脊梁 第一季 烽火九州 第一百八十五节 胜利大反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02/


民国二十九年(1940)八月二十日晚 上海 武太行指挥部


“南京!”


“南京!”


“乖乖!”


“总指挥,没有搞错吧!”


……


武太行将自己最后的战略目标将出来以后整个会议室中的高级将领算是炸了营了,这些军官万万没有想到在这种双方部队都已经精疲力尽的时候武太行的战略预案居然是进攻,更加想不到的就是武太行的目标是日军中国派遣军司令部所在地的南京。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南京的意义就更加得不简单了,作为中华民国的首都,南京无疑是这个国家里最最重要的城市,他的得失在政治意义上要远远的超过上海,甚至在某种意义上一个省的价值都没有南京来的重要,可以说,收复南京绝对比取得上海保卫战的胜利的轰动效应要大得多,而能够收复南京的军人也必将成为这个国家军人的典范和英雄,这也是一个军人毕生的荣誉的追求。


可是不得不考虑到的就是尽管南京的城防工事在南京保卫战中损失惨重,可是南京这几年在日军的经营下又恢复成了一座城防坚固的城市,而且有配备了大量重武器的日军精锐师团驻防。


而我军部队呢?尽管武太行手中还有二十个步兵师和一个装甲师的完备部队,可是重武器,特别是攻城重炮能够拖到南京的有多少呢?要知道,在日军军队优势的空军部队的打击下我们的大兵团和技术兵器的移动都是十分困难的,这也是在座的军官们心中没有底的地方。


“太行,有把握吗?”叶ting将军说。


“叶将军,这个我也不是很有把握,但是有一点我相信在座的各位都不会有异议,那就是如果我们不作出一点事情的话我军部队同样无法逃脱被全歼的命运,因为即便是日本人不来打我们,光是疾病和饥饿就足以将我们彻底的毁灭,据我所知在城内已经出现了人吃人的现象,这样下去我们能够看到的就只有死路!”武太行说这些话的时候也感到很无奈。


“总指挥,咱们是不是可以考虑突围呢?要知道日军部队为了打上海已经将周边的部队抽调到了上海外围,在浙南、闽北的日军都很薄弱我们如果能够冲出去的话相信日军部队奈何不了我们的!”杨靖yu将军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不行,目前上海的情况十分的复杂,不光是我们的部队能不能撤出去的事情,现在城内的老百姓由于日军的细菌武器的问题每天都会有大量的生病和死亡,我们的军队在这里也许还有人管他们,万一我们走了的话上海的老百姓的命运会是什么?迎接他们的就只有死亡,我相信丧心病狂的日军部队一定会乐于看到上海的老百姓都死去,要知道这也是他们毁灭证据的最好的办法!”粟yu将军道。


“不光是老百姓的问题,我军部队在上海和日军苦战近一个月,在上海的各野战医院中的伤员就有差不多五万人,其中大多数都是重伤员,我们的部队在突围的时候如果不带上他们拿他们会怎么样?在上海损失惨重的日军部队是不是会把按照《日内瓦公约》的要求来对待他们呢?”张云yi将军担心的说。


“还有呢!我们的部队装备了大量的重武器,我们突围难道要放弃我们辛辛苦苦的得来的武器啊,我们战士们都是新兵,如果没有重武器的话他们肯定会受到巨大的损失的啊!”周子kun将军道出了自己的担心,在这一段时间的战斗中他发现这样的新兵组成的部队如果没有强大的地面火力作为支撑的话一定会损失惨重的。


“但是我们真的能打下南京吗?尽管南京的城防工事在南京保卫战中损失惨重,可是南京这几年在日军的经营下又恢复成了一座城防坚固的城市,而且有配备了大量重武器的日军精锐师团驻防,我们的部队没有多少打攻坚战的经验,我们真的能打下南京吗?”邓子hui将军也表示出自己的担忧。


“总指挥,上海和南京之间的距离虽然不是很长可是对于几十万大军来说已经够唱了,就算我们的部队能够击破日军第十五师团的包围我军要怎样在日军海空军部队的联合打击下迅速的进抵南京城下呢?”李向yang也说道。


“同志们,大家的意见我都很清楚,但是我们应该知道,在目前的形势下我们面前的路只有两条,第一就是困守孤城等着死亡。第二就是进行最后的一搏!大家也不要太担心,目前上海周边的防御部队我是不会带走的,只需要带走总预备的二十个师和荷兰装甲师,另外为了减轻上海的粮食压力我决定将刚刚组建的二十个新兵师也带走,大家觉得怎么样?”武太行说。


“总指挥,那二十个新兵师怎么能算得上部队呢?那些部队是在我军最后的一次大征兵的时候征召的部队,且不说他们中间很多人都还是十五六岁的孩子和五十岁左右的士兵,光是枪械不足一项就很难办,上海的兵工厂目前已经停产步枪和机枪等武器全部生产弹药了,我们的新兵每四个人才能平均上一支步枪,至于机枪一个连都未必有一挺,这样的部队怎么能够上战场呢?”周骏ming将军道。


“周将军,你说的我都知道,可是我实在是没有其他的办法了,你空派还不知道,就连新兵部队现有的武器装备还是中央从山东的部队抽调来的,咱们的部队甚至连江南厂的仓库中存放的前清的燧发火枪和大刀长矛都拿出来了,有的部队干脆全部装备着上海的作坊工厂生产的单打一的手枪。”武太行将自己所了解的情况也说了出来。


“总指挥,那为什么还要让他们去啊!这样的装备不要说是新兵蛋子,就算是久经沙场的老兵也是很难有所作为的,更何况他们要打的是歼灭战,是不是再考虑一下?”彭雪feng将军担心道。


“同志们,大家不要劝了,我已经下了决心了,但是这并不是最后的决定,此次南京攻坚战十分重要,我们谁都不能做出决定的话我看就交给中央下达最后的决心吧!”武太行再一次将皮球踢到了中央。


……


八月二十日晚上二十一点 陕西省 延安 中共中央会议室


“主席,既然太行已经下了决心我看我们应该全力的支持他才是,毕竟我们不在上海,对于上海目前的局势不是很了解,我看还是尊重前线的指挥员为好。”王ming同志说道,最近一段时间由于在很多问题的认识上都有了突破,王ming同志在中央的会议上的话语也开始多了起来。


“主席,我不这样认为!武太行作为我们党和军队的高级将领一再的违反我们党的政策在上海保卫战中犯的错误已经够夺得了,这个时候我们绝对不能再纵容他那几十万将士的生命来铸就他的个人荣誉了!”康sheng在一个角落里冷冷的说。


“康sheng同志,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我都不是军事指挥员,我们怎么可以在大后方对前线的指挥员下这样的评语呢?武太行同志是我们的同志,你听好了,同志!我们绝对不能怀疑我们的同志对于党,对于革命的忠诚!”王ming同志愤怒的说,对于这个自己曾经倚重人王ming同志此时是一点的好感都没有。


“可是武太行在上海的所作所为你怎么解释?他违反国际公约和惯例,在日军没有主动使用生化武器的时候便擅自下达命令大规模的对日军部队大规模的使用生化武器,另外武太行还命令部队在上海秘密的处决了几万人的罪犯和俘虏,这都不符合我党我军的作风,是违反纪律的做法,还有,在战前,他武太行居然使用军用飞机将自己的女朋友送回后方……”康sheng站起来义正词严的说。


“够了!我的同志!我们在大后方怎么能够感受到在日军的重兵打击之下的前方将领的心情呢?一武太行的身份他完全可以随便的找一个借口不去上海指挥作战,可是他去了,他不顾自己的安全到上海去指挥几十万没有任何作战经验的新兵组成的部队防守上海,在整个城市都在日军的火力射程之内的情况下在上海支撑了一个多余需要有多大的勇气啊!我们不能这样!”秦邦xian同志激动地驳斥道。


“同志们,我们还是讨论一下现实的问题吧,在目前的形势下,我们上海的部队究竟要怎么做才能够保住我们革命的力量呢?上海保卫战打到今天这个地步无论如何都应该有一个结果了!”主席终于忍不住地说道。


……


“同志们,既然我们当中的大多数人都不赞成我们的部队等死也不赞成上海的部队抛弃市民和伤员突围,我看我们就只能是再陪着武太行赌一把了,希望小太行的才智和运气能够再一次帮助我们取得胜利!”经过了激烈的讨论,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终于达成了一致的意见,那就是全力支持武太行率领精锐部队对南京发起进攻。


八月二十日晚上二十二点十分 重庆 最高统帅部


在延安方面就武太行所部下一步的走向问题争得面红耳赤的时候我们的最高统帅也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苦苦的思考着,武太行对于最高当局来说绝对是一员爱将,虽然武太行是共产党的将领,可是他却有着一个纯粹的军人所拥有的一切,再加上武太行出现以后带给了这个国家近百年以来从来都不敢想象的胜利与荣誉最高当局对武太行就更加的倚重了,还有就是他最最疼爱的外甥女对于武太行的那份模糊的感情让他不得不多考虑武太行的安全,他可不想武太行在这个时候出事情。


“雨农,这么说武太行镇的要背水一战?”看着手中来自武太行和军统的两份电报最高当局问道。


“委座,根据情报武太行所部虽然没有弹尽但确实已经到了粮决的地步,在目前的形势下武太行也许只能这样做了。”戴笠黯然的说。


“你们军统的人有没有把握将武太行救出来?”


“委座,这很有难度,武太行身边的人都是中共中央特科的高级特工,足足有上百人,以我们目前的实力很难将武太行抢出来,再说了,以武太行的性格他是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丢掉自己的部队离开上海的。”


“唉!何苦呢?早知道这样当初我就不坚持让部队在上海象征性的打一下子,武太行已经取得了空前的胜利我又何必在乎上海的得失呢!”最高当局自责道。


“委座,谁又能够想到上海战役会被武太行搞得这么大?简直成了决战性质的战役。”


“南京!南京!国父陵寝(传说在抗战期间最高当局将孙中山的遗体带到了重庆,可是根据目前的资料来看那些都只是一些传说,中山先生的遗体其实一直都在陵寝中安放着。),若是武太行镇的能够……唉!算了,先让武太行打一下子吧。”


“委座英明!”


“什么英明!我是糊涂,雨农,让你的人准备好,一旦武太行有危险你们要不惜一切代价将武太行给我抢回来!”


“是!委座!”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