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人漫谈:揭秘《倚天》少林空见神僧的真实身份

近日,重温《倚天屠龙记》,读到谢逊讲一十三拳打死少林空见神僧,突发奇想:这个空见到底是谁?他的真实身份究竟是何人?


我们先来看看书中的描写:


谢逊叹道:“他气息愈来愈弱,我手掌按住他灵台穴,拚命想以内力延续他的性命。他忽然深深吸了口气,问道:‘你师父还没来么?’我道:‘没来。’他道:‘那是不会来的了。’我道:‘大师,你放心,我不会再胡乱杀人,激他出来。但我走遍天涯海角,定要找到他。’他道:‘嗯,不过,你武功不及他……除非……除非……’说到这里,声音越来越低。我把耳朵凑到他的嘴边,只听他道:‘除非……能找到屠龙刀,找到……找到刀中的秘……’他说到这个‘秘’字,一口气接不上来,便此死了。”


请注意这一段“除非……能找到屠龙刀,找到……找到刀中的秘……”。找到刀中的秘……秘什么?不是秘密,是秘笈!这句话很明显说明空见知道屠龙刀中所藏的是武功秘笈,尤其是其中的降龙十八掌,非常适合谢逊练。但是,整个《倚天屠龙记》知道屠龙刀中藏有秘笈的,貌似只有一个人——灭绝师太,其后也只有周芷若。书中说:


灭绝师太又道:“黄女侠在铸刀铸剑之前,和郭大侠两人穷一月心力,缮写了兵法和武功的精要,分别藏在刀剑之中。屠龙刀中藏的乃是兵法,此刀名为‘屠龙’,意为日后有人得到刀中兵书,当可驱除鞑子,杀了鞑子皇帝。倚天剑中藏的则是武学秘笈,其中最为宝贵的,乃是一部‘九阴真经’,一部‘降龙十八掌掌法精义’,盼望后人习得剑中武功,替天行道,为民除害。”周芷若睁着眼睛,愈听愈奇,只听师父又道:“郭大侠夫妇铸成一刀一剑之后,将宝刀授给儿子郭公破虏,宝剑传给本派郭祖师。当然,郭祖师曾得父母传授武功,郭公破虏也得传授兵法。但襄阳城破之日,郭大侠夫妇与郭公破虏同时殉难。郭祖师的性子和父亲的武功不合,因此本派武学,和当年郭大侠并非一路。”灭绝师太又道:“一百年来,武林中风波迭起,这对刀剑换了好几次主人。后人只知屠龙宝刀乃武林至尊,唯倚天剑可与匹敌,但到底何以是至尊,那就谁都不知道了。郭公破虏青年殉国,没有传人,是以刀剑中的秘密,只有本派郭祖师传了下来。她老人家生前曾竭尽心力,寻访屠龙宝刀,始终没有成功,逝世之时,将这秘密传给了我恩师风陵师太。我恩师秉承祖师遗命,寻访屠龙宝刀也是毫无结果。她老人家圆寂之时,便将此剑与郭祖师的遗命传了给我。我接掌本派门户不久,你师伯孤鸿子和魔教中的一个少年高手结下了梁子,约定比武,双方单打独斗,不许邀人相助。你师伯知道对手年纪甚轻,武功却极厉害,于是向我将倚天剑借了去。”


那我们就有一个疑问了:空见怎么知道屠龙刀中藏有武功秘笈?只有一个解释,空见是当年郭黄二人铸刀剑的知情人。以黄蓉的智慧,刀剑的秘密知道的人当然是越少越好,最好是只有自己最亲近最信任的人才知道。这最亲近最信任的人,郭靖之外,还有谁?郭襄是一个,她保管了倚天剑;郭破虏是另一个,屠龙刀的持有者。相信郭芙都会被瞒着,因为郭大小姐的性格实在不是个能保密的人。


推想到这里,空见是谁,已经昭然若揭了:空见=郭破虏!


啊——这简直是大新闻啊!“襄阳城破之日,郭大侠夫妇与郭公破虏同时殉难”,死人复活了!太扯了吧?


我们再看看有什么证据。


1、年龄:郭破虏与张三丰的年龄应当差不多,郭破虏大一些,这可以从神雕、倚天里推算出来,那么谢逊见到空见的时候,空见该是九十岁左右,与书中描述一般,“他是少林派掌门人空闻大师的师兄”、“身材矮小,白眉白须,貌相慈祥庄严”。


2、武功:谢逊说过:“我生平心中钦服之人,寥寥可数。尊师张真人我虽久仰其名,但无缘识荆。这位空见大师,实是一位高僧。他武功上的名气虽不及他师弟空智、空性,但依我之见,空智、空性一定及不上他老人家。”结合书中的描述,“少林神僧,见闻智性”,显然闻智性三人的武功差空见太远,张翠山的想法可以佐证:


张翠山大奇,心中微有不信,自忖恩师张三丰的武学举世所罕有,但和谢逊相较,恐怕也只能胜他半筹,倘若空见大师当真高出谢逊甚多,说得上“天差地远”,岂不是将自己恩师也比下去了?但素知谢逊的名字中虽有一个“逊”字,性子却极是倨傲,倘若那人的武功不是真的强胜于他,他也决计不肯服输。


虽说郭破虏性子比较象郭靖,黄蓉的基因加上,悟性应当比郭靖强些,这类人修习少林武功最是容易精进,《天龙八部》中的虚竹、《鹿鼎记》中的澄观可做参考。


3、性格:谢逊对空见有评价::“可惜可惜,这样一位武林中盖世奇士,竟给我一十三拳活活的打死了。他武功虽高,实是迂得厉害。倘若当时他还手跟我放对,我谢逊焉能活到今日?”很典型的郭靖性格加少林寺教育的结合体。再回想《神雕》中对少年郭破虏的描写,空见的性格一脉相承。


由此我们不难想象这样一个故事:襄阳城破,郭破虏重伤昏迷,等醒来时,周围血海尸山,父母殉城,亲朋罹难,天下改姓,淳朴的少年逢此大劫,不免心伤若死,行尸走肉般四次流浪。忽一日,晨钟暮鼓,惊醒了浑浑噩噩的心,由襄阳到少室山,几百里的路,冥冥中似指点着此后的人生,怀着为国为民侠之大者的心,修练大慈大悲普渡众生的道。破虏破虏,破不了世间的鞑虏;空见空见,一切见到的不过是个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