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龙出海 第5章.龙游九州 264.夜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50/

1月20日南京的天气依旧是冬日里的艳阳高照,在长江以南的中国至少要过了元宵之后才会出现因天气变化而带来的阴雨天气。这一天在南京老头子本来很高兴,倭人在华北战场的攻击第一次被暂时节制了,随着纵深的延长和南华共和国空军部队不遗余力的轰炸以及民国军队的浴血奋战,倭人的第一波攻势终于在石门成为强弩之末,40多万的倭人华北方面军的攻势被阻止了。在这之前平津作战民国军队丧师失地,而后南口一战13军虽然装备精良、训练有素而且英勇奋战,奈何地方军阀并不肯协同加上指挥官水准有限还是失败了,之后在保定一战第2集团军老头子爱将刘将军未战先怯率部撤退导致保定失守,加上山东方面第五战区韩复榘抵抗消极又不肯与一战区中央军协同导致倭人在兵力和补给不足的情况下依旧节节推进。

第2集团军不战而退之后一下子给了韩复榘借口,其部队在次日就丢了济南拼命沿津蒲路南撤,所以此次第38师接应撤退部队并迎头硬定倭人第109师团取得一定战果乃是自全面抗战以来国民党军队唯一可以值得书写的至少不算是失败的“捷报”。

同时20日南京同样从苏联得到了好消息,苏联将从新疆为民国提供15个师的装备,而且苏联方面的代表同意这些武器统一由南京政府调配到抗战前线的各部队。

这不但是一次援助计划,还说明苏联已经站在了中国这一边,同时苏联认同了民国南京政府在抗战的领导地位其政治意义深远。

只是上午还是艳阳高照,到了中午紫金山僧人开饭的钟声响起的时候南京被乌云笼罩了,同时南华共和国驻南京代表向委员长陈述了南华将很可能在菲律宾同倭人冲突的情报并就这一问题进行了勾通。

南华一旦在菲律宾和倭人打上看似倭人又要分兵南洋,却恰恰威胁了民国的战争大动脉。即使南华能保证在南洋取得优势,南华也不可能在全力作战的时候给民国足够的支持。

“健生啊,如此一来川南的钢厂和桂地钢铁厂就成了举国钢材来源,到时候还要健生多多督促供应抗战所需啊!我也会督促美灵他们做好生产的,国家存亡之秋愿你我能如同民国17年一样精诚合作!只是这雨来的...”

老头子对国际形势的突变有了无限的感慨,甚至是今天他还打算派外交官员去英缅政府说服英国人为民国提供交通线,甚至就在1个星期前美国人还在谴责倭人对中国的全面侵略,怎么这个世界说变就变了呢?而且美国人似乎依旧在谴责倭人的侵略行为,只是他们依旧在向倭人出售战争物资,如今南华还说美国人要让倭人通过菲律宾和南华进行直接和全面的战争接触,这说一套做一套、两面三刀的双重标准美国人还真是纯熟无比。

“委员长,这雨来的好啊!”白总参谋长抢过了老头子的话,“这雨比往年来的早了半个多月,中原河流冬日枯水甚至冰封,若能早早的下几场雨倭人的坦克就不是那么好过河了,也突如其来的大雨也未必是坏事。”

南京是有下雨的迹象,今年的暖空气比往年来得早,这下雨有利抗战却是不假,可这大雨未必是坏事却似乎另有所指。

“美国这在菲律宾的雨只怕是要冲了整个中南半岛了,只要我们坚持到南洋的局势明朗国际形势必然大变,那时候就是我们胜利的时候,所以方今抗战当以一字为先。”

白将军今天来正是来和老头子商讨抗战大计的,南华的援助和支持肯定要减少,所以老头子这次请白将军商讨军国大事一方面是真心想要个主意,另一方面是想鞭策桂系多多支持前面。如今国家战争一起,那金银就如同流水一样消失,而广西已经成为仅次于长三角的民国富庶之地,若不算商业单比对国力影响最大的工业,桂地当之无愧举国之冠,只是如今桂地不能流通中央发行的钞票,中央无法在桂地取得税收。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桂系为抗战提供大量物资,派出大量的军队老头子也觉得不够,能者多劳,在老头子看来桂地应该加税到全国其他省份一样的标准甚至更高以支持国家抗战,可这建议桂系两个头面人物无论如何也不肯,奈何桂军如今实力强劲,而且眼看中原大战就起,西南已经成为国家后方日后对桂系还多有依仗,故也不敢多做强求。

只是老头子屡屡流露出的意思让白将军很是尴尬,当然以小诸葛的声名自然会找出办法,最好的办法自然是把话题引到战场上了。

“哦,愿闻其详!”老头子现在也很是有些着急了,南华已经知会南京在铜海的轰炸机部队将回援南华,中原战事本就艰难,就算倭人真的大举向菲律宾运兵威胁南华腹地倭人在朝鲜、东北、东西伯利亚和勘察加半岛所能够调动的兵力也足在50万上下。

抗战之初倭人军队乃是最职业的军人,其战斗力不可与补充兵同日而语,加之机械化程度远不是民国军队可比,在平汉路、津蒲路沿线广阔的平原几乎无可抵挡。

“拖!”白将军说到战事眼睛就发光,“倭人北面要抗拒苏联,南面海军又和南华顶上,加之很可能要前往南洋作战,如今倭人已经两线作战、三面逢敌。倭人之所以当前依旧强势只因其扩军备战多年,无论苏联、南华还是我民国战争潜力都没有发挥出来,只要拖住时间倭人若不能迅速解决南华和民国之一那么迟早陷入多面作战不可自拔,当年一战之初期德国何等意气风发却也是倒在了两线作战,当日倭人同时攻击民国与南华就已经埋下了祸根。”

蒋先生也觉得白将军说的有理,苏联大使今天上午刚刚传达了为民国提供15个师装备的消息,同时为了坚定民国的抵抗决心声称已经决定扩军200万,将60个师的部队改装成机械化部队,蒋先生怎么说也是黄埔校长,算是军人,他知道苏联的一个机械化师的战车配制是要求在300辆以上那么60个师那就是1万800辆战车,虽然对苏联完成扩军计划的能力深有怀疑,但倭人必定受到苏联更多的牵制就是必定的了。

反对倭人而言,尽管美国人想让倭人海军去和南华海军拼命,但美国人给倭人的战争物资可都是要钱的。同样那些英国人和法国人虽然必定和美国人站在一起却受到德国的牵制必不能对倭人有实质性帮助。

对于民国来说现在英、美、法本就不是民国盟友,若走不到一起那便走不到一起吧。

“健生的观点我也是赞同地,当初倭人进占平津我发表声名的时候就说:‘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皆有守土抗战之责。’我也认为只要动员举国之力量必能抗战胜利,只是如今动员还未有明显成效,国家也确需要时间,思来想去却不知道这拖,该如何拖?”

“委员长,只要让第5军打这里,倭人就要调兵而来,应能缓解中原压力。而且苏浙之地城镇密布、水网纵横倭人机械化部队不易行动只要能在苏浙拖上几个月,新的士兵完成训练之后我军兵员将源源不断,倭人地小人薄就算举国动员不过1000万人又要多方作战,更有大量人员需要编入海军,而我国能战之兵源几近无限,所以只要在这里打上几个月....”

白将军说到这里还是忍不住停下来,看了看老头子的脸色,虽然他早已知道老头子根本是喜怒不形于色,那偶尔发的脾气也多是作派、表演居多,可苏浙那是老头子的根本所在,把战火引向那里他实在不知道老头子会有什么想法。

“城镇密布,水网纵横!健生这个想法早就有了吧?”

蒋先生的语气平淡得出奇。

“确是早有此想,只是.....”

“只是,苏浙是民国中央的根基,故而你迟迟不敢进言吧?倒是不枉你小诸葛之名,元蒙灭宋,后金入主都是从中原进山西,自汉中而下夺襄阳后顺大江平定东南,确实不能让倭人走这条路。”

听到这里白将军可就知道这事八成就成了。

“原来委员长也是早有此想。”

“是啊,只是中央的工业财政都在此地,若战端在此扩大,上海、南京、宁波、苏州、杭州等地的学校、工厂都要搬迁,过于镇痛故一直不愿实。只是如今华北、中原战场形势不妙想来苏浙之地的百姓也应该尽那守土抗战之责了。可这苏浙大打对财政物资的破坏甚巨,日后西南的负担就重了啊!”

对于民国来说,早来的雨实际上现在给民国的抗战造成了不利的影响,因为雨现在还没有延伸到长江以北的淮河地区,而桂、滇、粤却已经细雨蒙蒙,泥泞的道路更妨碍的部队向北调动。

这支持桂系确实已经是尽全力了,不过是那种没有过度动员的尽力,桂系在这一点上确实没有私心,中国抗战本就是一个拖字诀,那人员物资自然也是要细水长流。

现在宁沪之地,国军20个德国调整师有15个集中在这里,加上早年南华资助的江阴、湖口和吴淞口要塞以及从东北事变之后就一直构筑修建的防御共事,从军事角度说这里确实是中国军队的好战场。

所以白将军的目的既要说动蒋先生在上海开战,又要防止国家破坏性的动员。

“委员长,我国抗战当是以持久取胜,故蓄养国力十分重要。”这话就是很明显不同意桂军控制的地区实行南京的战时经济了,“不过国家的困难我们也十分清楚,好在近日就会有大量南华的军援物资到达,到时候应能解国家燃眉之急,为更好的利用这些物资我想该由中央统一调配。”

这就是桂地依旧经济自主的筹码。

本来倭人的作战方案就是一鼓作气如锐利的尖刀一样刺死南华和中国,如今锋芒以措所以倭人就想赌上多年积攒的军力全面作战以力压人。

尽管38师在石门以被挫败了倭人109师团的攻击给109师团造成了大量伤亡,但38师本身伤亡惨重,派出接应143师和52军的独26旅和114旅减员都在两成以上,而倭人地109师团由于连日从平津攻击南下一路功城作战如今将补充大队的后备兵全部编入部队依旧缺员一成多,加上装备、弹药消耗巨大,到石门以北漉沱河北面38师114旅驻守的正定的时候被死死挡住了。

正定位于漉沱河北面一个凹形的部位之中,合水在正定西面的时候是自北向南流淌,之后从南面扰过正定从城东奔东北方向而却。

所以114旅需要防御的就城北的正面,正定在手石门就可以无忧。

由于109师团是倭国进攻中国以来第一个在战场上吃亏的倭人部队,故崇尚所谓武士道的倭人109师团师团长山冈厚重觉得很是丢了面子。

109在5年前的倭人部队序列中是属于2线师团的,但是由于直元真主持的扩军备战的卓有成效109师团在去年成为了帝国一线师团,配属了170多辆战车,其中24辆97式重型战车。

只是昨夜的追击中由于能见度的问题,战车难以同步兵协同追击加上中国方面在被第6师团突破防线之后反应迅速,并且留下了断后部队,109师团突破了阻击之后到正定终于攻不动了,而97战车也需要维护和补给了,由于中国和已经完全破坏了铁路,现在炮兵和辎重部队还没有跟上,原本在清苑北面不远的物资囤积点,其中有一个在天刚刚拂晓的时候遭到了南华轰炸机的攻击,损失惨重。

帝国在天津的港口遭到了南华飞机的轰炸,大量的物资化为乌有,从山东胶州半岛登陆的部队和物资也是远水,所以109师团已经不可能拿下石门了。

山冈厚重来到了118旅团的主攻阵地,山冈厚重知道已经不可能迅速拿下石门,但是他却想让118旅团拿下正定。

拿下了正定他才可以将中国军队全部赶过漉沱河,那样他就可以安心地修正部队了,况且帝国对支那的军事行动讲究的就是一个快字,先拿下石门的北面卫星城扫除攻击障碍日后的进攻就要容易得多。

山冈厚重在一个土坡的弹坑后面一只脚蹬在坑壁的泥土中跨着指挥刀用望远镜凝视正定城。

从空中侦察的报告来看正定城南面有3座铁索浮桥通向石门可以随时得到石门支援,那种铁索桥很难破坏,一般轰炸和炮击就算直接命中也只是炸掉木板或者船只,对碗口粗的锁链大概真的有炸弹砸在上面也必定会被弹到河里去。

看着霜露蒸发中有些雾蒙蒙的正定城墙,山冈厚重心中冷笑,支那人还在依靠冷兵器时代的东西和帝国世界上最现代化的军队作战。

一阵突如其来的北风从山冈厚重的背后袭来,将长时间没有处理的毛发吹到了眼睛和望远镜中间弄得刺痒难耐就放下了望远镜。

借着整理军帽的动作将头发胡乱弄到帽子里,理了理吹乱的衣服戴着白色手套的手抚着指挥刀转生想118旅团旅团长本三省三问道:“本三君,我把师团所有的炮兵和战车都给你一天时间拿下面前的小城,你可愿意?”

118旅团是109师团唯一一个没有怎么消耗的部队,古藤长英第31旅团已经在清苑猛功一夜并追击到正定一直打到今天早晨,尽管战果辉煌但是在这正定城下却吃了亏。

中国军队驻防正定的第114旅对帝国的追击似乎早有准备,而且断定夜间帝国追击部队必定会走大路以追求更大战果,因此埋了不少地雷,并且在夜间也不管是否有人用迫击炮不停对道路进行攻击。

31旅团立功心切,加上之前很多支那部队埋雷都是为了掩护溃退实际上埋藏地雷并不对,所以31旅团旅团长古藤长英命令部队强行追击,结果不但造成不小伤亡还被打了个反击结果损失惨重。

这一仗本三省三是不很清楚,但31师团上伤亡在那里,而且这直军队出自当年山海关抗战的部队,夜间支那人拿着达到砖砍人头颅,帝国士兵不怕死,却害怕断头死后不能回归故土加上追击大半夜最终被击退。

本三省三只能从一些痕迹上看出昨夜战斗的惨烈,但114旅旅长董升堂却对昨夜的的白刃战念念不忘,因为到现在他还能从北来的寒风中闻到淡淡的血腥。

躲在一处被炸断的城墙边,董升堂整个脸大概就只有嘴巴没有被望远镜和他厚实而长满老茧的手挡住,他的嘴唇上还有几到触目惊心的裂痕,上面粘着沙砾和干黑的血块,也不知道那是谁的。

其实董升堂现在看似在观察地形和敌情,但心里想的更多的是昨天。

在城墙外越1里的开阔地有举着双手到处走动的两过兵士,他们不是投降也并没有人向他们开枪,他们是在为战友收尸。

昨天后半夜为了接应143师和52军,114旅早早地就做好了准备,在城外留下了众多的拉雷手伏在路边的木枝中,之所以不用触雷那是因为先触雷的必定是友军。

本来143师个52军撤退开始还算有序,但到后来那些从倭人枪口跑出来的兵士就显得着急和惊慌,由于长官有很多战死部队也根本不成编制乱成一团大部分的人只是拼命跑。

董升堂当时看了就着急无比,这要倭人顺势冲锋那正定不保,但143师和38师同出29军一脉实在不忍心开枪。

眼看那些被雷炸了的小鬼子还拼死向前董升堂来不及多想,拿起身边的大刀举起来就喊:“砍了小鬼子的脑袋当尿壶,一个尿壶10块大洋,给老子杀~~!”

于是在昏暗的夜晚114旅的士兵只记得杀死面前的人,变杀变拼命想前冲,那些小鬼子本身招架不住,可一会小鬼子就精了,懂得“哇啦哇啦”地呼喊,他们是上风能听见的声音不多好分辨,114旅的将士可就分不清楚了,只是拼命地向前杀。

董升堂到现在也不知道死了多少弟兄,只知道一阵乱杀到天微明双方才罢手,到现在看去才明明白白地知道那是尸横遍野。

一夜搏杀,丢了1500多号弟兄,剩下的兄弟也都多少带些伤。

董升堂就这么默默地看着,要不是一早南华的飞机定着倭人的战斗机强行轰炸鬼子的后续部队只怕114旅就要被冲跨了。

人说男儿有泪不轻弹,董旅长也能办到,不过那是在人钱,若有心人仔细看就能发现望远镜镜片和着风沙和泪水留下的斑痕,留在了冷硬、沉着的脸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