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对精彩:一个基金经理的自白-兼论中国人的底线(转载)

作者:金丝雀码头 提交日期:2008-4-12 22:41:00


我是一个基金经理,在英国的一家对冲基金工作,公司在伦敦西区。


我的投资生涯开始没多久,现在也就管1亿美元左右。


工资一般,每年十几万美元左右,我们这行主要靠奖金。


今天不和大家聊股票投资,我想讲讲最近奥运圣火传递和“藏独”抗议期间我在国外的感受。


我以前是反对办奥运会的。


奥运会这玩意就是一个大形象工程,花费大、收益小,还要搞拆迁办暂住证,整个一个劳民伤财。


什么圣火啊、女祭司更是宣扬迷信,在古希腊时就是一个gay的大party。


中国人要融入国际社会也没必要非得凑这个热闹。更重要的是中国还面临很多严重的问题,国家还没有富裕、和谐、强大到开party的时候。


所以我一直对北京奥运会不感冒。


但是从年初斯皮尔伯格辞任北京奥运会艺术顾问之后,西方媒体就开始拿奥运会做文章,关于中国的负面报道就越来越多。


3月14日西藏事件之后,西方媒体就像被戳了G点,兴奋一阵高过一阵。


西方媒体对中国的负面报道本不稀奇。

我在国外这么多年,感觉很少能看到关于中国客观公正的报道,除了财经媒体,其他主流媒体在中国新闻的选题上基本是哗众取宠、捕风捉影、惟恐天下不乱。


但是这一次,西方媒体的表现又上了一个台阶,基本上到了歇斯底里的程度。


西方媒体在这次事件中基本上丧失了新闻报道的最低准则,比如不核实消息来源,在新闻中插入评论,以及平衡性报道不足。更严重的是,西方媒体使用误导性的语言和图片,在没有直接证据的情况下制造中国政府使用暴力的印象。


比如西方媒体使用大量尼泊尔警察镇压“ZD”抗议的镜头作为背景画面,而普通西方民众根本就分不清尼泊尔警察和中国警察。又比如,在很多篇BBC的新闻报道中都有这样一段话:


“Tibetan exile groups say Chinese security forces killed dozens of protesters. Beijing says about 19 people were killed in rioting.”


这段话翻译过来就是:“西藏流亡组织说中国安全部队杀害了几十名抗议者。北京说有19人在骚乱中被杀。”按照这样的写法,读者就会自然认为中国政府承认杀害了19名抗议者,而不知道这19人是包括花季少女和婴儿在内的被“ZD”分子杀害的无辜平民。西方媒体就是这样使用“春秋笔法”歪曲事实,颠倒是非。在伦敦的奥运火炬传递开始之前,XNN更是公然煽动暴力,将这次火炬传递与纳粹德国联系起来,说火炬传递是始于1936年柏林奥运会因为纳粹德国要利用火炬传递加强政权的合法性,并说火炬传递的传统有可能终止于北京奥运会。在火炬传递中, XNN的解说员多次暗示穿蓝运动服的火炬护卫"具有攻击性",是刽子手。当“ZD”支持者在火炬传递过程中与警察发生暴力冲突时,包括BBC在内的英国媒体仍然说支持者在“和平”抗议。有这样的煽动和纵容,就不可避免的发生在巴黎的一幕,也才会有我们美丽、坚强、勇敢的金晶姑娘。


有人说,你发这样的帖子,一定是特殊利益集团。呵呵,让你失望了,我不是,我就是一个普通的中国人。


呵呵,让你失望了,我不是,我就是一个普通的中国人。别说我是贪官的子女,我父母都是普通退休职工,每月就一千多块退休金。别说我是愤青,在北大读托克维尔美国宪法我受的自由民主的熏陶不比你少。别说我太傻太真,天天在股市里跟人斗智斗勇我对中国社会的认识不比你浅。别说我非主流,混了这么多年我混进了资本主义的大本营我是主流中的主流。别说我是既得利益者,我在国际上凭本事吃饭,既得利益跟我没关系。我就是一个中国人,爱自己国家自己文化的中国人。


我本来是一个很理性的人,很少动气。但这次西方从政客到媒体到普通民众,变本加厉,实在太过分,XZ事件和奥运圣火变成的他们一次集体宣泄,似乎要把中国人从地球上消灭才解气。不可能?号称自由民主的灯塔怎么能这样?不相信?XNN的栏目评论员/主持人Jack Cafferty (话中国产品垃圾,中国全是暴民那个)4月9日在其新闻栏目“The Situation Room”中,公然在4月9日在其新闻栏目“The Situation Room”中,公然说中国人是“bunch of goons and thugs”(一群蠢货和暴徒) 。你能想象水均益在CCTV的节目里这样说话吗? 再看看4月10号英国的《卫报》说了什么:大英博物馆应该关闭来自中国的兵马俑展览,因为它代表了两千年的集权政府!全文在下面,自己看。(我睇嘅贴缺失咗网址,sorry)


在国内的人总是对西方国家有或多或少的好感,我在国内也不例外。女孩子都想去巴黎,有钱都要买外国车,崇洋媚外是流行病。有次,我们公司的服装行业的分析员问我,李宁的质量不错,广告投入赞助也不比Adias/Nike少,问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中国的消费者在市场调查时总是优先选择Adias和 Nike?这叫我怎么回答呢。我只能说,“ha ha, that is a very interesting question…”


共和国成立了快60年,但是很多人还是没站起来。一切唯洋人马首是瞻。这次圣火传递出了问题也是忙不迭的从中国自身找问题忙反思,以为中国变成民主国家就能得到洋人的尊重。但是在洋大人的眼里,我们只是一群蠢货和暴徒。连最基本的做人的尊严都没有,还谈什么平等。一方面黄祸的影响在西方根深蒂固,另一方面西方人从心底里歧视中国人。西方的自由民主是对待他们自己人的,别指望中国人能享受上平等的待遇。现实是残酷的,地球就这么大,13亿人的民主中国对西方也是威胁。没办法,这就是人性。不同意的看看俄罗斯自费武功的结果。再不同意,看看西方媒体最近对印度Tata集团收购Jaguar 的评论。


我是搞金融的。大家都知道金融学里有个有效市场理论(大概意思是市场是理性的,所有的市场信息都会快速地反映在价格上)。理论挺好,但现实上根本不是那回事。为什么,因为我们是人,不是计算机。人有感情,会害怕会激动,大脑处理信息的能力有限,做决定通常不理性。正是因为这些因素的存在,有效市场理论才不成立,才有股市的大起大落。也正是因为同样的原因,普世的自由民主也不可能存在。就这么简单。


这个世界很黄很暴力,偏偏中国的一些自由派很傻很天真, 在XZ台湾这样关系中国人根本利益的问题上“悲天悯人”,不但不支持政府和人民维护国家主权的斗争,反而在电脑后面空谈自由民主,自毁长城。我建议这些朋友到国外走走看看,认识一下所谓西方的双重标准和虚伪本质。大家可以试试,在国外只要你说任何中共的好话就会立刻被贴上间谍或者被洗脑的标签,从而丧失所有的信誉,而你的声音也永远不可能出现在主流媒体上。


4月6日伦敦火炬传递当天,英国各地留学生汇聚伦敦支持北京奥运,人数几倍于“ZD”抗议者。可是英国媒体的现场报道中几乎看不到中国留学生的镜头,更不用说采访。不光对中国人这样,即便你是美国人,如果你的意见威胁到当权者的利益,你也会被贴上疯子的标签,迅速被边缘化。


一个最好的例子就是美国总统候选人之一Ron Paul。Ron Paul批评伊拉克战争和美国的单边主义外交政策,批评美联储不负责任的货币政策,作为最敢讲真话的候选人得到了众多基层选民的支持。可是这样一位受欢迎的候选人却被美国主流有意忽略及边缘化。再举一个经济上的例子。日本经济泡沫破灭后和亚洲金融危机时,美国批评亚洲国家银行体系不透明,延缓坏账摊销,政府干预违反市场经济原则。但是在今年的次贷危机中,美国政府主动营救贝尔斯登,并通过联邦住房银行将房地产事实国有化;美联储违反美国宪法购买住房抵押债券,默许大银行不必满足资本充足率监管;美国证监会更改债券资产估价的会计准则;美国财政部推行美元贬值策略,向世界各国转嫁次贷损失。这一系列行动都直接违反美国一直倡导的所谓自由市场经济准则,造成了严重的“道德风险”,最大投机者--投资银行得到美国政府的直接救助,更加有恃无恐。而这一切都发生在号称自由市场捍卫者的美国。


幼稚的自由派们,睁开眼睛吧。这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如果不捍卫自己国家的利益,个人的自由就无从谈起。什么东西最害人,对西方的迷信最害人,逢中必反最害人。中国人的问题还是要中国人自己解决,依靠西方无异于于虎谋皮。包括自由派在内的中国人都要有骨气。设想一下,甘地如果依靠大英帝国,何来印度的民主。有人说你是宣扬民族主义。这就是问题所在,只要有人支持中国的国家利益就会被扣上极端民族主义,甚至法西斯主义。没看到海外中国人自发的对西方媒体的抗议已经被说成是极端民族主义了吗?我这篇文章估计也会被很多人说成是极端民族主义。


如果这篇文章能帮助一些朋友认识到西方自由民主的虚伪,那“极端民族主义”的帽子我带定了。如果“极端民族主义”能够维护中国的国家利益,那我欢迎这样的“极端民族主义”。我后悔我没有更早的成为一个民族主义者。我后悔我没有去过卢沟桥和南京屠杀纪念馆。我后悔97年华人在印尼被屠杀时,我没有去抗议。我后悔驻99年南联盟大使馆被轰炸时,我没有去抗议。我后悔05年日本更改历史教科书是,我没有去抗议。我后悔08年,北京奥运会圣火在伦敦被羞辱的时候,我没有去抗议。


中国的发展不可避免的会挑战西方对现有国际格局的支配,中国国力的增强就意味着西方地位的相对甚至绝对的下降。现在有些人就是吓破了胆,洋大人惊诧一下就不知所措,都这样中国怎么发展?有人说什么支配地位,别人是公平竞争。你要是这样认为那我只能说你too you, 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举个最简单的例子,从美国确立国际霸主的地位之后,美国的海外净投资超额收益每年接近1%的GDP。这1%的超额收益从何而来,经济学家百思不得其解,因为它不能归因于风险、技术或者制度。超额收益只有美国有,而日本、德国法国、意大利都没有。和美国有相同制度和文化的英国也没有。这种现象被经济学家称为美国海外资产的“航空母舰溢价”。当美国替代英国成为国际霸主地位之前,英国也有每年接近大约1%GDP的海外净投资超额收益。如果大家有兴趣研究的话,估计能发现十七世纪的西班牙,十六世纪的荷兰,甚至唐朝都有类似的超额收益。这都说明,没有国家的强大,经济的平等根本都无从谈起。


这次火炬传递中,海外华人的团结和赤子之心让人潸然泪下。不论政治观点怎样,维护国家主权和利益是中国人的最低底限。在伦敦的特拉凡尔家广场,一个留学生跳入冰冷的泉水挥舞国旗于ZD分子对抗。在旧金山,国旗更是飘满火炬传递的整条路线。火炬就是播种机,火炬就是宣传队,火炬走到哪里,海外华人就团结到哪里。为什么,因为在国外更能让人意识到和人的利益和国家的前途命运的紧密相连的。没有国,何来家?



有朋友说我一个普通百姓能干什么。我说做好每个人的本职工作就是最大的爱国,最大的贡献。没有一个个普通人的努力就没有国家的强大。作为一个在异国他乡的中国人,我要感谢研制两弹一星、核潜艇、神舟飞船、嫦娥卫星和北斗系统的国防科技工作者,是你们的努力让竞争对手不敢用武力破坏中国的发展。作为一个在异国他乡的中国人,我要感谢创造了一万三千亿的外汇储备的农民工兄弟,是你们的努力让竞争对手不敢用经济手段破坏中国的发展。作为一个在异国他乡的中国人,我要感谢孔子学院的老师,是你们的努力让世界开始了解中国的灿烂文化。作为一个在异国他乡的中国人,我要感谢联想、华为、奇瑞的员工,是你们的努力让我们看到了民族产业的希望。作为我,我最有效的行动就是用资金支持优秀的中国企业,帮助这些企业做大做强,占领国际市场。而对于大家,当奥运圣火到来时,希望每一个人去迎接,支持北京奥运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