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来自环球时报4月10日报道 对于奥运圣火传递在巴黎的遭遇,一些法国媒体似乎觉得很亢奋,《费加罗报》的头版头条标题为《火炬在巴黎惨败》,而《解放报》的头版头条干脆以《给中国一记耳光》为题,用一种近乎幸灾乐祸的口吻描述中国的“溃败”,字里行间,似乎有一种近乎歇斯底里般的狂喜。

来自法国媒体的报道:

当火炬经过国民议会大厦时,40多名议员佩戴特别标志跑到阳台高呼"自由XZ".

法国"欧洲新闻"用奥林匹克圣火在巴黎洗了绝妙的淋浴"为题,语带双关的称圣火在巴黎被"泼了冷水".

而<巴黎人报>则在报道中批评法国警方保护火炬的做发是可笑的.

<解放报>标题为<解放奥运>,称抵制奥运会一针见血,让中国ZF非常狼狈,是达到目的的最佳方式,这种做法是对奥林匹克精神最好的体现,中国的城墙很坚固应反复吹冲锋号角.

一个法国留学生的文章

在来法国之前,我非常的喜欢这个国家,也认为这是个对中国十分友好的美丽的国度。而现在,一切都改变了。

早上11点,火炬就要出铁塔了。留学生在草坪上拉起了“奥运会不等于政运会”的横幅。一个电视台开始在中国留学生的人群里采访我们,采访了几个,大家一致的观点是奥运会不是政治运动会,我们不在今天谈论政治,欢迎法国朋友去北京,去中国,看看友好的中国人民。记者显然不满意这样的回答,一遍遍的问我们兮葬。留学生很不快。这时有两个法国人上前说话了,说他们中国人没有名zhu的,都被洗脑了,所以只会说这样的话。

然后到了victor那里等火炬,三个葬毒分子(法国人)去抢火炬。其他一些葬毒法国人喊“解放西藏”,留学生就在边上喊“北京,加油”。当葬毒抢火炬的时候,我亲耳听到边上的一对法国母女的对话,让我知道了法国人是怎么样从小开始就被洗脑的。那个小女孩只有5、6岁的样子,看到有人去抢火炬了,就问她的母亲“妈妈,为什么他们要这样子做?”,母亲说“因为中国人使用武力占领了他们的国家五十年了,他们借此机会表达他们想要获得解放”。我相信,母亲并没有什么恶意,因为她也是从小受到的如此的教育,她只是把她所“知道”的告诉她的女儿而已。

火炬过后,留学生开始往下个点(radio france)进发,一路上不断的有同胞加入,只要是中国人,看到了就加入我们的队伍,我们一路发国旗,一路往前走。我们沿着塞纳河走,桥上的人看见我们,就发嘘声,喊着葬毒的口号,时不时的有举着反奥运和支持葬毒的牌子的人从我们对面走过,我们就对着他叫“北京,加油!北京,加油!”

在过某座塞纳河桥的时候,队伍估计已经有三百多人了。这时警察开始封路,并射发了催泪瓦斯,队伍就只能后退,找到另一条路,结果又被封掉。无奈只好先分散队伍,准备到市政厅再集合。

在队伍过桥的时候,有三四个法国人,很嚣张的跑到我边上喊“解放兮葬”,我怒极了,朝他们喊“解放科西嘉!”。那个女的也发怒了,说“科西嘉就是法国的”,我说“兮葬就是中国的”。她来抢我手里的旗子,我反手用旗子朝她脸上戳了一下,她和她边上的男的就作势要动手,我跑进大部队,他们也只好作罢。

到了市政厅,发现好多国旗,大的国旗,迎风飘扬,好激动啊!!!我们一个小分队马上跑进大部队,大家一起唱国歌,喊“加油,北京”,声音响彻市政厅广场。我感到我从来没有这么热血过!边上有不少白痴法国人喊什么“解放兮葬”、“北京,杀手”之类的话,马上被我们的国歌和“加油,北京”压下去。我边上一个老头不停的问我为什么来法国,滚回中国之类的话,我当他神经病,对着他喊“中国、中国”。

市政厅大楼上的一个窗户打开着,几个法国人举着一个藏独旗子,市政厅大楼上也挂着一个牌幅,写什么巴黎永远保卫世界人泉,都是当天挂上去的。但是广场上已经绝对是中国人的主场了,多亏了我们的国旗多,嗓子也够响,呵呵。

然后我们到终点站charlety体育场。那里我们和葬毒分子起了正面冲突。一开始我们人数占优,他们一喊口号就被我们的声音压下去。后来他们人渐渐地多起来,跟我们发生了两次小冲突。他们拿来一根很长的旗杆上插着葬毒的旗子来打我们,结果被我们顺势把旗抢过来踩在脚底。奥运车这时也开过来了,在我们面前停了好久,我们不停地唱国歌,车里的中国官员就朝我们挥手,举大拇指。场面真的很感动,到处都是被敌人包围,看到自己祖国来的人是多么亲切。

在体育场那里,虽然所有的法国人几乎都站在葬毒那边,但是有个巴基斯坦兄弟站在我们的队伍里跟我们一起喊口号,我很感动,还跟他合了个影。六点多的时候下了冰雹,奥运火炬也装在车里过去了。我们就打算全体撤退,这时葬毒的突然冲过来打人,我们很克制的不还手,把警察叫过来,警察拦住了他们让我们走。走的时候,听到后面“解放西藏、北京杀手”的喊声不断,咬咬牙,在别人的地皮上,只能走了。

今天看到的葬毒,99%是法国人,真正的藏人根本没几个。口号喊得最凶的是法国人,动手打人的也是法国人。我们一个哥们在路上走得好好的,被几个法国高中生用水倒进他的脖子里,指着他说“北京,杀手,解放西藏”。我真的很难过,原以为的对中国很友好的国家,为什么他们的人民要那么仇恨中国人?就为了个兮葬,要跟中国人打架。难道兮葬是你们的祖国吗?怎么弄得比死了自己爹娘还要激动。

友好的法国人也不是没有,我今天碰到一个,在车上看到我走过去还伸出头说“北京!”我说“法国万岁!”他说“谢谢!”但是这样的人太少了,真的太少了。

我从来没有过这样爱自己的祖国,也从来没有过这样热血。看到媒体肆意的诬蔑自己的国家,如果还能忍受的话,那就是冷血动物了。都说法国温州人多,很多人讨厌温州人。但是我要说,他们是好样的!这种时候,那么多的温州人站出来,维护自己的国家。还有很多做四个多小时的火车,花100多欧的车票,专程从外省赶来。看到那么多同胞团结在一起,没有比这个更让人高兴的了。

回来后看了CCTV4的报道后,觉得有必要以自己的所见所闻写点什么了。中国人太善良了,法国在中国一直有很好的、很正面的宣传。可是他们又是怎么宣传我们的国家呢?在没有任何根据的情况下,居然可以用造假的手段来诬蔑一个把他们当作是自己朋友的国家。这次之所以有那么多留学生自发的走上街头,也是因为他们实在做得太过分了。我们可以忍受你的偏见,可以忍受你的选择性失明,甚至可以忍受你的不公正评论,但是,我们不能忍受你制造假的证据来欺骗民众。假的照片,假的翻译,假的视像,你们这样诬蔑一个有古老温和的国家,又怎么能够用文明来标榜自己?

奥运火炬巴黎站接力的幕后故事 中国驻法大使馆是幕后英雄

转自猫扑 匿名人士759226

虽然奥运火炬已经离开巴黎了,虽然这段不愉快的经历会慢慢淡出人们的视线,但是我还是想和大家分享一些这期间的幕后故事。

中国驻法大使馆是幕后英雄

一些网友的留言里透露出一种怨气、对中国驻法国大使馆的不满,这是很不应该的。为了保证火炬和接力的安全,中国驻法国大使馆做了大量不为人知的的工作,他们已经倾尽全力了,他们是幕后英雄。下面的文字就是帮助大家了解他们的苦衷。

中国驻法国大使馆和巴黎pol.ice局有过多次重要合作,例如2004年春节在香榭丽舍大街举行的中国新年大page~ant。对于巴黎站火炬接力的安保工作,法方最初拍胸脯对使馆说:“接力当天我们不会批准page~ant示威活动,绝对没问题,放心!”然而随着日期的临近,情况却越来越不妙。大家通过我的博文也能感受到这种不太好的舆论气氛。至于那些安全隐患,我们这些在法国的中国人心里都很清楚,只是不想说出去吓唬国内的人。当然最后,国人也通过种种渠道知道了一些,至少没有天真地以为巴黎人民载歌载舞、摇着鲜花,在道路两旁欢迎北京奥运火炬。

这次活动最大的安全隐患就是从欧洲各地聚到巴黎的藏*独分子。一些法国华人华侨告诉我,他们在希腊、意大利等国的亲属给他们打电话,说很多藏*独要来巴黎闹事,劝他们在观看火炬接力时多加小心。使馆也得到了类似的消息,比如说比利时的一个藏*独组织就包了5辆大客车来巴黎。最后综合各方消息,使馆估计当天巴黎将聚集三千藏*独分子。而巴黎pol.ice局迫于国内的舆论压力,批准了藏*独分子的集会要求,而集会地点是火炬接力路线上的特卢卡特洛广场(Trocadero)。虽然这些人的集会自由得到了尊重,但安保工作被种下了隐患,因为这“鼓励”了那些捣乱分子。加上“无国界记者”等牛鬼蛇神,借用使馆高层的一句话,那就是各种怪力乱神跑到巴黎来找我们“决战”。

其次,中方缩短接力路线、避开敏感地点的要求被法方拒绝。首先明确一下,中方指的是北京奥组委和中国使馆,法方指的是法国奥委会、巴黎市go-vern-ment和巴黎pol.ice局。一个传递路线的确定是由多方协商完成的。介于形势不利,中方曾建议取消在巴黎西郊的路段,因为这里路况复杂、不适合跑步接力。法方却坚持保留这一路段,他们的理由是负责奥运转播的法国国家电视台集团和有线电视公司(Canal+)都在路线上。法方甚至放言,如果取消这一路段,那巴黎接力就完全失去了意义。最令人生气的是近几天,一些无知的法国媒体居然说线路是由中方独自决定的。说得好像是我们自找麻烦似的。算了,法国媒体就这德性,不用跟他们置气。我都习惯了。

第三,部分法国媒体“嘴没把门的”,提前发布火炬乘火车来巴黎的消息。使馆一位高层跟记者谈起过火炬从伦敦乘“欧洲之星”火车来巴黎的方案。中方原本希望火炬穿过英吉利海峡的海底隧道。然而确认火车上的安保时,法方就开始“忽悠”了。首先他们一个劲地跟中方拍胸脯说:“您不用担心,我们会保护好的!”最后在追问下,法方说:“我们会派七八个特警去保护圣火!”真够兵强马壮的!法国安全部门也太鄙视藏*独这些捣乱分子了。而法方最不专业的地方就是把火炬乘火车来巴黎的方案透露给那些“嘴没把门的”法国媒体。所以6日晚上,一些破坏分子跑到火车站去等了。

最终圣火代表团乘专机抵达巴黎。由于延误,包括我在内的迎圣火团在戴高乐机场的专机停机坪上等了近两个小时。很多使馆工作人员都难掩倦容,缩在大巴上打起盹儿来。一位参赞告诉我,最近两周他都没吃过晚饭。

法国pol.ice是专业的、称职的

法国媒体在形容火炬接力的安保工作时经常使用“元首级”这个词。就我自己的观察,这次安保的确是“元首级”待遇,法国的pol.ice、宪兵、特种部队等安全力量表现出了专业素质。虽然出了一些状况,但我们不能全盘否定他们的工作,这也是北京奥运会火炬接力运行团队总指挥、北京奥组委执行副主席蒋效愚在结束仪式上向法国警方表达谢意的原因。

在法国,就算是元首来访也不会提前封路。在迎接圣火的时候,我就亲眼见证了法国式的元首级安保。核心区,即受保护的车辆是十余辆小车和六、七辆大客车,而整个车队绵延一公里。头尾都是警车,他们负责“隔离”前面和后面的车辆。在前行的过程中,骑警轮番上前,堵住进口,等整个车队经过进口后再放行车辆。在火炬接力的过程中,法国警方“如法炮制”,用直升机、引导车、安全车、骑警和滑轮滑的pol.ice组成“安全气囊”,一路“包裹着”火炬前行。然而“气囊”毕竟不是“金钟罩”。面对从各个角落蹦出来的捣乱分子,面对捣乱分子乱扔东西,pol.ice们偶尔也会觉得首尾难顾。这时候,现场指挥人员只能让火炬手上车,甚至主动熄灭火炬。

巴黎市go-vern-ment太不像话

法国的中央go-vern-ment是由右翼人民运动联盟控制的。而城市是通过市镇选举选出执政团队的。在今年3月举行的市镇选举中,在野的社会party在巴黎大胜,德拉诺埃连任巴黎市长。对西方两party政治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在野party的“行动准则”就是反对执政party赞同的,支持执政party反对的。法国社会party当然也不例外。几年前,德拉诺埃就在巴黎市政厅接见了达赖。

这次巴黎站的火炬接力原本要在市政厅举行一个简短的仪式。然而当车队接近时,中方看到市政厅大厦居然凌散地插着一些被“无疆界记者”亵渎了的五环旗和象征西藏*独立的旗帜。虽然这些旗不是巴黎市go-vern-ment挂上去的,但是巴黎市go-vern-ment不闻不问不作为,这让中方官员和在场的华人华侨极其愤慨。最终中方决定不在市政厅停留,直接跑向下一站。

事后想来,记者有一种庆幸的感觉。庆幸的是巴黎pol.ice局不归巴黎市go-vern-ment管,是直属法国内政部的。否则藏*独破坏分子会更加嚣张。

另外,这次接力活动的采访证是由巴黎市go-vern-ment和法国奥委会控制的。包括本台在内的多家常驻法国的中国媒体都没有获得采访证。使馆几番交涉也只争取到四个采访起跑仪式的名额。圣火专机上的随机记者也只有一小部分得到了采访证。不过记者在铁塔脚下隔离区外采访时发现,大量的采访证都给了法国媒体,特别是电视媒体。就连付费的电视台都获得了至少两张采访证。

一条没有被证实的消息

今天看了一条留言:“所谓的藏*独太多,大部分是法国人,态度及其野蛮,说不过我们,就抢我们的国旗,还咆哮着叫我们滚出法国,滚出他们的国家。后来我们偷偷印证过,他们来的很多人,都是领了300欧元,如果有轰动效果,有的可能能拿到10000欧元。中间还有法国人过来问我们要不要帮我们扛旗呐喊,不过得给钱。有个拿钱的傻比法国人没搞懂,还用法语叫出了要求日本独立和自由的口号,在别的傻比法国人一再提醒下,才明白叫错了。我们人单力薄。他们是有法国的政party和地方go-vern-ment出面组织的,在巴黎铁塔对面集会的有藏*独,东突,台独,都有go-vern-ment和政party背景。要不那么多的经费,谁出的起。”

部分法国产品一览表

与中国市场相关的法国品牌

超市:家乐福、欧尚

化妆品:欧莱雅

消费品:达能

电器:施耐德

汽车:标致、雷诺

奢侈品:路易威登、古姿、迪奥、夏奈尔

电信:法国电信

银行:安盛、巴黎银行、兴业银行

建材:圣戈班

医药:赛诺菲安万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