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击队歌》诞生记:鲜为人知的第二段歌词

幽灵之狼 收藏 0 61
导读:《游击队歌》目前版本的歌词全文 我们都是神枪手,每一颗子弹消灭一个仇敌;我们都是飞行军,哪怕那山高水又深。 在密密的树林里,到处都安排同志们的宿营地; 在高高的山岗上,有我们无数的好兄弟。 没有吃,没有穿,自有那敌人送上前; 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 我们生长在这里,每一寸土地都是我们自己的, 无论谁要强占去,我们就和他拼到底! 《游击队歌》诞生在煤仓中 1937

《游击队歌》目前版本的歌词全文


我们都是神枪手,每一颗子弹消灭一个仇敌;我们都是飞行军,哪怕那山高水又深。


在密密的树林里,到处都安排同志们的宿营地;


在高高的山岗上,有我们无数的好兄弟。


没有吃,没有穿,自有那敌人送上前;


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


我们生长在这里,每一寸土地都是我们自己的,


无论谁要强占去,我们就和他拼到底!


《游击队歌》诞生在煤仓中


1937年“八一三”淞沪抗战爆发后,上海文化界成立演剧队,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旗帜下到全国各地宣传抗日救亡。


1937年冬,由欧阳山尊、崔嵬、塞克、贺绿汀、李丽莲等文化名人组成的“上海文化界抗日救亡演剧一队”辗转来到山西抗日前线,与丁玲等人领导的“西北战地服务团”会合。他们为山西抗日部队演出,受到热烈欢迎,引起强烈反响。


年底,他们到达山西重镇临汾。在城郊的一个八路军办事处,他们与指战员接触,并对我军游击战法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在一个冰冷的煤仓里,作曲家贺绿汀(1903-1999)一夜之间连词带曲写下了这首著名的军旅歌曲——《游击队歌》,“献给八路军全体将士”。


1938年1月6日,中共中央北方局和八路军总部在山西洪洞高庄召开高级干部会议,讨论坚持华北抗战的方针。会议期间,贺绿汀指挥演剧一队的全体队员们为与会代表演唱这首《游击队歌》。


由于这首歌曲准确刻画出我游击健儿机智、灵活的英雄形象,其歌词更接近我军游击战法,尤其是“没有吃,没有穿,自有那敌人送上前,没有枪,没有跑,敌人给我们造”两句与会议的主题还十分贴近,故受到与会的朱德、刘伯承、贺龙、任弼时等高级将领的一致好评,认为当时部队正需要这样的歌曲。


于是,这首歌曲便迅速传遍山西各抗日民主根据地,进而传遍全国各抗日战场。1938年夏,贺绿汀又将其改编为四部混声合唱曲,成为20世纪中国最经典的合唱单曲之一。


《游击队歌》还有第二段歌词


抗日战争初期,我军挺进华北、华中,深入敌后,独立自主地开展游击战争。所谓“游击战争”,即“分散以发动群众,集中以消灭敌人,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这首《游击队歌》用歌曲的形式为我军游击战法作了一个形象的注脚。但可惜的是,《游击队歌》的第二段歌词后来未保留:


哪怕日本强盗凶,我们兄弟打起仗来真英勇;哪怕敌人枪炮狠,找不到我们的人和影。让敌人横冲撞,我们的阵地建在敌人侧后方;敌人战线愈延长,我们的队伍愈扩张。不分穷,不分富,四万万同胞齐武装;不论党,不论派,大家都来抵抗!我们愈打愈坚强,日本的强盗一定走向灭亡;看最后的胜利日,世界的和平现曙光。


新中国建立以后,《游击队歌》一直在我军中广泛传唱,并多次列入总政治部向全军推荐的歌曲,成为我军歌咏活动的必唱曲目。《游击队歌》也曾有其各种改编曲,其中作为军乐曲的《游击队歌》更为动人。


在1964年首演的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中,根据《游击队歌》编排的《游击队舞》无疑是这首军旅歌曲最形象的阐释。


20世纪90年代初,这首《游击队歌》毫无争议地入选“20世纪华人音乐经典”。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