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圆明园想到王姑娘的风波(全)前份请斑竹删除

又看了一遍圆明园,那星辰般的泯灭拖着忧伤的曲调在心中反复,夜不能寐。


其实外国人从来就不了解中国,不是他们不能,而是不愿意。


这并不代表说他们就不知道长城、敦煌、故宫以及圆明园。但他们不是把它们认识为一种文明,一种历史而是一种财富,一种他们认为他们可以去拥有的财富。


至于,我们生活的环境、创造的业绩、喜爱的文化这对他们来说,是决扯不上半分关系的。


我打扫了屋子,摆好的桌椅,烹饪了菜肴。然后我说:孩子,去把客人们带回来吧。几个客人委琐的笑着,拖住我的孩子说:你们家的房子盖的不是地方。


忍耐是有限的,就在家里人走出门去直斥恶客的时候,万人丛中施施然走出了王姑娘。


有人说,其实她并没有做错什么,只不过发出自己的声音。这对于国家并无丝毫损害。


好吧,就学学老学究引经据典,《宪法》、《反分裂法》中自有答案,请君对号入座即可。再于口舌之上纠缠来去,实无半点意义。


有人说,是愤青,我讨厌那些愤青。他们平时不能为国家出力,这时间四处乱吼,令人恶心。


愤青,第一次听到这个词是很多年前吧。


可是,为直谏除奸而人头落地的太学学生、长袍马褂挥舞小旗倒在刺刀丛中的进步青年乃至于投笔从戎的黄浦学员,他们也是愤青。


确实,他们平素无法发挥出多大的力量,很多人甚至都没有独立的生活来源。


可是,在外族猖獗,国人蒙羞的时候,他们呼喊了,他们让世界知道这个古老民族还依然有激奋的血脉。他们中的一部分,经过岁月的沉淀和打磨,终会露出金色的光彩。


是啊,太多的激情会带来浮躁,会出现错误。那么,如果一个国家只剩下你们这些自由成熟之士,却徒然是一片风雨飘摇。


有人大呼,中华奇女子也!社会之精英!吾辈之偶像!


其实,我也渐渐的淡漠了下来,让我感兴趣的事情实在不多。只是我听见诸位的呼喊,仍心有隐痛。


优越的生活,辉煌的都市,绚丽的景色开出的巨大而美丽的花是那样的令人迷醉,我也喜欢。可是,我真的想告诉你们,有些东西--是根。


就象你离家远游,于陌生的山水间头疼脑热、皮肤肿痛浑身的难受。可只要你一踏上故土,熟悉的空气浸泡着你,亲切的风吹拂着你,你每个毛孔的大张着嘴呼吸,所有的症状都悄然离去。而这,并不是以你抗着一箱美金或是拎着一只麻袋为标准的。


真是浮躁啊,原来血液里依然有如许的温度。


我的城市正在经历一个雨季,窗外是滔滔的赣水,浆轮的声音会隐约传来。希望雨水能冷却些浮躁的火焰,更愿奔腾的波涛能荡涤麻木与浮华的灵魂。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