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圣火在英、法、美等国传递时遭到多次干扰,正是崛起的中国近年来在西方世界不断遭遇抗拒的最生动的缩影。拉萨暴乱本身原本是一个是非分明的事件,但西方有心之人大肆挖掘和渲染这一事件的负面效应,以此抵消北京为提升自身形象而作出的努力,挫伤中国矢志要平等立足于强国之林的雄心。新加坡《联合早报》11日就此刊登一篇题为《奥运政治:两个世界的碰撞》的署名文章,要点如下:

在奥运圣火先后在伦敦和巴黎遭到暴力攻击之后,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在表示忧心忡忡之余,呼吁中国“尽早解决‘西藏问题’”。这一呼吁虽然是善意的,在政治上却是天真的。因为即使没有发生西藏暴乱,奥运圣火的传递照样会遭到干扰;即使没有所谓“西藏问题”,西方社会还会搬出达尔富尔问题;即使没有“藏独”分子站出来羞辱北京,形形色色的人权组织、“大赦国际"等也绝不会放过中国;即使没有街头暴力抗议行动,西方还会有各种软性和硬性的干扰行动,包括媒体的妖魔化炒作和议会的反华提案。


事实上,“藏独”分子借奥运之机发泄对北京的仇恨和敌意,与这些年来西方社会对中国崛起态势所产生的抵触、疑虑和不满是完全合拍的。中国产品好不容易走出国门,却被丑化为导致西方工人失业的罪魁祸首;中国商人和资本进入非洲大陆,老牌殖民国家心生嫉恨地称之为新殖民主义者;中国企业在海外展开并购行动,西方政府视之为洪水猛兽。当然,还有庞大的贸易盈余、庞大的外汇储备、庞大的军费开支、庞大的能源消耗,更有庞大人口,这一切都使整个西方世界产生了被挑战、被取代、被超越、被损害的恐惧感。


以恐惧和嫉妒的心态看待中国,一切都变成了扭曲的政治图景。西方城市发生骚乱,那是挑战社会秩序的违法事件;若中国城市发生骚乱,例如此次拉萨暴乱,就被不假思索地描绘成追求自由、民主和人权的抗争行动。至于“藏独”分子以暴力行动干扰奥运圣火传递,同样符合西方人看待中国的政治逻辑和政治需求。因此,虽然抢夺火炬、扰乱传递火炬行程的“藏独”分子是“少数人“,但他们却是一种政治替身,代表了西方很多人对中国的固有偏见、歧视和敌意。


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中国与西方国家的关系虽然波折不断,但却保持了平稳的大势,避免了冷战末期整个西方与中国全面对抗的局面。可是,此次拉萨暴乱期间和之后的西方政治立场与舆论环境,其恶劣的突变令人感到恍惚,进而使人不禁联想起冷战时期肃杀的国际政治气氛。其中,尤以法德领导人突然变脸、西方媒体群起围攻中国的做法最令人心寒。就在不久之前,这些领导人还在北京笑脸谦恭迎人,这些媒体也逐渐赢得了中国民众的基本信任,但为何在一夜之间突然翻脸和转向?为何要对与己无关的骚乱事件大做文章?


最近十多年来,中国内部市场的诱惑力以及强大的政府采购能力,使西方精英社会暂时忘却了与中国的价值观差异,暂时克制了公开蔑视中国政治体制的冲动。但是,眼前和现实的利益考量,毕竟只能作用于一时,只能暂时搁置和掩盖相互之间的深刻分歧和矛盾。一旦出现可以进行政治操作的事态和机会,例如拉萨骚乱,这些深刻的分歧和矛盾就会原形毕露。


中国改革开放30年来,西方世界宣示的对华政策目标是要“让中国全面融入国际社会”;中国本身的目标之一也是“与世界接轨”。但是,从目前的情况看,无论是“融入“还是“接轨”,各方都只走了半步。中国拥抱了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投身于经济全球化进程中,但因为自身的价值观受到威胁,所以对西方试图不断强加的价值体系欲迎还拒;西方世界虽然不得不承认中国经济崛起的大势,但在政治上始终自以为是和居高临下,以根深蒂固的优越感来贬抑和丑化中国的政治和社会现状,继续把中国视为“非我族类”。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种政治思维是西方政界和媒体看待中国的根本标准,也是它们先入为主地解释拉萨骚乱和所谓“西藏问题”的下意识逻辑。中国在处理拉萨动乱中毫无疑问有不少瑕疵,但这并不能证明暴徒的行为就是正确的,更不能证明西方媒体歪曲事实、西方政治人物支持暴徒的言论就是理所应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