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留学生对西方国家及西藏问题的精辟分析。

2008年对中国人来说绝对是难以忘怀的。


奥运,雪灾,股市崩盘,藏独,台湾。日子还没过一半,想开PARTY的同志们已经等得

不耐烦了。


这篇中国攻略,是想让大家可以站在一个不同的角度,用一种平和的心态来看待我们的

国家,我们的党,和我们自己。虽然我的阅历学识有限,但我还是希望我所写的文字可

以对大家有所启发。文章中的错漏之处,还请大家指正。



奥运

奥运对于中国来说,已经不仅仅是一场运动会那么简单了。当然,它也从来没那么简单

过。


大多数中国人对于奥运的看法,比较多的在于世界对中国的认可。很多人都认为,奥运

会在中国举办,说明其他国家认同了中国的发展,认为中国有能力举办这样一场国际性

体育赛事。 同样也有一些人认为奥运可以为中国经济带来很多机会。让世界更了解中

国,让中国人也能更多地接触到世界。商机就是从相互了解中产生的。


这些想法都没有错。确切的说,这些想法都体现了中国人对世界的向往。中国从一个破

落的,被欺凌的国家成长成为一个强大的,生机勃勃的国家,成就了这种辉煌的人们非

常需要一种认同感。他们要让世界看到自己的成功,看到自己的能力。对于中国人,奥

运是一种荣誉,对于中国,奥运是一个机会。对于荣誉的追求,在经过了数千年“人为

一口气,佛为一炷香”的中国历史的磨砺之后,已经深深地刻在了中国人心灵最深的地

方。


以中国式的观点来看。奥运就是我们露脸的机会,给奥运制造麻烦,就是给中国抹黑。


正确!但是并不全面。


作为一个在欧洲漂泊了数年的游学者,我充分的理解了什么叫“用欧洲式的思想来理解

中国式的智慧”。



从前,有一个叫达尔富尔的地方。地球上没几个人知道那个地方究竟在哪里,发生了什

么。


后来,中国举办了奥运会,一下子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这个地方,但还是没几个人知道

那个地方究竟在哪里,发生了什么。


这就是整个故事的经过。



欧洲人并没有中国人想象的那般聪明,同样他们也没有中国人想象的那般傻。对他们来

说,中国人在哪里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中国人会不会抢他们的饭碗。中国人做了什么和

他们没什么关系,重要的是中国人会不会把共产主义带到他们家里,把他的老婆也共产

掉。欧洲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心态要比中国人有过之而无不及。我曾经在火车上被一

个荷兰商人问起所谓的达尔富尔问题。对方对达尔富尔问题的了解显然要比我这个压根

不知道这鬼地方究竟在那里的人要多很多。于是我很虔诚地问道:“这个地方在那里?

”荷兰人一愣,说:“可能在非洲吧……”


一个欧洲人可能可以和你讨论一个理论上的问题滔滔不绝的讲上半天,但很多时候他们

都不会太注意一些我们称之为“常识”的东西。


为什么中国人在达尔富尔那么长时间都没有任何西方媒体发现,偏偏中国要举办奥运会

,达尔富尔就上了头条了?荷兰人自然不会去考虑这些问题,法国人也不会,其他地方

的人自然也不会。因为这两个地方和他们都没什么关系。他们所要做的,只是翻开报纸

,看看热闹,找个比较有趣,可以发挥的谈资而已。


但中国人对于奥运的迫切和渴望,把本应属于中国人的大国民意识埋没在了嘈杂的信息

世界里。中国人过于注重了奥运这个形式而忽略了奥运本身。中国人可能忘了,即使是

在冷战最严重的时期,当时的苏联也可以照常举办奥运会。在纳粹德国最兴盛的时候,

希特勒也照样能站在奥运会开幕式上发表主办国讲话。奥运从来不是哪个国家授予其他

国家的荣誉,而是世界对一个强国的肯定。换句话说,只要一个国家强大了,奥运自然

而然会来到你身边。中国人其实大可不必对于其他国家的奥运评价过于在意, 因为无

论如何,他们都不能避免让中国举办奥运这一事实。西方世界对于中国举办奥运会的杯

葛,恰恰证明了中国的强大。无论对方是否愿意承认,他们都不得不接受这一事实。


如果大多数中国人可以理解这一点,我想我们对于西方媒体的报道,也可以更平和,更

理性的看待。媒体,永远是国家的喉舌。在这一点上,中国是这样,地球上的其它国家

也是这样。我们不可能阻止其他人发牢骚,我们也不可能让所有人都赞美我们的成就。

问题在于你是用什么样的心态来看待这些牢骚和赞美。


大多数西方人对于中国的理解,仅仅限于中国菜,长城,李小龙,和共产主义。现在他

们又知道了奥运会。对于我们来说,奥运是我们给西方人的一个了解中国的机会。至于

对方愿不愿意抓住这个机会,那并不是我们的问题。作为一个自信而又对祖国充满自豪

的普通中国国民,我们又何必对于别人怎么想而感到困惑呢?


西藏


西藏一直是西方人对中国的一个误区。大多数西方人在谈到西藏时都会以50年前,中国

人民解放军解放西藏时开始说起。以至于很多年轻人,从他们出生开始,所接受的思想

,便是中国在50年前侵略了西藏。


我曾经和一个荷兰藏独支持者有过一次短暂的对话。她是一个很普通的荷兰人,50岁上

下,曾经去过很多地方。从交谈中我可以看出,她对西藏独立的支持已经深入到骨子里

。她并不是一个我们通常意义上所说的那种藏独主义者,而仅仅是一个对西藏报有强烈

同情心,充满慈爱和人道主义的老者而已。


在我问起她为什么会支持西藏独立时,她问我,你去过西藏么?你了解西藏历史么?


我回答说,我去过,而且了解西藏历史。同时我还有很多西藏的朋友,在拉萨,在荷兰

都有。


她说,那么你了解他们的处境了。


我说,是,所以我才不清楚为什么您会支持西藏独立。


她沉默了一会,对我说,50年前,中国侵略了西藏……


我打断她说到,您所了解的历史只是停留在50年前么?您是否知道100年前西藏发生过

什么呢?西藏并不是一个独立国家,从800年前开始就已经是中国的一部分了。您是否

知道这些历史呢?


她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中。于是我问她,您所支持的FREE TIBET是

一个什么样子的?您所要追求的是怎样一种FREE?


她思考了一会,对我说,达赖喇嘛只是想要一个对话。


我对她说,他们想要的似乎不仅仅是对话吧。他们正在计划让西藏变成一个独立国家。

而所谓的FREE TIBET也是打着独立的旗号的。而您知道么,即使是达赖喇嘛,也没有让

西藏独立的意思,他曾明确表示,他所追求的只是西藏自治,而并非您所支持的独立。


这位老人似乎并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事情,再次陷入了沉思中。我继续问道,您知道为什

么中国政府不愿意和达赖对话么?


老人笑笑说道,为什么你不去问问你们的政府?


我也笑笑,说道,为什么您不问问您自己?您真的认为中国政府会没有任何理由而拒绝

和一个曾经是自己官员的地方精神领袖对话么?他们这样做有什么好处?那些西藏人是

不是也让你去问一问中国政府?因为他们知道你是不可能想清楚这个问题,同时也不可

能真的去问中国政府呢?事实上,中国政府和达赖喇嘛有过数次接触,无论是官方还是

非官方。他们的接触没有得到任何结果,您不想知道为什么么?按常理上说,对于一个

叛逃的官员,政府为什么要和他对话呢?他们之间有什么可谈的呢?我们再退一步,如

果,我是说如果你想和你的政府进行某项谈判,你一定要先把荷兰国会大厦的玻璃砸碎

才能找到和首项谈判的机会么?


“拉萨的事件并不是达赖喇嘛所策划的,他是一个和平主义者……”她明显意识到了我

对3?14事件的质问。


“那我就相信他所说的”我接过她的话继续说道,“如果他是一个和平主义者,他想用

和平的方式解决西藏问题,那么为什么每次都有人用暴力手段来干扰他与中国政府之间

的对话呢?如果不是他策划了这些事件,那究竟是谁在达赖喇嘛和中国政府之间呢?难

道是中国政府一手策划了这件事么?”


她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也许她从来也没有想过这些问题。对她来说,西藏问题并没有我

所说的那么复杂,那只是一个简单的有如1+1=2一样的问题:中国侵略了西藏,西藏要

自由。她从没有想过整个事件的合理性,也没有想过事件中还会出现什么其他的问题。

在过去的50年中,从来没有人问过她这些问题,也没有任何人对西藏独立的合理性产生

过任何怀疑。善良的本性,对于人权和自由的人道主义支持,让她完全迷失在了流亡藏

人所编织的谎言中,以至于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件事的真实与否。或许她也曾有所怀疑,

但她随后也会考虑,为什么中国没有人来和她争论?为什么所有人都和她的想法一样?


然而今年,一切都改变了。中国人忽然在一瞬间变得不再沉默了。他们并不是那些唯唯

诺诺,小心翼翼的活在中餐馆的人了。他们也不是那些围在香榭里舍LV店门前的亚洲面

孔了。他们一瞬间出现在了地球上的所有角落,用他们所具备的知识和能力发出了压抑

已久的声音。他们甚至撼动了被西方世界称为“自由新闻媒体”的CNN和BBC。他们其中

的一员,甚至可以站在她的面前质问她为什么要支持她曾经支持了50年的东西。


你们可以想象这样的冲击么?你们可以想象这样的心理落差么?就像微软在一瞬间忽然

发现了GOOGLE的威胁一样,西方人颤抖了。他们也许已经预见到了这一天的来临,但从

没想过这一天会到来的这样快。中国爆炸式的发展让所有西方国家都感觉到了威胁。他

们开始担心有一天自己的饭碗再次被别人抢走,就像数十年前的日本。他们开始恐惧有

一天共产主义思潮会再次降临这个地球,就像数十年前的苏联。他们的担心也许并不是

多余,他们的恐惧也不是完全没有根据,但当他们真的要面对这样的事实时,他们还是

会茫然而不知所措。


然而中国并不是日本,中国并不会遇到所谓的资源瓶颈,中国也有足够的人力资源来达

成任何他们想要达成的目标。当日本抢走西方世界的饭碗时,那只是饭碗之间的转移而

已。而当西方世界面对中国时,他们也许失去的就不仅仅是饭碗,连盛饭的锅都有丢掉

的危险了。我们当然不能否认这样的情形出现,因为世界对所有人都是公平的。但我们

可以利用我们身边的环境事先向西方人打个招呼。不要让他们对这即将来到的一天产生

过大的心理冲击。


中国同样也不是苏联,虽然中国政还在继承着共产主义的名字,但对于共产主义的现实

理解已经让中国共产党成长城为一个有明确目标并有丰富执政经验的政治党派。中国共

产党,已经不再是一个一味追求共产主义的激进主义者。从邓小平执政开始,中国共产

党就已经从一个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政策性执政党变成了一个以经济建设为纲的务实性执

政党。对于中国的了解让中国共产党清楚认识到古人所说的“民以食为天”。只有中国

强大了,中国人富裕了,中国在国际上的地位才能得到提升。在此之前,中国所受到的

一点委屈我们都可以忍耐。中国共产党是精明的,中国政府也当然不是由一群酒囊饭袋

组建起来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看到了中国政府在平复民愤上面所作的努力。中国大使

馆被炸,中国政府没有动手,中国的飞机被撞,中国政府也没有动手。现在西藏独立的

嚎叫又回来了,中国政府还是没有动手。


究竟是怎样的一个政府,才能压住14亿人的怒火?究竟是怎样的一个政府,才能让14亿

人的愤怒转化成前进的动力?中国共产党在面对挑战的时候,为中国人作出了最正确的

选择。


沉默才是最强大的反击。


我们回到西藏问题的根本上来。仔细去探究究竟是谁在支撑着西藏独立,将中国14亿人

看作敌人?


是达赖喇嘛么?


我们也许只能说,不完全是这样的。至少我们不能将鼓动西藏独立的所有罪恶都归到达

赖喇嘛身上。


他是一个和尚,一个被尊为活佛的佛教比丘。即使他有让西藏独立的想法,也只能通过

和平手段来达成这一目的。这就使他身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和“佛教高僧”所不得

不遵循的原则。佛教是崇尚清修的,诺贝尔和平奖也不是发给战争狂的。他的地位和身

份把他限制在了这样的一个尴尬的处境里。他想要自由,想要回到西藏,想要拿回曾经

属于他的荣耀。但时代已经不同了,政教合一的日子已经永远地成为了历史。摆在达赖

喇嘛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老老实实做一个和尚,要么轰轰烈烈做一回“革命家”。


我们也许不能否认,达赖喇嘛多少还是会有些不甘心做一个普通的和尚。毕竟像神一样

被无数人崇拜的日子是相当的美好的。但达赖喇嘛毕竟是个聪明人,他自己也明白,现

在的世界已经不再是那个蒙昧的世界了。当年在西藏的统治方法已经不可能再次在西藏

重现了。


所以他选择了当和尚。他对所有中国人说,我不支持西藏独立,我只希望民族自治。


这也确实是一个佛教比丘所应该具有的觉悟。


可以说,他放弃了作为西藏统治者而选择了纯宗教领袖是严格遵循了佛教的平和的教义

的。在这一点上,我个人认为,他还算是个不错的和尚。


但问题的重点并不在于他是不是放弃了西藏独立。问题的关键在于“达赖集团”中还有

“集团”二字。


达赖喇嘛和达赖集团虽然说是一个系统里出来的同志,但在本质上,他们还是有些区别

的。这也是为什么中国政府在报道西藏事件时,使用最频繁的词语是“达赖集团”和“

精神领袖”。中国政府知道达赖喇嘛和达赖集团的区别。中国政府同样也知道,解决西

藏问题的关键并不在于达赖喇嘛本身,而在于包围在达赖喇嘛身边的那些真正的分裂主

义者。


如果我们仔细回想一下当年达赖叛逃的全过程,我们多少也能推测出一些达赖集团的端

倪。我们甚至有理由相信,正是由于达赖身边的这群人,一手策划了达赖的叛逃,也造

成了达赖不能回国的状况。达赖喇嘛也许是个好和尚,是个和平主义者。但他身边的人

,却绝对没有达赖那般的佛学觉悟。达赖喇嘛没有能力完全控制他身边的这些人,反而

被对方控制成为了政治谈判的傀儡。


对于中国政府来说,与达赖喇嘛谈判并非很难实现。温家宝总理也说过,我们与达赖的

对话窗口始终是敞开的。但问题是,我们即使可以和达赖喇嘛谈得很好,但他真的有能

力让他身边的人照着他所说的去做么?如果中国政府让达赖喇嘛回国,那他身边的那些

人会心甘情愿的让他自己一个人走么?即使达赖喇嘛一个人顺利回到了祖国,谁来保证

他的人身安全?中国政府所派出的保镖会不会被作为监视者而在国外被大肆宣扬?如果

达赖的人身安全出了问题,会不会又让国外反华组织抓住把柄说中国政府暗杀宗教领袖

?谁又能保证走投无路狗急跳墙的达赖集团不会干出这种牺牲达赖,保全自身的事呢?

中国政府不允许达赖回到中国的态度,在某种意义上保护了达赖喇嘛本人,同时也保护

了很多普通西藏人的信仰。也许在事情的最后,让过身后的达赖喇嘛回国安葬才是达赖

唯一回国的机会吧。

媒体战争


“中国人都被洗脑了。”


这就是西方世界听到中国人怒吼的第一反应。


“外国人都被洗脑了!”


这就是中国人回应西方人的最简捷的答案。


中国人,或者我们可以把范围缩小到身在国外的中国人,开始了一场对于庞大传统媒体

的战争。


客观上讲,世界上所有的媒体都在行使着一个相同的职责。这个职责并非真实客观地报

道事实,而是传达统治阶级的思想。从这个角度出发,当你看到一个媒体对某件事情发

表某种看法,或是趋向于某种看法时,你基本上可以确定的仅仅只有一条,那就是“当

地的政府希望你按照这样的一个思路来思考问题。”


但在事实上,西方人并没有中国人的那种怀疑一切的精神和能力。在他们看来,自由言

论已经成为了所有人的共识。在这样的环境下,媒体的公正性和客观性当然是不用怀疑

的。他们不想去怀疑,因为他们相信了媒体这么多年,也很幸福的过了。他们没有经历

过被传媒欺骗的痛苦,没有切身体会过被传媒利用后的悔恨。而这一切,在中国人从文

化大革命的浪潮中清醒过来时,就已经深刻的体验过了。


中国人和西方人在面对表现相同的媒体时,最大的区别,就在于中国人从来不相信任何

媒体。而这,正是是否会被洗脑的最基本的条件。面对已经丧失是非辨别能力的西方人

,身在海外中国人与西方传统媒体的战争开始了。面对一方媒体一次又一次对中国的诬

陷,我们利用手中的互联网进行了一次又一次的反击。


这是知识的战争,这是技术的战争,这同样也是意志的战争。谁能把握住媒体,谁就能

得到人民。对我们来说,能否撼动CNN,BBC或N-TV根本不重要,能否撼动西方人对其媒

体的近乎愚昧的信任才是我们的关键问题。想要让他们知道媒体的片面性和严重后果,

就必须让他们有切肤之痛。让他们真正看到他们的媒体与事实究竟有多远,让他们自己

为自己国家的媒体而感到惭愧!


中国很愿意听取外面的声音,但是,我们也要有说话的权利。如果我们的政府和国内的

人民出于种种因素而不能做到这一点的话。那么让我们这些身在海外的中华儿女为祖国

呐喊吧!


抗争


我们热爱和平,但我们也从不畏惧战争。


我很高兴得看到英国的兄弟们开始组织散步和抗议,我也很高兴得看到法国美国和加拿

大的同学们站出来保卫奥运圣火。面对威胁,我们没有屈服。过去没有,现在不会,将

来也不可能。


作为中国人,我很庆幸中国五千年的历史给我们留下的宝贵遗产。而在这些遗产中,有

一种东西更需要我们这些身在国外,独自抗争的海外学子继承下来,它的名字,叫做“

斗争的艺术”。


在中国的历史上,从来不缺少人与人之间斗争的智慧。从《孙子兵法》,《三十六计》

到《论持久战》,中国人一直在尝试用兵不血刃的方式来解决战争的问题。对于深谙政

治之道的中国人来说,战争只是解决问题的一种手段而已。而尽量使这种手段变得和平

,理性,更是中国人一直在追求的目标。


对于我们的政府来说,我们这些身在海外,接触过世界,接受了先进思想的人是未来祖

国发展的基石。是中国最重要的财产之一。我们所受的任何伤害,对于我们的祖国都是

重大的损失。基于这样的考虑,我们的政府不支持我们为了政治话题而站出来,以免受

到不必要的伤害。正如拿破仑所说,我不愿为取金蛋杀掉我的老母鸡。我们的政府也在

同样保护着我们。尽管这样,作为中华民族的一员,我们还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西方媒

体肆意的诬蔑我们的祖国,分裂我们的家园。所以在这样的环境下,斗争的艺术便显得

尤其重要。


斗争的艺术,并非要让我们去发动一场真的战争。二是要让我们在战争的条件下,尽可

能的减少自己的损失。作为一个有理智的斗争者,与藏独分子进行直接的肢体碰撞是最

需要避免的。即使是在最坏的情况下,得到法理上的保护也是武力解决的先决条件。与

蒙昧野蛮的流亡藏人不同,我们所要做的,是在尽可能受到法律保护的条件下,进行理

性的反击。


从整体人数上看,西方世界藏独的支持者要远远超过我们。但事实上,众多的西方人支

持藏独,仅仅是因为出于对人道主义和人权的支持。真正起到实际作用的还是那些真正

的流亡藏人和他们的后代。在理解了这种结构之后,我们就完全可以在避免与极端主义

者接触的情况下有条理的把藏独支持者分化。让那些出于人道主义和人权而支持藏独的

西方人看到事情真实的一面,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让西方人承认错误,对于一贯自大而又固执的他们来说是很难做到的。对于我们,西方

人是否向我们承认错误,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让他们了解事实的多面性,而并非

一味的听信媒体的宣传。站在这个立场上,让西方人自己思考,要比一味地向他们手中

塞宣传材料要有效得多。我们并不需要让他们和我们的立场保持一致,我们只需要让他

们动一动他们许久都未曾转动过的脑子,独立的思考一下问题。在宣传我们的观点时,

我们并不需要像或是藏独一样摆出多少照片,列出多少数字,拿出一副受气小媳妇的样

子给西方人看,而只需要问几个问题,让他们自己去思考就足够了。西方人也是人。虽

然他们固执而短视,但他们也具备高等生物所拥有的最基本的智商。他们同样需要被尊

重。


斗争永远是艰苦的,尤其当我们孤立无援的面对接受了50年洗脑的西方世界时,这种艰

苦更是不可想象的。但是作为一个有血有肉的中国人,即使我们的人数再少,力量再弱

,只要我们将斗争坚持下去,胜利终究有一天会属于我们的。我们没有时间和精力天天

去唐宁街散步抗议,我们也没有必要每天站在埃菲尔铁塔下高举红旗,但我们却可以和

身边的人谈谈,平和聊一聊事情的真相,这又有什么难做到的呢?斗争,并不一定要砸

碎国会大厦的玻璃。让他们了解中国,了解我们才是我们所要做的。


大国民意识





让西方人了解中国,是一项任重道远的工作。即使中国政府做了很多努力,长久以来的

洗脑还是让西方人对我们的祖国充满了怀疑和误解。哪怕遇到奥运会这样的了解中国的

好机会,也终究会有很多冥顽不灵的蠢货选择制抵。


说到底,西方人还是对中国心怀恐惧的。让西方人了解中国,我想最直接的方法就是让

西方人了解生活在他们身边的我们。让他们了解中国人,了解一个大国子民的想法。


什么样的意识算得上是大国民意识呢?


首先,我们应该对我们的国家充满信心。


我们有理由相信,拥有世界最多人口,和第三大面积的中国有朝一日会成为这个世界上

最强大的国家。也许这一天,作为80年代的我们也许不会看到,但我们的后辈,后后辈

,肯定有机会迎来这一伟大的时刻。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所谓“敌人”到那时也不过是

臣服于我中国之国的番邦而已。即使是在今天,有能力与中国在经济,政治上抗衡的,

也只有美国一个国家而已。其他欧洲小国,在已经壮大起来的中国面前,已经再也没有

资格和中国平起平坐了。


有了这样的信心,我们就能轻易的击碎欧洲人“天上天下,唯我独尊”的自大思想。英

国很强么?这地球上究竟是说英语的人多还是说汉语的人多?法国很大么?一个面积还

不足西藏一半大小的国家怎么好意思在我们面前自称大国?德国能和中国一较长短了么

?中国人可以不买德国产品,德国人可以不卖中国货么?我们大可以不必再保持卑微谦

恭的态度,用温和的语气告诉他们开罪中国的后果是非常有效的树立国民形象的手段。


大国民,大气度。


对于是与非的理解,一个大国子民并不需要为了某些毫无价值的争论而红脸。就像讨论

究竟是中国国民党拥有中国的领导权,还是中国共产党是合法政府一样。这样的讨论完

全没有存在的意义。讨论如何让大陆的中国人和台湾的中国人过上更好的日子,才是一

个大国子民应该思考的。至于一个家庭里谁应该当户主,这种问题还是等看到谁对家庭

的贡献大以后再讨论也不晚。


开明,豁达,包容。是大国民意识的具体表现。开明,豁达和包容并不仅仅是指面对不

同看法时的泰然,也同样包括面对大是大非时的一种镇定。


有人曾经问起,为何不见阁下拿起标语牌站出来抗议藏独?我笑笑,对这个荷兰人说,

中国人是很注重实用主义的。就像中国一位将军曾经说过,想要西藏独立,拿五十万颗

人头来换。如果你真的支持西藏独立,那么欢迎你拿起武器,来到西藏,成为这五十万

颗人头之一。如果你没那么愚蠢,我还是建议你省几个车票钱,投入到绿色和平组织,

至少还能减少一些噪声污染。


面对藏独,坦然一笑,何尝不是一种洒脱?


面对很多对中国抱有敌意的西方人,使我更清楚地认识到,他们的救世主心理,要比他

们的能力大出无数倍。也正是因为这种心态,让西方人更自以为自己才是将世界掌控在

手中规则制订者。


西方人保护,因为他们觉得是弱者,中国政府是强者,在弱者与强者的矛盾中,弱者总

是需要他们来保护的。当然,我也承认他们是弱者。他们智商不及常人,没有受过良好

的教育,又接受了错误的思想。他们弱是天经地义的。所以每当看到DAM广场上精彩的

表演,我都忍不住可怜他们:他们这样也不容易,这样恶劣的天气还要出来表演。在国

内就没有人把他们当人看,如果能在欧洲拿到身份,总还能混到一些外国狗粮。想想洪

志大师的脑瘤日渐严重,说不定哪天脑血管就随着大法一起破裂,让这些大师的追随者

在这之前找到一条活路,也算是积点阴德。我就不上去拆他们的台了。


大国民是很少去制抵某一个国家的。因为制抵是一种封闭自我的表现。如果我们翻起旧

账,把所有曾经伤害过我们的国家轮番制抵一回的话,我想我们现在还是和解放初期的

封闭环境没什么区别。美国,英国,法国,德国,俄罗斯,日本,等等等等。哪个发达

国家没有曾经从我们身上占到过便宜?在我们因为日本侵略和南京大屠杀而制抵日货时

,我们有没有想过制抵当年火烧圆明园的英国和法国呢?有没有想过制抵当年入侵北京

的八国联军呢?如果我们把他们都制抵掉的话,中国还谈什么国际化,谈什么全球性发

展?看看今天的朝鲜,想想我们曾经在文化大革命中犯过的错误。难道你不会觉得“抵

制”这个词只会出现在那些不开化的国家么?就像今天某些在讨论和谐奥运的国家一样


我们是大国子民,我们有包容的能力。我们充分的了解“三人行必有我师”的含义。这

也是为什么我们会离开我们的祖国,来到这片未开化的土地的原因。我们承认在某些方

面,西方国家做得确实比我们好。我们愿意虚心的学习。但我们从来不认为任何一个西

方国家比我们更强大。我们必须让西方人明白,有些差距,在于经验,通过学习就可以

弥补。而有些差距,是溶入血液中,并非通过学习就能改变的。


要使祖国更加强大起来,需要我们付出更多的努力。要让西方人更了解中国人,同样需

要我们作出中国人的典范来。我们已经不再需要陈述要如何不在国外丢中国人的脸,因

为那些,已经不再适合一个大国民的身份。对于我们来说,如何在西方人面前展示一个

强大而智慧的中国,才更是我们需要思考的。



2008,一个伟大的时刻,一个转折的时刻,一个象征着中国崛起的时刻。我相信,在走

过了2008之后,中国会朝着一个更有希望的方向走下去。中国人和他们的政府会在这个

世界上创造一个新的奇迹。一个有中国特色的奇迹。



注:转载。作者:作者: nikelong123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