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政作君子,外交当小人,两手都要硬,才能百战百胜

内政作君子,外交当小人,两手都要硬,才能百战百胜


所谓“内政作君子”,是说中国政府及其官员要对本国百姓坦荡荡,不能搞花招搞欺骗,要干干净净执政。所谓“外交当小人”,就是中国政府要在国际舞台上理直气壮维护13亿中国人的利益,这是人类社会最大的人权。为此,中国政府对待那些老牌帝国主义国家要勇于、善于使用各种博弈手段,要主动出招(需要提前准备多种预案),不能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不能只是口头上“坚决反对”,必须要有相应的行动(包括“误言误行”)。事实上,别人对我们也是“听其言,观其行”,说话的巨人,行动的矮子,是无能无知的表现。例如,近日欧美老牌帝国主义国家通过所谓西藏议案,中国政府不能只是发言人说“坚决反对”,而是也要对等提出“印第安人保留地人权问题”、“敦促英法赔偿圆明园”等议案。

一个国家的政府,主要有两件事要做,第一件事是内政,第二件事是外交。众所周知,做任何事情都要有相应的思路、思维或指导思想。那么,内政该用什么样的思维,外交又该用什么样的思维呢?


笔者主张,内政要以君子思维为主,先君子后小人;外交要以小人思维为主,先小人后君子。所谓内政要用君子思维,就是指政府官员、政府政策、国家法律,在对待国民的问题上,要坦坦荡荡,要与民为善,要以民为本,官员财产要公开,办事要公正,内政事务要透明。


这里有必要指出的是,目前非常流行的口号“以人为本”,是一种不够严谨的说法。这是因为,“人”是可以被抽象的,也是可以被挑选的。例如,当大多数人还用不上普通的卫生厕所时,某些政府官员却热衷于修建豪华厕所,他们打的旗号也是“以人为本”。又如,在数以千万计的国民还得不到温饱、上不起学、吃不起药的情况下,某些政府官员却热衷于公款吃喝、公款旅游,热衷于修建豪华的办公楼,乘坐豪华的小汽车,他们认为这也是“以人为本”。再如,北京市政府交通管理部门,虽然标榜“公交优先”,但是却在长安街上把公交车限制在一条车道上,而给小汽车却留出了三四条车道,他们的“以人为本”乃是以小汽车里的“人”为本。


有鉴于此,笔者认为更准确的说法应当是“以民为本”,就是政府的政策,以及官员的行为时时刻刻都要以国民利益为本,要以国民福祉为本,要以国民的生活便利为本,要以国民的生存环境为本。


所谓外交要用小人思维,就是说政府在处理对外关系时,要与外国人尽可能周旋,据理力争,据力力争,寸土必争,寸利不让,如果有所失 ,就一定要想办法再有所得。事实上,小人的特点是“常戚戚”,亦即经常处于患得患失的状态,遇事首先把人往坏处想,防人之心时时有,争取利益处处在。


为什么这里要强调在外交上要用小人思维?这是因为,国与国的关系,历史上从来都是利益关系和利害关系。一个国家的政府,不仅仅要保护国民在国内的利益,而且也要保护国民在外国的利益,以及国民在国际事务上的利益。在这种情况下,外交工作的核心就是要让其它国家的政府及其国民,尊重我国国民的利益。


事实上,在外交关系上,古今中外的无数事实都表明,君子是很难当成的。有鉴于此,如果我国外交部总是先标榜自己是君子,以后又不得不当小人,这样反到更容易被外国人误解。道理很简单,因为绝大多数国家在外交上都是用小人思维,你要用君子的一套对付小人,必然要处处吃亏,事事上当,而且最终也是当不成君子的。


例如,有人提出中国要“和平崛起”,这就是一种典型的在外交上的君子思维,其作用乃是将把柄拱手让与外人。问题在于,和平从来都不是单相思,而是利益的均衡,或者是绝对的实力。对于13亿人口、1200万平方公里国土(包括海洋国土)、10000年文明(所谓上下五千年的说法是没有根据的,也是错误的)的中国来说,中国的崛起是不需要别的什么国家批准的。中国不称霸,不等于中国不能用武力维护13亿国民的利益;对于那些胆敢挑衅13亿中国人利益的什么国家,中国政府没有必要用“和平”束缚自己的手脚。事实上,如果中国政府在维护本国国民利益上更坚决一些,反而有利于实现周边地区的和平。有兴趣的读者可参阅笔者的《善待国民,勇对外邦》(这里的“勇”包括勇气、谋略和智慧)一文。


或许,我国的某些外交部官员应该与内政部门的官员,互相对调一下工作,把外交工作的温柔多用一点在内政上,把内政工作的强硬多用一点在外交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