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权是必然的:邦国制度

――读易中天著《帝国的终结》


郭成望


在题为《天下一统》的第一章里,易中天先生论述最多的是与郡县制相对应的邦国制,也就是通常说的姬姓周人的封建制。与“农业民族”和“武装的力量”不同的是,邦国制并不是世界上到处都有的制度,它仅仅属于中国,也即邦国制是中国人的发明,正如城邦制是希腊人的创造。(第27页)

当然,确切的说法应该是,邦国制是周人的发明。易中天先生说:

尽管缺乏足够的证据,但似乎仍可大致推定,邦国制度萌芽于夏,初始于商,成熟于周。事实上后人所谓“封建”,指的也是西周时期的那个制度。夏商制度,连孔子都说不甚了然,只能以周制为准(郁郁乎文哉,吾从周)。真正对后世产生了深远影响的,其实也是周制度和周文化。因此,邦国制度和后来帝国制度的利弊得失,也都是要归于周人的。(第35页)

帝国制度的利弊得失之所以也要归于周人,似乎是因为帝国制度是从邦国制度过渡而来的,或者邦国制度只是帝国制度的前史。(第51页)

易中天先生说,所谓“邦国”,是指西周封建到春秋战国时期所实行的一种特殊的国家制度,是我们民族国家形态的初级阶段。当时,中华大地上遍布着许多大大小小的诸侯国(封国)。它们各自独立,相互交往(通婚、通商、结盟、战争),又共同拥戴其中一个(具体地说就是周),作为名义上的“天下共主”(天子),组成号称“天下”的松散的联邦或邦联。这就是“邦国制度”。它的建立,就是“封建”(封土建国);它的特点,则是“一个天下,许多国家”。天下只有一个天子(共主),各国却有各自的国君(君主),因此又是“一个天子,许多国君”。由于这些国家和国君其实是有独立主权的,因此“邦国”类似于联邦或邦联。(第25页)

诸侯各国是由周天子“封建”而成,周天子的“封建”本身则是武王克商之后,周人对战败者的土地和人民的处置办法。(第38页)西周封建之后形成的诸侯通常就叫做诸侯国。不过易中天先生认为,单指诸侯国时,可以叫“封国”;由于它们是诸侯之国,也可以叫“侯国”。但如果指制度,则不如叫“邦国”。邦国与郡县是完全不同的。邦国有独立国家的性质,郡县则不过是帝国的构成部分和中央的派出单位。封建与郡县相对应,邦国与帝国相对应。秦始皇以郡县代封建,其实也就是以帝国代邦国。(第26-27页)

邦国制度的特点,也即“一个天下,许多国家”或者“一个天子,许多国君”,同时还意味着邦国时代的中国,并不是中央集权的统一主权国家(第28页)。或者说,分封了诸侯的周人的封建,既不可能有专 制(周天子鞭长莫及),又不可能有和平(各路诸侯并没有解除武装)。(第42页)

尽管如此,邦国制度却是帝国制度的渊薮。易中天先生说,邦国制度因战争而起,因战争而亡。它的军事性质、松散结构和那个不可或缺的“天下共主”,就是战争的策源地;走向一统和变成帝国,则是它的历史使命。因此,邦国能够而且一定要发展为帝国,因为它其实只是帝国的预备阶段。只不过这个阶段长了一点,竟长达八百多年。(第34页)

为什么邦国能够而且一定发展为帝国?主要的促进因素无疑是战争。“一个天下,许多国家”,不仅仅意味着天下的不统一,也意味着武力仍是左右社会的力量。邦国因此还有另外一个特点,即半武力半权力,或者对内使用权力,对外使用武力,名义上服从一个天下共主,相互之间却征战不断,是一种半野蛮的社会和不成熟的国家。(第43、51页)在这些国家的进一步发展中,或者说,在这个从野蛮时代向文明时代过渡的历史时期,战争仍然是迅速解决问题的简单办法。更何况,周天子只不过获得了“至尊”地位,并不能保证自己永远是“至强”。所以,诸侯之间还要争霸(争当联盟领袖),争雄(争当超级大国),直至打出一个唯我独尊的一统天下。(第42页)

这里似乎存在一个问题。尽管与容忍邻邦独立的希腊城邦不同,诸侯之间的兼并一直被视为伟大的王业(第31页),而且事实上也的确打出了一个唯我独尊的一统天下。但是怎样管理这个一统天下,显然是任何一位取得胜利的诸侯都不可能不遇到的问题,毕竟马上得天下不能马上治天下。

在易中天先生的论述里,这个问题实际上在帝国的前夜即春秋战国时期就解决了,尤其是秦国的商鞅变法建立了一种“最管用”的新制度。这个新制度,就是初具规模的中央集权制。或者准确地说,国君集权制。这样一种制度使秦王国最终消灭六国,建立一统天下的新政权。(第17、58页)

在题为《帝国的前夜》的第一章第六节里,易中天先生专门讨论了秦国的商鞅变法,包括秦国的****、经济改革和军事改革。其中的****主要就是废封建制行郡县制,不但将原来分散在贵族领主手中的权力集中于国君,也使全体国民均为国君的直接子民,不再是各贵族领主的附庸。(第53-54页)变法之后的秦国,上有君主,下有众生,中有官僚机构,全国通体实行郡县制度。秦,变成了一个中央集权的准帝国。(第57页)

变法后的秦王国之所以变成了一个中央集权的准帝国,显然是因为具备了未来帝国的基本体制。在其他章节例如在第四章第一节里,易中天先生指出:“帝国的组织离不开两大要素,即皇帝和官员;帝国的管理体制也有两大特点,即中央集权和官员代理。”无论中央集权还是官员代理,都是帝国与邦国不同的地方,或者说是帝国本身特有的制度。“中央集权,分级管理,这就是‘集权制’。君权神授,官员代理,这就是‘代理制’。中央集权(集权制)与官员代理(代理制)并存,这就是帝国制。”(第157、160页)

皇帝与官员都是帝国的管理者,如果加上被管理者,帝国一定会有三个组成部分。在第三章第四节里,易中天先生说:“一般地说,帝国是由三种成分构成的。高高在上的,是君临天下、乾纲独断、称孤道寡的帝王。匍匐在他权威之下的,则是只有奉献没有权利的草民。帝王孤身一人威加海内,草民数以万计一盘散沙。二者之间,则是一个庞大的官僚集团。”(第134页)

这样的帝国的制度和帝国的构成,早在秦灭六国之前就已经由商鞅变法创造出来了。甚至不只秦国,被秦灭亡的六国也是如此。易中天先生说:

将邦国改造成一个由国王通过官僚机构直接统率全民的“准帝国”,不是秦的特创,也不是秦的首创,更非商鞅一人之功。所谓“礼坏乐崩”,实际上就是说西周建立的封建制已经崩溃,邦国变成帝国已经势不可挡。事实上,吞并了其他邦国的诸侯,早已不再分封子弟;取代了诸侯的大夫,更不愿重蹈覆辙。也就是说,制度的变革,已是大势所趋,只不过秦国走在前列而已。或者说,他们把这个新制度建设得最彻底,也运用得最彻底。(第57-58页)

这其实意味着,邦国能够而且一定要发展为帝国,首先是因为相互争战的邦国已经建立了管用的中央集权制度。或者说除了天下一统之外,各邦国都已经是“准帝国”或一种地方性的小帝国,而且既然他们不能像希腊城邦那样容忍邻邦独立,那就看谁一统天下。这用易中天先生的话来说就是:

现在要做的,只不过将“地方集权”(邦国集权)变成“中央集权”(帝国集权)。这对于秦人来说,其实驾轻就熟。如果说还要做什么的话,那就是把其他六国的兵器全部运到咸阳,集中销毁,铸成十二个金人(铜人),以示彻底告别武力社会,永不兴兵。

大秦帝国诞生了。中国从此进入权力社会。(第58页)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