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爱七天(原创)1

呆呆的老鹰 收藏 12 1088
导读:网恋、爱情、爱国主义

第一天

车站

2008年6月,一个上午,天空晴朗,风和日丽。大地处处春意盎然。

在中国西南一个美丽的小城市,火车站的站前广场上站着一位二十二、三岁的姑娘,面对着出站检票口的方向站立着。只见她,一头乌黑柔顺的长发,清秀靓丽的容貌,上身穿着白色的短袖T恤,下身穿着深蓝色的长裤,脚穿一双白色的运动鞋。她肩挎一个小包,手里拿着一部手机。

站台内出现了人流。他们走向检票口在准备出站。

这位姑娘立刻睁大了眼睛,朝着正在检票出站的人群张望。

姑娘的双眼忽然一亮,目光聚焦在一个小伙子身上。这个小伙子看上去二十五、六岁,高高的个头,宽宽的肩膀,帅气的脸庞,一双机灵的大眼睛已经注意到了这位姑娘。

小伙子刚刚从检票口出来,左手拉着一个带轱轳的旅行箱,右手拿着一部手机。他走出人群,朝着姑娘走了几步,又停下了,将手机拿到眼前,仔细看了一眼手机屏幕,又仔细端详了一下这位姑娘,然后微笑着,径直朝她走过来。

姑娘也将手机端在眼前,仔细看了一眼手机屏幕,又仔细打量一下朝着自己走来的这位帅哥儿,粉白的脸蛋唰地一下红了。

小伙子走到姑娘面前,停住,憨笑着问她:“请问,你是不是叫彩云?”

女孩子腼腆地笑了,点两下头,不说话。

“QQ名是‘快乐的小鸟’?”小伙子将旅行箱立在地上,又问。

姑娘又点一下头,然后说话了:“你就是白山?”她的声音很小。

“正是。老家吉林省长春市,东北大学毕业,QQ名是‘长风伴鹰’。”小伙子声音挺宏亮,明显的东北口音。

“没想到,你真来了。”姑娘说。

“已经四年多了,见个面不算过分吧?”小伙子笑着说。

姑娘微笑着不说话。

“你不但比照片漂亮,也比视频镜头里的漂亮。”小伙子夸她。

姑娘的脸更红了,问“你先去哪?”

“先找个旅馆。”

“车站附近就有。”姑娘停了一下,又说,“别的地方也有。”

“那,你家附近有吗?”

“有,不知道你满意不。”

“我不喜欢住在车站附近,闹哄哄的。”

“那走吧,到马路对过坐公汽去。”

“远吗?”

“不太远,五站地。”

“打的吧。”小伙子说着,朝着广场上的一辆出租车走去。

姑娘跟着他上了一辆出租车。车子随即离开了火车站。

白山没有发现,他和彩云的一举一动都被另一辆出租车上的司机盯着呢,甚至有人要乘他的出租车,都被他拒绝了。这个出租车司机也是个小伙子。当白山和彩云乘坐的出租车一启动,他也将车启动了,并一路尾随着……

旅馆

在一幢三层楼旅馆前,一辆出租车停下了,彩云和白山从车里出来。白山拎出旅行箱,走进旅馆大厅。彩云紧随在他的身后。

“二位好,请问要房间吗?”服务台小姐热情地打招呼。

“要个单间。”白山说。

“几张床?”服务员员。

“一张。”白山回答,又补充一句,“是单人床。”

“您要住多久?”小姐问。

“不一定。”白山脱口而出,又立即改口,“不,五天。”又扭头看一眼彩云,“还可能更长。”

彩云瞅瞅他,没说话。

“在二楼,跟我来吧。”一位服务员拿着钥匙对白山说,然后朝楼梯走去。

“好。”白山跟着服务员上了楼梯,又停下,回头对彩云说,“来呀。”

彩云仍然站地服务台前没动,笑了笑,说:“我不上去了,在下边等你。”

白山笑了笑,说:“自我保护意识挺强的嘛。”然后朝着二楼走上去。

彩云在旅馆大厅等了几分钟,不见白山下来。她对服务员说:“麻烦你,等他下来后告诉他,我在外边等他。”

“好的。”服务员冲她点点头。

彩云踱步出了旅馆,站在门前的小广场上。

这时候,小广场边上停着的一辆出租车的司机开门下了车。这个司机是也是二十五、六岁的小伙子(就是一路尾随彩云和白山的那个)。他朝彩云打招呼:“彩云!这么巧?”

“是啊,我闲着没事儿玩跟踪呢!”彩云冲他说了一句,然后扭头不看他。

小伙子一愣,抿了一下嘴,表情有点尴尬,说:“不是,其实,那个什么……”小伙子凑到近前,“刚才那个男的是谁呀?”

“干嘛?你查户口啊?”彩云说话很干脆,仍然不看他。

小伙子站在彩云的近前,低着头不说话了。僵了一会儿,他转身走向自己的出租车,打开后车盖,从一个纸箱里拿出两瓶饮料,也没把后车箱盖上,就又回到彩云身边。

“你渴吗?”小伙子将一瓶饮料的瓶盖拧开,递给彩云,“冰绿茶。”

“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绿茶了,带那么多?”彩云接过冰绿茶,没有喝,语气里有些挖苦的味道。

“不是你——喜欢喝这个嘛。”小伙子苦笑着说。

这时候,白山从旅馆出来,走到彩云近前。

“房间不错,挺干净。”白山朝着小伙子司机点一下头,问彩云,“你们认识?”

“小学同学。”彩云微着对白山说。

“我叫钟海峰。”小伙子跟白山握了握手,“听口音,你不象是我们这里的。”

“我叫白山,从吉林长春来的。”白山说。

“东北?那么远!好几千里啊!”钟海峰的声调明显提高了,好象是唯恐彩云听不见似的,“你们那里特别冷吧?听说能把人的鼻子冻掉了。”

“哈哈。”白山轻轻地笑了一下,说,“照你这么说,我们东北人都没有鼻子了?”

彩云在一旁被逗乐了。

钟海峰哑笑一下,又问:“你们那里是不是经常下雪?”

“冬天才下雪。”白山说。

彩云在一旁用眼角白了钟海峰一眼。

“彩云没说有东北的同学啊。”钟海峰说,又扭头问彩云,“是吧,彩云?”

“白山是大学生,东北大学治金专业毕业,现在是高级设计师。”彩云一边说着,一边把手里的冰绿茶递给白山,“你渴了吧?喝点水。”

白山接过冰绿茶,仰起脖,“咕咚!咕咚——”地喝了几口。

“哼!”钟海峰哼了一声,转身朝着自己的出租车走去,钻进驾驶室,车门“砰”的一声关上了,声音很大。“呜——”的一声,车尾喷出一股黑烟,出租车开跑了。出租车的后盖没被盖上,对着后车窗晃晃悠悠地立着……

白山笑眯眯地瞅了瞅远去的后车盖,仰起脖,“咕咚!咕咚——”又喝了几大口冰绿茶。

“你看!战斗机!” 白山指着天空问彩云,“你们这里有军用机场?”

“不知道了吧?我们这里是通往西南边关的交通要道,空军、陆军都有呢。”

战斗机飞远了。白山对彩云关切地说:“你饿了吧?咱们找个地方吃饭去。”

“好,我给你接风。”彩云一脸纯真的笑容。

“让这么漂亮的女孩掏钱,我可不忍心。”

白山和彩云说笑着离开了旅馆……

下午,白山跟着彩云的旅游团,快快乐乐地游玩了半天。每当彩云讲解的时候,白山都是挤到近前,认认真真地听着……彩云的声音格外好听,不过显然有点紧张。在介绍一个有名的古迹时,她竟然把一个人名说错了。当她察觉自己出了错时,白净的粉腮唰的一下变得红红的,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怯生生地瞅了白山一眼——白山笑呵呵地、目不转睛地瞅着她讲解,好象并没有觉察她这个明显的口误……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