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蛇打七寸!分析达赖集团的“藏独”策略

央视《新闻会客厅》4月14日播出节目“分析达赖集团的藏独策略”,以下为节目实录:


主持人:欢迎来到《新闻会客厅》。最近一段时间,人们被一起一起的突发事件激怒了,当“3·14”拉萨发生打砸抢烧暴力事件的时候人们被激怒了。当奥运圣火的传递受阻的时候,人们也被激怒了,但这些事件并不是偶然和孤立,现在有越来越多的证据可以证明,这是由达赖集团在幕后操纵和指使的。 对人们来讲有哪些模糊的问题有待进一步清晰,今天我们就请到了四川藏学研究所副研究员游祥飞请来跟我们讲一讲。欢迎你游祥飞。


游祥飞: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最近的一个新闻就是我们看到说达赖在东京,他并不谋求西藏的独立,我们该怎么看待他这样的说法?


游祥飞:达赖这种提法只是体现他现在策略上的变化,我们从达赖集团将近五十年分裂活动演变来看,他这种所谓不寻求西藏独立,其本质只是从言语上或者说玩弄一种文字游戏,其本质并没有变化。


主持人:其实你也带来了一个时间表?就像达赖集团藏独策略时间表,这里有几个时间点,我们先概要地说一下,为什么在这几个时间点很关键?


游祥飞:首先是1959年全面发动武装叛乱失败,叛逃印度,在尼泊尔建立“四水六岗”这种反叛武装,准备武力打回西藏,然后到1974年这个反叛武装被尼泊尔当局剿灭之后,这段时间是达赖集团以武装斗争打回西藏的一个阶段。从1974年到1987年,由于中美关系的改善以及国际时局的变化,中国联合国这种席位也得到恢复。国际上对达赖集团支持减少,这部分达赖集团又转为对中央示好,表示放弃西藏独立,愿意与中央接触。到1987年达赖喇嘛就在美国的人权会议上抛出了这种“五点”和平计划,表示要改行中间道路,从1987年到1993年,由于东欧发生剧变,前苏联也解体。达赖集团就觉得寻求“完全独立”时机来了,就表示放弃斯特拉斯堡建议跟“五点”和平计划,转而寻求西藏的“完全独立”。1993年跟着直接宣称,不与不稳定的中国政府进行接触。1993年到2008年这段时间来看,中国经济社会的发展、综合国力的提高都是有目共睹的,所以达赖喇嘛转而说我要继续坚持中间道路,与中央进行接触。


1951年,西藏和平解放,中央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签定了十七条协议,从法律上确认了西藏的主权归属问题。然而,对于当时的西藏统治阶层来说,西藏的和平解放对她们的利益造成了极大的威胁,在此前西藏的统治阶层占有95%的西藏资源。


原和平谈判西藏地方政府代表阿沛


:当时西藏政府执政者和部分追随者都反对中共,搞“西藏独立”的决心从来都没有停止过。所以当时他们不但不响应中央的指示,一方面准备打仗,攻打解放军,一方面派出代表到国外,希望得到外国、对国外势力的援助。


“藏独”势力受到了当时美国政府的大力支持,暗中支持“西藏独立”。当时美国的中央情报局曾经三次给西藏上层发来密电:“藏独”势力,西藏上层一直没有停止过“藏独”计划,制造各种事端,直至1959年3月10日,西藏发生军事武装叛乱,一个星期后,达赖在几名美国特工的护送下从西藏逃往印度,也就是从那一刻起,达赖开始了他49年的流亡生涯。


主持人:1959年是达赖叛逃的这一年。为什么要选择这样一条路?又是怎样叛逃的?


游祥飞:西藏1951年5月23日,中央政府跟西藏地方政府签订和平解放西藏协议之后,这个协议我们现在一般大家简称“十七条”。所以十七条协议签订之后,西藏地位跟主权归属问题已经从法律上的形式上得以确认。但是西藏上层根本就不愿意,就不愿意看到,他们自己的封建特权,所谓他们的农奴制这个封建特权得到冲击,一直想维护既有的权益,从1951年到1959年之间,他们想方设法一直在阻挠协议的进行。尤其是在1952年,他们首先成立了一个伪人民会议,公然对解放军进藏,根据“十七条”进藏,采取了各种阻挠方式,比如说拒绝卖粮食给解放军,想饿走解放军。到1956年,由于我们在全国已经实现土地改革这种政策,在四川藏区或者青海、甘肃这种藏区相关的地方也进行了土地改革,民主改革。这时候因为达赖1954年参加了全国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的时候,在回西藏的途中,释迦活佛专门经过四川藏区等地进行了公开的煽动,要求当地的群众及寺庙要起来,反对进行民主改革,煽动他们进行武装叛乱。1959年2月的时候,达赖说要去大昭寺讲法,当时因为他这种要考革西学位,达赖喇嘛,因为他身体状况欠佳的原因,就取消了去大昭寺讲经的活动,当时嘎下政府,就是西藏地方政府,对外宣传就是说中央政府的驻军在达赖喇嘛经过的路上有一个叫贸易大楼上的屋里架设了机关枪,准备暗杀达赖。

主持人:无中生有造了这么一个谣言散布出去。


游祥飞:对,就是想造这样一种谣言,说达赖喇嘛的安全现在受到极大的威胁。到3月,这个期间还有一个插曲,就是当时西藏军区副司令员邓邵忠在与达赖喇嘛一起观看西藏的一个传统跳绳节目的时候,达赖喇嘛对他表示,说西藏军分区,叫文工团,最近从内地学习回来,准备了精彩的节目,他很想去看看,西藏军分区当时就表示很好,准备安排时间,最后征求达赖喇嘛的意思,就是安排在3月10日这一天,也就是达赖已经传完大昭考完革西学位之后就安排这一天去。这个时候原西藏反动上层觉得策动骚乱最佳时机来了,他们在3月9日拉萨的墨本,就是现在我们所说的拉萨市长相当于这种职务,在拉萨传言,明天达赖喇嘛要去西藏军区看戏,拉萨的所有居民都应该上街,要到罗布林卡,就是达赖的夏宫,请求达赖不要去西藏军区看戏,因为他们煽动的口号就是汉人要把达赖接到北京去,汉人要在军区宴会上毒死达赖。第二天上午,拉萨的代本,他们所谓的代本就是专门负责拉萨维持秩序的治安官,挨家挨户要求拉萨的居民上街,直接到罗布林卡,纠集了两千多人,按道理达赖上午去军区看戏,这时候包括当时的叛乱分子,就把罗布林卡围得水泄不通了,达赖就没法出来。当时还有我们的西藏自治区,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的委员叫帕巴拉·索朗降措,也准备去请达赖出来,这是个爱国人士,他准备去请达赖,前去请达赖出来看戏,但是叛乱分子就用石头把索朗降措活活打死,并把他拴在马尾巴上,把他的尸体拖在拉萨市街上游行达了两公里之久,这手段是极其残忍的。随后,下午三点钟左右,西藏地方政府的嘎伦,就是所龛,他们来了三个嘎伦,向西藏军区传达了达赖喇嘛不能来西藏军区看戏了,西藏军区当时指出是他们有意识有组织的预谋,并要求他们要惩办凶手。随即3月10日,也就是这天晚上,所龛、嘎伦回去以后就召开了人民会议,对外宣布西藏人们彻底“独立”。然后随即成立叛乱武装总部,也就是司令部发起了全面的武装叛乱。


主持人:这个叛逃呢?


游祥飞:达赖喇嘛真正叛逃是在3月17日。由于叛乱分子一直挑衅,尤其对拉萨市油料管理站进行挑衅,连续发动攻击,发射炮弹这些,油料管理站我们的民兵连队就进行了有限的还击,其中有两发炮弹是落在罗布林卡之外,罗布林卡达赖喇嘛夏宫之外。这个时候他们觉得达赖安全了。对外宣称达赖安全受到了极大的威胁,然后就决定要把达赖伪装出逃。3月17日,达赖在其所龛等人一行,秘密伪装,达赖也打扮侍从的身份,秘密渡过拉萨河,然后进入他们“四水六岗”叛军总部,然后就逃离拉萨。


主持人:就进入印度是吧?


游祥飞:然后经过桑南,再往上走就进入印度。


主持人:所以这就进入到了达赖谋求西藏“独立”的第一个历史阶段,从1959年到1974年,这个阶段他主要的立场表述起来是什么样的?


游祥飞:寻求的目标就是政府,1959年达赖一到印度就说明了,放弃“十七条”协议,寻求西藏的完全“独立”。


主持人:为什么到1974年是一个时间点?


游祥飞:1974年为什么成为一个关键的时间点,作为他们策略重要的一个调整标志,有其深刻的国际背景。1972年尼克松访华,中美关系改善之后,对印度,对尼泊尔的支持,以及对达赖集团的支持,他有些方面做了调整,尤其对达赖集团军事跟经济方面的支持减少,因为尼克松总统访华的时候,中美关系要改善,有个前提就是他们对达赖集团这种军事跟经济的援助必须是停止。鉴于这种情况,尼泊尔政府也感觉到了这种相对比较宽松的环境,尼泊尔政府为什么当时之前会允许“四水六岗卫教军”在他们自己的境内进行了长达十多年的武装袭扰?其实主要是迫于美国和印度方面的压力。1972年,尼克松访华之后,加上当时的尼泊尔国王比兰德拉上台,就是入主他们的政府之后,他竭力改善对华的关系,1973年,比兰德拉国王访华,访华之后中尼之间的关系也得到了极大的改善。1974年,尼政府对“四水六岗卫教军”就下达了最后通牒,要求他们必须就地缴械,向政府投降,要么返回西藏境内,接受安置,所以达赖集团这个武装就是暴力武装这种布略已经在1974年可以说画上了一个句号。


李小萌:在这个期间,达赖和中央政府之间的接触是怎样一个过程?


游祥飞:1959年到1974年达赖与中央政府之间是没有任何接触的,他们提出的想法就是武力打回西藏,中央政府采取的战略措施是针锋相对。1974年之后,由于达赖不断调整这种策略,转而表示不寻求西藏“独立”,转而通过一些渠道,向中央政府表示,达赖喇嘛愿意与中央政府进行接触。

由于美国等国家减少了对达赖军事、政治和经济上的支持,1974年,达赖集团开始通过各种形式向中央政府示好,1978年5月,达赖对《旁观者报》记者说,如果北京邀请我访问拉萨和西藏部分地区,我将乐意接受,如果我耳闻目睹西藏人民在中国统治下生活幸福,我就放弃“西藏独立”的要求。当时中央政府也不计前嫌,邓小平曾经明确表示,达赖可以回来,但他要作为中国公民,我们的要求就是一个爱国,而且我们提出爱国不分先后,我们可以既往不咎。1987年达赖公开发表五点和平计划,提出放弃“藏独”,要走中间道路。


主持人:中央政府后来是怎样的态度来对待的?


游祥飞:我们的态度还是欢迎他们,欢迎他们回国来了解真实的情况,看看藏区的发展情况,了解党对他们,中央政府对他们的一些政策,当时1979年中央对国外藏胞制定了一个政策就是爱国不分先后,爱国一家,来去自由,既往不咎这种方针,就是说在很多方面没有提特别多的要求,就说批准了他们参观团进行相关的国外藏胞回国探亲、访问,或者定居。这些参观团进入境内藏区,尤其在西藏这种活动,活动煽动性的活动特别明显。


主持人:用什么样的方式向什么样的人群去煽动呢?


游祥飞:比如说因为当时他们作为这种参观的回来,西藏有一些民众,或者说他们有些民众进行欢迎,越多的地方他们煽动的情绪越强,比如说唱一些藏族歌曲,呼喊一些“西藏独立”的口号,“吃糌粑的,喝酥油茶的人要全部团结起来”,他们还讲说,“不管是前藏、后藏,康巴、安多所有的藏人都要团结起来”,还说“"西藏独立"不要光放在嘴上,还要藏在心里面”,这种煽动性特别强的话。尤其是第二批参观团在拉萨访问的时候,拉萨第二天就出现了不少反动标语,而且当地的一些爱国人士及我们的党政军一些领导,藏族领导干部接到恐吓信,或者是恐吓电话。西藏已经出现了一种社会动荡的,出现动乱的这种苗头,当时西藏自治区政府根据这种情况,就限令这一批要提前出境,因为他们的行为跟他们刚开始入境时候的表态已经形成一个非常鲜明的对比,他们的意思就是在西藏境内行刺,制造一个动乱。


主持人:是不是意味着打开了一道门缝的这扇门就可能关起来了?


游祥飞:确实是,因为他们来了,不仅在这方面进行煽动,而且围绕小平同志提出原则性问题上,他就绕圈子,提出了苏联什么模式,满清模式,台湾模式,以及一些他们想要的各种各样的模式。然后就是要求的根本问题,事实上还是有事实上的“西藏独立”问题。


主持人:第四个参观团进来,也是做了同样的鼓动所谓“独立”的这些事?


游祥飞:对,所以达赖集团1986年进来第五次批参观团的时候,中央政府提出,如果说你没有办法做出这方面的表态,那就没法进行安排,所以第五批参观团是未能成行。


2008年4月9日,在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中央统战部副部长斯塔介绍了2002年以来中央与达赖方面的接触。


斯塔:六次谈判(接触商谈)2002年以来,达赖的私人代表先后6次与中央有关部门负责同志接触。


斯塔说,中央政府表现了极大的耐心和诚意,从2002年开始和达赖方面进行接触商谈。只是这几次接触商谈,达赖方面的藏独的诉求并没有实质性改变,谈判仍然没有进展。


主持人:1987年到1993年这六年期间,他的主张都在说提出中间道路对吗?


游祥飞:1987年至1993年,其实他中间道路立场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1987年到1988年这段时间,1987年他在美国的国会人权会议上发表了“五点”和平计划,1988年6月15日又在法国的斯特拉斯堡议会大厅上发了这种“七点”和平建议,正式确定了他中间道路的立场。这个时候达赖集团还是与中央方面进行了接触,但是他始终没有放弃这种“大藏区”这个想法,以寻求变相的“独立”或者是“半独立”状态。随着1989年就是十世班禅喇嘛,就是十世班禅大师圆寂在西藏拉萨,在西藏的德虔格桑普彰圆寂之后呢,中央政府为了向达赖喇嘛表示中央的诚意,以中国佛教协会的名义邀请达赖回国进行访问。当时达赖喇嘛错误地估计了形势,就拒绝了这次邀请。随后众所周知,北京发生了“六四”风波,这种国际形式对华的态度,以及一些政策都发生了根本新的调整。政治上采取孤立,经济上采取制裁这样一种手段。这时候加上东欧一些国家,社会主义这种国家纷纷脱离前苏联,宣布独立,民族分离主义运动,当时也处于一个非常的高潮期。达赖集团就觉得,他们寻求中间道路,做出了太多让步,1990年达赖就在荷兰表示,苏联的现实就给他们一种新的希望,一种新的契机,给“西藏独立运动”带来更多的勇气,然后表示他所提倡的中间道路已经对中国政府作出太多的让步,1991年,达赖喇嘛包括他的“310”声明中,10月份在美国的耶鲁大学发表了《拥抱敌人》的这种公开演讲的时候,也公开宣布放弃这种“七点”和平计划,也就是他声称放弃了中间道路,改革寻求完全“独立”。1993年跟着直接宣称,不与不稳定的中国政府进行接触。

主持人:我们看下一个图表,1993年到2002年将近10年的时间,又一次把“藏独”明确提了出来是吗?


游祥飞:1993年到2002年这一段时间,刚才所说不是把“藏独”提出来,他只是把一些隐性的“藏独”表达出来。


主持人:从中间道路又开始演变了?


游祥飞:1993年到1995年这一段时间,他是完全放弃了,可以说基本上完全放弃与原先的中间道路这种主张,尤其是1995年,达赖不顾历史依规宗教定制,在境外擅自认定了这个十世班禅大师的转世,也是对中央权威的一种直接挑衅。


主持人:这样做的意图是什么?


游祥飞:他就是想通过他的认定,制造藏区的一种混乱,藏族群众的一种混乱,本来是想提高,增加对中央政府对抗的一个筹码,他觉得他有这样的权威,他有这样的能力。实际上这对当时中央之间接触,直接造成了这种对话基础造成了极大损害。


主持人:在刚才说的1993年到2002年主要提出的主张,表述是什么呢?


游祥飞:1993年到2002年,我刚才说这个阶段,到1995年这个阶段,就是说已经是放弃中间道路,从1995年之后,因为在西方这段时间,尤其是九十年代中期,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西方对达赖集团的支持,可以说进入一个比较空前的阶段,也就是说以达赖访问西方国家为例,达赖喇嘛目前从1959年叛逃之后,到2007年访问美国,他是1979年第一次去了,八十年代没有去过几趟,他目前位置为止去了35次美国,对美国进行了35次访问。绝大部分的访问是在1990年到2000年这段时间,平均每年基本上都在两次以上。这个时候去美国,每次去,包括美国的前几任总统,布什总统,克林顿总统,像现在的总统,都会见了达赖喇嘛,以不同的方式,这个对达赖喇嘛是一个极大的鼓励,对他们所从事的事业也是一个极大的刺激。不过,事情并非像达赖所料,他刚开始九十年代初的时候,曾经扬言中国可能五年十年可能就,社会主义制度可能就会终结,可是事情跟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样,中国不仅是没有终结,而且综合国力、社会经济、国际地位都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到1996年的时候,达赖又转变了口吻,表示他还是要继续坚持中间道路。


主持人:这个时候的中间道路,跟以前的中间道路之间具体的表述上有变化吗?


游祥飞:可以说只有言语上的变化,他之前提出是高度自治,到1996年以后,基本上换了一种词叫“真正自治”。他就换词“真正自治”,换一个更中性的,不想特别刺激,对人特别刺激,比如说高度,高度感觉藏族,他讲“真正自治”换一个比较中性一点的词,内容跟跟1988年的这个“五点”和平计划跟“七点”建议没有根本的区别,内容都是一模一样。


主持人:他这个时候转变策略的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什么呢?


游祥飞:前面所说的国际上对他的支持,这种支持达不到他所向中央政府施加的压力,以让中央政府做出让步的可能已经看不到了。而且中国社会也没有看到他所出现的崩溃的状况,对此达赖喇嘛在一些接受记者采访,发表公开演讲的时候,玩弄文字游戏,他就说我愿意在无任何先决条件下,与中央政府进行接触。


主持人:当时间走到2002年这一年发生了什么?


游祥飞:其实2002年之前,到1999年,因为达赖喇嘛也觉得如果无任何进展的情况下,对其非常不利,他就表示与中央政府的这种正式接触,现在暂时不大可能建立一些非正式的私下渠道的接触,所以后面的渠道他强调是这一点接触。


主持人:2002年?


游祥飞:其实2002年之前中央政府已经是批准了达赖的二哥嘉乐顿珠已经在国内进行了一个月的访问活动,让他参观感受中国在发展变化,通过他的发展变化,来向达赖喇嘛传递一种信息,传达一种信息说国内处于什么样的状况,把一个真实的状况告诉达赖喇嘛。此外,达赖喇嘛又做出了一些所谓的善意的表态,比如说他就说在各种“310”声明中没有采用那么多强硬的字眼,然后在接受媒体采访中,他也表示自己也是爱国者,这种言论。针对达赖方面做出这种表态,中央就决定与达赖方面的私人代表,达赖私人代表从2002年开始恢复接触,至今已经进行了六轮接触,直到2007年。


主持人:其实我们是从历史讲到今天,在以前达赖集团反映有非常激烈的武装挑衅,也有所谓的演讲、出访这种软性的做法,这次在2008年所表现出来的一系列的动作,我们也可以判断一下,他有可能会对他们造成一些什么样的影响呢?会对他们有利吗?会得到一些什么吗?


游祥飞:现在他们事实上已经造成了一定的轰动效应。国际社会有关的一些比如说首脑,一些政要,也发表了一些对拉萨暴力事件表示关注的这种事情,但事实上对他们来说,这个事情他们肯定是自掘坟墓。他们把他们真正的面目表露于世人面前,“拉萨武装起义”,武装叛乱,以暴力的方式,没有办法达到他们所要的一切,而他们所寻求的中间道路这种方式,他们又不愿意放弃他们真正的“独立”主张,而搞这种野心的“藏独”主张,他们还是没有办法得到他所要的一切。现在私下里,直接煽动策划这种暴力恐怖活动,更没办法得到所要的东西,这个时候采取的这种活动,暴力手段注定肯定是要失败的。 (来源:中央电视台-新闻会客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