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第一剑----栾菊杰:不到60不封剑!

ebwei 收藏 0 75
导读: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8_4_15_78010_7178010.jpg[/img]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8_4_15_78011_7178011.jpg[/img] 在很多喜欢体育的中年人的记忆中,栾菊杰是一个英雄符号。   曾几何时,栾菊杰与80年代的中国女排一样,带给国人精神上的自豪。   日前,50岁的栾菊杰以北美第一的身份获得了北京奥运入场券,她将第4次参加奥运会,她将成为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很多喜欢体育的中年人的记忆中,栾菊杰是一个英雄符号。


曾几何时,栾菊杰与80年代的中国女排一样,带给国人精神上的自豪。


日前,50岁的栾菊杰以北美第一的身份获得了北京奥运入场券,她将第4次参加奥运会,她将成为击剑历史上年纪最大的奥运选手。洛杉矶奥运会击剑女花金牌得主,在23年之后再次举起了手中的剑。


北京时间4月5日中午12时(埃德蒙顿时间4月4日晚9时)记者通过越洋电话采访了栾菊杰。刚开始,她表示忙了一天刚刚躺下要睡觉,不过听到是来自中国的媒体,她还是打起精神与记者聊了许久。


关于奥运 不会因为钱退缩


新京报:从去年开始,你连续参加十多场积分赛,体能有问题吗?


栾菊杰:为了储备体能,我刚开始还准备每天都跑个5000米。第一天我很轻松地跑了5000米,第二天就有点累了,第三天勉强跑下来,到了第四天终于撑不住了。我这么大的年纪,体能肯定是有问题了,身体确实是有点儿跟不上。比赛时我脑子非常清楚,但往往是意识有了,却打不出来。我和年轻队员比,我有经验优势,还有我对击剑的热爱和信念,我已经坚持下来了,我已经成功了。


新京报:为打奥运积分赛你花了多少钱?


栾菊杰:我是以个人名义参加积分赛,所有的比赛都是自费参加,一路打下来要花一些钱。在国外不工作就没有收入,再加上打比赛很费钱,我也曾有过犹豫,但身边有很多好朋友支持着我。这条路,我会走下去。其实我要是计算这个金钱问题,我就不来打了,这已经是第四个记者这么问我了。我不会因为钱的问题有退缩的想法。


新京报:备战北京奥运会,你有教练吗?


栾菊杰:没有,谁能当我教练呢,(笑)一直都是我自己练,我自己指导我自己,我现在比赛全靠20年以前的那些功底,说实话,我一直在关注国际击剑的潮流,我还没有技术退步和老化,基本功扎实,是我最大的优点,我都20多年没有上过单独的训练课了吧,我在不停地指导别人。去年来中国打比赛时,王海滨看到我还夸我,说我现在状态非常好。


关于家庭 这辈子最大收获是嫁了个好老公


新京报:你现在一心备战奥运会,俱乐部怎么办?


栾菊杰:这可以交给我的妹妹打理。我现在就要让我妹妹接手我的教练工作。毕竟我很久没有参加大赛了,现在我需要时间恢复,为8月份的奥运会做最后的准备,我说起我的俱乐部就很高兴,来这里的人有8岁的孩子,也有60岁的老人,无论是老人还是小朋友,我都会用心去教。他们都舍不得我,我常常和他们一起参加PARTY,他们总能给我一些让我感动又惊喜的事情。我喜欢他们,在这十几年里,有人用更高的薪水来请我,我都没有走。


新京报:你的家人怎么办?他们会来北京看你的比赛吗?


栾菊杰:说到家人,我很感谢他们。他们一直在默默支持着我,有他们,我心里就很踏实。我这辈子最大的收获是嫁了一个好老公。我是个老病号,干不了家务,这么多年,家务都是他做的,现在我再出来比赛,他又最大程度地支持我。我在外面比赛的时候,他和孩子每周一个电话成了我最大的精神安慰。我已经2个多月没和他们在一起了,这刚刚回家,我明天还要带学生出去比赛,又要离开家里一段时间,他们也不会有什么怨言的。8月份,他们可能会来北京看我的比赛吧,视情况而定。


关于目标 准备北京奥运会后再战十年


新京报:在拿到奥运会参赛名额后,你接下来目标是什么呢?


栾菊杰:我已经完成目标了,就是获得北京奥运会的参赛席位,我就是要回到中国参加中国举办的第一届奥运会。至于在奥运会上,我尽最大努力打好每场比赛就行了。


新京报:能透露一下你的近期打算吗?


栾菊杰:我要先忙我的学生。最近学生们有一场比赛,我得带队出去。我的职业是他们的教练,我要对他们负责,不能因为我备战奥运会就心散了,不管他们了,我是职业教练,我首先要有职业精神是不是,至于休整,一时还轮不上,带着这些学生比赛就算休整了,我的休整也离不开击剑。(笑)


新京报:你除了来北京参加比赛,还有什么别的愿望吗?


栾菊杰:我一直想在国内开办一所击剑学校,从最基础,从青少年普及击剑运动,从而提高中国的击剑水平。我可以联系一些老运动员、老奥运冠军以及一些慈善家来筹集一些资金,其实击剑这个项目真的很适合咱们中国人,因为我们大都反应灵敏,中国孩子那么多,选材的时候也很容易啊。目前在国内击剑项目主要都是国家队、省队或者市队才能开展,根本没有什么大型的民间的俱乐部,我是真的希望在这些性质的击剑队伍和学校之外,还有一些由民间组织的击剑俱乐部和击剑学校,来普及一下击剑知识,推广击剑运动。中国有句老话叫做“有心栽花花不成,无意插柳柳成荫”,也许通过这样的基础击剑学校和对击剑运动的推广,还真就可能培养出不少的奥运冠军来。我想我会尽力促成这件事,这是我的愿望,也是我的理想。


新京报:今年你就满50岁了,还打算坚持多久?


栾菊杰:我一直在说,我想参加北京奥运会之后再战十年才封剑,我想这可能会成为一项新的吉尼斯纪录。这是我的骄傲,也是我的家人、我的朋友、我的祖国的骄傲。


关于中国 中国队该拿奥运冠军了


新京报:你在8月份对中国队有什么期望吗?


栾菊杰:都20多年了,中国也该拿金牌了。现在中国队水平很高,我相信他们会拿金牌的。以前裁判会偏向欧洲选手,毕竟这是他们创立的项目,我们中国运动员经常被整。我相信现在的比赛,情况会好很多。其实我出来打比赛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中国争光,中国第一次参加奥运会,我去了,中国第一次举办奥运会,我也要参加,更重要的是,我想做给中国女花的年轻队员看,用我的行动来影响她们。我们那时候的训练条件太差,跟现在根本不能比,中国的年轻队员们一定要珍惜,但是我感觉她们比较着急。她们身上一定要体现一种精神,一种奥运精神。我只是希望用我自己所做的、所走过的路对我自己,也对一些年轻人有一点启发,这是我最大的愿望。我相信,中国有很多比我更优秀的运动员,我一直希望中国的击剑更好。


新京报:在你之后,20多年来,中国队一直没能拿到击剑金牌,你觉得是什么原因?


栾菊杰:目前来讲,虽然中国击剑只有我拿过一块奥运金牌,但拿过好几块银牌,而且世界锦标赛也拿过好几次银牌,应该说这是很大的突破了。中国的击剑确实也做得非常努力、也做得非常好,但是现在就是人们要求的目标也更高,所以对银牌应该说已经不稀罕了,一要求就是冠军。毕竟是世界大赛,众多国家和地区、众多强者,再多人去打也只是一个冠军,拿冠军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