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闯天下 第二季《北美杀戮》 第十八回 杨岩归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9/


看着周公走出餐厅,三个女孩马上露出了原形,有说有笑地谈论起来,一个说到海边去游泳,这个说在庄园周围玩,杨岩兴奋地对双娇说:“慢慢来,反正我们有的是时间,我不走了,就在这里等无为哥来。”

等三个人吃完晚饭已经快十一点了,这时西边的天色才暗下来。双娇领着杨岩踏上木头楼梯来到二楼,她们把杨岩带到客房里,知道她坐了十多个小时的飞机肯定累了,也就不再打搅她,向她交代了几句就离开了。

杨岩一点也没有睡意,也许客房许久没有人来住,房子里有些闷气。杨岩先推开落地的木窗,然后洗了个热水澡。

从卫生间里出来,杨岩穿着轻柔的真丝睡裙走到窗前,想不到窗口正朝着大海的方向,远远望去,古铜色的一轮月亮悬在远处的海面上,海水在月光下缓缓地闪动着,衬托出树林和农舍的轮廓。轻柔的海风夹杂则快要成熟的麦香飘进窗内,比美酒更能让人陶醉。

望着宁静的夜景,杨岩的心里情不自禁地又想了无为,忽然产生了给他打电话的冲动,拿起手机后想起来无为说的绝情话,又把手机放下了,反复了好几次,最后在不知不觉中睡去了。

第二天清晨杨岩被唧唧喳喳的鸟鸣叫醒了,她从床上爬起来,赤着脚走到窗前,猛然被这早晨的美景吸引住了。

在早晨柔和金色的阳光照射下,杨岩才真正看清楚北欧乡村的美丽景象。平静蔚蓝的大海在阳光下犹如一块蓝宝石,撑着白色船帆的船只来来往往,连接着大海的是岸上金黄色的麦田,然后就是房舍周围绿油油的草地,丰富的颜色让人心旷神怡,杨岩猛然间领略到纯真的色彩带来的冲击,是语言难以描述的美丽。

杨岩陶醉在自然的美景中,忽然听到原木房门响起轻轻的敲击声,杨岩打开房门,原来是双娇姐妹俩来叫她吃早餐了。

“睡的怎么样?还习惯么?”天娇关心地问。

“非常好,在这么幽静和谐的环境里让人情不自禁地放松了,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刚刚是小鸟把我唤醒的。”

“赶快洗漱吧,吃过饭后,我们带你在农庄里转一圈,记住千万不要化妆,好好地享受一下大自然的气息。”小娇抢着对杨岩说。

早餐后,双娇陪伴着杨岩出去,到农庄周围转转。

她们住的房屋后面就是一块草地,还有一片灌木和几棵野苹果树立在那里,树边是一个不大的池塘。顺着田间的小路向前走,已经有零散的农夫在田里工作了,这里机械化程度很高,没有人多的那种大场面的播种和收割,几个人就管理着上千亩的农田。有一块地里正有大型的机器在翻地,引来大群的白色海鸥在肥沃的田里觅食。

阳光逐渐强了起来,三个人顺着两侧长满灌木的小路走着,这个季节已经结出果实,可以随手摘下来放进嘴里,各种莓子的味道都非常新鲜,让杨岩感觉到了与超市卖的水果有决然不同的味道。

杨岩好奇地说:“真是奇怪,我尝着这里的水果怎么与以前吃的味道不同?都有一种特殊的香味。”

“哈哈......这有什么奇怪,城市里吃到水果为了便于运输,都是在六七成熟的时候采摘下来,然后再靠人工催熟,而你现在吃到完全是自然成熟的果实,味道肯定不同了。”天娇笑着解释说。

小娇也抢着对杨岩说:“而且我们这里的水果蔬菜使用的都是有机肥料,对人体没有一点危害,你看摘下来就可以直接食用。”小娇说着话摘下了一颗红红的果子塞到自己嘴里。

“想不到你们俩知道这么多,快顶上半个专家了。”杨岩开玩笑地说。

“哈哈,我们没事听咱们农庄里的工人讲的,事实上我们对种田是一窍不通。”

三个人一边说笑一边朝前走,听到远处大片麦田深处传来收割机有节奏的突突声,而收割后的地里,麦杆被机器扎成长方体状,散落在起伏的田野上,在阳光下映衬着远处的大海,看着这让人醉心的乡间美景,感觉就象徜徉在童话般的油画里。

快接近中午的时候三个人才朝回走,回到后院的小树林时天娇采了些红色的小欧丁香果子,说要用来做甜食。

杨岩笑着对她说:“如果不是我亲眼见到你在牌桌上甩手就是上百万,真是打死我都不相信。”

“为什么?”天娇不解地问。

“因为你们在这宁静幽雅的农庄里就象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我没法把险恶的充满尔虞我诈的赌场跟这联系起来。”

“有的时候我们自己也不相信,今天生活在这童话般的世界里,明天也许就进行你死我活的拼杀,可能这就是生活吧。”天娇感慨地说。

三个人边说边回到农庄里,天娇又要亲自下厨做菜,她笑着对杨岩说:“我不喜欢当地的女佣做的菜,所以清闲的时候都是自己做菜吃。”

“那我帮你吧,刚好也学一手。”杨岩高兴地说,她也沉醉在这种悠闲的农家生活中,她现在终于体验到为什么周公会居住在这里。

天娇又要准备做烤土豆,这可能是她最拿手的菜了。把土豆去皮然后切成片,蘸上打匀的农庄鸡蛋汁,放在铁托盘上,均匀地撒上调料,再把从菜园里采来的青葱掰碎撒在上面,还有切碎洋葱丁,把奶酪用箅子刮成丝铺在上面,最后放到烤箱里,不一会儿香气缓缓地从里面冒出来,弥漫到整个厨房里。

小娇唯一会做的菜就是把刚从菜园里采来的各种新鲜蔬菜,洗干净后切成大块,然后拌上沙拉酱作出蔬菜沙拉。

三个人吃着自己做的菜感觉特别香,杨岩沉浸在这种与世无争的乡村生活中,然而温馨宁静的生活没过几天,就随着周公的回来被打破了。

听到周公回来,三个人兴高采烈地跑到客厅,忽然发现周公的神色有些不对。

天娇急忙问:“出什么事情了师傅?”

周公看着杨岩说:“岩岩,无为出事了?”

杨岩听到这句话立即花容大变,焦急地问:“周公伯伯,无为哥出什么事了?”一边说一边着急的掏出手机准备给无为打电话。

周公摆摆手,轻声说:“不要打了,无为的手机打不通了,我已经试过了。”

“无为哥到底出什么事了,那阿侖的电话呢?”杨岩的声音里已经带着哭腔了。

“都打不通,我在回来的路上接到张忆鲁的电话,阿侖为了探听越南帮的信息,去接近阮兴国,不想被对方识破扣押了起来。无为去救阿侖中枪后跳进了海里下落不明。”

周公的话象一声闷雷炸响在杨岩的耳边,顿时把她震蒙了,半天才缓过来,她怔怔地说:“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周公伯伯,您不是说无为哥不会有危险吗?可现在......不行,我要去找他,我要回温哥华......”杨岩说着话就要转身走。

周公急忙叫住她,“岩岩,你听我说,无为是我的徒弟,伯伯跟你一样也很着急......”

“周公伯伯,您说我现在该怎么办?”杨岩忽然感觉自己六神无主了,不知道如何才好。

“岩岩请相信伯伯,我看无为的面像决不是这么短命的人,他这次只是要经受大的磨难,应该不会有生命之攸。我同意你回去寻找无为,因为无为是所有问题的焦点,他失踪后温哥华会暂时平静下来,你回去应该没有什么危险......”

“那我现在就走......”杨岩还没的等周公讲完,就要着急离开。

“岩岩,先不要急,听伯伯把话说完,你到温哥华后先去找大帮会的张忆鲁,把情况问清楚后再去找无为,他一定会帮助你。”

“嗯。”杨岩点了一下头,现在她的心已经飞回了温哥华。

“师傅,我们是不是一起陪岩岩去?”天娇问周公。

“不,你们去了也与事无补,另外你们还有其它事情,你们俩也马上准备一下,去机场把岩岩送上飞机,你们俩也随即乘飞机去英国,我得到消息九龙飞天壶中的一个茶盏在英国出现了,你们一定要把这个茶盏夺过来。”

“是师傅。”

“好了,你们三个马上准备一下,立即去机场。”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