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网络高手都死光了么??

反CNN网又遭到攻击了,我们的网络高手都死光了么??




“疯狂的攻击说明西方媒体已经胆寒,不敢公开与我们辩驳,只好采用这种下三滥招数”——摘自网友评论



秦刚称反CNN系自发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晓德发自北京 上线仅半个多月,www.anti-cnn.com(反CNN网站)就遭遇了成长的烦恼。


因为率先打出“反对西方媒体歪曲报道”的大旗,这家由中国网民自发组建的网站,从一出生就万众瞩目。它在最短的时间内赢得了成千上万名海内外网友的热情支持。但是树大招风,海内外媒体的广泛报道,不仅使该网站日浏览量超过50万,也使其提前迎来了一场网络保卫战。


“洪水式攻击”涌向服务器


“4月7日18点左右,anti-cnn.com网站遭到黑客攻击,技术人员展开防御,进行修复,4月8日21点15分攻击暂时告一段落。”在网站论坛置顶区域,一篇发于4月9日的帖子大致讲述了被攻击的过程,此间超过27个小时,网民无法登陆反CNN网站页面。


署名为“spokesman qht778”的帖子作者,是清华大学新闻学院大三学生齐汉汀。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负责反CNN网站内容监控和新闻报道的管理员。


“他们的攻击是DDOS攻击,就是一个或几个黑客通过非法侵入他人电脑,然后远程操纵几十万甚至更多的电脑拼命登陆我们的服务器。”齐汉汀告诉《国际先驱导报》,最早发现被攻击源于网友的举报。当时在水木BBS和中华网论坛不断有网友询问为何无法登陆,“我们服务器带宽还可以,日浏览量在50万左右,我们想应该不会突然增加太多,结果一查就发现了问题。”


相关资料显示,DDOS是英文Distributed Denial of Service的缩写,意即“分布式拒绝服务”,俗称“洪水攻击”。一般都是通过潮水般的登陆来拥堵目标服务器带宽,使服务器运算能力下降直至崩溃。


事发突然,网站技术团队立刻投入到补救和修复的工作中,而这部分工作主要由网站创办者饶谨负责。“他成天泡在机房里,刚刚和我见面聊网站的事情,说着说着就睡着了,从椅子上直出溜。”齐汉汀介绍说,遭到攻击后,网站请了很多技术人员,并更换了一个新服务器,增加了部分带宽。这些措施,使目前浏览如常。目前网站已经恢复正常,首页数据已修复,但英文论坛的数据却全部丢失。


谁在攻击anti-cnn?


那么,是谁在攻击anti-cnn?


面对《国际先驱导报》的提问,齐汉汀表示,按常理,攻击者往往会留下IP地址,而根据IP地址来圈定对方来源,过去恰恰是很多西方媒体用来指责所谓“中国黑客”的证据。


“我们当然也有IP地址的数据,但我们不能像西方媒体那样不负责任。”齐汉汀表示,黑客可以操纵不同国家的电脑,所以不能据此就确定攻击者的来源,“IP地址是没有意义的,无论是美国的IP多还是中国的IP多,都没有意义。如果我说IP地址都是美国的,好像在无中生有地指责人家,而这恰恰是我们所反对的。”


而在猜想攻击者来源问题上,与网站管理者的理性平和相比,网民们显然有着自己的判断。


“黑客攻击证明打到了他们的痛处,证明他们害怕了,证明他们不愿意听到中国民间的声音。”网友“sltd009”的观点,代表了相当一部分拥趸的态度。“他们疯狂的攻击,说明我们已经很好地宣传了自己,让西方媒体已经胆寒,不敢公开与我们辩驳,只好采用这种下三滥招数。”网友“蚊子”将目标指向了“西方媒体”。


另一位叫“康巴人”的网友则认为攻击者可能来自“藏独”:“这也从客观上否定了西方所谓的新闻自由,也证明了‘藏独’的黑心和毒辣!支持网站,反对西方媒体虚假报道,反对‘藏独’的破坏活动!”


“我们只是一个交流平台”


事实上,这家完全由网民自发组建的民间网站,在赢得海内外多数华人网民支持和声援的同时,也一直遭遇杂音的困扰。


将西方媒体的不实报道逐一找出来,然后进行认真的编辑,并集中发布在网络上,这种无异于抽西方媒体耳光的方式,自然招致后者的反击。于是,所谓反CNN网站有“政府背景”的传闻一度甚嚣尘上。“有外国记者质疑anti-cnn与政府有关系,但它每天50万的浏览量一直保持40%来自国外。”齐汉汀说:“我们就是一个交流的平台。”


齐汉汀是在反CNN网站建立一周后加入到管理团队中来的。据他介绍,目前整个网站管理团队已经达到数十人,其中多数管理者和版主都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志愿者。在网站遭遇攻击之后,国内有很多网络公司和民间电脑高手与他们联系,表示愿意提供技术支持。“翻译人数更多了,没法统计”。


从3月21日上线以来,目前网站所需资金都是创办者饶谨自己出资,其中仅带宽每个月就要支付30万元。饶谨是齐汉汀的校友,毕业于清华大学工程物理专业,现在北京经营着一家互联网信息公司。“虽然他底子比较厚,但也不能这么硬挺着。”齐汉汀说。


这样一家因“突发事件”应运而生的网站,下一步将向何处去为很多人所关注。“首先是把内容做精彩,然后永远不商业化,这是我们的两条基本原则。”齐汉汀表示,对于网站的未来,他们有很多发展方案,“最主要的是一步一步来,脚踏实地干吧。”



“他们的问题往往很容易作答,但如果不跳出来就很容易陷入他们设下的圈子里”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晓德发自北京 反CNN网站风生水起,国际媒体对它的关注度也一直居高不下。这家以反对西方媒体歪曲报道为主旨的网站,也引起了部分西方媒体的兴趣。于是,频繁接待包括海外媒体在内各路记者的采访,成为网站管理者这些天来的一项重要工作。


小心直面西方媒体


23岁的饶谨是anti-cnn.com的创办者,他也自然成为西方媒体追逐的焦点人物。但一个接一个的采访,占用了饶谨大量的时间,以至于他后来不得不推掉很多媒体的邀约。


而自从加入反CNN网站以来,齐汉汀开始逐渐承担起和媒体打交道的工作。“接受采访时我总是非常防备,比如外国媒体采访我,我都会用录音笔或摄像机将采访过程录下来,如果他们断章取义歪曲对我的采访,我就把这些证据放到网上去。”齐汉汀告诉《国际先驱导报》。


与西方媒体一路过招下来,齐汉汀的感受是,外国记者多数都“很狡猾”。虽然有立场上的不同,但他们的问题往往并不会咄咄逼人,而是好像很理解你的样子。“像周四(10日)德国国家电视一台采访我,他们先是强调自己是公共电视台,是比较中立的,提问的时候态度也很缓和。是不是故意让我放松警惕我不清楚,但当时我一直绷着一根弦。”


齐汉汀记得,这家电视台后来问他,大意是中国网民的愤慨会不会对西方媒体来中国报道奥运会造成影响,应该怎样控制网民情绪,让他们不要那样做?“这个问题如果回答不好,可能就容易出问题。我就说,中国人民其实是宽容的,我们是不是愤慨关键不是取决我们自己,而在于西方媒体能否认识到事实。”


一个采访下来,类似刁钻的问题几乎不可避免。“他们的问题往往很容易让你回答,但如果不跳出来就很容易陷入他们设下的圈子里。”齐汉汀说。


CNN记者将做客anti-cnn


虽然同时注册了anti-bbc等域名,但公开使用并为公众所熟知的网站标志还是“anti-cnn”这个名字。而从建站之初,饶谨和齐汉汀就有个想法,即直接将CNN记者和中国传媒方面的专家邀请到一起,共同探讨传媒的职业操守等话题。


“刚开始我们打算自己不出面,而是请朋友帮忙,让CNN记者与中国媒体人来个现场辩论。”齐汉汀介绍说,当时CNN驻华记者曾向他们在中国的朋友做出过解释,意即他们传回总部的文字和图片报道并非如后来网站上出现的那样。“当时中国民众反CNN声浪很高,他们觉得无话可说,也没什么可辩解的。”


有意思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CNN驻华记者的态度也发生了变化。如无意外,本周内,反CNN网站将有一个“CNN记者做客anti-cnn”活动,大概三名CNN记者将来到反CNN网站,直接与饶谨和齐汉汀等网站管理者对话。而除了对最初“3·14”暴力事件中照片选用方面的问题,anti-cnn还想了解CNN是否一贯采取导向明显的报道方式,“比如旧金山圣火传递过程中,CNN主播问前方记者‘是否听到了自由的呐喊’等”。


“希望通过网站实现沟通和交流,让CNN听到中国的声音,也让我们听到世界的声音。沟通交流总比互相攻击要好。”齐汉汀说,这次邀请CNN记者做客,都是通过私人关系,而非与CNN总部联系的结果。至于他们愿意来的原因,可能是“CNN记者觉得我们的网站没有直接攻击他们,至少直接攻击的语言没那么多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