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三十三章第二次战役 第十节美军的三板斧

ddtt 收藏 2 5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size][/URL] [内容简介] 美军炮兵阵地上一片安静,地上到处是冒着青烟的弹壳,榴弹炮粗粗的炮管已经可以烤熟肉片,炮兵营的士兵懒散的坐在地上,油料不多的牵引车丢弃在一旁,弹药车已经被卸空,炮兵已经无弹药可打,负责补给的运输连、前方支援营还挤在已经堵车的公路上慢慢的移动。 空中的战斗机和轰炸机丢完炸弹已经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604.html


美军炮兵阵地上一片安静,地上到处是冒着青烟的弹壳,榴弹炮粗粗的炮管已经可以烤熟肉片,炮兵营的士兵懒散的坐在地上,油料不多的牵引车丢弃在一旁,弹药车已经被卸空,炮兵已经无弹药可打,负责补给的运输连、前方支援营还挤在已经堵车的公路上慢慢的移动。

空中的战斗机和轰炸机丢完炸弹已经返航,三所里的东西高地上赢来短暂的平静,部队以连为单位开始休整阵地,伤亡过大的连已经把部分阵地交给后上来的部队,被炮弹炸弹摧毁的阵地重新开始修理,伤员和阵亡烈士已经被送下高地找一处僻静的地方安顿下来。侦察营的阵地挨过了美军的两板斧,张学义抖下身上的土跟身边年轻的小战士说:“看见没有,美国鬼子就这两下子,飞机大炮两板斧,砍完过去了就完事,第三斧就该坦克了,坦克再不行他们可就要用缺德的东西,他们跟日本鬼子一样喜欢用毒气弹,还扔燃烧弹,这天气这么冷扔点燃烧弹咱们还暖和点。”

“我们不怕坦克,以前我们见过蒋匪军开的美国坦克,我们挖几道沟打些木桩,再埋几个地雷它们就过不来了,不是被卡住走不了就是被炸坏。”年轻的战士也不怕美国人的坦克,不过不怕不等于不来。

远处的几辆坦克轰鸣着冒着黑烟向高地扑了过来,起初的平坦地段还是容易行进的,等坦克到了高地下边可就不好走了,山坡的坡度本来就跟坦克的最大爬坡度差不多,山坡也不是平坦的适合行走了,本来挺好的土坡被重炮迫击炮和飞机摧残了好几次,土不是虚的不容易下脚就是到处是弹坑,坦克上的驾驶员看到密布弹坑的,驾驶员伸出脖子骂道;“该死的,是那个混蛋把山坡搞成这个样子,本来可以一个冲锋抵达山顶的,现在怎么走?”

“别管它,现在就停车,我们用火炮帮步兵解决问题。”车上拿着望远镜看着一片废墟的山顶,他是知道空中打击威力的,他作为新兵曾经驻扎过德国,那里到处是B-17轰炸机留下的巨大弹坑,那种吓人的弹坑就像是巨人的脚印,德国大城市早就被轰炸机炸成废墟,尽管战争结束可留下的未爆炸弹也够德国百姓头疼很久,现在轰炸机摧毁这么个小山头,他怎么也想不到山头上还有人活着。美国轰炸机连钢筋水泥制造的城市都可以毁灭,一个小小的山头算什么?

步兵营的军官跑到坦克后边,“你们能不能快点上去,看看到底有没有人活着,我们已经攻击了很多次了,他们似乎隐蔽在地下,总是有打不完的人从弹坑里冒出来打冷枪,我已经损失了很多军官。”

“你该叫侦察机找找周围,他们肯定在山后边有集结地,他们或许是从山背后源源不断的增援,应该叫空军把山头后藏着的敌人全炸死,你看看面前的小山能容纳五百人么,我看很难,你们应该绕到他们后边打一下。”坦克上的车上给步兵讲起了大道理。

步兵营长不耐烦的说:“我们的部队车辆太多,要是全团徒步行军丢弃重武器和弹药迂回前进肯定可以绕开他们,可是车辆怎么办,难道扔给敌人让他们开车追我们,我们必须拿下山头保证公路安全,我们不可能连坦克也丢了带着几个师的人走路回平壤。”

坦克的车上直起身体看了看三所里北边的公路,车辆已经挤成几条长龙阵,这也是敌人武器不先进,如果敌人有飞机只要丢几枚炸弹就可以把一长串的卡车半履带车全部摧毁,即使有一门重炮也可以把钢铁长龙切成两断,可惜山头上的敌人只有步枪和手榴弹,美军更不知道的是山头上是师侦察营,他们连一门小炮都没有,要是主力步兵团至少可以带不少重机枪和小炮。

坦克连的指挥车开了过来,一个团属坦克连二十来辆坦克基本到齐,M4A3坦克的火炮指向山顶,连长对着话筒喊:“小伙子们,用车上的炮弹好好教训一下对面的敌人,我们不要吝惜炮弹,现在开火。”

二十多辆坦克一起使用重炮轰击山顶,坦克车外不停的崴出掉冒烟的弹壳,清脆的炮声传出去很远,第五骑兵团的几个步兵营开始补充弹药整理装备,他们认为炮声一停他们就可以上山顶吃中午饭,中午以后就公路畅通,被包围的几个师就可以顺利撤到平壤,不过美国大兵也想的太美了,三所里的一一三师侦察营以及三三八团能放走这么一网大鱼么?


山顶上不时的炸出几个烟尘柱,坦克炮的射程近威力大,可对于藏在战壕里的志愿军来说这种威胁实在是太小,榴弹炮只能砸出个大坑,刁钻的迫击炮可以把炮弹打进狭窄的战壕里,坦克炮弹道又平又直只能在战壕前制造出巨大的爆炸声。

“美军开始强攻了。” 吴汉端着枪依然蹲在弹坑里,他不时的用狙击步枪向露出脑袋的坦克手打冷枪,不少坦克手不是被打死就是被打伤,躲在坦克里的连长喊:“敌人有狙击手,不要离开坦克,完毕。”

“长官,我想上厕所。”指挥坦克里的装弹手克服不了生理反应强行从坦克上钻了出去,吴汉的半自动步枪里还有一发子弹,他耐心的等待敌人露出脑袋被他打,他正集中精神找呢,一个敌人忽然从坦克里钻了出来还露出大半个身子,而且是后半个身子对着自己的枪,似乎这个家伙要逃出坦克,吴汉那肯放过这个机会,这年头能消灭一个敌人就要消灭一个,敌人火力那么猛你知道自己能活到几时?他想都不想就专动枪口瞄准离开坦克的敌人,M1半自动的枪声一响远处的敌人就栽到坦克下边,比起坦克上九十毫米炮的噪音来枪声似乎都听不到。

要上厕所的装弹手后脊椎就感觉到被什么东西猛击了一下,随后他就感觉身上无比的疼痛,下半身顿时失去知觉,两条腿似乎成了别人的腿,根本无力支撑起身体,其实他的神经和脊椎骨头已经被一发步枪子弹切成两半,即使他不死他的下半身也将终身瘫痪,等待这个坦克兵的是漫长的轮椅生涯,他这辈子也别想独立的站立起来。

随着一声惨叫一个人掉到坦克下边,下半身的神经已经失去控制,受伤的装弹手不自觉就就尿了裤子,步兵营的军医一看受伤的士兵就大声喊:“抬担架来,有人受伤了,快抬担架。”

第五骑兵团的几个士兵七手八脚的把本团的坦克兵抬上担架,飞跑着向后方的救护车靠近,吴汉看着被吓坏的敌人得意得笑着,王伦整理着身边的弹药,“子弹不多了可别浪费拉。”

“我知道。”

张学义冒着被坦克炮火击毙的危险探出脑袋问:“你们俩到底回来不,要开中午饭了,快往回撤,一会坦克冲到坡上你们就回不来了,飞机现在返场加油一会就要来了。”

“快撤吧,张参谋也是为我们好。” 王伦带着好几支枪向战壕匍匐前进,吴汉也小心的往回爬,等离近了战壕俩人敏捷的翻身进来。

“天黑了就好拉,他们的飞机坦克大炮都瞎了我们就能打反击,总像钉子一样钉在这里会拼光的。” 王伦说完看看天上的太阳,现在还是中午,离晚上还早着呢,阵地上已经有人送来了干粮,张学义为给友军节约粮食就拿出自己缴获的巧克力吃。

志愿军吃午饭美军也在吃午饭,不过美国空军可没闲着,他们派出更多的飞机在三所里东西高地附近狂轰滥炸干扰志愿军吃饭,他们担心志愿军在美军步兵吃饭的时候忽然发动攻击,中午的明媚阳光下到处是俯冲而下怪叫着的喷气战斗机,火箭弹和机枪子弹雨点般的打了下来。

“他妈的,吃个饭也不让人安生,迟早一天我们的飞机也要好好收拾你们,让你在多活几天。” 吴汉啃着美式压缩饼干对着天空骂着,王伦伸着脖子问:“张参谋,我听说你会开飞机,彭总似乎也想让你去空军你怎么不去?”

“想听实在话还是不实在话,不实在的话就是舍不得你们这群人,说实在话就是我们国家自己不能生产飞机,我们要开也要开苏联卖给我们的飞机,另外我不是战斗机飞行员出身,我只在轰炸机上当过副驾驶和机枪手,投炸弹我也不是很内行的。”

“那咱们也不能在朝鲜一弹未投吧,怎么地也要整几个轰炸机灭美国鬼子的威风,他们总在天上给我们气受,我们真是受够美国飞机的气了,解放战争我们一直没看到自己的飞机炸蒋匪军。”王伦说完张学义笑了,“打沈阳的时候我们不是有坦克了么,打天津坦克也开了进去,打锦州时候那炮群多威风,坦克大炮都有了还愁什么飞机,再等等我们就也有好飞机开。”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