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达尔卡纳尔岛争夺战与日本国运的衰败

1942年8月7日,美军海军陆战队第1师1.9万人在所罗门群岛中的瓜达尔卡纳尔岛登陆,夺取了日军修建的机场。日军大本营暴跳如雷,决心务必夺回。海军东南方面舰队出动8艘巡洋舰、驱逐舰夜袭瓜岛,一举击沉美国海军4艘重型巡洋舰,总算在中途岛惨败后为日本海军挽回了一点面子(不过这是日本海军在太平洋战争中最后一次大胜),美国海军运输船队被迫全部撤离,岛上的海军陆战队第1师成了“弃儿”,形势转而对日军有利。但日军错误判断岛上美军不过数千,因而决定出动6000人夺回瓜岛。第一批投入的部队是以精锐著称的一木支队,以第7师团第28联队为骨干组成。支队长一木清直大佐以残忍成性闻名,1937年是驻守北平的中 国驻屯旅团的大队长,借口士兵失踪而下令进攻宛平县城、打响侵华战争第一枪的正是此人,与联队长牟田口廉也、旅团长河边正三一样,都是侵华元凶和急先锋。一木支队登陆瓜岛后,原以为可一举击溃美军,但先头部队第一次向机场高地冲锋就被全歼,800人被击毙,一木清直在下令焚烧联队军旗后剖腹自杀(日军步兵联队军旗由天皇亲授,决不能落入敌手),而美军仅阵亡35人,不及日军1/20。惨败并未使日军清醒,随后投入的川口支队(35旅团)和一木支队后续部队继续冲击美军机场高地,再被打垮,山坡上日军尸横遍野,因此被称为“血岭”。其中一木支队出征的旭川第28联队的2507名子弟兵中仅有143名生还。

两次冲击失败,日军渐感瓜岛美军力量非同小可,看来联队、旅团级规模的战斗打不下去了,终于下决心拿出王牌第2师团,并成立17军,军司令部亲自登岛指挥,打师团乃至军级规模的大仗。第2师团以日俄战争时辽阳会战中夜袭弓长岭著名,即使在以顽强著称的“皇军”中也威名远振(日军自明治维新到二战前的70多年期间,师团规模的夜袭也就这一次,日本陆上自卫队出版的《作战理论入门》一书中即选该例子为夜袭经典战例,可见该师团之地位。同时入选的战例还有朝鲜战争中中 国人民志愿军39军奇袭云山之战),1931“九·一八”事变时几乎以自己一个师团之力攻占全东北(也有东北军不抵抗因素),号称不败的常胜师团。二战时日军将领认为,日本兵中以东北、九州兵最强,来自仙台的第2师团正是东北兵之代表(九州兵代表则是来自熊本的著名的第6师团)。此次大本营特意调该师团登陆瓜岛,正是希望其发挥“夜老虎”的长处。师团长丸山政男也夸口说:“我师团自日俄战争以来从未后退过”,“不知失败为何物”。但第一次进攻就以失败告终,师团头等主力、王牌29联队全军覆没,联队长和军旗下落不明。好不容易拼凑残部发动二次进攻,再次被打垮,步兵团长那须弓雄少将被击毙。至此这个“常胜师团”损折过半,残余官兵患了“恐战症”,以后被迫调往缅甸休整,“仙台武士”从此一蹶不振。

岛上日军三次进攻失败,瓜岛附近海面美日海军也进行了6次大海战,双方各损失24艘军舰,吨位也大致相当。日本海军尽管稍占上风(如规模最大的圣克鲁斯海战取得战术胜利),但因瓜岛机场始终在美军手里,日本海军在无制空权情况下也无法赢得瓜岛海面的制海权,企图强行输送兵员却遭来大屠杀。11月14日,运载38师团13500人的11艘运输船被美机炸沉6艘,除1艘重伤返航、驱逐舰接下4800人、在瓜岛卸下2000人外,约6000名日军在一枪未发的情况下被送进海底,而来自名古屋的该师团素以精锐自夸,攻占香港作战也不过死亡600多人,师团主力东海林支队以横扫婆罗洲闻名,这次却大部随运输舰沉没而淹死,确实是死不瞑目。岛上日军后期断了供应,平均每天非战斗死亡100多人。逐渐陷于崩溃。

瓜岛之战持续半年,以日军被迫撤退而告终。不计海战单就岛上陆战而言,日军投入3.6万人,死亡达2.4万,是在中 国1937年“八一三”淞沪会战死亡人数的2倍半以上。其中病死、饿死9000多人,与淞沪会战死亡人数相当,确实给了日军当头一棒。而美军在岛上不过死亡1600人,不到日军7%,总计伤亡也不过6000人。

应该说,瓜岛距日美两国本土距离大致相当,双方投入的陆海空军兵力也在伯仲之间,最终却以日军的惨败而告终。原因何在?

日本海军责任较小,虽然前有中途岛大败,但毕竟有余勇可贾,在海战中也未处下风。美国海军几乎倾巢而出,但2艘航空母舰被击沉,主力“企业”号多次受创,以致辽阔的太平洋上,号称世界最强大的美国海军一度没有1艘航空母舰!确实到了危急存亡之秋。瓜岛之战,对日美两国而言都是到了“极点”,但熬过这一难关后,美国国力的优势就稳步发挥出来了,1942年底,主力航空母舰、3万吨级的“埃塞克斯”级开始服役,1943年攻打塔拉瓦时就可一次出动“埃塞克斯”级7艘(总计建造24艘)。而日本的造舰能力无法相比(本章第2节已有对比数字),只有逐渐失去招架之力。

关键在于日本陆军的虚弱。二战中日本陆军装备已远远落后于世界强国(苏、德、美、英),但在侵华战争中其火力还居于压倒优势,故弱点一直未暴露。1939年诺门坎冲突“关东军”败于苏联红军之手,也未给一向自大的陆军以应有的震动。太平洋战争初期,日军横扫东南亚,虽然盟军主要是当地殖民地部队,日军大胜之余却产生了“美英军不过如此”的轻蔑,“陆军无敌于天下”的神话更是甚嚣尘上。瓜岛之战,日本陆军投入的俱为精锐,但首次碰到美军建制完整的作战师,火力立刻居于绝对劣势,三次总攻均遭惨败,甚至到了无法近身的地步,再次遭遇“太平洋上的诺门坎”。此战焦点在于机场的争夺,负责太平洋战场东南方面陆上作战的日军第8方面军司令官今村均深有感触:当初指挥第2、38师团横扫婆罗洲(时今村为16军司令官),死亡不过840人,而瓜岛之战出动这2个精锐师团竟拿不下一个机场,真是难以置信。夺不下机场,也就没有制空权,日军海陆大战就没有保障,日本海军瓜岛之战损失的最大吨位的2艘军舰(“金刚”级战列舰),其中“比睿”号就是被机场起飞的美机炸沉,另1艘“雾岛”号则是海战受重创后担心美机空袭而自沉。特别是38师团还未投入陆上战斗,因运输舰被机场起飞的美机炸沉、在海上淹死人数竟接近香港作战战死数的10倍,确实是无法接受的残酷事实。日本陆军的不败神话破灭了,但其2万多人死亡、其中9000多人病死、饿死的惨状,不过是太平洋上日军大惨败的开始,规模大得多的惨剧,将接连在菲律宾等地上演!

万里之外的瓜岛之战,牵动了日本帝国最敏感的神经。按照大本营原计划,一夺取瓜岛,陆海军就应立即解雇22万吨船舶,以便投入东南亚航线运输日本帝国最急需的粮食、原料等物资(当时该航线因船只有限,只能保障运输军需品和石油)。但随着一次次失利,大批军舰、运输船被击沉,陆海军不但无法解雇22万吨船舶,反而要求增拨62万吨。而大本营最大限度只能满足27万吨,但这样由于原料输入本土受影响,1943年又无法完成350万吨钢材的计划。为争夺船舶吨位,陆海军互不相让,陆军参谋本部作战部长田中新一中将鉴于瓜岛之战船舶损失过大(仅第三次所罗门海战就损失8.5万吨),认为陆军除分配数额外,还须另拨8.5万吨补充这一损失。而首相东条英机的军事顾问、陆军省军务局长佐藤贤了少将从平衡陆海军角度考虑,坚持陆军所分配吨位已包括瓜岛损失在内,而且1943年第一季度无论如何也要解雇18万吨船舶。田中极为不满,竟与佐藤在办公室扭打,一班参谋则为两位将军呐喊助威,丑态百出。最后东条英机部分满足了陆军的要求,但田中新一被调到缅甸任18师团长,佐藤贤了也到泰国任师团长。除吨位外,陆海军就飞机分配也吵得面红耳赤。原本计划1944年生产飞机4.5万架,陆海军平分。但海军以瓜岛之战等大战中飞机损失过大为由(从1942年8月瓜岛之战开始到1944年2月的西南太平洋作战,日本损失飞机7096架,飞行员7186名,特别是后者损失无法弥补),提出要2.6万架,陆军坚决不同意。最后大本营裁决,减少轰炸机产量集中生产战斗机,这样可多生产5000架,总计产量达5万架,陆海军平分各2.5万架,只比海军要求的少1000架,才总算平息了风暴。

不仅如此,小小的瓜岛,居然打乱了整个日本的战略部署,使帝国军事机器再也不能正常运转。此时日军在太平洋上有两大攻势,除瓜岛外,在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南海支队(也就是前面提到的在缅甸作战的55师团一部)翻越欧文·斯坦利山脉袭击莫尔兹比港也是重要一环。

此时麦克阿瑟正坐镇莫尔兹比港,因确信日军无法翻越欧文·斯坦利山脉而毫无戒备。但堀井富太郎少将率领的南海支队1万多人却完成了这一似乎不是人力所能及的任务,通过军用望远镜已可看到莫尔兹比港市政厅。他们即将成为东方的伊阿宋,转眼就可摘到金羊×。麦克阿瑟即将面临自菲律宾巴丹半岛逃脱后的“第二场灾难”,而这很可能彻底断送他的军事生涯。但此时由于日军在瓜岛连遭惨败,大本营决定全力支援瓜岛,完全断绝了对南海支队的供应。堀井被迫决定撤退,自己也意外身亡。撤退中被迫丢弃大炮,而炮兵军官按照信奉的“人在炮在”原则居然切腹自尽!麦克阿瑟逃过大难,得意洋洋地宣称其大敌“堀井终于可耻地完蛋了”,随后组织美军2个步兵师以及澳大利亚部队展开反攻。从1942年11月至1943年1月,在巴布亚半岛全歼日军,仅在布纳就击毙日军7600人(服部卓四郎:《大东亚战争全史》,商务印书馆1984年版,2册687页)。此时距中 国战场第三次长沙会战不过一年,而日军在这偏远渔村死亡数就接近前者的5倍!然而这只是日军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大规模死亡的开始!

更具有决定意义的是,瓜岛之战居然粉碎了万里之外日军进攻中 国大后方的5号作战计划。日军“中 国派遣军”高级将领一致认为应首先解决“中 国事变”,为此必须进攻陕西、四川乃至云南。冈村宁次在那篇题目是《关于迅速解决日华事变作战方面的意见》中指出:“敌军抗日势力之中枢,既不在于中 国4亿民众,亦不在于政府要人意志,更不在于包括若干地方杂牌军在内之200万抗日军,而只在于以×××为中心,以黄埔军官学校系统的青年军官为主体的中央直系军的抗日意志。只要该军存在,迅速和平解决有如缘木求鱼……”。太平洋战争爆发前,“中 国派遣军”总参谋长后宫淳回东京力陈解决“中 国事变”的重要,反对抽调兵力加入南洋作战。但首相东条英机认为“中 国派遣军”提出的只是“局部问题”,而发动南洋大战则是“日本在东亚的使命”。“中 国派遣军”总司令官田畑俊六对后宫带回的这句话以及所谓“一线指挥官只应向前,不应向后”等话语“感到痛心”。至此日本进攻我大后方的计划暂时搁置。

太平洋战争初期日军获胜,以为胜利已成定局,遂减少“南方军”兵力,加强的“关东军”部队也返回东北,实力下降到34万人。动用“中 国派遣军”进攻我大后方计划再次被提上日程。据此5号(后为51号)计划,“中 国派遣军”将接近百万之众,成为第一大战略集团。

1942年8月,日本陆军总兵力218万,拟增加9万达到227万。其中“关东军”70万,拟加强“中 国派遣军”18万,另3万回国,兵力将减至49万;“国内军”53万,拟调给“中 国派遣军”12万,但因新增兵9万,加上“关东军”转隶的3万,总兵力还是53万;“南方军”34万,拟派给“中 国派遣军”6万,兵力减至28万;“中 国派遣军”61万,得到上述三大战略集团转隶的36万大军后,将增至97万,占总数227万的43%,将重新成为日本战略重心所在。为此华北将新成立第5方面军和第7、28军,加上原有的第1、11军,进攻我大后方共动用4个军16个师团,超过太平洋开战兵力(徐勇:《征服之梦—日本侵华战略》,364页)。计划1、7军进攻西安、延安,再越过秦岭攻占广元。28军由老河口攻占安康,前出川北达县(王辅:《日军侵华战争》,3册1805页)。11军由宜昌进攻万县,然后进攻成都、重庆。1942年9月4日,日军统帅部正式以大陆指1252号确定发动5号作战,至此日军东守西攻战略大致确立。

但太平洋战场的形势急剧打乱了日军大本营的战略部署。川口支队攻击瓜岛失败后,大本营就考虑延期5号作战。在第2师团失败后更是决定“重新研究”(《长编》,中册635页)。12月10日,参谋总长上奏天皇:“当前不仅不能向中 国增加兵力和资材,反而需要抽出一部兵团、部队转用于南太平洋”(同上,669页)。就在这一天,日本决定彻底放弃进攻我大后方的企图。

可见瓜岛之战,已成了日本帝国的致命脓疮,溃烂后不可挽回的扩散到全身,导致整个帝国的崩溃。瓜岛之战,是太平洋战争的真正转折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