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报撰文称打赢现代战争需依靠多兵种联合作战

潘守勇 联合训练是促使诸军兵种发挥整体作战能力的唯一途径,是军事训练创新发展的高级形式。我军军事训练从机械化向信息化转变,说到底,就是走联合训练的创新之路。必须把联合训练作为军事训练转变的重心突出出来,以它为主线引领各个层次的训练,最终实现军事训练转变的预定目标。


训练转变应确立什么样的重心


完成训练转变的标准是看联合作战水平而不是其他。训练场必须与未来战场接轨。未来战场的基本形态,是集陆海空天电网于一体的整体形态,打赢战争取决于各个作战平台、若干作战集团联合作战效能的发挥,任何一个独立军种、任何一个独立的武器体系,都不可能控制整个战场空间。从科索沃战场、阿富汗战场到伊拉克战场,获胜一方无一例外都是采用“整体联动”、“并行打击”的招法,联合作战已经被各国军队视为赢得未来战争胜利的唯一手段。可见,提高联合作战能力是未来信息化战争的必然要求。军事训练从机械化向信息化转变,衡量标准只有一个,就是看联合作战能力提高得快慢,这是军事训练完成划时代转变的基本目标。如果离开了联合作战能力而去搞其他的什么“花拳绣腿”,军事训练转变就会迷失方向。随着训练转变的逐步深入,联合训练将牵引各个层次训练,实现训练主体的互联互动,实现各类训练单元、各种作战要素的科学组合。当多种作战力量有机融合、作战体系高效聚合之后,其对战场主动性的获取和对战争胜负的影响,都将具有决定性的意义。


复杂电磁环境是强化训练环境而不是转移训练重心。电磁环境是信息化战场的客观存在,对战争胜负的制约作用越来越突出,所以它是训练转变的重要抓手,是联合训练的重要背景。作战形式的改变深刻影响着战场环境,正是由于联合作战形式的出现,才使战场环境变得更加复杂,才使电磁活动对作战的影响日益增大。综合运用各种信息手段,构建适应信息化作战的复杂电磁环境,可以在近似真实战场的条件下,检验作战平台、作战要素等能否实现融合,从而真正提高联合训练的质量效益。复杂电磁环境为联合训练构建了新的背景,这个背景越真实,训练转变的质量效益就越可靠,但它不是取代联合训练。复杂电磁环境是推动训练转变的一个重要条件,它与联合训练是统一的。完成训练转变需要具备多方面的条件,如信息化程度较高的模拟作战对手、具有创新性的联合作战样式、高效能的武器装备系统和指挥控制平台、灵敏便捷的指挥体制和保障体系……而联合训练是诸多环节中的关键一环,抓住了联合训练这一主线,就能充分检验各类装备和系统的作战效能,充分检验多种联合作战的方式方法,推进指挥体制和人才建设等各项改革,使部队真正具备在复杂电磁环境条件下进行联合作战的能力。


如果重心不明确,训练转变可能陷于停顿。现阶段,我军开展联合训练虽然具备了一定条件,但还无法全面展开真正意义上的联合训练,合同训练仍然占有较大比重,两种训练形式并存的局面还要延续。这个时期,表现出联合训练初级阶段的鲜明特征。此时,我们必须保持清醒头脑,始终把提高联合训练能力作为实现训练转变的目标,逐步从陆军为主的合同作战所构建的课题式训练,向诸军兵种一体化联合作战所构建的实案化训练转变。这必将引起传统的训练内容与训练方法发生一系列重大改变。如果联合训练这个重心不明确、这条主线不清晰,那么,无论是训练内容还是训练方法都将出现“多头并举”、“轮流坐庄”,部队将无所适从,传统的、过时的训练模式仍将主宰训练场,今天的训练将回到过去的老路上去。所以,应当紧紧盯住训练转变的目标不动摇,真正弄清训练转变的方向在哪里、脚下的路怎么走、以什么样的速度向目标挺进,防止重心偏移、主线不清、走回头路的现象。


联合训练的重点在哪里


加强情报信息平台互联互通互操作训练。联合训练的基本依托是互联互通互操作的网络平台,情报信息共享是实现联合训练的前提,但它却是我军训练的“短板”。机械化条件下的训练,情报信息获取训练一直不受重视,除了情报信息获取的手段缺乏,没有形成情报共享机制也是一个重要原因。未来联合作战,对情报信息的共享性要求极高,联合训练的基本依托是互联互通互操作的信息网络平台。因此,在加强侦察、情报综合集成建设的基础上,必须尽快建立情报信息互联互通的共享机制。在训练和演习中,要把情报信息共享训练作为一个独立的训练阶段展开,既要进行传感器操作、情报信息互联互通训练,更要重视情报信息的融合、作战态势的综合与战场情况分发训练。


加强联合火力打击训练。对联合火力打击训练的重要性,目前已经没有疑问,但如何使各军种的火力真正连起来,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甚至可以说难度极大。常见的情况是,火力打击训练是各军种各自分开做计划,实际打击训练也往往是“表格协同”、“纸上协同”,离各军兵种的实时火力协同的要求距离很大。因为各军种都有自己的火力计划生成系统,如何形成统一的技术平台,还有很多难题未解决。即使开展联合训练,在指挥时各军种都有自己的指挥语言规范,缺乏统一的认知标准,特别是在战术层面的联合火力打击,研究和演练与战场实际要求差得很远。如何使军兵种训练与联合训练有机衔接起来?首先应加强集中指挥、统一认知标准的训练,解决联合进行打击目标决策、打击力量运用、打击方式选择的问题;其次应加强分布式联合火力计划训练,解决各军兵种火力能同时打击同一目标的问题;再次应加强联合火力打击战法演练,解决诸军兵种协调实施火力遮断、火力拔点等行动方法的问题。


加强各类装备体系集成训练。信息化作战的本质是体系对抗,根据我军武器装备“多代同堂”的现状,在新装备成建制、成系统形成战斗力的基础上,还应逐步开展多代装备的体系集成训练。一是解决单个装备系统“模拟与实装”配套训练问题。把模拟训练由原来的“辅助训练”上升为与“实装训练”并重的地位,并按照“先模拟训练、后实装训练”的步骤组织实施。二是解决同类新老装备系统“集成训练”问题。围绕作战单元集成训练要求,将新老装备纳入作战单元集成训练之中,充分挖掘老装备的潜力,实现新老装备的有机结合和高、中、低技术的合理搭配,最大限度发挥现有装备的整体作战效能。三是解决按作战编组“成体系训练”问题。通过合同训练和联合演练,把多类型装备在不同战场环境、作战任务、行动样式、支援保障下的体系化作战能力训出来。


加强作战体系对抗训练。体系对抗的实质是联合能力的对抗。信息化条件下的联合训练,既要注重军种内的对抗训练,更要重视诸军兵种之间的联合对抗训练。战区组织的实兵实装演习,应积极探索跨军种整体综合集成训练的对抗形式,对抗中有些力量可以以少代多、以虚代实,有些力量则应实装满员。战区以下部队应积极探索体系化综合集成训练中“如何抗、如何评”的具体办法,并大力研发与体系化综合集成训练相匹配的技术支撑手段,寻求将模拟训练融入实兵对抗训练之中的有效途径。


从哪里入手解决问题


强化联合意识。我军由于物质条件的差距和限制,在推进联合训练过程中面临许多困难。尽管现在不可能进行真正意义上的联合训练,但训练观念应适度超前,把联合作战意识的培养放到重要位置,为联合训练的展开做好观念上的准备,不能因为条件不完全具备而放弃联合作战意识的培养。要强化积极推进、主动参与的观念,既要防止墨守成规、无所作为的“僵化”,又要防止高不可攀、遥不可及的“神化”,还要防止没有标准、乱贴标签的“泛化”。急于求成、大呼隆式的联合训练不可取,但也不能一味观望,等待指挥体制调整、训练装备改善等条件完全具备之后再从头来。只要有利于联合训练任务完成、有利于官兵联合素质提高的活动,就大胆尝试,大胆实践,通过一点一滴的积累,一个个旧习惯的克服,为联合训练打下坚实基础。通过积少成多,集腋成裘,积小胜为大胜,由量变到质变,使训练重心最终聚焦于联合指挥、联合打击、联合防护和联合保障,积极而又稳妥地走出一条联合训练之路。


提高联合素质。目前,开展联合训练人才不足、组训能力不强的问题十分突出,培养高素质的联合训练人才、提高各类人员的综合素质已经日益紧迫地提上议事日程。必须努力建设一支能够胜任组织实施联合训练的人才队伍,包括指挥人才、参谋人才、技术人才,真正提高联合作战的组训水平,这是开展联合训练的最基本条件。注重在战役、战术层次上组织联合训练和协作训练,以预定作战区域为战场,以临时编组的联合兵力为载体,采取军兵种相近联演等方式,实施诸军兵种联训和跨专业合训,提高各军兵种战役军团指挥员、领率机关在跨海空天电多维战场上的联合指挥能力。


健全联训法规。联合训练有其特殊的规律性,要加强信息化条件下联合训练的特点、规律研究,把未来联合作战仗怎么打研究透,为开展联合训练提供需求和牵引。应该看到,联合训练的实质是“统”,要把主要方向与其它方向、军地和军种之间的情报预警、战场体系建设作为一个整体,实施统一规划、统一标准的同步配套建设;要围绕作战任务,从训练课目、训练时间、训练方法、训练保障等方面,完整构建联合训练内容体系,以训练大纲的形式固定下来,并制定统管全军联合训练的综合性法规,以及规范具体实施的专项法规,使全军开展联合训练有法可依、有据可循,为开展联合训练找到“抓手”。


完善考评机制。为了使联合训练正规有序的开展,应按照总部的有关规定,进一步明确各级、各类部队、各军兵种在联合训练中的职责,建立有权威的联合训练协调机构,对联合训练的组织筹划、具体实施和资源保障等,根据各部队担负的不同任务,进行统一协调。此外,应分级建立战训一体、专设专管、职能相对独立的训练考核评估机构,改变采用一个标准考评所有部队的做法,加强训练考评的针对性,使评估指标体系与各部队编制装备、训练方式同步发展。同时,加大训练考评中的定量分析比重,完善训练监测手段,创新考评组织模式,结合年度训练考核验收,组织联合训练质量评定,及时发现和纠正联合训练中的突出矛盾和倾向性问题,把联合训练纳入科学发展的轨道。


形成保障体系。联合训练的保障条件直接影响联合训练的质量。建立集约化的联合训练保障体系,形势紧迫。一是制定联合训练保障标准,满足各军兵种日常训练的需要,训练经费可随年度计划直接划拨到部队,专项补助也要满足实兵实弹演习的需要,坚持保障跟着任务走,加大对重点项目的保障,发挥最大保障资源效益。二是建立联合训练保障模式,实行三军联保、军地一体、区域集约的综合保障机制,做到科学高效、充分利用,把军兵种各自的资源优势发挥出来,把分散的训练资源整合起来,把地方的保障潜力挖掘出来。三是建设联合训练通用平台,可按照平战一体、军种兼容、固野通用的原则,整体研发和配置制式统一、互联互通的信息交流平台,为联合训练提供关键性的基础保障。四是创建大型联合训练基地,按照联合设计、集中投入、共同使用的原则,以现有的合同战术训练基地为依托,拓展联训功能,完善配套设施,并在全军创建若干大型联合训练基地,使联合训练跃上新台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