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白岩松不可能抵制家乐福,不是理性,而是根本就不想~~这种不想是因为有心无力,或者按照他自己的话,不去家乐福,已经算是对自己的惩罚。


白岩松站出来反对抵制家乐福,算是为相当多数的,甚至一个阶层的中国人站出来表了一个态。他虽然说了无胆的话,但总算敢说。所以很多法国企业并不在乎国人发起的所谓抵制运动,根本原因就在于这里:很多白岩松已经把不去法国公司购物看作成对自己的一种相当程度的“自我惩罚”,是一种不理性的行为,或者干脆解释一点,是白痴行为。法国企业目前在国内的公司,除了家乐福,更多的就是一些化妆品之类的时尚高档公司,消费者阶层明确,并不面向更加体现国民意志的大众消费者。而这些人根本就没有抵制家乐福这种公司的任何意愿,因为这正是他们所向往或者追求的生活方式,让他们去抵制,无异于打碎他们的人生梦想。汉奸们也是如此。客观的说,白岩松们现在还离万人唾骂的汉奸远的很,还可以站在高高的地方踩他们几脚,但在把抵制这种消费方式看作自我惩罚这一点上,已经颇具“大将风度”了。


中国历史上的汉奸们一开始出场,无一例外是居中调停,或者一副理性人的面目出场的,比如汪精卫之流。究其原因,也并非完全是因为人品之恶劣,背后的经济因素或者文化羁绊也是考虑的因素。正因为有这种羁绊或者牵连,他们别说无法做到抵抗外侮的排头兵,甚至连反对的呼声都不可能强硬的发出。最多是发表一个“表示遗憾”的声明,或许有时喝点酒后能“强烈愤慨”,但说不定后头就会用外语告诉国外的新闻纸,“通过自己的理性分析,也能明白和理解外国人的苦心”。王千源之流不就是如此么?她算是敢说的,还有些国外的中国人,面对镜头,虽然想表达愤怒,但是还不忘来一句:我承认我国政府如何如何。一句话就先泄了气,所以国外的记者最喜欢找这种人来采访,因为他们一张口,就已经让外国的那些CNN们立于不败之地了。就相当于采访伊拉克人,对方先来一句:我们承认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之后后面的“但是”,已经不会有人关心了。


中国历来的民意就是在中下层中体现,直到今天也不例外。如果国难当头,想依靠红色资本家大量涌现根本就不可能,这些人因为和国外千丝万缕的关系,要是保持所谓的“理性”,那就不可能站出来吭声,能做个调停人,已经算是有点糊涂的了。像以前给中国捐献飞机大炮的那种,要按今天的标准,根本就属于被一腔热血烧到“疯狂”的人,属于“利用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的人。说不定如果出生活在那时的白岩松们,会是跑到哪家新闻纸上发个帖子,斥责一下这种“无厘头”,然后告诉别人,自己可以很理性的面对这种情况,无至于惩罚自己,虽然自己心里一样的“愤慨”,但却无心摻和,因为下个月决定了去东京游玩,买三菱的电视,没有时间。所以,历来的大汉奸们也都是出自这一阶层。无可奈何之为而已。


白岩松已经把不去家乐福当作对自己的一种“惩罚”,说到底,他已经是西方文化的追随者了。现如今虽然他还能以批评家的角度出现,但也是以西方的道德水准去要求别人。况且他挺着个颇有些代表性的肚子,现在也慢慢的只去谩骂些踢球的人了,至少抵制一两场球赛自己还是有这个能力的。所以西方人很聪明,培养汉奸,也从善待这些人开始。比如给些留学生蜜枣,就可以生出一个王千源,让她跳出来对抗。我不得不佩服当年美国佬用庚子赔款来搞中国教育的先见之明。如若不然,王千源们不必多说,早已成了身边的炸药,白岩松们就更是不再看自己的商品或者服务一眼,那么老美岂不是要喝西北风了?他们算的早。

本文内容于 2008-4-16 9:47:26 被istar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