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序章 第二部 内战 第十二章 转变 第四节

wanglong6410 收藏 9 2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size][/URL] 慈州在原武东南120公里。龙行健用一天半时间结束了对原武的视察,第三天早饭后,向原武分局借一辆二十座公交车,一行人换了便衣,向慈州进发。 “局座,原武到慈州100多公里,有一段路很不好走,又下了雪。这个车没暖气,是不是换辆车?” 龙行健穿了件蓝色的棉大衣,很不精干。“我们一群平民,坐军车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


慈州在原武东南120公里。龙行健用一天半时间结束了对原武的视察,第三天早饭后,向原武分局借一辆二十座公交车,一行人换了便衣,向慈州进发。

“局座,原武到慈州100多公里,有一段路很不好走,又下了雪。这个车没暖气,是不是换辆车?”

龙行健穿了件蓝色的棉大衣,很不精干。“我们一群平民,坐军车吗?老程,不要给慈州方面通风报信,我再说一遍。”他和原武分局的几个头头握手道别。

车上的都是军人,对风餐露宿基本上没有什么不适。汽车密封不好,车里的温度很快降到零度以下。吕晓斌将多准备的一件军大衣取出来给龙行健披上,让龙行健推回了,“我还没衰弱到那个地步。问问肖局长,在齐宗打游击的时候,穿着单衣照样满山跑。”

肖月清接过军大衣披在龙行健腿上,“你那时是啥身体?都是自己人,外面看不见。”老肖是老资格,虽然出生不是正牌子的靖难军,但总局都知道他与总局长是患难之交。

保卫处长郝兵亲自开车,为了安全,车开的不快。中午时分在路边一家饭店吃饭。这是间专供司机打尖的小店,龙行健一行近20人将小店占了个满满当当。安全是要管的,郝兵的四个保卫处成员分别把在了饭店四周,龙行健想把他们叫回来,被张志诚拦住了,“不要大意。”

龙行健他们进来时,饭店里已有七八个人在吃饭。老板绕过地当间的烧的通红的煤炉子,迎接这一单大生意。众人不知觉地将龙行健围在当中,让颇有眼力的老板意识到这个外表平平的青年是这帮人的核心。“先生要点什么?”张志诚接过来,“不要酒。来八个热菜,重样也行。每人一碗面条,快点。我们有事!”

龙行健坐下,接过小吕刚倒的开水喝水,发现郝兵盯着二个坐在窗边的汉子,满眼警戒之色,没等他开口,郝兵动若脱兔,在那两个汉子刚要站起来时便扑了上去,一掌将其中一个击倒,和另一个滚在一起。总局大部分人员都受过擒拿格斗之类的训练,这边一乱,吕晓斌急忙用身体护住局长,两个处长上前配合郝兵将两个汉子制服了。从他们身上搜出两支上了膛的手枪。

“我发现他们带着枪,”郝兵有点喘,对张志斌说。

饭店大乱。肖月清喝道,“都坐下,我们是保安总局。”这句话比较管用,食客们都战战兢兢地坐在原来的座位。闻讯回来的四个保卫处的高手迅速搜了食客们的身,没有武器。郝兵跟老板了解,老板证实,这两人一起进来的,没跟其他人说过话。

龙行健说,“让他们走。饭钱我们出。”几个食客哪里敢再做停留,一窝蜂跑了。

“带回去再说。”肖月清说。

一顿饭吃出二个“刺客”。气氛变得凝重起来,大家匆匆吃过午饭,押着两个急于辩解自己身份的家伙,上车而去。

“我们确实是军情局的。”二人认定龙行健是这帮神秘队伍的头。

“你们闭嘴。是公是母到地方会辨别清楚的。”换了司机,亲自看押二人的郝兵喝道。

下午二时,慈州到了。车停在慈州西门,等着龙行健的指示。他既然换了便装,大家猜想肯定不愿意这么直接进分局。果然,龙行健说,“我们分开走,顺便看看慈州的风景。我还没来过呢。郝兵你留两个人看着他俩,留在城外,五点半左右到分局就行。小吕跟我,顺便做个向导。”

大家按照他的意思,兵分三路。为了局长的安全,张志斌将郝兵与另一个保卫处的高手派给了龙行健,张志斌、肖月清也在这组。

龙行健六人下车踏着雪化后的泥水向城里走去。为了照顾龙行健的伤腿,五个人有意识走的很慢,吕晓斌一面走,一面向龙行健介绍慈州的情况。“此地虽叫西门,但城门与城墙在十年前就拆了,原来有一个很雄伟的城门楼,可惜了。”这倒是和家乡小石城一样,龙行健想。“慈州市不大,大概只有原武的一半。这儿的人主要是矿工,慈州是帝国四大煤都之一。您瞧,到处黑乎乎的,城周围都是煤矿,风一刮煤面乱飞。慈州人很少穿白色的衣服。”龙行健笑了,“哈哈,这也算特点吗?”他看到街上一排酒楼不像酒楼,旅店不像旅店的房子,“这是什么地方?像是扶桑小说里的妓院。”吕晓斌说,“真是妓院。慈州煤矿多。矿工里有许多找不到老婆的。所以慈州的下等妓院特别多。”龙行健讶然,“这大规模啊。”目力所及,妓院占了半条街。吕晓斌有点不好意思,没答总局长的话。“慈州有什么好吃的啊?我请客。”龙行健看着街上熙攘的人群说。“慈州麻花您应该听说过。另外,慈州丸子汤也出名。帝都就有不少挂着慈州丸子汤幌子的小饭店,价廉物美。”“就着丸子汤吃点麻花也好。”龙行健对跟在身边的肖月清说,“怎么样?体验一下?”肖月清却因为中午那档子事将警惕性提高了起来,警惕地扫视着周围的人群,除了吕晓斌,另外四人也在观察周围的动静。“老肖,问你哪。”肖月清笑笑,“早着呢,才三点不到,你饿了?”“当然不是现在。我们这不是逛街吗?说真的,这是我第一回逛街呢。”龙行健带头走进一家百货店,百十平米的小店没有多少引人注目的东西,本来想给念龙买个玩具什么的龙行健怏怏而出。“这里不是慈州的繁华之所吧?”

“不是。还在东面。”吕晓斌说,“我们租辆车吧?”

“不用,我可以的。”龙行健讨厌别人将自己当残废。又走了一段,龙行健问路边一个摆摊的老者,“老伯,请问保安分局怎么走啊?”

“哎呀,这我可不知道。”老汉摇头,脸上带着惊恐。

龙行健他们相互看看,继续向前走。张志诚走在前面,拦住了一个人力出租车夫,“这位老哥,请问保安分局怎么走?”车夫摇头,“不知道。”张志诚拦住要走的车夫,“你是跑出租的,怎么能不知道呢?我们去那里有事,你带我们去。我这就付你车钱。”

“给钱也不去。”车夫紧蹬几下,跑了。

龙行健觉得有问题了,他示意张志诚再打听,终于,张志诚在一家开饭店的老板那里问清楚了,就离这儿不远。

“走吧,不逛了。”龙行健向前走去,他有点奇怪,肯定这个分局有点问题。不然,居民不会如此畏之如虎。

几个人跟着龙行健加快了脚步,终于,看见了挂在一个大红园洞门上的保安总局慈州分局的白底黑字的大牌子。二个穿着黑色大衣的警员站着岗。

“站住!你们探头探脑地干什么?”一个警员扬手制止了龙行健往前的脚步,“你没长眼睛?没看着牌子吗?这是你来的地方吗?死瘸子!”他看出了龙行健的腿,龙行健走的快时,腿疾就明显了。

郝兵大怒,正要发作,龙行健拦住他,“我们来分局办事。要见你们局长。”

“你们是谁?我们局长不在。”另一个门卫说。

“我们是从总局来的,带我们去见你们局长。”龙行键不隐瞒身份了。见总局长亮明身份,张志诚上前掏出了自己的证件,“睁开你们的狗眼,看看眼前的人是谁!”两个卫兵看清盖着钢印的总局的蓝色证件,但没看清里面写着的职务。这些人的态度让他们吃了一惊,在慈州还没人敢在保安分局门前如此牛气。“你们是------”肖月清见龙行键已经动了气,“这位被你们骂成死瘸子的就是总局的龙行键局长。怎么,慈州经常有人冒充总局来骚扰你们吗?还不进去通报?”一个卫兵赶紧撒腿跑进门洞,不一会跑出一个衣冠不整的银星少校,在龙行键一行面前立定,“你是?”龙行键将自己的证件给他,“好好检查吧,看是不是伪造的。”少校看了一眼,汗立即下来了,“总局长,”他立正报告,被龙行键制止,“我从不接受军容不整的部下敬礼,既然相信我是真的,我们就进去了。”少校赶紧带路,将龙行键领进院内,这是一所宽敞的大院子,北面是一座二层楼,钢管做的楼梯悬在外面,看上去颤巍巍的。东西两面都是平房,门窗都挺新的,南面也是一排平房,但显得苍老破败。龙行键没跟着少校进北面的楼房,而是到西厢房跟前,端详一阵,踢开一间,里面烟气弥漫,地当间摆着一仗桌子和几把椅子,墙上还挂着岗位职责之类的打印好的东西,龙行键抓起一把椅子就砸过去了,玻璃镜框哗啦啦碎了一地。几个穿着军服和便服的人从另外几个屋子跑出来,他们中大多数没听说总局来人一事,“怎么了?怎么了?谁敢来这儿撒野,是他们吗?”少校吓的脸色煞白,“都给我站好,这位是龙局长,总局龙局长!”他们中很多人不知道龙局长是谁,但总局两个字是知道的,而且从少校的表情上看出这伙人来头很大。正在紧张,门卫跑来说,又有一伙人自称是总局来的,肖月清说,“让他们进来吧,还有一拨呢。都是跟龙局长来的。”进来的是陈连生一行,龙行键的气立即撒到了陈连生身上,“你这个人事局长当的好,当的有水平!郝兵,立即带人将他们局长抓回来。敢反抗当场枪毙!”龙行键杀气腾腾。郝兵推了把少校,“走吧,找你们局长去吧。”

“你先不要生气,”肖月清找了把椅子让龙行键坐下,转头问那帮惊呆了的慈州分局的人,“你们中间谁的军衔最高?”

一个上尉站出来,“报告长官,我是2科科长马铸钢。”

陈连生大约猜出龙行键发火的原因,他接过手下递过的名册,“副局长胡宏,1科科长鲜于辅,3科科长桑阳,都不在吗?”

“刚才走的少校就是胡宏。鲜于辅和桑阳都跟朴局长赴宴去了。”马铸钢说。

“荷,怎么你没去啊?”龙行键刚才的暴怒已经平息,他站起来走到马铸钢跟前,“你们在局里打牌,对吧?很好。局长带两个科长喝酒,副局长带一个科长打牌。很好。”

陈连生看见最后一拔人也来了,他心里一个劲地懊悔。慈州是个处级局,组建时没有特别留意,除了局长朴雷认识外,其余主要干部都不认识,都是按朴雷上报的照准了。现在惹恼了龙局座,连累自己这个人事局长受累了。

张志诚觉得院子里太冷,劝龙行键回屋去,龙行键拒绝了。肖月清是老资格,“局座,待会你处分他们也要换上军服啊,你看我们一个个跟农夫商人似的,不严肃啊。”龙行键这才走进屋子,吕晓斌早已跑到西门将留守的汽车并那两个俘虏带来了。从箱子里取出龙行键的军服,让总局长换上。等龙行键穿着佩着中将军衔的军服回到院子里,那帮慈州分局的家伙才真正感觉到了害怕。这时候,郝兵终于将那个朴局长找回来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