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六章 尊严 5节 一日千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没错,琉球的发展的确得用一日千里来形容。以前咱们说过,神州城百姓当中的聪明人,都捂紧了口袋里的钱,眼睛里看着神州城市面上出来的新东西。只要给看见了,就立即搬到温州城去就一准赚钱。

现在到了中华明月湾这种作法变了。中华明月湾掏走了相当数量神州城大鳄兜里的钱,当琉球自治领成立的消息经“报纸”一登出。立即神州城的人就如同当年岳效飞一样,怀着技术、揣着图纸去到琉球,这就是钱!令人叹为观止的是,这里面有相当数量红发碧眼的洋鬼子。

那霸城内,无一例外最先来到的就是以超市起家的原老军营的人。他们的联锁店会当然的铺满所有神州城人大量出现的地方。因为他们知道神州城的人不大信任外地的,没有神州城《商律》约束的商店。

其次来到的就是“丽人坊”的专卖店,至于是谁给纪敏萱出的主意,这不用在下说吧!与它一齐到的还有用来文化入侵的“报纸、杂志、橄榄球、神州英雄擂等等与体育博彩紧密相关的比赛”等等。

再后面的就是什么模块结构房屋、双层大巴,甚至已经有人长期雇佣了劳动态度极为“诚肯”的“光头”们来这儿铺路架桥。

在琉球岛上的民用港附近,同时建立的还有风扇、牙具、水晶玻璃等等“出口创汇”产品的生产基地或者是屯积仓库。

军港,作为神州城海防的最前沿,则会负担将来战舰的修理,物资供应尤其是军舰燃料的生产及供应。因为“武备坊”已经完成舰船用发动机的研发,至于是什么模样的,咱们后面再说。

一开始尚元弄不明白,这些人怎么一个个和疯了一样向琉球跑,以至于他甚至还猜想:“难道琉球比他们的中华明月湾还好吗?或者那儿还是离打仗的地方太近没有安全感?”

几天之后,他发现了他错了,他们是来“淘金”的。仅仅就一个超市,在他们一天当四天用(四班倒)的不休不眠的赶工之下,市中心的超市当先立了起来。

那明亮的玻璃橱窗里摆设着丰富的各种各样的商品、木制的维妙维肖的模特身上的各式各样的服饰在“小太阳”明亮的照耀之下,看起来就是那么鲜活,那么漂亮。而它开业之后,几乎瞬间就挤垮这里原有的,无论是荷兰人还是本地人经营的各种各样的小商铺。

这一切对尚元的冲击无疑是巨大的,随着后面闻讯而来的温州商人的加入,这种场面更加如火如荼起来。一时之间小小的那霸城内尽是这些看什么都不上眼的外地人,甚至有些人,已经扬言要把这拥挤的阻碍发展的那霸城给它全拆了,用模块化房屋来代替!

终究这座混和着中华、扶桑、部分西洋风格的古城,还是被那位已经名满琉球的方大主编给救了!

一篇《历史的足迹》就把这些有些精美,但实用价值远不及模块化房屋的建筑变成了“用以对历史发展趋势进行对比”的老城区。而新成立的还是以琉球人为主的议会也因此做出了“保护老城区,速建新城区”的决议,最终使古香古色的那霸城得以幸免于难。

当然,这也造成了另一个恶果,就是老城区的人口大量流向新城区,房价也从一开始的居高不下,随着新城区的建设而每况愈下。

就在民港附近的新城区,那儿有钱挣,有双层大巴、有酒馆还有歌舞晚会、体育搏彩,当然还有从扶桑源源不断的美女。而“老城区”!用本地人的话来说:“这里有个屁啊!”

可是尚元也有不明白的事,他就不明白这些自称为来自“神州城”的人,为何就敢想,外加想到了动手就干,往往靠着他们那股子蛮牛一样的劲头事就给干成了,而银子也随着干成了事大把流进了他们的口袋,成就了一个个新的什么“大鳄”。

这是为何呢?为何过去千百年就没有过这样的事呢?他想不明白!

他当然想不明白,因为他的出发点根本就是错的。古代中国人的敢想敢干在世界上是极为有名的!例如元朝那位坐着原始火箭上天的仁兄,固然他牺牲了,可是这种敢想敢干的精神造就了中国古代伟大的科技文明。

那么近代呢,我们近代的科技落后源于什么呢?完全是因为满清误国么?还是那个时常被人贬的孔圣人呢?根本因素在哪里呢?聪明如读者的您一定知道!

被琉球的世袭领主尚元迎入那霸城的岳效飞,已经有了一种家的感觉。迎接他的人当中就有开了超市的老军营的乡亲们,也有来这块刚刚开发的土地“淘金”的神州城的商人们。

更多的是琉球人对于那支铁军劲旅的“长官”感到好奇,都想看看他是位什么样的人物。看到的情况确是使人大吃一惊,足以使琉球人新近架到鼻子上的墨镜滑到他们大张的嘴上。

这个“长官”不但,当着这么多人抱着自己的女人,甚至最后还抱着她转起圈来。

甚至,连跟在岳效飞身后的慕容卓也不禁肚子里骂:“你小子就这么急色,知道你小别胜新婚,也不用这样干啊!也不注意你的形象,那样会有损尊严的!”

形象、尊严,是哟!在我们大多数人的眼里它们是多么重要的一对兄弟啊!可是有多少人能够清楚,这两样东西都包含些什么呢?且听听第二天的琉球本地出版的仿“神州真理报”的“琉球真理报”的评价吧!

“真情流露的神州军司令,岳效飞,当众拥抱自己的红颜知已!这足以证明岳城主实在是一位与众不同的性情中人。或许,正是因为这样的与众不同使他锻造出了与众不同的,铁打的‘神州军’。本报亦祝福‘丽人坊’的纪敏萱小姐与城主的生活愉快……当然,本报对于这种完全违反传统习惯的行为保持谨慎态度……”

哈哈,写到这儿,不笑生也要笑两声了!

他岳效飞背后没有那支谁也惹不起的“神州军”的话,他这就是一标准的流氓行为。道学先生是一定想骂的,只是由于害怕所以不敢骂就是了。形象、尊严,说白了不如直接说实力来得干脆、简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