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龙卸甲》里的七大文化硬伤

《见龙卸甲》的票房令人惊叹,虽然不少观众感叹太不符合历史真实,也颠覆了太多形象。不过本文探讨的和历史事实无关,只是就事论事的说说,在影片中容易或不容易为人发现的文化小bug.....


第一个文化硬伤:见龙卸甲,顾名思义?


严格来说,这算不得错误,顶多是意思模糊。看完电影自然不会不明白这个名的意思:赵云伤,卸甲。不过这见龙儿字作何解释肯定难倒了太多坐在电影里暗自感叹自己文化水平不够的观众。

见龙的出处:《周易》(孔颖达正义版):九二曰“见龙在田,利见大人”,何谓也?子曰:“龙德而正中者也。庸言之信,庸行之谨,闲邪存其诚,善世而不伐,德博而化。《易》曰:‘见龙在田,利见大人’,君德也。”

那么,这见是什么意思呢?

解释之一为,见(xian):出现。龙:龙星。田:天田。大人:指王公贵族。:龙星出现在天田星旁,对王公贵族有利。孔颖达注疏的《周易正义》曰,“阳气发见,故曰见龙”,“见龙在田,是自然之象”。

错,题名来自周易。不过影片中,我们真的只是“见龙卸甲"了:赵云将军对洪金宝说,大哥,帮我卸甲。于是就点题了。不过似乎应该叫子龙卸甲,多直白!玩玄虚很有意思,蒙人就不对了。


第二个文化硬伤:字号称呼的空前混乱


影片中,刘平安(洪金宝饰)第一次见赵云,问的就是,姓名?

答曰:赵子龙。如是而言,andy 这回扮演的就是姓赵字子龙了——这也是难怪的,《见龙卸甲》,要合乎主题,那只能叫子龙了,非龙莫属啊。否则不至于叫见云卸甲,这样不符合《周易》了,成语用不了!郁闷。于是乎,坐在粮车上扒饭的濮存昕老师也搞得很神秘:他怕我们的军师啊。诸葛亮!很混乱。为什么呢?


所谓“名”,是社会上个人的特称,即个人在社会上所使用的符号。“字”往往是名的解释和补充,是与“名”相表里的,所以又称“表字”。《礼记·檀弓上》说:“幼名、冠字。”《疏》云:“始生三月而始加名,故云幼名,年二十有为父之道,朋友等类不可复呼其名,故冠而加字。”又《仪礼·士冠礼》:“冠而字之,敬其名也。君父之前称名,他人则称字也。” 由此可见,名是幼时起的,供长辈呼唤。男子到了二十岁成人,要举行冠礼,这标志着本人要出仕,进入社会。女子长大后也要离开母家而许嫁,未许嫁的叫“未字”,亦可叫“待字”。十五岁许嫁时,举行笄礼,也要取字,供朋友呼唤。也就是说,子龙是成人之间的称呼,而且适合平辈。


不过影片中无论是贩夫走卒还是孔明平安,赵云总被叫子龙和自称子龙,我们就忍了,情节主题以及表达的需要,那亲爱的三弟张飞面对曹军时大喊,我是燕人张飞,就开始不讲道理了:咱们到底是要说名,还是说字?《三国演义》:飞乃厉声大喝曰:“我乃燕人张翼德也!谁敢与我决一死战?”又作何解释?显然,在小说与史书中,以张翼德自称是正常的——导演是怕不说张飞大家不认识这个大眼吗?


第三个文化硬伤:火药三国用于战争?


曹婴姐姐出奇兵了——弹完六指琴魔般的琵琶后,祭出了火药大阵:用汗血宝马作前锋。此等发明照孔明之木牛流马连弩不下。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此话相当准确,这不,赵子龙打得只剩单枪匹马冲进敌营肉搏的份。火药真是个好东西。不过还是要考证一下:

中国的确是最早发明火药的国家,不过黑色火药在晚唐(9世纪末)时候正式出现。火药是由古代炼丹家发明的,从战国至汉初,帝王贵族们沉醉於神仙长生不老的幻想,驱使一些方士道士炼「仙丹」,在炼制过程中逐渐发明了火药的配方。

唐代炼丹家于唐高宗永淳元年(682年)首创了琉璜伏火法,用琉璜、硝石,研成粉末,再加皂角子(含炭素)。唐宪宗元和三年(808年)又创状火矶法,用硝石、琉璜及马兜铃(含炭素)一起烧炼。这两种配方,都是把三种药料混合起来,已经初步具备火药所含的成分。

火药的最初使用并非在军事上,而是在宋代诸军马戏的杂技演出,以及木偶戏中的烟火杂技。真正成熟期应为宋。

不用怀疑,我们可以弹琴骑马并以女性做都督就穿越时空一次了。真很“项少龙”!



第四个文化硬伤:大魏国万岁及大蜀国万岁问题


说这个电影不尊重事实的人很多是站在和《三国演义》里赵云终生不败这样的神话冲突的基础上,可能根基不稳:且不说罗贯中贬曹扬刘的正统思想,小说本身都是三分虚构七分史实。不过这影片中某些常识似乎还值得商榷:

历史书七年级上册: 220年,曹操的儿子曹丕废掉汉献帝,自称皇帝,国号魏,定都洛阳,东汉结束. 221年,刘备在成都称帝,国号汉,史称蜀. 222年,孙权称王(229年称帝),国号吴,后定都建业(282年建业改名为建邺,313年又改为建康).


影片中无数次喊,魏军到了,后面有魏军,让人惊讶:大家都预测到曹操后人定国号了?至于后来惹来笑场无数的“大魏国万岁”“大蜀国万岁”,就更蹊跷了:刘备建国,国号是汉,他不一直以皇叔自称,匡扶汉室嘛!这蜀国之称呼是后人的分野。冷不丁安志杰于荣光的大呼万岁,让我们心头一颤:原来不是曹婴姐姐穿越,大家也都比孔明未卜先知。


补充一句,自汉武帝后,万岁只呼皇帝,而无呼国家之先例。呼其他是要杀头的。


第五个文化硬伤:作为媒人的皮影戏.....


事实上如果没有这个皮影女生,这又是一个三国版的《士兵突击》。据官方消息,很多感情戏被删除了,搞得赵云不得不在后面以“找回那美好的回忆”来令狐补充。在这场被阉割大半的感情戏里,该女主角以皮影戏的操盘手出现。相当浪漫。不过,不是骁遥我有考据癖,去找这资料真的也烦人。不过媒人大事,岂可儿戏!?

据陈晓的《皮影戏的源流》一文,皮影始于春秋战国,1966年在湖北江陵望山一号楚墓曾出土镂空刻花皮影。至西汉,皮影进入宫中,为太子、宫妃的游戏之物,常巧剪人物,在透光的窗上弄影。到了唐代,皮影剪刻日益精致,敷色填彩。用作讲史传经。真正让皮影成为百戏中的正剧,不但流行于酒肆茶坊,而且登堂入室,甚至作为皇家庆典的点缀的,当在宋代。而宋代之前的所有文献记载,都不证明皮影戏成为茶肆酒楼里的点缀。汴京(开封)皮影之盛,宋代的《明道杂志》、《梦梁录》等都有描述。最早明确记载影戏的是宋代的文献。《事物纪原》卷九记载: “ 宋朝仁宗时世人有能谈三国事者,或採其说加缘饰作影人??”《武林旧事·卷三·社会》提到已经出现了专门演影戏的瓦舍:绘革社。《东京梦华录·卷五·京瓦技艺》: “ 不以风雨寒暑, 诸棚看人,日日如是。”《百宝总珍》中《影戏》诗: “ 自古史记十七代,注语之中子细看。”诗后详载“ 注语”曰:船、门、大虫、果卓、椅儿,公二百四件。枪刀四十件。亡国十八国, 《唐书》、《三国志》、《五代史》、《前后汉》,并杂使头,一千二百头。”这些记载将宋代影戏的繁荣景况展现在我们面前。


也就是说,皮影戏在三国时期像子龙艳遇那样出现几乎不可能:技术不成熟,环境不允许。直到到了宋代,皮影戏才像影片那样和传奇故事扯上关系。也就是说,媒人莫须有,爱情也虚无。



第六个文化硬伤:三国人写得嘛字体?


我们的诸葛孔明在作战图上蘸点水写出这青龙白虎的道教文化概念也不好考证,但这手书字体似乎值得商榷:依照《汉字发展史纲要》,行草在王羲之的魏晋时代才见成熟,而之前基本上是和甲骨文金文关系密切的篆书。从汉字书法的发展上看,魏晋是完成书体演变的承上启下的重要历史阶段。是篆隶真行草诸体咸备俱臻完善的一代。汉隶定型化了迄今为止的方块汉字的基本形态。隶书产生、发展、成熟的过程就孕育着真书(楷书),而行草书几乎是在书产生的同时就已经萌芽了。真书、行书、草书的定型是在魏晋二百年间。它的定型,美化无疑是汉字书法史上的又一巨大变革。汉字隶变,是个很重要的阶段。而行书更在隶书楷书之后。

三国时期,最流行的字体应该是篆书,而不是我们的诸葛先生蘸点水写出的现代行草。


第七个文化硬伤:女人上战场?


这个就不多说,也好理解——只是情节太需要我们的maggie Q 姐姐;了。曹操带孙女上战场好像爷爷带着小女孩去动物园,然后指着里面的老虎说,那,就是老虎。

再补充一下,曹婴五六岁见子龙冲杀救“那无用的阿斗”(刘平安绝对是历史老人,必须的,否则他怎么知道这娃尚在襁褓就彻底阿斗了?),那时我们的子龙大概二十多岁吧。


若干年后,我们的曹都督披挂上阵,艳梅如花弹琵琶,不至于超过三十岁,不过我们的子龙已经七十了.......



结语:一部电影的好坏不全在于情节连锁迷人演员全明星导演生命显赫,也许某些细节的处理更能让人明白主创人员的用心良苦面面俱到。《康熙王朝》将台词交给《咬文嚼字》就是一种态度。同样的,《英雄》里古剑和古钱都经过专家审定也让人感到其中的专业精神。《见龙卸甲》拿下了几千万票房有它的太多理由,但这不妨害我们以认真的态度去审查其中的硬伤。也许我们也可以说这些无伤大雅,也许更多的bug我们尚为发现。但骁遥以为,最好的电影绝对是认真的主创们努力的结果,而这一点,《见龙卸甲》值得引以为戒。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