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雪芹为什么把唐朝和汉朝视为“脏唐臭汉”?

贾蓉撇下他姨娘,便抱着丫头们亲嘴:“我的心肝,你说的是,咱们谗他两个。”丫头们忙推他,恨的骂:“短命鬼儿,你一般有老婆丫头,只和我们闹,知道的说是顽,不知道的人,再遇见那脏心烂肺的爱多管闲事嚼舌头的人,吵嚷的那府里谁不知道,谁不背地里嚼舌说咱们这边乱帐。”贾蓉笑道:“各门另户,谁管谁的事。都够使的了。从古至今,连汉朝和唐朝,人还说脏唐臭汉,何况咱们这宗人家。谁家没风流事,别讨我说出来。连那边大老爷这么利害,琏叔还和那小姨娘不干净呢。凤姑娘那样刚强,瑞叔还想他的帐。那一件瞒了我!”(《红楼梦》第六十三回)


在《红楼梦》第六十三回中,作者曹雪芹借贾蓉之口把唐朝和汉朝蔑视为“脏唐臭汉”,原因是唐朝和汉朝“谁家没有风流事”,这让很多读者感到非常疑惑。众所周知,汉朝和唐朝是中国历史上比较强盛的两个朝代。汉朝分为西汉和东汉,从公元前206年刘邦建国至公元220曹丕篡位,四百多年的岁月中,共历经了25位皇帝。西汉时期的“文景之治”“汉武之治”和东汉初年的“光武中兴”,从实施休养生息政策、抵御外族侵扰和发展农业生产等多方面,有力的推动了汉朝社会的强劲发展。唐朝是中国封建制度发展的鼎盛时期,从618年李渊建国至907年朱温灭唐,接近三百年的历史,共历经了21位皇帝。在此期间,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外交等多方面与世界各国相比均处于处于领先地位,是各国学习效仿的榜样。期间还出现了“贞观之治”和“开元盛世”两大太平盛世,因此素有“盛唐”之誉。


那么,唐朝和汉朝都有那些风流韵事这样值得曹雪芹用“脏”和“臭”来形容呢?


“案上设着武则天当日镜室中设的宝镜,一边摆着飞燕立着舞过的金盘,盘内盛着安禄山掷过伤了太真乳的木瓜。上面设着于含章殿下卧的榻,悬的是同昌公主制的联珠帐。”(《红楼梦》第五回)


上面一段文字是对秦可卿卧室描写的一段截取,这中间提到了几个历史人物:唐朝的有武则天、太真(杨玉环)、安禄山、同昌公主(李梅灵);汉朝的有赵飞燕。众所周知,秦可卿是《红楼梦》中的风流淫妇,这一观点可以从秦可卿的判词、脂砚斋注释和“秦可卿淫丧天香楼”的原始回目中得到证实。曹雪芹既然在这里郑重其事的提到了唐朝和汉朝的人物,那么他们这些人或者是他们这些人做的事,莫非就有些“脏”或“臭”的风流成分在里头?各位请看!


汉朝之“臭”:(试举三例)


1、王娡未入宫前,曾嫁与一个名叫金王孙的平民为妻,并生了一个女儿,后来与金分手,入宫侍候皇皇太子刘启,并被封为“美人”(汉宫妃嫔中有“美人”一级)。汉景帝元年王娡生皇子刘彻(后来的汉武帝)。刘启最初立薄氏为皇后,薄氏无子。而景帝宠爱的栗姬却生了三个儿子,长子刘荣立为太子,景帝想废黜薄氏,册立栗姬为皇后。景帝的姐姐长公主刘嫖,生了女儿阿娇,想立为太子妃,以便将来立为皇后。栗姬却不喜欢阿娇,刘嫖从此与栗姬结怨。王娡知道了,主动讨好刘嫖,表示愿意娶阿娇给刘彻做妻子,刘嫖把阿娇嫁给刘彻,就用计请景帝废立太子,她在景帝面前进谗言,说栗姬心胸狭窄,为人狠毒,不能立为皇后。景帝遂废立太子刘荣,栗姬气得害病而亡。汉景帝中元元年,景帝册立王娡为皇后,立刘彻为皇太子。


很难想象,一个结过婚生过孩子的女人,居然能够受到皇帝宠爱,成为皇后。这种事不要说放到过去,就是搁到现在,也绝对会是人们茶余饭后的笑柄的。莫非汉景帝刘启牙口不好,喜欢吃别人嚼过的馍?!再者,王娡为了取得后位,不惜以牺牲儿子的爱情和婚姻为代价,暗地里与长公主搞肮脏交易,曹雪芹用“臭”字来形容之委实不算过分。


2、赵飞燕是汉代著名的舞蹈家,因其舞姿轻盈如燕飞凤舞,故人们称其为“飞燕”。赵飞燕小时家里很苦,出生后便被父母丢弃,三天后仍然活着,父母也觉得奇怪,就开始哺育她。稍大后,父母相继去世,她便同妹妹一同流落长安,沦为官婢,后被送入阳阿公主府,开始学习歌舞。她天赋极高,学得一手好琴艺,舞姿更是出众,一时名满长安。汉成帝刘骛喜欢游乐,经常出外寻欢作乐,他在阳阿公主家见到赵飞燕后,大为欢喜,就召她入宫,封为“婕妤”,极为宠爱,后又废了许皇后,立飞燕为后。


赵飞燕出身低下,以一名被万人阅尽的舞女的身份被诏入宫,并且受到了皇帝的无限宠爱,最后成为皇后、太后。这些不能不说汉成帝刘骛“不管脏的臭的都领回家”,当成了宝贝,如同贾琏一般。


3、在汉朝时期,同性恋非常盛行,皇帝们拥有男宠是相当普遍的,史书上记载很多。在两汉25个刘姓帝王中,有10个皇帝有男宠,占到40%,至于其他60%的汉朝皇帝,也不是完全没有男宠,但其事迹不那么突出罢了。当然,男宠也不止一个,例如汉武帝这个“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拥有宏图大略的英明皇帝,仅男宠就有五个之多。这些汉朝皇帝的同性恋,准确地说,应该是“双性恋”,因为他们一方面妻妾如云,迷于女色,另一方面又湎于男宠。就像贾琏,因为女儿生病,搬到外面独住,寂寞难耐,就将身边俊秀的小厮选几个来出火。不说了,臭气熏天!


唐朝之“脏”:(试举三例)


1、武则天本是唐太宗李世民后期被选入宫的“才人”,李世民对之偏爱有加,钦命其御前和身边“伺候”,武则天自然会受到李世民的“宠幸”。李世民死后,留有遗命:凡被其宠幸过而没有怀有身孕的嫔妃,一概责成到“感业寺”出家为尼,离开宫廷。李世民做的也够绝得了,死后也不想戴“绿帽子”。偏偏他的儿子,继承皇位的唐高宗李治,对武则天也是万分着迷。情迷之下,李治也不管什么君臣之礼、父子之道了,先是让武则天带发修行,即而接回宫廷,晋封“昭仪”,最终立为皇后,真是有情人终成眷属。恐怕这中间就有了些“乱伦”和父子同上一女的“聚麀之乱”的味道了吧。


2、杨玉环本是唐玄宗的儿子寿王李瑁的王妃,李瑁对杨玉环一见钟情,唐玄宗李隆基还曾下诏册立她为寿王妃。婚后,两人甜美异常。后来,唐玄宗宠爱的武惠妃病逝后,玄宗郁郁寡欢。在心腹宦官高力士的引荐下,唐玄宗把目光投向了武惠妃长相、性情都很相似的儿媳杨玉环。他先令她出家为女道士,为自己的母亲窦太后荐福,并赐道号“太真”。天宝四年,唐玄宗把韦昭训的女儿册立为寿王妃后,遂册立杨玉环为贵妃。因玄宗自废掉皇后就再未立后,所以杨贵妃就相当于皇后,真是有志者事竟成也。恐怕这中间就有了些“爬灰”和父子同上一女的“聚麀之乱”的味道了吧。


此外,杨玉环在宫中与安禄山有染。根据宋代高承《事物纪原》“诃子”条:“贵妃私安禄山,指爪伤胸乳之间,遂作诃子饰之。”掷瓜伤乳,因为“掷”与“指”音同,“瓜”与“爪”形近,或即由此讹转附会而来。


3、同昌公主李梅灵是唐懿宗李漼的长公主,她温文娴雅,美貌绝伦,深受父皇宠爱。只因体虚多病而年华早逝,却不料无端地给朝中留下祸患。因为她的死,二十多位御医惨遭斩刑,亲族三百余人牵连入狱,朝中数十位大臣横遭贬谪,弄得朝廷中一时乌烟瘴气。正所谓生前不脏死后脏。


当然,汉朝和唐朝时期宫中的风流事远不是这一些。笔者只是从几个政治比较开明和正派、统治不算荒淫和腐败的所谓“明君”那里,搜集到了这些不太光彩的“先进事迹”,至于那些不晓得不理朝政,只知道纵情享乐的昏君的风流韵事,就远远超过“秦皇汉武”和“唐宗宋祖”了,在这里也就不再展开细说了。


像汉朝和唐朝这样的封建强盛大国,我们作为炎黄子孙,本应当是对其津津乐道、赞不绝口的。然而清代伟大的文学家曹雪芹先生对之则嗤之以鼻,竟然用“脏”和“臭”两个字,把唐朝和汉朝骂了个狗血喷头、体无完肤、一无是处。这不能不让人惊讶!当然,曹雪芹可能只是从“谁家没有风流事”的角度出发进行评价的,揭开唐朝和汉朝威严宫廷之下的裙带风流韵事和丑恶肮脏之事,到底还是一针见血,入木三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