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3年10月,戴高乐将军授权法国前总理富尔携带他的亲笔信前来中国,代表他同中国领导人商谈两国关系问题。根据双方事先的协议,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于1964年1月27日奉命就中法建交发表声明,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同法兰西共和国政府谈判并且达成两国建交协议的”。因此,法国成为西方大国中第一个同中国建立正式外交关系的国家。这对于中国加强同西欧的关系是一个重大的突破,也对美国“孤立中国政策”又一次沉重的打击。时至2008年,中法建交45年。之前,中法两国之间虽然在“禁售武器”等方面有少许的政治摩擦,但总体来说,中法关系一直处于友好状态。特别是2003年10月6日,中国在法国举办“中国文化年”,展现“古老的中国、多彩的中国、现代的中国”三大主题,将中法友谊推至最高潮。 战斗在法国-华人娱乐互动门户


2007年11月25日至27日,新上任法国总统萨科齐对中国进行其任期内首次国事访问。作为法国执政党“人民运动联盟”第一副主席和萨科齐在对华政策方面的重要顾问,法国前总理拉法兰陪同萨科齐访华。在访之前中国青年报在巴黎11月20日对拉法兰进行了采访,他说:“中国应该依靠法国,中国可以信任法国,法国将继续在欧盟内部为中国‘抗争’。在这两个问题上,法国永远是中国忠实的朋友,萨科齐总统将尊重希拉克总统对中国做出的承诺。我认为,萨科齐总统有能力说服布什,停止在这两个问题上对欧盟成员国施压。”无疑,新上任的总统仍在当时“尊重”和“延续”前总统希拉克的对华政策。这也给萨科齐在访华期间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效益,鉴于去年9月德国总理默克尔不顾中国反对会见了达赖的情况下,这让法国从中国得到了价值将近200亿美元的订单。此后,也就成为了中法关系的“转折点”。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中国这些古老的俗语,对当今社会国际格局不失一种高度的概括。北京奥运,成为法国逐步打破“中法友谊”的“载体”,先是在苏丹“达尔富尔”问题上,萨科齐对中国发出不和谐的外交信息,接着就“3·14藏*独事件”对中国政府指出“与达赖*对话”和“停止对西藏的暴力”,再就是4月7日奥运圣火在办理传递遭遇阻扰事件,将中法关系造成进一步破裂。


当所有的西方国家都在避免与中国发生冲突的时候,萨科齐成为了西方大国第一敢于公开抵制北京奥运的总统。3月萨科齐在英国访问英国期间表示,就抵制奥运开幕式问题,他不排除任何可能性,他呼吁北京领导人在处理骚乱时要有责任感。萨科齐说,“我不会拒绝任何可能,但我认为,只有在获悉有关情况的具体发展后我才会作出回应。”法国《世界报》援引法国人权事务国务秘书拉玛•亚德亚徳的话说,如果要总统萨科齐出席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中国政府必须满足三个“条件”:与达赖*对话,释放政治犯以及“停止对西藏的暴力”。亚徳称这三点“不可或缺”。中法盟友的关系,转变成法国指责中国内政的事件,严重伤害了中国民众的感情。特别是奥运圣火的传递,在巴黎和旧金山遭到“前所未有”的阻击,无不与法国、美国默许和支持“藏*独”有着莫大的关系。


在萨科齐竞选并成为法国总统的当时,有的媒体就曾指出,萨科齐对中国有戒心,会在人权问题上对中国施压,因而担心萨科齐上台后影响到中法良好关系的发展。现在似乎到了萨科齐显露真相的时候了。专家评说:“当初对中国相当友好,而且访问中国时刻意避免谈人权问题,其实是为了在刚上台的政治蜜月期,在国内国际展现平和形象,主要也是出于国内政治的需要,不能因一上台就得罪中国而招来政治风险。”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对华政策,在奥运和藏*独事件上,才充分显示萨科齐政府不友好的态度。

针对法国总统萨科齐的一系列的对华外交态度,逐步引起了中国民众的反感,出现了让人担心的言论,如“抵制法国!抵制法货”、“刚获得了数百亿美元的经济贸易合同,法国就背信弃义”、“记住奥运圣火在巴黎熄灭两次”等等,充分体现国人对萨科齐对华政策的不满,中法关系的紧张已从“官方”蔓延到民间,前景让人担忧。


去年9月,德国政府不顾中国政府的强烈反对,一意孤行接见了达赖*,导致中国不得不对德国采取相应的“回复”手段,突然取消德中财政部长施泰因布吕克和谢旭人于12月1日至8日与中国财长会晤,以及后来中国政府采取一系列远远超过所有预测的严厉措施“惩罚”德国,到现在德中关系仍处于“微妙”时期,这是西方政府始料不及的。那么,中国政府会对法国的行为,采取什么措施?这是大家所关心的。笔者私下认为,鉴于奥运会的举行,迫于各方的舆论和政治压力以及中法长久的友谊关系,中国政府在奥运会结束前,不会对法国进行“惩罚”,奥运会之后,中法关系则会日益纳上外交日程。


目前,中法关系处于极其敏感时期,萨科齐是否参加北京奥运,将直接决定中法关系的外交走向。就目前萨科齐的言论和行为,四十多年的中法友谊,或毁于萨科齐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