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狼原创]枪的征文

单骑临风 收藏 11 254
导读:也说我和"枪"

枪,是儿时的玩具中最爱了 那也许是男人的天性 天性就有征服欲 所以会酷爱那些暴力工具(刀枪棍棒无一不为所爱)枪是最据代表性的

当然 那也有天真的成分 在那些天真的年代里总会把“枪”视为“最厉害的武器” 另外还有一种骨子里的“侠客”情节 手里有武器就开始嚷嚷着打“敌人”抓“坏蛋” 英雄解放军和警察叔叔都是榜样 他们都有枪 记得那时正是对越反击战的时候 天天都能听到看到许许多多解放军的英雄事迹 我打心底里崇敬那些在战场上冲锋陷阵 奋勇杀敌的人 很自然的会把手里的破木棍当“枪”使 还会用柳枝编伪装帽 我们住的大院儿里 总能看见一帮傻小子冲着土堆喊 冲啊杀啊的 后来家人能花钱给买玩具了 更厉害了 自己给破木棍配音的力气都省了 哈哈 想起来 真的很过瘾 很天真 那时的胜利永远都属于我 属于解放军 属于正义 敌人从来就是要举手投降的 不然是要打嘴仗的 那可更是不依不饶 其实 童年时也有摸真枪的经历 只是自己不记得 家人说的可悬乎着呢 说当时 二叔是县城农村信用社的职工 那里有自己的金库 所以单位会安排年轻的男职工轮流守卫 要看金库自然是要配枪的 可就有那么一次 二叔下班回家 顺手就把枪搁在了茶几上 谁都大意了 没想到我什么时候出现了 当他们发现我时 我已经举起了枪口 所有人都被吓坏了 那枪里可真有子弹啊 天知道关没关保险 幸亏我还小 力气不够用 枪也没拿多久 也抠不动扳机 有惊无险的 差点儿闹出乱子 事情就是这样 我已经没半点儿印象 只是家人都说有这回事 这应该是我生平第一次摸到真枪了 不过是无意识的 上学后兴趣转移 爱好也多了 对枪似乎没那么要紧了 可用钱买的火药枪 铁丝拧的火柴枪等等还是没少玩儿 真正意义上摸枪该到中学时的军训了 没想到还真真切切的打了枪呢 后来才知打的是81-1式自动步枪 只是那次经历太短暂了 看着别人打了一会儿 自己碰 也就7、8分钟吧 印象最深刻倒是被枪声吓哭的女生们和我们各式各样的打靶成绩 五发子弹有的0环的 有40多环的 还居然有74环的 教官们是着实的看了回笑话 我蒙了个45环 我不知道是怎么打的 只有天知道了 回味起初次打枪的经历 实在太多可笑的了 肩膀也被枪托顶得生疼 一直想知道里面拆开后会是什么样 可是没机会

拥有自己的枪和枪号自然是到部队了 说拥有其实也只是象征性的 所谓的“拥有”最长也不过是三年 三年后如果你会继续拥有 就是换枪号了 因为提干或者考学后到会到新的部队拥有新的枪号 大部分人只有那三年 我就更短了 就是新训时最后训练战术科目和射击科目的最后一个月了 先是“爬战术”(我们自己对战术训练的俗称 因为基本上都是在地上爬来滚去)后是练射击 反正新训三个月最舒服和最不舒服的科目都跟枪有关系 而且密不可分 哦对 还有“操枪法”也没让我少吃苦头 拿到枪自然先练“操枪法”什么肩枪 托枪 端枪…不过 肩膀上有枪走路的感觉是不一样 不自觉的要使劲儿挺腰杆子 往上拔后脑勺 神气呀 那几天拿着枪总是很兴奋 可没多久就兴奋不起来了正应了班长的话“别高兴的太早 有你们烦的时候呢”腻烦的情绪很快到来了 开始“爬战术” 成天都在土里灰里摸爬滚打 把人折腾的筋疲力尽不说 每天晚上还得擦枪 擦烦了 我还问班长 “班长 为什么这么多土 我们不能用水冲冲呢?”班长像看白痴似的看着我说“想偷懒 找死啊” 有话好好说嘛 我又不懂 就不能说明白么 切 呵呵 那时是有些无知了 不过天天都要拆了装装了拆 的确很腻味人 要命的是赶上那“倒霉文书”交枪时动不动就抽查 没毛病也给挑点儿出来 反正那阵子枪油味儿闹得人没什么好胃口 新训的最后一个科目就是最舒服的科目射击了 时间也很紧凑 只一个星期 每天操科开始先是个五公里 然后就开始爬着瞄靶子了 爬两个小时起来冲一趟对面的山坡 坡很陡 来回时间是二十分钟 超过时间再冲一趟 说是怕我们爬僵了 冻着 太有才了 这种借口都能说出来 已经把一百三十斤交给你们了 折腾成啥样儿全凭你们了 折腾死了 赔本的可是咱的党 班长们比我们爽多了 想爬就爬 想躺就躺 还拿着个破玩意(检查镜 射击预习时用来检查瞄准具的)煞有介事的检查我们瞄的对不对 鬼知道能检查出什么呢 用他们的话说就是“爽ri踏了” 有时我兴趣大了也会认认真真的按照要领和口诀瞄上一阵子 有时也会开个“小差” 什么都想 想回家 想下连 还琢磨为什么都把枪比做自己的“第二生命”甚至比自己的命还重要 是啊 在战场上你死我活的时候 全靠它啊 那时候它才是你最可靠的兄弟 其他人根本帮不了你 除了自己的百倍警惕 千翻小心 只有用它来消灭那些威胁你的敌人 尤其现代战争 除非肉搏 否则战士是不能没有枪的 你可以把它当做自己的伙伴 兄弟也有人拿它当老婆 反正就是要爱惜 爱护了 想得多了 自然而然的觉得跟枪亲近了很多 真的能感觉到 它好像是在听自己使唤 因为实弹射击时 三发“体会弹”打了28环的成绩(正式射击考核时 都会先让每人打三发 你可以用这三次机会切实的体会一下 实弹射击的每个步骤 每个动作 每次呼吸 每次瞄准的弹着...千万要利用好这三次机会 我深有心得)考核的五发打了47环 谁说近视不能当兵来的 瞧咱这枪打的 那些没近视的可真没几个能比得上的(我当时近视二百多度不到三百) 其实 射击的事儿并不像我想得这么肤浅 后来到射击队才明白 射击打的好坏 视力并不是主要 重要的是射击的感觉 要的是自己的节奏自己的感觉 比如许海峰 王义夫都是近视可他们一样拿冠军 就是这个道理 本以为就这样要和枪说再见了 没想到大队突然接到通知 总队要组织所有新兵汇操比武 科目是新训三个月的队列 擒敌术 战术和射击 射击的成本最高 所以全大队范围内选取 我也在考核之列 又能赚五枪哈 可是这次成绩环数不是很高 43环而且是三个9环两个8环 没一个10环 满以为要被刷了 可是几个干部看了靶纸 最后研究决定的名单里居然还有我 原因是我的弹着集中 相对密集 说明我射击时很专心 而且要领掌握教成熟 动作步骤规范 最主要是我打得稳 不像别人一枪接一枪 光往扳机上使劲儿了 我可以始终以自我为中心 不为所动 每打一枪都要从新按照要领瞄下一枪 这就是我的优势 性格决定的 性格决定命运嘛 (嘿嘿 小吹一下先) 就这样儿 我进了射击队 更爽了 让我彻底感觉到了新训即将结束的轻松 上午照常跟班训练 复习所训各科目 下午就抱着枪坐车 虽然是解放车 还是敞棚的 可总归能从山根里出来在城里溜达一圈儿 更惬意的是 在车上还能小眯一觉 横穿兰州城 街上自然很多眼花缭乱的景色 总队靶场修得还好 至少每个射击位都很平整 春天了 地也没那么硬了 爬着晒太阳正合适啊 基本上每天有十五发子弹给我“造” 半个月下来赚了不少枪打呀 我也不能浪费啊 那是老百姓的血汗钱哦 怎么能当败家子儿呢 汇操时就整了个48环三个10环两个9环 算是对得起那“造”掉的两百发子弹了

新训结束了 我来到了新的部队 XX警卫局 从那以后大概两年又没再摸着过枪 警卫局这地方平时训练 只有干部们去打手枪 战士们基本不练射击 单位的性质特殊 一般不会给我们接触实弹的机会 每次重大勤务时也都是枪弹分离 再说枪在黑皮箱里 除了在枪械库里 就从来没拿出来过 话也说回来了 如果 我们什么时候执行勤务都得动枪了 那事情可就闹大了 干部也一样 怀里揣着的枪 其实很累赘 咱国家这形势太稳定了 就没有行刺的机会 也没人敢 更没人愿意做那傻事 从新惦记上枪是98年在电视里看国庆阅兵 尤其是武警方队 真是威武啊 队列练成这样儿非中国军队莫属啊 不管是齐步还是正步 整个方队没有一点跳跃感 始终是像一个整体 平直的向前移动或者说像是平推过去的 雄壮啊 尤其是路过观礼台 换正步“劈枪”(肩枪换端枪时那个动作我们管它叫 劈枪)的动作着实让每个人能感觉到震撼 56半半自动那寒光闪闪的刺刀在配上方队整齐有力的脚步声 让人觉得毛发都在激动的打颤 真羡慕他们 羡慕死了 说来太巧 天安门的阅兵刚结束 中央警卫局(公安部警卫局)下来通知 主要内容就是 今年全国警卫局统一征兵 统一在北京训练 准备`第二年举行自己的阅兵式还要大比武 11月之前各局选派六名带兵骨干前往北京 又被我逮到机会了 我已经是第二年兵了又是班长 非去不可喽 果然 一个星期后就踏上了去北京的火车 一路三十个小时的硬座是生平头次 那趟火车尤其的安全 因为我们这帮穿着军装的“肌肉棒子” 估计小偷上来就溜下去了 北京可是头一次来啊 下了火车 一路上眼睛就没够使 路过天安门时就差从窗户里跳下去了 目的地北京市昌平县北七家镇 新落成的公安部警卫局基地 院子真够大 操场足有两个足球场大 六、七幢楼 我们是这里的第一批“驻客” 所以到那儿的前半个月别的都没干 只一件 打扫卫生 清理每个角落的建筑垃圾 NND把我们当民工使了 唉 没办法 当兵就得服从啊 革命战士一片砖 盖高楼不骄傲 盖厕所不悲观 战士不是人呐 忙活完了民工的活儿 又忙活着把自己练了一个月 元旦前 各地的新兵陆续抵达 看着他们不自觉的就会想起自己刚进军营时 想着现在自己的感觉 是不是当初那些班长和老兵们见我时也会这么不屑一顾 看他们什么都看不惯 有留长头发的 有在队伍里叼着烟的 有手插口袋的 有站那儿还得瑟腿的......奇形怪状啊 在我们眼力都是等着挨收拾的料 新兵训练很嘈杂 很紧张 可紧张的还是三个月后阅兵式队列训练和其他汇报表演科目的训练 有擒敌拳团体操 有擒敌术配套 等等 内容多得离谱 要都是老兵还好半 可要命的就是这些新兵了 尤其是队列训练 倒霉的是我们中队还是81-1方队 得做正步端枪劈枪 除了排长中队长等 方队又整整一百人组成 每一列为一个班 一个班只有一个老兵班长 我以前都很少练的东西 现在还非得教新兵练 没这方面的经验啊 徒步还行 加上枪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讲解要领 还好基地及时请来了 去年参加过国庆大阅兵的北京总队的教员 这使我们亲眼看到了 在电视里看见过的那些 虽然他们只有七、八个人 但是站在一起给我们做示范时 我同样能感觉到那种气势 肩枪换端枪 端枪再换肩枪 每个动作都干净利索 不论是抓枪的声音还是行进时的脚步声 能听到的好像只是一个人发出的 这才叫整齐划一啊 百看不厌 新兵们都看傻眼了 他们连平常的行进都经常合不到一起 这样儿的标准只能赞了 老兵们教员指点几下基本就能有型 新兵就是做不出来 怎么看怎么别扭 全他娘的跟拿着“烧火棍”似的(这是教员的比喻)我急得都快拔指头了 可又能怎么办呢 他们不是不努力 不是不刻苦 只是当兵的火候还不够 不够醇 对兵的感觉还不到 所以枪是不会让他们得心应手的 看看他们的胯骨就知道 他们多想练好 青的 紫的 黑的还有烂的 都是劈枪时不会用巧劲儿硬磕得 还有的皮鞋把脚磨烂了 怕掉队跟不上训练自己忍着的 结果伤口被捂烂了发炎化脓的 很可爱也很可怜 我很想再好好跟教员们商量办法 可中队偏偏让我去当方队的领队 自己班的战士交给排长训练 我得跟着其他教员学领队的动作 每天从早起到晚上除了喊口令就是起步换正步时抬手敬礼的动作 乏味透了 只有到晚上加操是才跟排长一起拿着枪给新兵们比划几下 北京的六月骄阳似火啊 大热的天 兄弟们还得顶着好几斤重的头盔训练 腿上是沙绑腿 枪也被太阳晒得烫手 可是战士们都已经长大 没有再喊苦喊累 只是拼命的训练 从早上五点班起床直到晚上十一点 有时课间休息时 都会有人抱着枪睡着 看这他们样子我忍不住心疼 心疼这些孩子的还有基地的大队长 政委 还有八局的老政委 老政委已过六十了 这些新兵的岁数恐怕跟他的孙子年龄相仿 头一次来基地看望他们是 他确实流了泪 心疼的 接下来是局长 作训处长......想了很多办法来弥补战士们的付出 每餐饭几乎都有肉 鸡肉 羊肉 牛肉 还法蜂蜜 麦片 巧克力......很多 战士们热火朝天的练着 仿佛明天就要上战场 他们都在训练场上表现着自己的骁勇 他们有了强烈的集体荣誉感和深厚的战友情 这时手里的钢枪都快成他们发泄的工具 恨不得把枪拍碎了 自己的手疼不疼都麻木了 还是一个艳阳高照的日子 阅兵式比武汇操开始了 莅临的首长坐满了主席台的三排位子 有尉健行 强卫 罗干 还有九局的尤喜贵上将等等(我几记得这么多了) 阅兵式时 他们起立敬礼 我们就玩儿命的喊番号 战士们努力的保持协调相互提醒配合 脚底下把地砸的好像走完这一趟都不要脚了 伴着雄壮的解放军进行曲 我们用闪烁着寒光的军刺与台上的将星呼应着 番号声响彻了云霄 辉映这每个走过的日子......

再后来比武集训都结束了 回到原部队没多久 就到退伍的时候了 我把转士官的机会留给了比我更需要的战友 我回家了 回了家就没有了枪 我跟枪也断绝了关系

(不好意思 我忘记申请原创了 能麻烦总编给补一下吗)

本文内容于 2008-4-16 10:31:58 被单骑临风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8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