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爱七天(原创)2

呆呆的老鹰 收藏 10 697
导读:[center]第二天[/center] [center]第一次约会[/center] 太阳刚刚升起。蓝蓝的天空中漂动着几片白色的云彩。风轻轻地吹着。 白山站在旅馆门口等候着彩云——她说今天要陪着白山去几个特别的景点玩一玩。 白山望着马路。路上的行人和车辆在渐渐地增多。忽然,他眼前一亮——被一身特别漂亮的服装吸引了。这身服装穿在一位姑娘的身上,姑娘正从马路对过朝着旅馆这边走来。 白山向两边扫了两眼,仍然不见彩云的影子。于是,他好奇地打量着这位姑娘的服装。 白山首先注意的是她的帽子。这是一顶红色的

第二天

第一次约会

太阳刚刚升起。蓝蓝的天空中漂动着几片白色的云彩。风轻轻地吹着。

白山站在旅馆门口等候着彩云——她说今天要陪着白山去几个特别的景点玩一玩。

白山望着马路。路上的行人和车辆在渐渐地增多。忽然,他眼前一亮——被一身特别漂亮的服装吸引了。这身服装穿在一位姑娘的身上,姑娘正从马路对过朝着旅馆这边走来。

白山向两边扫了两眼,仍然不见彩云的影子。于是,他好奇地打量着这位姑娘的服装。

白山首先注意的是她的帽子。这是一顶红色的圆桶形状的帽子。帽子前半面围着一条彩带。彩带呈“V”字形,黑底白边;黑底上镶着一连串由红、黄、绿三色构成的象花朵一样的玛瑙饰品;“V”字形彩带的正上方是一朵大花,好象是用布做成的,有八个花瓣,八种颜色,分别是红、黄、蓝、粉、青、橙、紫、白;“V”字形彩带下方缀着整齐的白色线穗;帽子右侧耷拉着两条彩穗,彩穗上挂着绿、橙、粉等三色小绒球。

接着,白山开始欣赏姑娘的衣服。她上身穿着一件杏黄色背心,背心的领口下方横着挂一串银色金属饰品。背心外面套着一件红色马甲,领口一侧的边缘镶着深色的刺绣花边;沿着花边的外侧,即两肩往下,缀着杏黄色的绒球,比乒乓球还大。两支胳膊的肘部上方,各套有一圈深色的绣花彩带。她下身穿着红色的裙子。裙子下方镶着宽宽的一圈深色的刺绣花边。她脚上穿着白色的袜子,外套一双红色绣花鞋。

其实,对于姑娘的衣服和饰品,白山根本叫不上名来。这是他头一次看到如此漂亮而精致的民族服装。

一时间,他只顾着欣赏人家的服装了,等到姑娘在自己面前停下,他才发觉自己有些失礼,立即扭头瞅向马路。

“哈!哈——”姑娘站在白山面前,发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

“她怎么站下了?还瞅着我笑——这里的女孩可真够胆大。”白山心里想着,不敢扭头看姑娘,也不敢作声。

“你怎么不看了?哈——”姑娘冲着他说话了,然后还是止不住地笑。

“这个声音有点熟——”白山心里想着,斜眼眼睛看了姑娘一眼——清秀的双眉,水灵灵的大眼睛,挺直的鼻梁,嫩红的嘴唇……

“这里的姑娘一个赛一个地漂亮。”白山心里想着,眼睛仍然瞅向马路。

“敢从几千里外跑到这儿,却不敢看本姑娘一眼。胆小!”姑娘笑着在挖苦他。

白山慢慢地扭头仔细地端详面前的这位姑娘。姑娘也在瞅着他,还在笑,笑得脸蛋都红了。

白山猛然张大嘴巴,惊讶地嚷起来:“哎呀——我的妈呀!是你呀!”他这才看出来,面前这个姑娘竟然是彩云。

“不是你的妈,是彩云!”彩云调皮地说,仍然止不住笑。

“你怎么穿这身衣服呢?”白山问,“难道你是少数民族?”

“答对了,加10分!”彩云得意地说。

“你真的也是少数民族?哪个族的?”白山打破砂锅问到底。

“你猜呢?”彩云反问。

“彝族?”白山说。

“不对。”

“傣族?”

“不对。”

“苗族?”

“不对。”

“回族?”

“不对。”

“壮族?”

“还不对。”

“那是什么族啊?”白山说,“我就知道这几个。”

“告诉你吧,我是瑶族。”彩云边说边用手指缠绕着帽子上的带绒球的长穗。

“啊——瑶族。”白山点着头说,“这身服装太漂亮了!”

“是啊。衣服太漂亮了,把衣服的主人都遮住了。”彩云扭头不瞅他,仰着脸说,语气有点酸酸的。

“不,不!不是这样的。我是没想到你是少数民族,更没想到穿着这身衣服的会是你。嘿嘿——”白山连忙解释,然后陪着笑。

“这么说还差不多。”彩云说,“算了,我不怪你了。”

“你知道吗?我也是少数民族。”白山说。

“是吗?哪个民族?”彩云问。

“你也猜猜看。”

“朝鲜族。”

“真不好玩儿,一下子就被你猜中了!真不好玩儿。”白山说着,一脸很无奈的样子。

“真的嘛?你真是朝鲜族?”彩云说,“我的直觉太灵啦!”她一脸得意的样子。

“认识四年多了,我竟然不知道自己的女朋友是瑶族——”白山说。

“谁是你女朋友啊?”彩云瞟了白山一眼,扭过头不瞅他,幸福而害羞的模样。

白山笑了一下,问她:“你今天休息?”

“请假了。”彩云瞪了他一眼,又扭过头去,抿着嘴,羞嗒嗒的。

“请假?!为我请假?!”白山兴奋地嚷起来。

“今天去哪玩?”彩云小声问。

“你是大导游,一切听你的啦!”白山的语气变得有些温柔。

“你喜欢爬山吗?”

“喜欢。”

“咱们走吧。”

青春

绿油油的山,清悠悠的水,这里的山水别样美。

彩云和白山一路游山玩水,说笑,拍照……不知不觉半天过去了。

二人来到了一座山上。这座山实际上是一条东西走向的山脉,长有六、七里,山脉上峰峦起伏,一个个山包和一个个山洼交错相连。这条山脉的的北边与更大的山脉连接,一眼望不到头。这条山脉的南坡比较陡,个别地方有悬崖。南坡底下是一条东西方向的公路,路面相当宽阔,常常有车辆通过。公路南边又是连绵不断的山脉。

彩云和白山站在靠近南坡的边上,可以看见山下的公路。

她指了指公路两边的山,讲解起来:“看,这里就叫‘桐坤山’,中间这条公路是内地与西南边关之间唯一的大通道。所以,这里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在历史上发生过多次战争……”

“哈哈哈!”彩云的讲解被白山的笑声打断,“真是三句话不离本行,你绝对是个模范导游!”

“你敢挖苦我!我不理你了!”彩云说完撅着小嘴儿,冲着白山瞪着眼睛。

白山一边扭动着身子舞动着胳膊,一边学着东北二人转的腔调唱道:

“小妹妹,你别生气。

哥哥哪敢挖苦你。

哥哥若敢挖苦你,

你把哥踢到沟里去。”

彩云被逗得“咯!咯——”直笑,腰都真不起来了。

……

天空飘动着淡灰色的云彩。“呼!呼!”地从身边掠过。山上的风比城里大多了。

“啊!风吹动着你的衣裙,你宛如一位仙女从天而降!”白山似乎被彩云的美打动了,自我陶醉一般冲着彩云舞动着双臂。

彩云明显是受了白山的影响,迈着优美的脚步,踩着幽雅的节拍,舒展着柔软的双臂,围绕着白山翩翩起舞。

白山张着的双臂不动了,只是随着彩云打转——彩云的舞蹈太美了,并且很特别,他从未见过。

一时间,风好象停了,云好象不飘了,花草好象不摇晃了——天地间,只有一对恋人在舞动着青春。

……

首次亲密接触

山上的景色好美,一片片的树林,一片片的野花。

白山和彩云时而钻进树林,时而在野花丛里嬉戏打闹,时而拍照留影。

“来,你站在那儿,再来一张。”白山说,用手指着靠近南坡的地方。

彩云走到白山指点的位置,转身朝着白山站好。

白山拿着手机,面朝彩云向后退了几步,然后蹲下,将手机的摄像头对着彩云。

“你把上衣兜里的手机掏出来,包包楞楞的,影响美女形象。”白山说。

彩云将手机掏了出来,拿在左手。

“你帽子上是啥东西?”白山又发现彩云的帽子上有一根小树枝和几片叶子。

彩云伸手在帽子上划拉一下,摸下一片树叶。

“还有……”白山说着,朝着彩云走过来,“我帮你弄下来。”

“呼——”一阵风吹过,彩云的身子晃了一下,左脚不由自主的挪了一下,踩在一块石头上,不料石头被踩翻,彩云的左脚踩空,“啊!”的一声惊叫,上身向后倒,双臂展开向后甩……

说时迟那时快。白山猛然向前跨一大步,伸出右臂勾住了彩云的腰,然后使劲往回一搂——正在向后倒下的彩云被白山搂进了怀里。

顿时,四目相视,二人都能感觉到对方呼出的气流——白山半蹲在地上,搂着彩云。彩云倾斜着身子倒在白山的怀里。

这是他和她的第一次如此亲密地接触。

二人这个姿势保持了大约有3分钟左右。白山向右侧瞅了一眼——距离悬崖只有二尺来远!他抱起彩云走到距离悬崖远一些的地方,将她放下。两人默默地站立着。白山瞅着彩云。彩云侧对着他,低着头,漂亮的脸蛋红红的。

“太危险了……刚才……都怪我……没发现悬崖……让你差一点……。”白山结结巴巴地开口了。

“不怪你……”彩云仍然低着头,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自己的衣兜,“手机掉下去了。”

“落到悬崖底下去了。”白山这才想起刚才看见彩云身体向后仰,双臂向后扬,手机从她的手里甩出去——落下了悬崖。

彩云向悬崖方向望了一眼。

“对不起,都怪我……”白山诚恳地向她道歉。

“哪能怪你呢?是我自己不小心。”彩云笑了,“好了,我的大救星。不就是一个手机嘛,用好几年了,早就想扔掉。”

“咱们走吧。”彩云伸手拉着白山的手,“有惊有险,别打扰了兴致。”

这是他(她)俩第一次手拉手。

白山感觉她的手软软的,热乎乎的,一股暖流通过手臂流向全身。他顺从地跟着彩云向前走。

二人走出十多米,彩云又站住了,转回身对白山说:“还没照相呢。”说完,她拉着白山就要往悬崖那边走。

“还要照啊?你不要命了!”白山抓住彩云的手,往回拉。

“我就要照,有特殊意义。”彩云冲着白山一笑,笑容里有点神秘。

白山拽着彩云的手,陪着她走到悬崖边上。

“小心点,站稳了。”说着话,白山一脚将刚才被她踩翻的石头踢下悬崖。

彩云站在悬崖边上,换了好几个姿势。白山端着手机,一连给她拍了好几张照片。

偶遇

彩云和白山手拉着手走上一个小山包。

风更大了。

正走着,白山偶然看见前边有两个男子,距离他(她)俩有二十多米。这两个人都面朝着公路南边的山脉。其中,一个人戴着黑色大墨镜,直直地站立着,右臂弯曲,手里拿着一样东西;另一个人虽然也是站着,不过向前弯着腰,双手在摆弄一部仪器。仪器被安放在他面前的一个三脚架上。

“看,那边有两个人。”白山指着那两个人说。

彩云顺着他指点的方向看了看,跟白山商量,“请他们给咱俩合个影?”

“咱俩想到一块儿去了。”白山说。

彩云和白山朝着那两个人走去。当走到那两个人身后三米来远时,彩云大声说:“打扰一下!”

那两个人的身子明显哆嗦了一下,显然一直没有觉察到他(好)俩——可能是因为刮风的原因。戴着大墨镜的男子立即转过身来,看着白山和彩云,没开口。他的个头不小,圆圆的脸,宽宽的肩膀,有点胖。摆弄仪器的那个男子站直了身子,也转过身打量着白山和彩云。他比那个“大墨镜”矮半头,比较瘦。

“抱歉,打扰了。麻烦哪位给我们合个影。”彩云微笑着说道。

小个头男子眨了两下眼睛,好象刚刚听明白,接着冲着彩云点了一下头,说:“啊,可以。”然后朝着她走近两步。

白山将手机设置成拍照状态,然后走过去将手机递给那个小个头男子,指点着手机上的一个键说:“按一下这个键就行。”

“好的,好的。”小个头男子伸手接过手机。

这时候,白山仔细地瞧了瞧安装在三脚架上的仪器。这部仪器大约一尺多高,宽度不足一尺。仪器的中上部有一个很大的镜头。镜头的右下方有一个控制柄。镜头的下方有一个液晶屏幕。屏幕的下方有一排按钮。屏幕的右边是一个小型键盘。

白山对这种仪器并不陌生。他看了两眼就转回身走向彩云,拉着她的手找了个位置。二人并肩站好。矮个男子用手机给他(她)俩拍了照。

然后,彩云走过去拿回手机,笑着说:“谢谢了!你们在做什么?”

“啊——我们是搞地质的,在做勘探工作。” 矮个男子回答说。

“不打扰你们了,再见。”彩云跟他们道别。

矮个男子也向她和白山摆手说:“再见。”。

报警

白山和彩云手拉着手向另一个小山包走去。彩云拿着手机给白山看,说:“这个合影照得很好,够水平。”

二人继续往前走,白山回头望了一眼,已经距离那两个人有四、五十米远了。那两个人还在做他们的“勘探”工作。

“照相水平不错,撒谎水平可不怎么样。”白山若有所指地说道。

“撒谎?谁撒谎了?”彩云一头雾水地问他。

这个山包不大,二人继续往前,顺着山坡又向下走着。

“就是跟你说话的那个人呗,”白山说,“明明是在搞测绘,却瞪着眼睛说是在搞勘探。”

“你怎么知道他们是在搞测绘?”彩云似乎更加不明白了。

“他们用的那个仪器明明就是全站仪,是测绘用的。”白山看着彩云,又补充说,“勘探用的不是这种仪器。我也搞过勘探。”

“你是说——他在骗咱俩?”彩云好象听明白了,“为什么要骗咱俩呀?”

他(她)俩继续往前走着,不知不觉已经到山包的顶上了。

“除非是——”白山紧皱着眉头,“糟了!”

彩云被白山的话吓得一愣,眨了两下眼睛,问:“什么糟了?”

“我在网上看到的——说是这几年发现好几次有外国人在咱们国家偷偷摸摸地搞测绘。”白山贴近彩云说道,“这可是威胁到国家安全的事啊!咱们不会是碰到间谍了吧?!”

“我也听说过这事,不会这么巧吧?”彩云有点不安,“他们说话也不象外国人呢。”

“外国人会说中国话的有的是,甚至比咱俩说的还标准。”白山说,“报警吧。”白山说着,拿着手机就要拨号。

“我来。”彩云从白山手里拿过手机,拨通了110,“喂!我在桐坤山上发现有外国人在搞测绘,你们管不管?”彩云听了一会儿又说:“是两个人,都是男的,在桐坤山的一个山包上,公路的北边……对对,离公路很近,我现在就在他们附近,能够看见公路……好的,看见警车我就挥手。”彩云打完了电话。

“咱们远远地盯着他们,不能让他们发现,看见警车就挥手。”彩云压低声音说道。

“你敢确定他们一定是外国人?”白山愣愣地看着彩云,表情有点惊讶。

“不是你说的嘛?”彩云笑着反问他。

“其实,我并不敢确定他们就是外国人。虽然我说要报警,可是我根本就没想好应该怎么说。”白山陪着笑解释着,“所以我真的很佩服你的‘勇敢’!”白山说着话,冲着彩云竖起一个大姆指,然后嘿嘿地笑着。

“你是说我太鲁莽了?”彩云不笑了,“这个玩笑开大了?”

“这个玩笑好象是有点大。”白山在旁边说道,语气不咸不淡,有点幸灾乐祸的意思。

“那你干嘛不拦着我?!”彩云有点后悔了,在责怪白山。

“你别急呀。”白山赶紧安慰她,“我也没说他们不是外国人呢。”

“你敢肯定他们那个仪器是测绘用的?”彩云问。

“肯定!百分之百肯定!”白山回答。

彩云的眼珠转了一下,说:“这是什么地方?这里可是交通要道!跑到这里来搞测绘,却不敢承认是测绘。一定有问题!”

白山忽然想起点什么,说,“还有,那个‘大墨镜’在转身的时候,把一件东西唰地一下就装进裤兜里了,好象是个手机。我没看太清楚。”

彩云静静地听着,眼睛盯着白山。她这种眼光,好象对白山有点刮目相看的意思。

“你报警是对的!”白山继续说,“不行!我得去盯着他们,万一他们跑掉了怎么办?”

“你把手机设置成振动,万一警察给咱们打电话,铃声可能会惊动他们。”彩云在给他提醒。

“高!你想得真周到!”白山冲着彩云又竖了一下大拇指,接过手机,按了几下键,又把手机递给彩云,“好了,你拿着。我过去看看他们走没走。你在这别动,有情况我会给你打手势。”

“好,你小心点。”

“嗯。”白山转过身,猫着腰,小心翼翼地朝着山包顶上走,一边走一边向山包上张望。他走到一片灌木丛,停下了,伸着脖子向前看了一会儿,又转过头来冲着彩云点两下头。

彩云明白了——那两个人还在。

白山静静地盯着那两个人。过了几分钟,那两个人开始收拾东西,然后朝远处走……

白山回头望了一眼彩云。彩云正蹲在一块大石头旁边,探着头朝着山下的公路张望。白山不作声,扭回头,绕过灌木丛,远远地跟在那两个人的后边。

马路上开来两辆警车,闪着警灯,没有警笛声。彩云立即站起身向前迈了两步,张开双臂朝着警车挥动着。警车上的人好象看见了她,停在了马路边,出来4个警察,上了山坡,朝彩云的方向往上爬。

彩云扭头往白山的方向望去……她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白山不见了!彩云心里想:糟了!不会是被那两个人抓走了吧?!

……

过了好几分钟,4名警察爬了上来。彩云将刚才发生的情况向他们简单地说了一遍,然后和警察一起向白山消失的方向追……5个人先是来到那两个人曾经搞测绘的地方,没有发现什么线索。于是,4名警察横向展开,顺着前面的山坡继续搜索,彩云也跟着一起搜索……这段山坡不太高,是个小山包,当他们到达山包顶上的时候,看见白山背对着他们,蹲在一棵树的底下,一动不动,脸朝前方,向下张望着。

彩云立即将一只手指竖在嘴边向警察示意别说话。警察点了点头,他(她)们猫下腰轻轻地走到白山的旁边,向前面望去——从这个山包往前又是一个山洼,那两个男子都在山洼里,相距四、五十米远。小个头男子距离白山这边比较近。他的面前仍然支着那部仪器,仪器的镜头对着南边公路的方向。他弯着腰在摆弄仪器。“大墨镜”的位置比较远,他面朝小个男子站立着,一会儿向周围看看,一会儿又看看手里的一样东西。

一名警察向同事们交待了几句。于是,有两名警察顺着左边的山坡走了下去……过了不久,一名警察出现在对面的山坡上,另一名警察出现在嫌疑人身后的树林里。

这时候,蹲在白山身边的两名警察站起身,径直朝着小个男子走去。白山和彩云也跟着警察往下走。他(好)们刚走几步,就被那两个人发现了。小个男子不再摆弄仪器,而是转过身瞅着警察。“大墨镜”则走向小个男子并挡在他的前边,朝向警察站着。

两名警察走到他们面前,敬了个礼。

“我们是警察,请出示你们的证件!”一名警察大声说道。

那两个人分别从衣兜里掏出一个小本子,递给警察。

一名警察接过两个小本子,看了看,立即厉声道:“J国人!你们来这里干什么?”

“你把眼镜摘下来。”警察冲着“大墨镜”说。

另一名警察走近那部仪器,仔细瞧了瞧,问他们:“这是干什么的?”

“我们是地质专家,是接受你们这里一位大企业家的邀请来勘探矿层的。”“大墨镜”摘下了墨镜,不慌不忙地说道。他又从上衣兜里掏出一张名片双手递给警察,“这是那位矿场经理的名片。”

“警察同志,这个仪器叫全站仪,是搞测绘用的。”白山对警察说。

“哈哈,小兄弟,你看错了,这是一台电磁仪,叫做瞬变电磁仪,是地质勘探用的。”“大墨镜”对白山说,语气很坚定。

“J国人,你可真能瞎编!”白山的气大了,指着“大墨镜”的鼻子说,“你以为我不知道吗?瞬变电磁仪是箱式的,并且没有镜头。你这个就是全站仪,是搞测绘用的!告诉你——不要小瞧我们中国人!我也搞过勘探,也学过测绘!”

“大墨镜”先是稍稍一愣,随即继续辩解:“不是一个国家,勘探方法不一样,使用的仪器也不一样。你们不要误会,千万不要误会。”

“你既然说是在勘探,有勘探许可证吗?”警察问“大墨镜”。

“我们是受兴隆矿场的邀请才来的。你说的勘探许可证应该在矿场经理那里。”“大墨镜”继续辩解。

“私自勘探是违法的,外国人更不允许!”一名警察严厉地说道。

这时候,一名警察开始打手机:“报告局长……”

警察向领导汇报了这里的情况,然后对两个J国人说:“请吧,到局里说去!”又转身对白山和彩云说:“麻烦你们二位也去一趟,有问题吗?”

“没问题。”白山和彩云异口同声地回答。

另外两名警察将那部仪器从三脚架上卸了下来,然后分别拿着仪器和三脚架。

于是,彩云、白山、4名警察、两个J国人,一起下了山,来到公路边。路边的警车又多了一辆——已经是三辆警车了。他们上了警车,警灯闪烁,警笛呜起,直奔城里开去。

到了公安局,一位被警察称为局长的警官亲自询问两个J国人。两个J国人仍然坚称是受兴隆矿场的邀请来这里作勘探的。这位局长说:“私自勘探也是违反中国法律的。”于是,两个J国人被警察带到一间屋子里,看了起来。

在另一间办公室里,白山和彩云把如何请J国人拍照,又觉察他们可疑并报警的经过向警察详细讲了一遍,警察作了笔录。然后,他(她)俩高高兴兴地离开了公安局。

在路上,彩云和白山手拉着手。

“这两个J国人做贼心虚,敢做不敢当,还信口雌黄,胡言乱语。真可笑!”白山说。

“就是,他们做人也太CNN啦!”彩云说。

二人会意地笑了。


交易

日近黄昏,一辆豪华轿车开进了公安局大院,从车里钻出一个人。这个人看上去三十多岁,又高又胖,腼着啤酒肚,头上梳着光溜溜的大背头,腋窝夹着一个黑色皮包,显得派头十足,象个大老板。

“大背头”走进公安局大楼,直接向局长办公室走去。他推开门,看见局长正坐在办公桌后边的大靠背椅里,眼睛盯着他,阴沉着脸,不说话。

“大背头”进了办公室,把门关上。

门刚刚被关上,“啪!”的一声,局长用力拍了一下办公桌,腾的一下站起来,正颜厉色地冲着他质问:“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了,竟然敢让J国人来测绘地图?!”

“大背头”不慌不忙地走到办公桌前,瞅着局长,干巴巴地笑了笑,笑得有些不自在。

“你知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局长继续训斥“大背头”,“那里可是桐坤山,是交通要道!你告诉我,你和那两个J国人要干什么?!”

“局长大人,您别着急,消消火,消消火。” “大背头”满脸陪着笑,“这是一场误会。本来嘛,我是请他们来勘探矿层的。可是我一时疏忽,没有讲清楚,他们对这里也不熟悉,所以就走错了地方,误打误撞,竟然到了桐坤山——”

不等“大背头”把话说完,局长又“啪!”地一声拍了一下桌子,瞪圆了眼睛质问“大背头”:“你说什么?勘探?!你以为我是两岁小孩子啊?我不认识全站仪呀?我不知道全站仪是做什么用的呀?啊?!”

“不、不——你息怒,息怒。” 矿场老板继续解释, “你听我说,不是你想的那样。这确实是个误会——”

“还说是误会?在我面前还想编瞎话?”局长怒气未消。

“这、这——你——”“大背头”笑不出来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只是全站仪,他们还带着GPS。你知不知道偷绘地图是违法的?你,还有那两个J国人,一个都跑不掉!”局长说道,表情非常严肃。

“大背头”的眉头皱了起来,低下头。过了一会儿,又抬头瞅一眼局长那张铁青的脸,摇了一下头,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一脸很无奈的样子。然后,他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眼睛看着地板。

局长仍然站在办公桌后边,双手背在身后,不作声,一会儿瞅瞅墙壁,一会儿瞅瞅“大背头”,表情非常严肃。

“大背头”坐了没有两分钟,又站了起来,凑到局长近前,先叹了一口气,接着放低了声音说:“局长大人,您刚才那些话可真让小弟我伤心呢!咱们这么多年的交情了,兄弟我对您也不薄啊。您真要眼睁睁地看着兄弟我掉进坑里头,不拉我一把吗?我看不会吧?您说呢?”

“你让我怎么拉你?这可是涉及到国家安全的案子,弄不好要掉脑袋的!”局长说,语调有点冲动。然后,他扭过头不瞅“大背头”。

“大背头”静静地瞅着局长,过了一会儿,他才说:“您先别说得那么吓人嘛。事情还没到那个地步。他们不是还在您这儿呢嘛。只要在您这儿,它就不是案子。”

局长扭头瞅了“大背头”一眼,却没说话,然后继续瞅着墙壁。

“只要你真的想拉我,就一定有办法。兄弟我当然不会让你白出力。”“大背头”瞅着局长继续说,“不过,万一兄弟我掉进了坑里,对您也未必是件好事。咱们这么多年的交情,难免会有人会说嫌话,到了那时候,您恐怕不但这个局长当不成,还要——”

“你在威胁我!”局长眯起眼睛恶狠狠地盯着他,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

“不,不,不!我是说,可能有人看着您这把椅子眼红,拿咱哥俩的交情小题大作。”“大背头”不冷不热地说。

“哼!我量你也没有那么傻。”局长将视线从“大背头”的脸上移开了。

“你是不知道,兄弟我也有苦衷啊。那其中一个人的舅舅是我的大主顾。如果得罪了他,我以后可就没钱给你这个局长大人‘点泡’了……”。“大背头”一边说着,一边从皮包里掏出一个大信封放在桌子上,信封鼓鼓的。

局长仍然眯着眼睛,瞟了“大背头”一眼,犹豫了片刻,然后一只手挪到信封上按了按,又把手收了回去。压低声音说:“不是我不给你兜着。这个事情实在太大,已经触及到国家……”

“大背头”打断局长的话,说道“只要您这位局长大人认定是一场误会,谁还能那么不识实务地抓住这件事不放?”说着,他又从皮包里掏出一张银行卡放在办公桌上,“七位数,密码六个八。”

局长既没拿信封,也没拿银行卡。他不动声色地慢慢转过身去,朝着窗户,把后背对着“大背头”,然后轻声说道:“这件事情真的不好办呢,那么多人知道,恐怕……”

“我的局长大人,还有您办不到的事吗?”“大背头”盯着局长的后脑勺说道,“只要有钱,到了哪不是风风光光地快活?”

“嗨——”局长不说话,只是叹了一口气。

“大背头”用力抿了一下嘴,说道:“兄弟我今天来得匆忙,没带太多,明天我再派人送来20万美金。怎么样?”

局长一动不动,似乎没有听见。

“30万!”“大背头”又说。

局长还是没有反应。

“50万!”“大背头”的声音有点发颤,“我只有这么多了!”

“嗯。”局长终于出声了,转过身来,“看在你我这么多年的交情上,我再冒一次险。你先把人带走。”

……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