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难当头 第三章抗联铁血贯长虹 七十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58/


杜景和率领着教导大队边打边向南撤,日军依仗着火力优势,很快突破了一中队的阻击阵地,紧追上来。

杜景和拎着盒子枪,不住吆喝着:“弟兄们,快跑,快!”教导大队的队员提着枪,在落叶松林里疾奔。

落叶松干枯伸展的树枝如刀如剑,划到脸上就是一道血口子,枯草石砬子,纵横交错,勾腿绊脚。黑夜之中,教导大队的队员已经无暇顾及头顶的树枝和脚下干枯的荆棘枯草,任由树枝撕裂了衫褂荆棘划破了裤管,脸上、肩头、小腿,被树枝荆棘划伤,渗出丝丝血迹,只是提枪疾跑。

杜景和时不时回头看一看穷追不舍的日军,然后举起盒子枪打几枪。追击的日军端枪还击,子弹“啾啾啾、啾啾啾”尖啸着飞进密林,打到树干上,发出“噗噗噗”的闷响,崩溅的树皮木屑,击打到教导大队队员的脸上、脖子上,就将皮肉崩绽出一道道的血口子。教导大队的队员在奔跑中被子弹击中,人就像被砍断的木桩猛然栽倒。

杜景和看着身旁的人中弹倒地,心中惶急,大喊着:“弟兄们,快跑,跑啊!”

猛然间前面机枪大作,枪口的火花连成一片,子弹如冰雹样横扫过来,树枝枯草纷纷断折,枯叶在弹雨中乱舞,荆棘枯草如同被镰刀切割而过,齐齐折断。

跑在前面的几名教导大队队员被子弹打中,身形微滞,随之而来的弹雨立即将这几人的前胸打出一片血窟窿。

杜景和伏身卧倒,扭过脸,大喊:“老孙,他娘的,咱们被东洋鬼子包围了,咋办?”孙连福连滚带爬地冲到杜景和身旁,四下里张望着,说:“副参谋长,俺看顺山坡下去,钻进西山沟那片树林子,然后冲到山岗上,居高临下,挡住东洋鬼子的进攻,然后再琢磨突围的道道儿吧。”杜景和渐渐恢复了几丝冷静,点头说:“好,钻进山沟,就算东洋鬼子人再多,咱们也好脱身。”

杜景和、孙连福顺着山坡翻翻滚滚落到西山沟,钻进树林。

这是一片高大粗壮的原始森林,枝叶纵横,遮蔽了星光,林子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

杜景和率领着身边的队员,深一脚浅一脚地钻出山沟,爬上山岗。

杜景和站在山岗上,只见沉沉夜色中,日军在山岗四周点起了一堆堆的篝火,连绵不断。

杜景和心中忽沉,凉意顺着脊梁骨窜到头顶:“妈拉个巴子的,完蛋了,被东洋鬼子包围了!”转过头,看着身旁教导大队的队员,除了死伤失散的,剩下的已不足三十人。

杜景和坐在一块大石砬子上,前思后想,忽然站起身,怒视着孙连福。

孙连福被杜景和看得心慌意乱,手足无措,结结巴巴地问:“副、副参谋长,你……瞧、瞧、瞧着俺干嘛?”杜景和怒问:“你他娘的快说,是不是你把教导大队引到东洋鬼子的包围圈里的?快说!”

孙连福吞了口唾沫,强自让自己镇定下来,若无其事地笑笑。

杜景和厉声怒斥:“王八蛋,你还有脸笑?信不信老子一枪崩了你?”孙连福哆嗦了一下,低声下气地说:“副参谋长,你崩了俺不难,也就是抬手一枪,‘叭’,俺就隔屁朝凉了。可是你想过没有,打死了俺,你就能从日本人的包围圈里冲出去?再想想,就凭着咱独立师几百号人,就能把天翻过来?赵尚志赵司令都没这个本事,王守成、刘东辉就有这能耐了?和日本人做对最终能有啥好果子吃?还不是吃没吃穿没穿,掐着瘪肚子满山跑,早晚不被打死,也得饿死冻死。他娘的,要俺说南京政府、张少帅都不抗日,咱们草头百姓抗个屁日?谁坐江山关咱屁事?跟着日本人,有吃有喝有女人……”

杜景和低头听着孙连福说了几句,猛然抬起头,沉声说:“妈拉个巴子的兔崽子,俺看你是黑了良心,铁心要做东洋鬼子的汉奸了!他娘的,老子毙了你!”

杜景和伸手拔枪,孙连福却已经拔枪在手,举枪对着杜景和扣动扳机。杜景和侧身急闪,站在杜景和身后的一名队员猝不及防,左胸中弹,仰面摔倒。

孙连福转身就跑,杜景和举起盒子枪,向孙连福的背影连开数枪。孙连福却像一只大猴子似的,在树干、大石砬子间又蹦又跳,左拐右闪,逃下山去。

孙连福跑到半山坡时,还不忘了躲在大树后喊了句:“副参谋长,想想俺说的话吧!再想想师长、政委是咋对你的!”

杜景和颓然坐倒,靠在树干上,仰起头,默然无语。

教导大队的队员不知内情,忽见副参谋长和政委拔枪相向,都怔立在当地,不知该如何是好。

孙连福跑到山下,向率队讨伐的日军少佐藤田报告了杜景和就在山上。

藤田峻大喜过望,急电向前线总指挥官龟本大佐报告。

龟本接到藤田峻的电报,得知长期负责守卫独立师留守机关和几处密营、被服厂、医疗所重任的副参谋长杜景和被藤田峻围住,又惊又喜,一面电告藤田峻务必严加防守,勿使杜景和率部逃脱,一面急令在张广财岭北部搜剿抗联的日军讨伐部队和伪军窦宪章部,火速增援藤田峻。

同时龟本特意电告藤田峻及驰援藤田峻各部,各部均由藤田峻节制,临机决处,不得擅自行动,唯务必要俘获杜景和,决不能击毙或重伤杜景和。

龟本要在杜景和的嘴里,获取独立师分散在张广财岭内各处的密营,以期彻底摧毁独立师的后勤保障,达到使独立师欲穿无衣,欲食无粮,欲住无屋,断绝独立师活动的根源,穷困达于极点,陷于自行歼灭之境的作战目的。

天色渐亮,杜景和在山顶可以看见一队队的日、伪军源源不断地来到山下,心里自知突围无望,暗暗恼恨:“妈拉个巴子的,孙连福果然是叛徒,老子真该早点崩了这个王八犊子!”

一队日本兵在机枪的掩护下爬到半山坡,伏在几块大石砬子后面。

孙连福随着日本兵爬到半山坡,伏在石砬子后面,大声嘶喊:“杜副参谋长,俺代表日本皇军找你来了。皇军说了,只要杜副参谋长肯和皇军合作,啥条件皇军都答应,要官有官,要钱有钱,要女人有女人!皇军说了,日本皇军是很器重杜副参谋长的,希望杜副参谋长能够接受日本皇军的……美意。”

一名教导大队的队员骂了句:“孙连福,放你娘的狗臭屁!”举枪就打。

子弹击打在石砬子上,火花乱崩,石屑飞溅。

孙连福的脑袋紧缩在石砬子后,又喊了句:“杜副参谋长,皇军还说了,就山顶上的几十个人,是挡不住成千成百的皇军的。只要皇军发起进攻,大炮可以将山顶翻过来。杜副参谋长,莫傻了,没了命,就啥都没了,快下山跟日本人合作吧!”

杜景和魂不守舍地坐在山顶,思来想去,终于做出了一个决定:下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