希望还能看到你。”

陈广站起身来,转身推门走了出去,只留下松本凌子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屋子里默默的坐着……

“这么快就出来了。”“火鸟”笑着对“战狼”说,“我还以为你今天晚上要跟她过夜,直接就拿下了。”

“别想的那么龌龊,人家还是个高中生,而且属于很传统的那种,哪有你想的那么龌龊。”“战狼”不高兴的说。

“这可是机会啊,你没看电视剧里的女人一遇到什么悲惨的事情第一件事情就是跟救了他的男人上床,你把我们设在别墅里的监视器全拆了,也不用担心我们全程观摩了。”

“我说,你所在的国家是亚洲第一大色情产业国,想观摩的话随便去找个音像制品商店有更刺激的东西。”“战狼”没好气的说。

“喂,我可不是什么偷窥狂,只是现在我们对别墅里一无所知,她在做什么都不知道,这可不符合监视的传统,而且假如她在你不在的时候自杀,那我们不是也没有去救下她的机会。”

“如果被她发现屋子里有监视器,那么我在她心目中的形象不是日本政府的秘密特工就是超级变态狂,那这样我们的计划就会完全失败,而且在我离开的这2天时间里,她会恢复过来的,因为她找到一个可以依赖的人,这就会给她希望。”

“其实我真觉得你该直接跟她说,我们是特地来找那些文件的,交出那些文件,我们就可以帮助你逃亡到别的国家躲避追杀,就算她不愿意,不是还有‘枪骑兵’吗?他可是拷问的专家,那些死硬分子没有能在他手里支撑超过20分钟。”

“别说的我跟恶魔似的,我又不是日本人喜欢折磨虐待女人,我其实很讨厌拷问这个工作,尤其是拷问妇女,那种工作非常恶心。”“枪骑兵”反驳,“再说,现在她的状态并不适合拷问,一个仅仅17岁的女孩子心理承受能力本来就有限,一夜之间受到如此大的变故,如果再施加压力,这个人可能崩溃掉,所以我还是同意‘战狼’的想法,治疗她的内心,甚至占据她的内心,然后可以轻易骗到我们想要的东西,实在不行,那就用‘战狼’来胁迫她。”

“我们都是混蛋。”“战狼”说了一句。

“我们本来就是来做这种工作的,别有什么心理负担,你要记住,她是松本家的后代,松本家的手上有太多我们中国人的血债了,他们家还上几辈子都还不完的血债,而且她有今天的遭遇都是松本家自作自受,你就不用同情心泛滥了。”

“我知道,但是今天已经不是那种诛灭九族的年代了,松本家是血腥的刽子手家族,但是这和她无关,她只是毫无选择的在这个家出生,她不是右翼分子,也不会考虑什么国家民族仇恨,她并没有伤害过任何人,也不打算伤害任何人,只想好好活下去,哪怕只有几天时间。”“战狼”叹了口气,“这几天我会好好照顾她,然后我会亲手解决她,让她毫无痛苦的死去,这是规矩,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你们两个只是来协助我的,不要做多余的事情,否则,我不客气。”

“他是说真的?”“枪骑兵”问。

“火鸟”看着“战狼”的背影点了点头,“那家伙认真起来,最好别招惹他。”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